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耍的團團轉

革新第一軍團軍團長帶著五千戰士來了!

在這小區的‘門’口浩浩‘蕩’‘蕩’的大軍已經是徹底的將大‘門’給堵死了,後‘門’,側‘門’這些個都鏽跡斑斑壓根打不開的地方那也完全不是喪屍大軍需要‘操’心的。

革勇聳動了一下鼻尖,隨即一笑道:“躲避的地方距離車子那簡直就是兩個極端,換言之,壓根就是想要從後‘門’跑路,車子也完全不想要,隻是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是麽?當我是普通的喪屍一般的來算計你,嘖嘖!”

吼……

革勇仰頭長嘯一聲。在他身邊的喪屍大軍沒有任何的舉動,但是隱匿在了暗處的喪屍大軍頓時顯現了出來身形,左邊,右邊,上邊,下邊,整個小區的圍牆都被包圍了起來。這直接就是斷絕了誰想要從圍牆翻牆出去的念頭。

吼……

第二聲長嘯出來,外圍的喪屍已經是進入到了警戒的狀態,革勇身邊的喪屍隨著他緩緩地朝著小區的深處行軍而去。革勇剛才那聳動的鼻尖可是有名堂的,聳動一下就大概的知道了對方的隱匿地方,現在他就正在朝著對方一點點的靠近而去。

最後一棟樓的樓頂之處,根據對講機之中的情報大家眉頭緊鎖。每一棟樓的樓頂之上都是一個觀察哨,觀察到的情報第一時間就傳達了回來。首先是被包圍,隨即那是喪屍大軍直接定點一般的朝著最後一棟樓而來。

“這一次喪屍大軍出動的不老少。明麵上來看似乎隻有五千,但是連接著周邊本身就存在的喪屍大軍少說有個小七千的樣子。並且,還有未知喪屍大軍處於暗處,按照小兩千來預備也不算過分。”鄭小天‘摸’著下巴,情況不很理想。一個處理不好有可能全軍覆沒在此啊。

“沒有選擇,隻有想辦法將現在對方已經出現的家夥吸引到一動一動的大樓之中每一層,然後全員‘激’‘射’到第一棟樓上車跑路。運氣好就可以殺出來一條路!”展江說道。

“我從來不將自己的生命‘交’給運氣兩個字。”鄭小天擺手。

“納尼卡?”展江看著鄭小天,對方這是要否決自己提議的意思啊。如果對方不願意這麽辦的話,他不介意自己帶著大家跑路。並且這些車子的鑰匙可是直接在,車子,一理通百理,‘摸’索一下就能發動,人少反倒而吸引力更小,因為這裏有著一大‘波’的人。到時候,他跑路的幾率也增加了。

“概率來算的話,你的計劃之中漏‘洞’很多。”鄭小天道:“首先,你采用的是擾‘亂’的方式將喪屍吸引上去,先不談這個人有多危險,就談喪屍那不見得會被你吸引上去。一次兩次那是人家蠢,三次四次多蠢也不會上當了,到時候,一二三棟樓全部都被占據,樓頂都被占據,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再來談談那未知的喪屍大軍,如果真的是存在兩三千出現在我們的前方,直接就是卡死了你的道路,壓著實力都過不去。最後,我們再來談談現在的局麵,你有三十左右的戰士隻聽從你的命令,我有兩個加強排的戰士隻聽從我的指令,我們兩個產生分歧的下場就是兵分兩路然後肯定是要死一‘波’,並且另一‘波’也不見得可以好。”

展江倒吸一口涼氣,如果他可以反駁的話絕對會將對方反駁的啞口無言。關鍵是,他現在竟然是無言以對了。對方說的那是這麽的有道理,噎的他都啞口無言了。

“首先我們談談兵權的問題,要麽你聽我的,要麽就是你帶著你的部隊我帶著我的。反正車子有電子鎖,處在車上隻是後背鑰匙,我要是按動一下車子都得鎖,完全不怕你打我車子主意。”鄭小天從身上拿出來了一串鑰匙,那鑰匙扣處在了他的手指頭之上轉啊轉的。

展江雙眼眯成了一條縫,他的確有想過這車子誰先拿到是誰的,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對方竟然有著電子鎖這麽高級的東西。換言之,車子就不用想了。沒有了車子往哪裏跑?如果不能夠在驟然之間跑出去的話,外麵那陌生的環境絕對是會要了他的命。

當然,展江那是不敢賭。他要是賭的話那就贏了。這一路上鄭小天可是掃‘蕩’而來的,隻要是他速度比喪屍快那可以輕鬆不已的跑到一號幸存者基地去。二號,還沒到估計就得是自投羅網變成革新的口糧,所以要是賭博之下還選擇二號幸存者基地的方向,那也是非死不可。

