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匯合

“看劍!”鄭小天感覺有一道淩厲的身形朝著自己席卷而來,很明顯當自己將喪屍當做是菜瓜砍的時候,喪屍王坐不住了總算是出來了。小說し他二話不說,一劍而去。他要讓對方感受一下他這耍的是否是一手好劍。

“別誤會,別誤會,大家都是人類。”金泉雙手抬起一臉人畜無害的表情看著鄭小天。

刀尖距離金泉的眉心也就隻有零點零一公分,如果金泉的言語說的慢一點點,他的命運就是被一劍給刺穿了大腦。主要是現在喪屍王部分已經是跟人類沒有區別了,所以並不是說你長得跟人類一樣你就是人類了,你要拿出來人類證。

“如何證明你是人類?”鄭小天看著金泉。對方說是人類,他就相信對方是人類了?他沒有這麽低等的智商。所以在現在的這麽一個時候他直接就是找對方要證據。

“還如何證明?”金泉不知道是咋說了都。對方的唐刀沒有放下的意思,特別是自己的身邊一隻喪屍正在虎視眈眈而來。自己有任何的舉動估計首先會被對方給弄死,但是自己若是沒有舉動也會被喪屍給弄死,這都是尼瑪什麽樣子的情況啊。

鄭小天並不是沒有看見喪屍,一個喪屍對於一個王有著本能的敬畏之心。但是,此刻在這裏完完全全沒有體現出來一絲絲。那就充分的說明,眼前的這個家夥完全不可能是喪屍王。

喪屍的爪子距離金泉的皮膚已經是無限近了,在這麽一個時候金泉眉心之上的刀尖總算是挪開了。隻是,現在給他的時間完全不夠他展開火力的樣子啊。這事情整的,很是煩心,很是煩躁的一種樣子。

噗!

鄭小天一刀就將喪屍的大腦給刺穿了,喪屍轟然倒地與地麵之上死透了。

“你這出手雷厲風行的感覺。”金泉看著鄭小天。

“幸存者?”鄭小天反問道。

“艾瑪,差一點將正經事情都給忘記了。”金泉一拍大腦道:“快點帶著你的成員跟我走,並且所有車子的車鑰匙不要取下來,車門要開著。”

“你是老大我是老大?你說什麽我還得聽你的?”鄭小天瞥了金泉一眼,他覺得對方真的是有點沒有端正態度,這一出來就衝著自己指手畫腳的。他都開始有點後悔了沒有一刀子弄死對方。這種人,生活的姿態都沒有端正的話,早早晚晚也得死的樣子。

“現在不是操心這個的時候了,有一大波的喪屍大軍正在四麵八方的包圍而來,現在你們或許可以衝出去,但是我們一個都無法上車。放著三十個適應了末日的幸存者你不帶走,其一是損失,其二不符合你們軍人的職責。所以,你們肯定是要將我們帶走。那麽,首先就得是到我們的駐地去,並且將喪屍給引過去。當所有的喪屍都不在門口的時候,我們驟然之間出現在門口,上車走人絲毫不遲疑。”金泉道。

鄭小天猶如是聽天書一般,對方是異能者還是怎麽地?在喪屍的包圍之下還能驟然之間的出現在這裏?那要是桑依,那要是革妖的喪屍大軍他有把握如此。關鍵,這是革新的底盤,人家有著你的行蹤而出現目的隻有一個,幹掉你。

“來不及了,沒有多少時間了,不要愣神了,走,走,走啊!”金泉衝著鄭小天道。

“信你一次。”鄭小天從身上拿出了對講機,道:“所有人員聽令,請裝備上陣,車鑰匙不要拔下來,車門不要關閉,給我下車集結撤離。”

車上的人聽從指令一個一個下來與鄭小天匯合到了一起,隨後隨著金泉的指引朝著最後一棟樓迅速的撤離而去。這個時候,考驗的是信任。如果說金泉真的是有什麽圖謀之心的話,那麽大家即便是裝備精良也前所未有的危險了。

鄭小天看著每一棟樓之間的連接點,頓時那就將對方的言語相信了八成。很明顯,大家這是要將喪屍吸引到最後一棟樓,然後用最為迅捷的行動從最後一棟樓一直前進到第一棟樓然後下來上車走人。這一切的一個關鍵之處那就是喪屍大軍真的是聚集在最後一棟樓,如果數量眾多呢?如果不單單隻是最後一棟樓呢?那就危險了。

“還沒介紹呢,我叫金泉。”大軍行進到了一半路程的時候,金泉很有心情的介紹道。現在,喪屍大軍還沒到,小區之中的喪屍大軍已經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對於他而言,基本上那就是百分之百的計劃成功了,所以沒有了壓力。

