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圖謀好久了

“筒子們,要走的時候到了。=這一刻,大家盡然有序的朝著那邊滑動而去,一路之上都不要停一直到最後一棟樓集結起來。”鄭小天右手抬起大喝:“go,go,go!”

嗖,嗖,嗖!

一道一道的身形到了樓層的邊緣,扣上鎖扣雙腿一蹬腿頓時激射了出去。

這一棟樓不存在任何的危險,但是謹防有危險所以鄭小天選擇了殿後。

展江也做了這麽一個表率,當自己的幸存者小分隊走完了再走。兩個人互相的看著互相,一笑!

展江從身上拿出來了一包煙,打開,抽出了一根遞給了鄭小天。隨即,他還拿出來了高檔的柴油打火機給對方點上,一邊點一邊道:“你果然是有大將之風。”

“你這打火機那還真的是用一次少一次,柴油這些東西不困難,關鍵是打火石不好弄,還有棉芯,還有儲油棉,這些消耗品都是目前國力無法製造的東西。”鄭小天抽了一口煙衝著展江道。

“叮!”首先,展江那是給自己點上了一根煙,隨即隻聽哢的一聲他合上了打火機,一邊收起來一邊衝著鄭小天道:“人能活多久呢,我能活多久呢。按照你的概率來說,如果人類不在五年之內構建生活圈,擁有生存能力的話,那麽真的是活一天少一天。而,現在我的儲備使用五年不存在任何的問題。五年以後人擁有了生存的能力,我可以繼續裝幣用這種打火機。五年以後要還是指望不了人類的話,嗬嗬!”

後麵的言語展江沒有說,但是他相信鄭小天已經是明白了。

的確,後麵的言語展江雖然沒有說,但是鄭小天已經明白了。在末日的概率之中,何必要操心以後沒有這種打火機用?憑借現在的人口,憑借末日之前的儲備,哪怕是全民抽煙也能在打火機之上抗住五年,隻是煙這個東西那就難說了。五年以後那若還是這麽一種吊樣的話,的的確確生存沒有任何的希望,的的確確人生也沒有了任何的意義,的的確確……

這麽一個聊天走神的功夫,大家已經是走的差不多了,鄭小天和展江也需要準備起來了。雖然目前沒有輪到他們,但是,即將了嘛。

“你先走!”鄭小天衝著展江道。

“你的態度我已經是看見了,所以,你先走。”展江道。

展江是領導人,對方也是領導人。對方的身份高於他,所以對方先走那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他是這麽來認為的。

“不!你先走!”鄭小天下定了決心對方先走。

“不了,你先走!”展江也下定決心了。

鏘!

鄭小天右手處在了刀柄之上,緊握,一個用力唐刀就被拔了出來。這一把唐刀之上血跡斑斑,寒光閃閃。看得出來這把刀應該斬殺了很多的喪屍,所以已經是有著燉了的跡象。

鄭小天覺得武器這個東西應該要提上議程了,他喜歡唐刀那是因為秦始皇的刀也是唐刀。準確的來說,唐刀隻是針對於秦始皇刀的一種抄襲。人家那是一國之君唯一的刀,這就變成了唐朝大軍的軍隊配備。

秦始皇的刀,一直處在失蹤的狀態之中。漸漸,高科技之下秦始皇的兵馬俑都被挖出來了,但是也沒有看見刀。不,是看見了,但是沒有人認出來這是秦始皇的東西。

秦始皇知道一個人死後多少年那東西肯定是要被拿出來翻,並且還會被標注上名字。然後大家有支持有反對有不屑,單純是想想這些東西都讓人受不了。聲東擊西他弄了一個兵馬俑,但其實,真正的低調墓地在三鎮市。

三鎮市出土了一個秦始皇年代低調的墓地,這些東西有曆史價值,不說價值連城那也肯定不是向外拍賣的古董。除了曆史價值也沒有誰認出來這是誰的。

鄭小天認出來了,他一直都是知道的,這是秦始皇的東西。隻是根據偽裝,根據上千年鏽跡泥土等等的偽裝讓你碰也不敢輕易,考究也不敢下手。

鄭小天圖謀的就是這個。哪怕是在身上武裝了一身的熱兵器又有什麽用?無敵麽?為什麽在更多的時候還的是冷兵器交鋒?因為喪屍大軍人口眾多,現有的熱兵器不是對手,冷並且可以幹掉對方的同時不吸引對方更多大軍的注意力。那麽,冷兵器至關重要。既然至關重要,他自然是要最好的。

言歸正傳,現在鄭小天拔刀的理由是什麽?

