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革勇的算計收藏推薦還打賞統統拿來

“謝謝!”鄭小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如果不是展江抓住了自己的手腕,這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不談他會被喪屍王怎麽地,單純是這個高度看一眼就頭暈目眩要是摔下去的話那還不得是粉身碎骨?

“現在不是說這些廢話的時候,你身下的家夥還虎視眈眈在!”展江右手一個用力,外帶鄭小天的主動配合,頓時他就將對方給拽了上來。至於革勇那就沒有這麽好的待遇了,他還得是雙手賣力向上爬。

展江和鄭小天趕忙就是朝著樓頂奔跑而去。

砰!

不一會,那鐵門被撞破的聲音就響起了。很明顯,鐵門是革勇撞破的。但是這麽一個遲緩的時間當他衝到頂樓的時候對方已經是前往下一層了。

鄭小天一直都是企圖在過去的一瞬間切斷繩子,但是喪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他怕快這麽一個耽誤的時間對方已經過來,那就真的是得不償失了。所以每一次那都是上了樓頂趕忙上鎖孔,趕忙逃逸,趕忙到壓根沒有那麽一個功夫去管身後的喪屍。他們兩個隻有一個目的,與革勇拉開距離隨即帶著大家衝上車趕忙走人。

一樓一樓的滑繩子,最後來到了一樓。剛剛整編出來的一個連正在等待著鄭小天等人,這個事情是這麽說,一旦是有一個人下去那就頓時引起了喪屍的注意,要是大家不是一起下去而是分撥的話,那麽處在第二波的鄭小天和展江就增加了很大的死亡幾率。蛇無頭不行,他們這一條蛇的頭就是鄭小天和展江。

“這一次我打頭,你第二。”鄭小天看著展江。他不會自己一個人打頭裝幣,這個機會他還是給對方。但是對方是不是可以裝得起來,那就是對方自己的事情了。機會他給,但是無法幫忙。這所考驗的是近身作戰數值,對方要有還則罷了,對方沒有也不可能輸入到對方的大腦之中對不對?畢竟對方沒有他這麽一種功能。

“可以!”展江頓時就知道鄭小天到底要幹什麽了,對於對方要幹的事情他沒有一點反對。

“刀!”鄭小天衝著林誌伸出了手。他覺得就對方這個diao樣,走的還是個智力路線要不要刀其實那是無所謂的。一會順著大部隊撤離就可以了,就算是給對方裝的一手好幣,又能如何?誰看?

林誌雖然很是不爽,但是當著大家的麵前還必須是要服從命令。隻聽鏘的一聲,他拔出了唐刀遞給了鄭小天。

嗖,嗖!鄭小天第一,展江第二。兩個人下來以後,那後麵的身形硬是嗖嗖嗖的往下降落。此刻,革勇是被阻擋在了四棟樓,在一棟樓一棟樓的爭取之中總算是爭取到了時間,所以鄭小天毅然決然的將繩子給斷了。現在,革勇那才剛剛下了四樓而已。

這邊,鄭小天一下樓之後的第一時間,並不是喪屍主動迎上來的,而是他主動迎上去的。在這麽一種立威的時候沒有辦法,殺起來喪屍那絕對是不能夠心慈手軟的這麽一種樣子,所以,他很主動的一刀子上去斬斷了喪屍的脖子。

鄭小天的下樓安排是有道理的,他第一,展江第二,他沒有看見戰鬥經驗的展江小隊緊隨其後,完事了那才是他小隊的事情。這樣子的話,他裝幣的從頭到尾都可以被對方所觀摩,士氣頓時就起來了,一路砍殺然後順利的上車走人。

這一切完全按照鄭小天所設定的劇本在演,當展江以及他的小隊看見這樣子的一個鄭小天以後,心中那激情簡直就是洶湧彭滿啊。

“殺!”展江大喝一聲,他揮舞著手心之中的砍刀就出去了。

鄭小天暗暗點頭,對方很是會把握時機。在這麽一個時候的一個殺字完全可以將大家的士氣提升到頂點,這個家夥比隻會挪揄的譚吉吉要好用多了。這鐵定是副連長第一人選。

鄭小天圈定副連長,那啊壯不會不爽麽?對於鄭小天而言這不是問題,因為啊壯是連長。他隻需要為對方構建這麽一支第二大隊,然後就可以一個人走天下了。能夠聯係上喪屍並且收了喪屍當小弟的事情,一時半會那是發現不了,但是,哪一天要是做夢說夢話說出來了呢?他可是知道的,一號基地之中有人看他不爽的樣子。

