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裝的一手好幣

鄭小天和隊長大戰好多回合之後,平手收場。網有一點鄭小天必須是要承認,此刻的隊長出招之鋒利,躲避之靈巧的的確確讓他那是有點無從下手的感覺。是,對方傷害不到他什麽。但是他也一樣是從這些防守之餘順便的反擊之中傷害不到對方什麽。

啪啪啪!

區長拍打著巴掌登場了,一邊緩步靠近兩人,一邊開口說道:“不錯,不錯,兩位緊身作戰的王者的戰鬥那真的相當之精彩啊。讓我看著都有著一種流連忘返一般的感覺在其中了呢。看著我就差是春心蕩漾了。”

“這都什麽亂七八糟的形容詞?”鄭小天搖頭不已。對方就這麽一種素質還能當官?也是,也是,一個女人要不是這麽一種素質的話的的確確當不了官。若不是耍的一手好幣如何那是可以在官場之上順風順水呢?對不對?

“鄭小天,四環居民,閑暇之餘是一個網絡作者。因為天天憋著在家裏所以反倒而是末日到來的時候安全得到了保證,也因為天天憋著在家裏所以家中食物不少並且還知道在哪裏可以找到不少的食物。食物才是你最為清晰地東西,對麽?”區長笑看著鄭小天。

現在區長算是大概知道對方的生存條件了。作為一個蝸居在家裏的貨色,覓食這是第一本能,囤食這是下意識要幹的事情。根據囤食,對方輕鬆地就扛過去了一開始的狂潮。當喪屍狂潮平息以後對方又有著覓食的能耐,那鼻子簡直就是狗鼻子一般,當然,隻針對吃的。

大概,區長也可以利用如此一般的能力解釋一下對方出去以後可以裝載頗豐回來的原因了。這麽一種求生的強烈本能讓對方在末日之中會大放異彩,人民需要對方。

“都已經是斷網了你還將我研究的這麽的透徹?”鄭小天雙眼眯成了一條縫。他十分之好奇對方是如何辦到這一點的。

區長從身上拿出來了一個手機處在了鄭小天的麵前晃了晃道:“這個手機沒有被我清理緩存,整個三鎮市之內所有人物的信息資料裏麵都有,隻要說出來的名字不假就可以找到同名之人好幾頁,隻要是一頁一頁翻,精準找到不是問題。若是有網的話,那隨便掃描一下瞳孔收取信息就可以在一秒鍾之內精準找到你的訊息。”

“費心了,為了找我的訊息你肯定是手動找了好久,一個一個的看,老花眼都犯了吧?”鄭小天好心問道。

“你怎麽跟我們區長說話的?”隊長指著鄭小天,他在此刻不樂意了。對方不尊重他,沒有關係,他也沒有想過對方能夠尊重他。但是對方不尊重區長那就是不得行的!

“跟你又有什麽關係?你是忘記了剛才的交鋒了是麽?或者你壓根就是覺得你是行家?剛才交手接近於十分鍾,你可曾奈何到我絲毫和分毫?你可曾是摸到了我一根的毫毛?我真的是,對你簡直就是很無語了。你這麽的自戀,你爹媽教的還是你師傅教的?”鄭小天搖了搖頭。自己都不知道是為毛,對方已嗆他,頓時他就跟對方嗆起來了。

“好了!”區長衝著保安隊隊長道。她是處在對方言語已經是要從喉嚨出來的時候開的口,她堅信自己要是不說好了的話,對方肯定是要說什麽。

“鄭小天!”區長目光看向了鄭小天。

“小的在!”鄭小天道。

“從此以後我任命你為第二大隊大隊長,副隊長以及班長人選隨意你來挑,第一大隊之中劃分出來三分之一的戰士給你,原則隻有一個,盡你所能的讓我們活下去,如何?”區長的雙眸直愣愣的看著鄭小天。

隊長愣住了,鄭小天愣住了。

隊長沒有想到區長會說這個,他盡心盡力為基地,他自問自己做的還是很出色的。不獎勵也就算了竟然是還不講理?讓自己的人出來三分之一給對方組建第二大隊,憑什麽?

