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軍方

“我想去看看。”周紫月開口。

鄭小天和張軍,歎氣一口。看看,看看還能夠回得來麽?以後,那就是爺們兩個人相依為命了。

“可以呀,可以呀,現在都可以!”錢曉玲趕忙點頭。

“那就現在吧!”周紫月道。

“我帶你去!”錢曉玲站起身來。雖然,食物很有誘惑力。但是,部隊的增援這簡直就是更為的有誘惑力的事情。

周紫月,走了。

走的是那麽的灑脫,那麽的利落,那麽的決絕。那感覺,真心是啊,一點都沒有想過要留下來的一種情懷感和氛圍感。

鄭小天和張軍,互相的看了一眼。

“走了!”兩個人,同時的開口說道。隨即,同時的點了點頭。

“真的是走了。”兩個人,再一次的同時的開口說道。然後,同時的搖了搖頭,歎氣一口。人在的時候,或許,沒有覺得什麽。但是,人走了以後,頓時就意識到了對方的重要性。隻是,現在的話,似乎是晚了呢。

“出去逛逛吧。”張軍提議道。

“你是心中有著憤怒,所以,你是想要出去找喪屍君發泄,是吧?”鄭小天看著張軍。

“你這不是都知道麽?的確,我就是如此一般,這麽的來思緒的。”張軍點頭。

“我跟你想法一樣。”鄭小天邁步,朝著房間走去。

“你去哪裏啊。”張軍看著鄭小天的背影。他,納悶了。對方跟自己的想法一樣,那,對方朝著房間走是個什麽樣子的情懷感?房間之中,難道說有什麽事可以發泄的麽?

“拿兵器。”鄭小天道。

三分鍾之後。

張軍和鄭小天出現在了樓道口。甚至於,兩個都不知道,出來到底是幹什麽,也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反正,提溜著各自的武器,偷偷摸摸,猶如是小偷一般的就潛伏了出去。看見了一隻一隻還一隻,一枚一枚還一枚的喪屍之時,兩人那是出手利落,手起刀落。

也不知道,喪屍大軍是不是之間有聯係。漸漸地,越來越多的喪屍就開始朝著兩個人,包圍了過來。前麵是,後麵還是,左邊是,右邊也是。四麵八方,這就像是喪屍大軍要將鄭小天二人給徹底的淹沒一般。

與此同時,一棟大樓的樓頂之上,一位武裝精良的戰士拿著望遠鏡,隨即,撞了撞身邊的戰士一下,說道:“其中有一個,看身手很明顯這個家夥就是退役的軍人。要不,跟長官研究一下吸納進來吧。”

“半個軍人的話,我想,長官或許是會考慮的。”少尉點了點頭,隨即,右手抬起按動了一下耳麥之上的按鈕道:“我是第一小組少尉軍官,呼叫少校長官,聽到請回答,聽到請回答。”

“我是少校長官,有什麽想說的,請講。”不一會,耳麥之中就傳來了聲音。

“長官,我們在樓頂放哨的時候看見了兩個拉仇恨值的人。”少尉道。

“這種事情也需要跟我匯報?我是沒有提醒過你們注意事項還是怎麽地?要麽,發現喪屍大軍威脅到了我部,要麽,發現了傳說之中的喪屍王,要不然,不要沒事就打對講,無線電,最好靜默。”少校道。

“關鍵是在於,其中一個是退伍軍人。這也算是半個士兵了。身手什麽的,那也是頂呱呱一級棒的。如果可以將他吸納到我們的部隊之中,應該很不錯。他畢竟不是平民,也不存在信不過。”少尉道。

“這麽重要的事情你不早說?一開口就是跟我磨磨唧唧的浪費時間?”少校訓斥完畢之後,下令說道:“允許你將他吸納回來。並且,任務一旦開展,務必就得是要完成。任務失敗的戰士,那是失敗的戰士。知道麽?”

“保證完成任務。”少尉,大喝道。

此刻,此時。

鄭小天和張軍,現在這是被喪屍大軍給半包圍圈了起來。前麵,無路可走,右邊,無門可入,後麵,追擊之中。兩個人,似乎也就隻能是走左邊進門了。

“去你大爺的!”鄭小天緊握著砍刀,力劈華山朝著他的身後,劈了上去。

噗!

砍刀沒入到了喪屍的腦袋之中。剛才,那還生龍活虎即便是腸子都流了出來,一樣是要抓著他咬死的喪屍,在這一刀子下去的驟然之間,那就已經是沒有了動靜。

噗!

鄭小天抽刀,鮮血頓時濺了起來,濺了老高。

嗖!