“警犬?”鄭小天心說了,這名字那還真的是……

“金泉,金色的金,泉水的泉。”金泉自然是知道對方將警犬兩個字給咬的很重,所以解釋道。一個好好的名字金色的湧泉要是被對方給腹誹成為了警犬,那他真的就是心情不很愉快的一種樣子了。

“是這麽一個警犬呀。”鄭小天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金泉算是看出來了,在這件事情之上那是徹底的解釋不清楚了。行,不是不行,既然是解釋不清楚了那就幹脆是不要解釋了。沒有解釋下去的這麽一種意義了。

眾人來到了最後一棟樓,爬樓的事情那是沒有任何的取巧可言的,大家還的是一階梯一階梯的爬了上去。當大家來到了頂樓經過了三道鐵門以後,那視覺真的是豁然開朗。這簡直就是一個幸存者基地的樣子啊。一個一個的帳篷,一張一張折疊的桌子,還有這麽一張一張小板凳,那真的是都籌備好了的樣子。

“你好!”展江邁步而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隨即伸出了手道:“鄙人展江,在鄙人的團隊之中鄙人說句話還能算話。”

“戰將?”鄭小天心說了,都是鷹犬啊。不是警犬就是戰將,這都是軍隊的好鷹犬。看看這名字取的,那就是為了軍隊而生的。

展江一笑,沒有說什麽。

“老大,喪屍來了一大群,我覺得還是在二棟樓開始設定擾亂哨好一點,要不然不一定是可以容納的下的。”金泉衝著展江道。

對於這麽一種對方的部署,鄭小天完全不知道是什麽樣子的意思。

“金泉,你點一批你所需要的人,設定擾亂勺構建連接點。”展江下令。

“好!”金泉點頭。

這個計劃一直都是展江的計劃,一旦是到了這個基地被喪屍大軍給徹底淹沒要撤離的時候,那麽就一個人占據一棟樓。隨即同一時間進行擾亂,從而二樓一直擾亂到樓頂,然後讓這些有智商的喪屍大軍進入樓棟逐層查探,大家都處在過道之中,然後查探二樓三樓四樓,進去了那就出不來,因為樓道被堵死了。最後,整整一棟樓都徹底的被喪屍大軍給填充了起來。那麽,一棟大樓的容納量保不齊可以達到一千,起碼少說也是個三五百。如果是三五千的數量絕對可以填充進去,若是兩三萬,三五萬,那代表是他們的末日,那這個計劃也能夠盡可能的減少門口喪屍的堵住數量從而是為大家的突圍帶來生存幾率。

所以當金泉一說擾亂哨子,頓時展江就知道這是來了少說也有好幾千的喪屍。他知道遲疑一分鍾就是增加死亡的幾率,所以二話不說直接點頭讓對方去操作。

但是,鄭小天還不明就裏,懵懂不已。

“兄弟,不知道怎麽稱呼呢?”展江看著鄭小天。自己這邊,那已經是成功的介紹了自己,但是,對方那邊還沒有介紹。甚至於他想稱呼對方都不知道應該如何的稱呼。他並不是隨著鄭小天一路走來的戰士,當然不會揣測鄭小天是元帥的孫子,當然也沒有看見鄭小天猶如是一枚殺神一般的斬殺喪屍。所以麵對於對方權無壓力,一開口就是兄弟的稱呼。

“叫我小天子,小小天,天小子你隨意。我叫鄭小天。”鄭小天道。

“小……”展江準備倚老賣老叫對方小天子來著,但是,這周邊一道一道充滿著殺氣的眼神頓時讓他剩下的兩個字吞下了肚,他開口道:“天少!”

這個稱呼,雖然不是太尊重但是也算是尊稱,所以戰士們倒是沒有多說什麽。

“啥事?”鄭小天看著展江問道。

“天少,你們的援兵有多少?”展江關心的是這個,就眼前這麽一個連都不到的戰士,他不覺得可以幹什麽。想要在三鎮市之中前行少說要有一個團,想要在三鎮市之中駐紮必須是要有一個集團軍以及各種輕重武器外帶易守難攻的陣地。

“都在這裏了,如果加上你們的話,大概一百個人的樣子。”鄭小天道。

“一百個人可以幹什麽?”展江有點不屑一顧。

“你想要有多少?”鄭小天問道。

展江右手抬起,食指伸的筆直。

“一千個?”鄭小天狐疑問道。

“一個集團軍。”展江道。

“你想多了。”鄭小天一笑,他百分之百的可以確定對方這是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