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拿武器對著你們說,交出打賞

譚喆帶著兩個小夥伴偷偷摸摸的就從ktv之中出來了。樂文小說|食物這個東西是大家的**,不能夠說是不夠了再找。這麽一種不儲備的事情那並不是他所幹出來的。

每一次隻要是食物達到了警戒線就會派遣出來三個人找,這一次輪到了譚喆以及他的爛兄爛弟。誰能夠想到唱個歌,一夜過後世界都變了?外界充滿了混亂不堪的樣子,女人們相互之間撕幣還很開心,血流一地啊。要是單純隻是女人們也就算了,關鍵是她們無差別的展開攻擊啊。

所以,譚喆再一次的回到了ktv。騷亂一直持續了很久,大概是兩天兩夜的樣子。首先,那是沒有了電,隨即,那是沒有了網,最後,那是連水都沒有了。沒有電,水廠如何的發力?不發力何來的水?所以,當世界失去了電以後那是恐怖的。

在這麽一種絕望地情緒之下譚喆等人出來了,他們發現喪屍也變得不是那麽多了。對麵是超市,他們毅然決然的摸了進去。進去的時候二十多個人,出來以後二十多車子的吃的外帶十來個人。十來個人整編上ktv其餘的十來個人,又變成了二十多個人。一次一次的找食物,十人小隊變成了五人小組,五人小組變成了三人小組,現在,就剩下十二個人,勉強可以劃分成為四個組。雖然說其中有女,但是那也是一把好手,掄起刀扣起扳機不屬於大老爺們。

譚喆搖了搖頭,最近多愁善感了起來,總是喜歡回想起來末日初期的樣子。隨後總是會在結尾的時候感慨一下,若是沒有末日的話那是要有多好啊。為什麽,因為如何所以就末日了啊。大爺的!

“老大,老大!”一位男子拉扯著譚喆的衣袖吞咽了一口口水。在三人的對麵,也就是超市的旁邊通道之處出現了七位男子,帶頭的一枚竟然是正在吃著德芙巧克力然後還驚愕的看著他們。

譚喆回身過來看了過去。一眼看過去的第一想法就是不好。對方那是武裝到了牙齒啊,身上是要衝鋒槍有衝鋒槍,要匕首有匕首,要唐刀有唐刀。自己等人呢?雖然一人有兩把手槍,一把彈簧刀外帶一把砍刀,但是怎麽看都好像並不是對方的對手啊。對方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專業,自己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業餘。這要是沒掐起來那還則罷了,一旦是掐起來,自己隻有被對方掐的份啊。

“老大我們是跑呢,還是靜觀其變。”另外一枚下屬衝著譚喆問道。

“現在若是跑那就將後背留給了對方,一梭子下來我們就掛掉了,也不知道對方是好人還是壞人,這太危險了。如果是盡管其變的話,七個人包圍三個人,並且七個人的個人武裝能力也比我們要強,一對一都不是對手更何況是一對二點三,壓根沒得玩。”譚喆搖頭,這是不是倒黴?簡直就是倒黴。

“沒曾想,找他們還的是費力一點點,自己竟然是蹦躂出來了。”鄭小天衝著身邊的人道:“我說什麽來著,車到山前必有路,得來全不費功夫。走,過去,省的對方跑了。”

刷刷刷,鄭小天等人在驟然之間就包圍上了譚喆大軍。

現在,譚喆真的是想跑都沒有這麽一份希望了。他幹脆也就是將武器放下,隨即拱手說道:“在下三環譚喆,未請教。”

“貪者?”鄭小天砸吧著眼睛。

“譚詠麟的譚,陶喆的喆。”譚喆道。

“你下回要是跟人家說你是tan吉吉人家不就知道了麽?”鄭小天道。

譚喆最不喜歡就是有人稱之他為譚吉吉。莫非他的吉吉是誰都可以彈的麽?彈一下試試?你看他弄死不弄死你。但是,此刻這完全就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這麽一種樣子。他這真的是奈何不了對方絲毫。誰讓對方的武裝能力比較變態呢?

