第四十九章金光閃閃的未來

隊長一個鯉魚打挺就從地上起來了,他陰沉著雙眼看著鄭小天。《 他沒有說多餘的言語,他也更是沒有在此刻有任何多餘的舉動。他隻是這麽的死死的盯著鄭小天看著而已,純粹的看著。

“要動手就繼續,不動手就認輸,這麽簡單的事情你死死的盯著我看幹哈玩意?”鄭小天瞥了隊長一眼問道。

“sao年不要拽,拽的帥死得快這個道理你不懂麽?”隊長指著鄭小天。他真的是搞不清楚對方嘚瑟的資本在哪裏,莫非就是憑借剛才的一手?剛才那是他大意了好麽,那是他沒有將對方當做是對手來看好麽?若是他真的將對方當做是對手來看的話,那……

“我拽的帥不帥死的快不快莫非跟你又有關係?”鄭小天白了對方一眼。他現在對於對方的秉性也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對方是那麽一種不到黃河心不死的貨色,對方簡直就是非常之膈應人的這麽一種樣子。

隊長沒說話,他將目光遍布在了鄭小天的全身上下,現在這麽一個時候隻要是鄭小天有任何的動作,他都可以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他發誓,絕對不能夠讓對方給陰到,絕對!現在他真正的開始將對方當做是一個對手來對待了。

“你到底要不要動手。”鄭小天道。他是一個被動的人,並且被動起來厲害的不是人。但是,他不是一個主動的人。這也就是為什麽人家要讓他三招他也頂多就是踩了人家的三下腳尖而已。這對於人家而言可能是一種故意讓人家輕視的行為,但是對於他而言那是無奈之舉。

“你先來啊,既然是你這麽的著急的話,那麽給你機會先動手。動手吧sao年,我絕對是沒有什麽可說的。”隊長道。

鄭小天是自己的情況自己比較清楚,若是自己真的是可以先動手的話還需要對方提醒什麽?他直接就是動手了好麽?對方這個人啊,真的是讓他挺無語的就是了。

“這樣,你要是不動手的話那就不要攔住我的去路,我反正是不會率先動手讓你抓住把柄的。我的智商不允許我做這麽愚蠢的事情。”鄭小天道。

鄭小天這的確是屬於將了對方一軍了。隊長實在是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不準備主動動手,莫非對方不主動的動手自己就怕了對方還是咋地?對方簡直就是想多了好麽。

“既然你不來的話,那麽,沒說的我來!”隊長雙手攥緊成拳,十根手指頭嘎吱嘎吱響,給人一種簡直就是戰鬥力十足的這麽一種樣子。

鄭小天雙手伸出,反手之後十指交叉,撐了一下自己的雙臂那也是嘎吱嘎吱的響。對方有對方耍帥的一種方式,他覺得不效仿。現在他有著另外的一種耍帥的方式,這樣子的話外人看起來那簡直就是各有千秋不相伯仲的一種樣子。

很顯然,隊長裝幣沒有成功的說。

嗖!

隊長一個滑步頓時就是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緊握著的一拳頓時也是朝著鄭小天砸了過去。這一拳配合著這麽一個滑步,淩厲不已的這麽一種樣子。攻擊之中沒有絲毫的樓棟任何的拖遝。這攻擊也沒有給對方能夠躲避的機會,完全就是衝著絕對命中去的。

砰!

一拳,的的確確是命中了。隻是拳頭命中到了鄭小天的手心之中,也可以理解為那是鄭小天伸出手輕鬆地就將拳頭給接住了的這麽一種樣子。

“艾瑪!”隊長看著眼前的情況不知道咋整了。他想要將手給抽出來但是發現對方卡著死死的,紋絲不動的那麽一種感覺,抽都簡直抽不出來的那麽一種樣子啊。對方的拳頭那就不是肉長的,反而像是鋼鐵製造出來的感覺一般,相當之堅硬破不開的這麽一種樣子。

“嘚瑟啊,繼續的嘚瑟啊。”鄭小天輕佻的笑容看著隊長。

鄭小天這麽一份笑容換做是誰來看的話,那都是一等一的挑釁。此刻他簡直就是在挑釁著隊長。沒有實力的挑釁是找死,但是有實力的挑釁那就真的是挑釁了。

“小子你有能耐將我鬆開然後我們大戰三百個回合。”隊長道。

鄭小天還真的是沒有想到自己的力度會驚人到這麽一種地步,隻是莫名其妙的戰鬥技巧也就算了,自己還有著如此一般詭異的力度,看來跟喪屍做盆友還是好處多多呢。現在的自身條件那感覺都不一樣了。但是人家喪屍的作戰經驗畢竟不是很足與特種部隊。如果能夠讓眼前的家夥心服口服的話,投個師對自己而言是有好處的。

鄭小天的心裏頓時就是活絡了起來,沒有必要得罪的那麽死對不對。如果可以的話,完全是可以跟對方切磋一下之後還是好盆友的一種樣子,也方便自己請教對方對不對?

