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娘子軍說,不給打賞不讓走

武裝部。樂文小說|市中心有,一環有,二環有,三環也有,但是四環開始就沒有了。處在一個區就是這個區的武裝部,一個區靠近幾環就上幾環的武裝部。四環靠近五環,所以當兵初審就是在這裏,恰巧曾經鄭小天來這裏審過,當然這個結果是失敗了,要不然他也不會在此刻脫離人民的軍隊。但是這不妨礙他知道了武裝部的選址。

武裝部主要的目的並不是審當兵具備資格,而是民兵儲備點。一旦是有滅頂之災的時候,武裝部就會將武器拿出來下發下去。就末日之前國泰民安的這麽一種情況,武裝部的儲備量大概是維係在一個連的裝備情況,因為末日跟戰爭不一樣,末日是突然之間說來就來的,戰爭那是有著前提的預示。所以若是要開戰,武裝部的儲備量會加大,戰局很不理想的情況之下甚至於可能增加到一個軍也說不定。

現在,鄭小天知道這裏有武器,不知道這裏有多少也不知道武器在哪裏。這裏的武器隻有一個連的儲備糧,存放於軍火庫,全部都是軍隊淘汰但是並未銷毀的八一杠,也算是三十多年前的老槍了。但是槍這個東西,哪怕是你將清朝的火藥槍拿出來也都能打響。

“我是這麽想的,大家剛剛認識,也處在一種磨合期之中。這裏也不是很危險,所以幹脆就是磨合磨合好了。我們分成三個小隊六六七個人,然後我的小夥伴們分別是正副小隊長,三個方向鋪開尋寶。”鄭小天道。

“你幹脆說你不知道武器在哪裏不是更好?武裝部的東西我想你壓根就是想要而並不是你放的吧?”譚喆衝著鄭小天道。

“譚吉吉果然聰明!”鄭小天衝著譚喆豎起了大拇指道:“是,我承認我隻是帶著你們過來這裏取裝備而已。換言之承諾你們的一千顆子彈也是一個順水人情。但是,沒有我,沒有我小隊重武器的護送你們是否可以來到這裏?並且,我取個東西還需要弄來二十個人?我七個人就足夠了。帶著你們到來有著試煉的一種目的,也有著磨合的一種目的,這不妨礙,有你們沒你們,這裏的槍支彈藥都打上了鄭小天所屬這麽五個大字。”

鄭小天所說,合情合理。仔細想想的話,也的確是這麽一個道理。隻是,譚喆還是多多少少有點不滿情緒就是想要如此的跟鄭小天對著幹。

分組很快完成,啊壯和鷹仙是正副隊長帶著四位幸存者。阿穎和鷹任是正副隊長帶著四位幸存者與鄭小天一道,剩下的六個人是一個小組。

“兩位,請吧。”鄭小天衝著林誌和啊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gogogo。”啊壯招呼著自己的小組成員。與此同時,林誌也是帶領著自己的小組成員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席卷而去。

鄭小天沒得選,隻能夠是大路向前走了。不管三個小隊誰找到了軍火庫,這都沒有關係。因為小隊之中的正副隊長都是他的人,他完全不用害怕軍火被拿走的問題。為什麽要將啊壯,林誌給分開呢?他相信這兩個他絕對信任的人應該可以看懂他的安排。

一路向前,左邊的大樓林誌包圓了,右邊的大樓啊壯包圓了,前麵的小樓屬於鄭小天的。怎麽看,小樓都沒有大樓有前景,完全就是林誌和啊壯比較聰明。

鄭小天的小團隊情緒比較低迷。因為他們可以感受到撈不到什麽油水的樣子。

“喂喂喂,你們這一個一個的沒吃早點是怎麽地?”鄭小天感覺到不對,他就回頭看了一眼,這一眼看下去,好家夥,這都是沒有吃午飯的感覺啊。他不會難為自己的兄弟,他從包包之中拿了出來幾條巧克力遞給了對方道:“士力架,橫少饑餓擋不住。”

“艾瑪!”眼明手快的一枚女生頓時就將士力架給搶了過去。大家,緊隨其後。眨眼之間士力架就被哄搶一光。要是在末日之前士力架在超市堆積成山,銷量也就一般。但是要說是在末日,還能吃到巧克力?還能吃到士力架?也就隻有鄭小天這邊有貨了。

特別注明,這個東西對於女性有著絕對的吸引力。而,鄭小天的小組一水都是女性。林誌和啊壯多聰明,那是將男子全部都挑選完畢了,剩下的女子都堆在了鄭小天這邊。當然,阿穎的副隊長是男的。兩男五女,絕對的陰盛陽衰。

鄭小天笑著搖了搖頭,要是一群大老爺們就這個吃相在自己的麵前那難免要被自己損兩句。但是這麽一群花枝招展的女生不好下嘴的說。

吃過了,整個小隊的風氣也前所未有的不一樣了,鄭小天帶著小隊繼續前進。三層樓高度的小樓隻有兩層樓的樣子。一樓是車庫,占據一層半。那二樓右手個什麽玩意要占據四五米的樓高?