“這也是一種理解方式,嗯,譚吉吉。”譚喆認了。

“譚吉吉,遇見了也是一種緣分,我等正要擴充第二大隊,有著區長的手諭。”鄭小天從上衣口袋之中拿出來了隨時攜帶的一張紙攤開了給譚喆看,並且繼續說道:“我看你們的手槍就不需要配備了,匕首也有,砍刀將就用一下也不是不行,隻用配備一把衝鋒槍上千顆子彈就可以納入小隊了,挺省事的。從此刻開始,你們跟著我混了。”

鄭小天右手攥緊,大拇指繃直戳著自己的胸口,給人一種他簡直就是多麽多麽的講義氣的那麽一種感覺。他是否講義氣呢?天知道了。

“那個啥,不加入可以麽?”譚喆問道。他還是不想加入到公家之中,在公家那有自己一個人來的快活?他們這是找到了多少吃的那都是自己的,他們這是想要怎麽吃就可以怎麽吃。如果加入到了對方之中,那怎麽吃都得是聽從對方的。很是不爽的一種樣子。

“不行!”鄭小天搖頭,道:“我知道你們不想加入的理由就是不夠自由,如果你們這麽想那就大錯特錯了。第二大隊,作為先鋒隊那是絕對自由的。在找到吃的以後扣留下自己想要扣留的,其餘剩下的才上交。要武器,有,要駐地,有。既然是第二大隊,那就是第二道的外圍防線,那麽還是處在ktv之中,壓根也不用跟大家住在一起。一旦是發現大規模喪屍,可以選擇撤退進去,也可以選擇預警抗爭以後撒丫子就跑。這麽好的工作屬性還不上崗?你還在等待什麽?”

“那與此刻我現在的一種局麵還有什麽區別?”譚喆翻了翻白眼。

“你有衝鋒槍麽?你有一千顆子彈麽?哪怕是你們所有人加起來,你有一千顆子彈麽?我給你提供戰鬥力,就這麽一個本質之上的區別。沒有槍支彈藥你幹喪屍?你等著被喪屍咬死吧你。難道說你沒有覺悟到這一點?”鄭小天看著譚喆。

譚喆陷入到了深思之中。

“幹了!”譚喆點頭。一千顆子彈,並且還是一個人一千顆,那十二個人就是一萬兩千顆,大手筆呀這絕對是的!

譚喆也需要這麽強大的火力旺。當然,這也是取決於他沒有看見三十萬喪屍,一百萬喪屍的場景。若是他看見了這個的話,那麽,一萬兩千顆子彈算什麽?哪怕是一顆子彈直接就是命中一枚喪屍這也隻是幹掉了百分之一,還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那是要怎樣?要如何?

“那麽現在就讓我跟你的小夥伴匯合,隨即我們去拿裝備武裝起來先。你們隻是第一批,還有第二批,第三批乃至於第四批。”鄭小天笑著道。

鄭小天已經是在出發之前睡了一個回籠覺,在這麽一個回籠覺之中他清楚而清晰的確定了所有幸存者的位置。當然,並不是三環之中所有的幸存者,單純隻是這周邊的一片並未涉及到革新,革覺以及是革妖底盤的幸存者。準確的說不上來有多少人,就像是他也不知道眼前準確的是十二個人的道理是一樣,但是,少說在三十個人之上。

鄭小天整編好了十二個人,加上自己這邊七個那就是十九個。十九個人開拔朝著武裝部前進,一個車站的距離,頂多走二十分鍾。要是按照幸存者那麽一種偷偷摸摸的走法,一個小時不見得可以到,要是按照鄭小天這麽一種大大咧咧的走法,二十分鍾都不要。

譚喆等人完全是弄不明白鄭小天是如何的做到這麽的沒心沒肺的。

就現在,鄭小天的這麽一種做派簡直就是認定了天下無屍的一種做派。並且,這個家夥又是衝鋒在前,大家也不好不緊隨其後。就這麽,迫於無奈之下隻能夠隨著他一步一步向前進。

武裝部到了。街道之上都很寧靜,但是鄭小天知道在這武裝部之中少說有十來個喪屍,多說也頂多二十個的樣子。要是他帶來的是十八個老弱病殘,那完了,五個都對付不了。他帶來的那可是精銳之中的精銳。

鄭小天右手處在了刀柄之上,左手緊握著刀鞘隨即一個用力。隻聽鏘的一聲,唐刀在驟然之間出鞘。在烈日的照耀之下,寒光博寧博寧的閃爍著。

大家看著鄭小天的舉動全然不知道這是個什麽路數。反倒而,啊壯等人那是緊隨其後就拔刀而出,鏘鏘鏘的聲音那更是不絕於耳,連連響起的樣子。

“你們都愣著幹什麽?”鄭小天看著譚喆,現在他隻當對方是代表了。

“不知道你要幹什麽啊。”譚喆道。

“我帶著你們來拿武器呀,但是前麵有喪屍所以需要冷兵器解決啊。”鄭小天道。

譚喆右手拍打在了額頭之上,他覺得是不是自己多餘的相信對方?拿武器到武裝部來了?武裝部的武器是對方的麽?武器沒看見,他們被騙來,現在鬼影子都沒有一個對方說有喪屍?喪屍是對方家的是麽?對方說在哪裏就在哪裏?

但是,譚喆現在又帶著大家出來了,這似乎,隻能一條道走到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