鄭小天鬆開了隊長。

此刻的情況頓時就是被匯報到了區長這邊。

區長剛剛醒來,開玩笑,天都沒亮呢她能起來就不錯了,也不能讓她不睡覺或者三五點就起床吧?也沒個管理幾十萬上百萬人口的工作,這樣子又有什麽意義?

砰砰砰!

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區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衝著門口道。

吱呀一聲,門被推開,一枚男子站定在了門口。

“小鄧啊,有事麽?”區長看著小鄧。

“隊長跟新來的打起來了。”小鄧道。

“艾瑪,我對你們隊長還是放心的,我相信他不會將對方給打死的。這一段時間的了解,我堅信他是一個有原則的人。頂多也就是收拾收拾對方而已,沒有什麽大驚小怪的。”區長擺手。

“大姐頭,這個事情不見得啊。處在副隊長被收拾的不省人事的情況之下,外帶隊長還因為大意被羞辱了的追加狀態,他是真有心要弄死對方前提是有機會啊。”小鄧趕忙言語精簡的說道。他要在精簡的言語之中將最為重要的情況都給說出來,從而是讓給大姐頭第一時間將所有的情況都了解透徹。

區長在這一刻愣住了,她眨巴著眼睛看著小鄧,緩了這麽一會她才問道:“你是說現在你們隊長還沒有將對方給拿下,並且副隊長被拿下,隊長還曾經被羞辱過?”“是的!”小鄧點頭。他覺得區長果然是當大姐頭的人,那更是在他的言語之上進行了二度精簡並且將事情還給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這要是換做是自己的話,那真的是難以辦到。這換做是區長,那已經是辦到了。

“艾瑪,這我倒是要看看了。一個特種兵都被為難了,可想而知對方的近身作戰數值果然是了得了。這種人要是操作好的話,完全是可以吸收寄來真的是組成特種二大隊啊。”區長一邊走一邊喃喃著:“一個大隊難以避免那是有點驕縱跋扈了。但是,若是有兩個大隊進行牽製的話,那基地的未來簡直就是可以得到保障啊。是的,是這麽一種路數。”

可能隊長也想象不到,隻是幹了一架而已竟然是幹出事情來了。原先,那好歹是將鄭小天給並入到他的門下,現在直接就是要將鄭小天給**起來,從**的時候開始那還真的是跟他有了這麽一個競爭的關係。

後期,鄭小天的的確確那是數次向隊長請教,但是,對於隊長而言這是小人得誌一般的叫囂,所以每次都沒有給好臉色看。人那是指望不上了,鄭小天就隻能是指望喪屍了。也就是如此一般,所以他被一點一點的徹底的推入到了喪屍的陣營之中。當然,他還是會記得自己是個人,當然,這些都是後話目前不表。

區長來了,她所看見的狀況就是雙方之間砰砰砰,你來我往,那拳頭簡直就是雷厲風行,毀天滅地,僵持不已的這麽一種感覺。從此刻的局麵上來看的話,隊長的技巧之上還是要好一點點,但是,這不妨礙對方也隻是弱一點點而已,這麽的隻是弱一點點完全讓你拿下無門的這麽一種樣子啊。

區長是越看心中的想法越是堅定。是,她對於新來的人無法信任。但是,新來的人又畢竟是漂亮的完成了任務還超額。要說是獎罰,她都不知道是怎麽的來安排。此刻她看到了方向,完全是可以車你一個大隊來跟本來就有的大隊叫板,將資源劃分過去三分之一,這樣子的話其一不用害怕對方政變,其二的確是可以給第一大隊帶來製衡,省的第一大隊一天到晚的認為就是人類的仰仗,人類的救星,從而是一天到晚的驕縱跋扈。

區長點了點頭,這個計劃不單單是可行,現在此刻開始就準備要行了。當兩個人打完了的那一刻,她就得是要宣布這麽一個消息。一號基地的未來肯定是光明的,這裏的繁榮,食物儲備,安全數值也絕對是會超過二號極地的。一號基地會擴建,二號基地會被整編,素的,她就是這麽的有自信而堅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