展江的大腦之中進行著天人‘交’戰,經過一番‘激’烈的戰爭以後他按動對講衝著鄭小天道:“從現在開始,我以及我的小隊全權聽從你的號令,但若是你將我們當炮灰的話,我們拒絕執行。”

“放心,加入我的連隊就是我的戰士,是戰士也是好兄弟,是兄弟那就不分你我。既然是這麽一個重要的問題已經是解決了的話,那麽,我們現在再來解決別的問題,比如說你的計劃問題。改一改的話,你的計劃可以用。”鄭小天點頭。

鄭小天並不是直接用展江的計劃,這個計劃針對於並不是那麽的有腦子的喪屍王是可以的,針對於相當之有腦子的喪屍王及其容易被識破。

革勇帶著戰士已經是來到了倒數第二棟。隻聽砰地一聲,隨即嘩啦啦的聲音響起。噗,嗖,噗,砰!

一顆子彈從狙擊步槍的消音器之中出來,子彈劃破長空隨即貫穿了一枚喪屍的眉心,然後的事情自然是喪屍被掛掉而沒有懸念了。這個喪屍就處在革勇的身邊,換言之也可以理解為這個事情就發生在了他的身邊。憑借他的聽覺第一時間就鎖定了二樓。

“吼……”革勇嚎叫一聲。

一道一道的喪屍頓時就衝進到了樓棟之中。喪屍剛剛占據二樓,偷襲從三樓再一次的展開。隨著這動靜的響起,都不用革勇下令喪屍就已經是朝著三樓跑了上去。而,此刻二樓的喪屍已經被過道的喪屍給堵死而出不來了。

三樓,四樓,五樓,倒數第二樓。到了這麽一個時候,突然之間倒數第三棟樓的二樓展開了狙擊。

革勇身邊的又一個喪屍被爆頭倒地與地麵之上,這一次,他沒有貿然的展開攻擊。

與此同時,最後一棟樓的頂樓之上,鄭小天已經是經過一次次的確認而百分之百的確定了革勇就是這團隊的總指揮,當對方聳動鼻尖的時候他右手舉起並且短按了三次對講。

革勇聳動了一下鼻尖,最後一棟樓之上沒有絲毫的人氣,倒數第二棟也沒有,唯一就是倒數第三棟有。那說明對方有著快速穿越樓層並且下降的能力,對方第一時間跨越大樓隨即下降到了二樓展開了狙擊。這是挑釁。

“吼……”

隨著這一聲吼叫以後,鄭小天等人才大口大口的喘氣著。根據與他在喪屍身體之中的感覺,喪屍判斷敵人在哪裏隻有那麽幾點,呼吸的氣息,隱匿飄散與空氣之中都可以感覺到。還有就是人氣,不過這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確定,也能夠百分之百的確定‘精’準。還有就是聽覺了。

一次一次的挑釁是鄭小天故意的,這樣子的話對方就會憤怒,對方沒有那麽多的時間根據人氣才判斷,肯定是根據呼吸來判斷。要是根據呼吸來判斷的話,憑借現在的距離,憑借對方的鼻子,那是沒得跑了。為了要以假‘亂’真,必須閉氣,閉氣到對方吼叫的信號傳達而來的時候,那代表對方命令下達。

這邊喪屍大軍朝著倒數第三棟樓湧入了進去,那邊湧入到倒數第二棟的喪屍收到了撤退的指令但是一時半會撤退不出來。畢竟革勇的指令來的太急了,要是給他們時間盡然有序的話,出來也不是什麽困難的事情。現在,上麵的想下來,樓層之中的想出來,然後就徹底的卡死了。

倒第三棟完事了就是第四棟,隨即,那更是倒數第五棟。這麽的,一棟一棟就已經是到了正數第二棟。做的那真的是滴水不漏,對於革勇而言那就是這麽一撥人已經是到了第二棟,哪怕是到第一棟又能夠如何?莫非對方就可以跑路了?現在,堵在‘門’口的還有好幾百喪屍大軍呢。

突然之間,當喪屍大軍正在逐層占據的時候,才隻是到了樓層一半就徹底的失去了對方的蹤跡,完全發現不了對方的下落在哪裏,這麽一種感覺,又出幺蛾子了。

是的,又出幺蛾子了。

在這麽一分鍾之後,最後一棟樓傳來了大量的人氣,並且數柄衝鋒槍,無聲手槍和無聲狙擊槍展現著威能,幹掉著喪屍。

革勇的肺都氣炸了,他率領三百喪屍大軍就朝著最後一棟樓衝了過去。他留下了二百喪屍大軍守‘門’,哪怕是對方能夠驟然之間出現在‘門’口,那也一樣可以擋得住。

最後一棟樓,樓頂!一枚一枚的戰士一輪攻擊之後回到了這裏,聚集在了鄭小天的麵前。

鄭小天猶如是將軍一般的站定在了大家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