“艾瑪,不就是你先走我先走的問題麽,我讓你先走你還將唐刀都給拔出來了?至於麽?”展江將鎖扣扣在了繩子之上。

“去吧!”鄭小天一個轉身,驟然之間一腳就踹在了展江的屁股之上。與此同時,砰地一聲鐵門在驟然之間被踹開,一道身形猶如是一道風一般的到來。

展江被踹,心情自然是前所未有的不清爽不愉快,但是在這麽一個時候他也聽見了來至於大門的動靜,在這滑動的狀態之中他扭轉頭看了一下身後,他看見頂樓通道之處有著一道身形迅猛無比的就來了。這尼瑪還是喪屍麽?喪屍有這麽紐幣?那人類滅絕的更快了好麽。

鄭小天緊握著唐刀迎了上去。

叮,叮,叮!一刀一刀斬了下去猶如是觸碰到了鋼鐵之上一般,這就是王級喪屍的皮膚了,硬如磐石,完全不好破。

革勇舞動雙臂格擋開來對方一次一次還一次的攻擊。這樣子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找著一個空擋的時候他的雙手驟然之間抓住了刀身,雙手彎曲一個用力,隻聽叮的一聲,唐刀直接被折斷了。

革勇左手緊緊的抓著還被鄭小天拽住刀柄的半截,右手抓住了另外的半邊。

“你這兵器質量一般般啊夥計。”革勇口吐人言。

“你這普通話之中帶著一點點的三鎮市話語,普通話的標準程度一般般啊。”鄭小天搖頭。

“為什麽你一點都不震驚?”革勇反倒而震驚了,自己口吐人言看似有思緒有言語的一種樣子,對方應該會覺得恐懼,會覺得膽寒,會覺得心慌慌啊。但是,這些歌情緒對方完完全全沒有,這是一種什麽樣子的節奏啊。真的是!

“因為你是沙比!”鄭小天說完,一腳踹向了革勇的肚皮,並且,驟然之間就鬆開了刀柄。

剛才這還尋摸著換刀,現在直接就是連刀都沒有了。鄭小天搖了搖頭,這是逼迫著他夜晚必須要換刀沒選擇了的一種意思啊。現在,將就吧!

鄭小天踹開了革勇之後,頓時來到了樓層的邊緣並且迅速扣上鎖扣,他雙腿用力,用大力一踹整個人嗖地一聲就激射了出去。

喪屍王級別的體質,哪怕是被鄭小天踹一把小弟弟有能夠如何?革勇隻是向後倒退了一小步而已,沒有任何的傷勢。他見對方要跑,他見對方已經是跑成功了都,頓時,雙腿用力一躍,身形在驟然之間出現在了樓層邊緣。

革勇沒裝備,如果用手爬的話不可能比對方來得快。想來想去,手上的這個斷劍不是用得上麽?頓時,右手丟掉了斷掉的劍尖半邊。他將半邊劍貼著在了繩子上,右手緊握著劍中斷裂之處,雙腿一個用力身形說時遲那時快就激射了出去。

鄭小天處在前麵滑行,革勇鍥而不舍緊隨其後。但是,這比拚的並不是腳力,也不是異能,完全就是人體的重量疊加地心引力從而製造出來的速度。當然,這跟滑行裝備也有著一定的牽連,

鄭小天所使用的是手銬,但是手銬之上與繩子觸碰之處增加了一個小滾輪,這可以讓滑行速度加快。展江等人的安排是,首先將速度變得最快,然後再來研究刹車。要是掙命的時候,比如說是此刻鄭小天的這個時候,還需要刹車幹什麽?

革勇他的設備相比較而言那就粗糙多了,純粹隻是一把劍在繩子之上摩擦而已,那肯定是沒有鄭小天的速度快。但是,奈何他雙腿力度大,衝擊力強悍,那一瞬間拉近的距離讓他很是有希望。

衝擊力消耗完畢以後,革勇距離鄭小天從二十厘米到了一米,遮掩之間,兩米了。這麽繼續下去的話他都有可能卡著在繩子上無法前進。

不行,這樣子下去追不上的!革勇一念至此,他這喪屍王級的大腦在驟然之間高速運轉了起來。有了,他左手在驟然之間鬆開了刀柄抓住了繩子,右手緊握著斷劍之處將這斷劍朝著繩子砍了過去。

革勇是有備而來,對方是並無準備,他相信繩子朝著下麵跌落的時候對方也會隨著地心引力而低落下來直至是跌落到了他的身上為止。到時候,嗬嗬,他不弄死對方不甘心特麽的!

繩子斷了,滑行能力在此刻失去,革勇也已經是磨刀霍霍做好了斬殺準備。

鄭小天驚愕不已,這尼瑪連唐刀都沒有了玩什麽?這要是跟對方貼到一起不可能有好日子過的。艾瑪!

一隻手,希望之手抓住了絕望鄭小天的手腕,他沒有繼續的跌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