“我不幹!”鄭小天搖頭。

“納尼卡?”區長的雙眼之中充滿著不可置信。

隊長無法理解了,將自己的人給對方的這麽一個決斷自己已經是接受了,但是,對方竟然是還不幹?這是幾個意思?莫非是看不起自己還是怎麽地?艾瑪,心中為何這麽的不爽?怎麽這麽的想抽對方的碧蓮?艾瑪……

“這些都不是我的人,處在我的麾下隻會給我拖後腿。其一,他們不是幸存者,完全感受不到我們的路數。其二,基於其一的這麽一種原因,我的指令或許是看不懂整不明白從而是拒絕執行。我要這些人幹哈玩意?給我自己找不痛快?”鄭小天聳了聳肩,他講這個問題拋給了區長。

區長聽著鄭小天這麽一解釋之後頓時就是明白了。對方所說,並不是沒有道理的。的確,不是一個圈子之中的人突然之間多了另外一個圈子到來的領導那是有點不受教。但是,時間是個好東西呀,雙方之間磨合磨合不就完事了麽?這不是大問題。

“隻要你給我進出門的權限,我將會利用幸存者組建出來第二大隊。”鄭小天趁著區長要開口的當口,當即說道。

一號幸存者基地那是革覺,革妖以及革新底盤的邊緣。這裏的喪屍有,但是並不多。這裏的幸存者那是不老少,他們一個一個跟驚弓之鳥一般,他們不信任喪屍不信任人,他們壓根就是躲避在你壓根找不到的地方。

這個情報那還是鄭小天將桑依等人滲透出去以後才收到的。人找不到,但是喪屍王找得到啊。那隨便聳動一下鼻尖頓時就是出來了。相比起來革覺底盤那萬八千的幸存者,相比起來一號二號幸存者基地這兩三萬的幸存者,這散落的幾十個人的確是吸引不到三位喪屍王的興趣,但是,完全可以整編成為一個加強排。

在這周邊,那可是有著一個武裝部呢,三環之中唯一的武裝部。裏麵的武器能少?不能夠。但是免得喪屍也不少,所以這些武器沒有人去拿。

喪屍對於大家而言是一個莫大的問題,但是對於鄭小天而言,最成問題的反而不是問題。他可以先將幸存者收了,隨即將武器收了,到時候他的武器裝備簡直就是比保安隊長還要好。重要的是,他是這些幸存者的救星好麽,他管對方於情於理並且還是帶著聖旨出去的。

所以,鄭小天其實已經是都盤算好了。人員,槍支,一水的那就是沒有想過要一號幸存者基地的。憑借著他們七個人,運氣差回來以後那是接近五十人,運氣好保不齊有著一個連。

“你想自己組建幸存者大隊?”區長看著鄭小天,眨巴著眼睛道:“我可跟你說,我們這些個幸存者老弱病殘孕居多,剩下的九成九是嚇破膽的,你就算是拉著他們出去訓練,那也是出去十個頂多隻能回來一個。”

區長的的確確,那是舍不得的一種樣子。畢竟是好不容易存活,不管是有戰鬥力還是沒有戰鬥力那都是人類。既然是人類,既然是她統轄之內的人類她就不是很願意有損傷。明明存在於戰鬥力給對方安排,對方不要反倒而是……

鄭小天一聽頓時就會知道對方那是會錯意了。他並不是要拉著幸存者出去訓練,他是要自己出去將這些個躲避了起來的幸存者都給抓出來。單純是大中百的對麵那個ktv一條街幸存者都超過十個人。

為什麽距離這麽近對方竟然是沒有撤離到幸存者基地來呢,簡單了。人家處在的房間那是隔音的,隔音的得是有都麽的密不透風?所以當扯到幸存者基地的時候,其一,有著聽不見的可能性,其二,既然是安全,既然是食物量可以自給自足很久,何必是要按照人家的安排過日子?能夠混跡ktv的本身也是十分之有個性的一群人。

這,直接就是便宜了鄭小天。他需要的就是這些個有個性並且是有戰鬥力的人。

“我的想法是,幸存者我出去找,找到了擴編到我的第二大隊之中,你給我下一紙公文,然後我拿著聖旨出去找人。上麵有著您區長大人的蓋章,那麽,對方不得不信。這樣子的話我也不是片子,並且我還可以將這些個有戰鬥力的散兵遊勇利用起來保護大家的生命安全並且幫助大家覓食。這些個能夠在末日之中生存的人,絕對是有兩把刷子的。”鄭小天趕忙解釋。

“這……”區長眨巴著眼睛,這是好事情啊。前提是對方的確可以找到幸存者。她不是沒有派人出去找幸存者,後果就是幸存者沒引來反倒而是引來一批喪屍,那真的是折損很是嚴重。但是鄭小天這種出去了可以安全回來的貨,那保不齊真的是可以做到她做不到的事情呢?這麽一個沒有社會,沒有法律的時候一紙公文算個屁?紙能吃?章子能賣?筆墨能充當飲料?

頓時,鄭小天和區長談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