鄭小天很好奇這一棟兩層樓之中到底有什麽。他來到了門口,右手處在了門把手之上一個用力,毅然決然的就將大門給拉開了。

鄭小天剛剛將門給打開,一枚喪屍張牙舞爪的朝著他撲了過來。雙方之間的距離,要說零點零一公分不至於,但是也就隻是個幾厘米的樣子。喪屍不知道是感知到了什麽,眼神之中有點恐懼,舉動也越來越遲緩。

“小心!”一位女生大喝一聲就將手中的唐刀刺了過來,貼著鄭小天的臉頰沒入到了喪屍的眉心。隻聽噗的一聲,這一刀直接貫穿了喪屍的大腦。大腦被貫穿,這是死的不能再死了,這已經是徹底的死透了。

鄭小天眨巴著眼睛,好麻利的這麽一種感覺。真的,真的是說出手時就出手,真的是說命中那就命中。隻是,他完全沒有想要讓女生幫忙啊。憑借他對於自己自身的領悟,若是真的有危機的話,幾位喪屍王大能會第一時間感知到並且將應對策略發到他的腦神經。從喪屍的遲緩可以看得出來,對方這是被自己的王八之氣給震懾完全不敢對自己展開攻擊。當然,後者隻是揣測需要實驗來表明,這,正在做實驗被破壞了。

並且鄭小天又不能說對方什麽,莫非他跟對方說“你出個什麽手啊,你不出手喪屍也不敢攻擊我,我可是能夠跟喪屍王勾搭上的男子,身上多少有點喪屍王之氣。”,是,這麽一個身份的確是很diao,但是,這麽一個身份簡直就是國家研究的對象,這麽一個超級diao的身份自己知道就行了,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曉。

“大隊長,您這反應能力真的是讓我很難信服您能夠帶領這麽幾個精銳在末日之中遊蕩啊。莫非,您是誰家的公子哥,然後這些個精銳都是你們家的保鏢?”女子噗的一聲就是抽出了唐刀,此刻此時,喪屍身體一癱倒地而上。

阿穎心說了,鄭小天那可是在喪屍群之中來回穿梭而不被感染並且是能夠保護自身安全的男子,豈是你所可以歧視的?你這個女子,真的是……

“你不懂!”鄭小天擺了擺手道:“我覺得吧,既然已經是末日了,也沒得更改了那就幹脆是適應。所以我現在正在研究人與喪屍的相處,先利用眼神構建交流頻道,隨即利用吼叫聲傳播自己的意圖,最後達到一種跟喪屍合作,你半邊江山我半邊社稷的地步。”

“還和喪屍合作?還和喪屍共存?”女生瞪大了雙眼看著鄭小天。怎麽聽都是扯犢子的玩意,但是此刻對方竟然是可以說的這麽的認真,這真的是讓她已然不知道是應該說什麽了。說是對方異想天開吧,對方還真的是在這麽的想。

“開個玩笑!”鄭小天一笑,轉身邁步跨越喪屍的身軀朝著裏麵走了進去。

車,這是鄭小天第一眼看到的東西。很是厚重的那麽一種車,看著像是救火龍和裝甲車的混合版。這一輛車滿載的話大概也能七八十人,總共有著三輛車。窗台就是火力點,車身就是防撞板,這感覺……

“這車子或許以後我們用得上,去兩個人給我將鑰匙摸下來。”鄭小天下令道。

當即,阿穎作為言聽計從的乖姑娘頓時就是打開車門上了車。這種武裝部的車子那鑰匙是絕對不會取下來的。因為隨時可能會領命,隨時可能會開車出去,外帶,武裝部的車子不怕偷,鑰匙絕對在上麵。

阿穎去下了鑰匙,她心說了,我的個乖乖。這車內也都是加了擋板的護層,那趕腳,你要是沒有車鑰匙的話這輛車絕對不可能用任何的手段打著火啊。

三輛車鑰匙已經取了下來,一樓可以說完全沒有什麽值得注意的東西了。

“二樓,我相信會有驚喜。”鄭小天緊握刀柄將唐刀拔了出來,道:“大家自己將自己的安全保護好,二樓或許存在著什麽樣子的危險也是說不定的。”

不知道為什麽,鄭小天這麽一說以後大家頓時就是緊張了起來。仿佛如臨大敵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