與此同時,一枚喪屍朝著鄭小天貼了上來。

喪屍這個東西,那是不會害怕死亡的。那是越打越多的。殺的喪屍越多,血腥味就越濃,然後,自然就是吸引過來的喪屍越多。要是企圖跟喪屍大軍作對,那最後的下場就是被上萬的敵人給包圍,給淹沒。

危機降臨在了鄭小天的麵前,那一雙帶著感染性的雙手已經是朝著鄭小天抓了過來。這要是徹底的命中,那節奏感,下場感,簡直了都……

噗!

喪屍的腦袋被洞穿,鮮血頓時就是濺了鄭小天一臉。有過一次濺了一臉血一點事情都沒有的經驗以後,現在,哪怕是被濺了一臉血也沒有多大的心理負擔。

“小心你的身後。”鄭小天指著張軍身後。一枚喪屍,抓了過來。這個時候,哪怕是他出手的話,那都是來不及了。如果對方是因為救了他從而是被喪屍給拍死了,他的心情,那才真的是不知道要有多麽的愧疚啊思密達。

爪子距離張軍的後脖子那是越來越近了。腥臭味,已經是撲麵而來。這味道在此刻仿佛就像是死神的號角一般,吹了這號角,就得要你命。

張軍首先是將刀回正,隨即是舞動著刀朝著喪屍刺了過去。隻是,他抬手的那麽一個功夫,喪屍的指甲尖已經是觸碰到了他的皮膚。

噗!

喪屍的大腦後方,鮮血濺出。這一刻,頓時就是沒有了一絲絲的動靜。如果說,不是後腦勺這麽一顆子彈的話,那麽,真心是……

張軍此刻,整個人多多少少,有點愣神了。突然之間,喪屍轟然倒地與地麵。隨即,大腦的後方之處,一大堆的鮮血湧現。這,憑借著他的專業知識,這簡直就是狙擊手呀思密達。並且,這還是專業的狙擊手。民間狙擊手,不可能犀利到如此一般的地步。

“愣著幹什麽,進樓房啊。”鄭小天拽了張軍一把,兩人,頓時就是進入到了樓棟之中,並且,砰地一聲,隨即就是將大鐵門給關上了。

門關上,危機,那隻是解決了一部分而已。

喪屍,可以說那簡直就是無處不在的。關上門,大樓之中一樣有,並且,那還簡直就是不少。

吼……

吼叫聲來至於樓棟的內部,那是一種,喪屍大軍簡直就是,無處不在的一種節奏感。單純是聽著這麽一個喪屍的吼叫聲,那就簡直不是一般般的滲人了。

鄭小天和張軍,互相的對視了一眼。這一刻,兩個人開始有點後悔了。這是,為什麽非要出來賤了吧唧的。看看,現在簡直了。外麵,那是喪屍大軍,樓道之中,一樣還是喪屍大軍。這是,上樓或許是可以找到一點吃的,並且麵對少量喪屍。門外,必死無疑的一種情懷。

“怎麽辦?”鄭小天問道。

“沒得選。”張軍搖了搖頭,道:“我們隻能上樓了。看看哪一層的喪屍少一點,然後找個地方,蹲點進去。當喪屍消停了以後,我們在想著法的出來好了。”

“行!”鄭小天點了點頭。

兩人,沒有坐電梯。末日準則第一條,在還有電,可以坐電梯的情況之下,千萬不要坐。電梯,感受不到外麵的動靜。一開門,叮的一聲,那就是在召喚喪屍大軍。人家要是距離你不近,那還還則罷了。人家要是距離你很近,那就真的是,直接撲過來了。這麽狹小的空間之中,跑都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跑。

所以,末日之中要是想要上樓到哪裏,還得是走樓梯。

鄭小天,張軍,走著樓梯來到了二樓。門後麵,那就是一間一間房間的房門。門口,似乎很是寧靜沒有絲毫的動靜。

張軍伸出手,頓時就是要去開門。

鄭小天腦海之中,畫麵一閃。仿佛,他看見了牆壁後麵的喪屍。

“不要!”鄭小天吼叫出聲的時候,吱呀一聲,門已經是打開了一條縫。當即一刻,鄭小天右手按住在了門板之上,頓時,那就是將門給壓了回去。

砰!

吼!

砰,砰,砰!

喪屍突然之間的出現在了門後。雙手一下一下,拍打著門板之上。通過門上的透明玻璃,可以清晰地看得見這是一隻母喪屍。隻是,臉上的傷口和滿臉的鮮血,那已經是讓人無法看清楚她生前的樣子了。

“你知道門後麵有喪屍?”兩個人利用自己的身體,抵擋住了門板。張軍扭轉頭,狐疑的看著鄭小天問道。

“第七感。”鄭小天隨口瞎掰道。要是說,他莫名其妙那就是可以看見牆壁後麵有喪屍的這麽一種鬼話,他堅信,對方是絕對不可能相信的。既然是如此,那麽,還不容是朝著感覺上麵推好了。並且,他自己也不是很相信,也認為這是一種感覺而衍生的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