所以,鄭小天壓根就是沒有想過留下,而一直所想的都是離開,隻要時機對,離開之心尤為最。

大家很是順利的就將這麽二百個喪屍幹掉得七七八八了,也是在這樣子的戰鬥之中,大家逐個上了車,反倒而鄭小天繞到了大部隊的屁股後麵。主要是他的一雙慧眼看見了喪屍王的追蹤,真的是陰魂不散啊。外帶對方的作戰數值要說是幹掉他個吧戰士,並不困難。一旦是戰士被幹掉個吧,士氣就頓時破了,那麽其餘的人也就危險了。

“小比,我要弄死你。”革勇舞動著自己的大拳頭朝著鄭小天砸了過去。心中從來沒有這麽的恨意滔天過,今日存在了。因為對方而存在!

“你有這麽一份能力的時候再說吧。”鄭小天右手緊握著唐刀挽起劍花就迎了上去。

叮,叮,叮!

雙方之間交鋒了起來。一次一次鄭小天的唐刀都猶如是斬在了純鋼之上一般,他心說了,這尼瑪簡直就是金鍾罩的一種節奏啊,好幾把的硬啊。自己要是有這等防禦,那三鎮市哪裏去不得?要不俘虜了對方取取經?

這個想法一經出現頓時就被鄭小天給扼殺了,幹掉對方都不很現實那還俘虜?俘虜比幹掉的難度要更大,完全沒有可能性的事情。

革勇一直都是處在被動之中,被動的被對方攻擊著從來沒有爭取到主動。主要是對方占據著兵器的便宜,胳膊大家都是差不多的長度可以排除掉,對方手心之中多出來了一把一米多的刀,那就徹底的比他長了。對方可以一次一次的將他隔在一米開外,是的!

在這樣子的攻擊之中鄭小天還偏了一下腦袋朝著身後看了一眼,大家七七八八已經是上車了,喪屍大軍也被隔絕在了車子之外,革勇的身後一道一道的身形在到來之中,但是隻要速度快的話完全可以甩開。現在主要的麻煩就是革勇這個家夥,他已經是做到了阻敵增援並且保證了自己的士氣,大家也是在士氣宏博之中準備撤離。

“我尋摸著拖延一下時間徹底的將你給卡主,沒曾想你還真的是這麽的配合。嘖嘖,這是讓我完全沒有想到的一種樣子呢。”革勇一笑。

不好!鄭小天的心中頓時就是有著一種不好的感覺席卷到了心頭,說不上來不好到底是在哪裏,因為視線之中什麽也都沒有看見。但是,對方的言語既然是可以如此一般信誓旦旦的話,那就說明問題已經充分的存在了啊。

“其實我不在乎你說話或者是不說話,隨著你的拖延時間結局已經是成為了定居!”革勇一笑,到現在,他才是正兒八經,徹底的放心下來了。這時間的主要是為了大體積的東西可以成功的卡死幾道公路。

“不知道你在說什麽,但是,我想說的是此刻並不想繼續的跟你玩下去。”鄭小天隨手就將唐刀插入到了刀套之中,轉身就跑。車子已經在此刻啟動了,他的算計就是當自己整好過去的時候車子也是整好掉頭成功並且成功的發動了起來發動機。他一上車的時候最快的速度就可以展現出來,出門一個漂移轉彎隨即就可以一腳油門踩到底逃之夭夭思密達了。

“真的是無比不是一般般的配合呢,嘖嘖!”革勇看著鄭小天的背影,對方若不是這麽配合的話,他說實話還有點無可奈何地樣子。繼續的拖延時間喪屍大軍也隻是將對方一個人給圍住了而已,如果說對方回到了車上,喪屍大軍與他整編,正好他也沒有絲毫的危險還能死死的咬住對方的尾巴。當對方清晰的感受到前方道路受阻的時候,嘖嘖……

在革新的幾位軍團長之中最為被看重的就是革勇,因為他辦事情很穩。猶如是此刻一般,沒有提前就準備將對方可能跑掉的路給堵死,他會有著接下來的一步一步麽?不會!對方若是拿不到車子,他的部署沒用了,但是也無所謂,因為對方屎定了。對方拿到了車子,他的部署頓時展現了出來重要性,就算是有車子也得是被死死的卡主最後隻能困獸猶鬥。並且,不單單是設路障,後續的手段也是繁多不已,他有很大的把握對方那是屎定了之中的屎定了。他是一種要麽不出手,出手就死死咬住對方直至吞下對方為止的這麽一種人。

鄭小天上車了,車子也成功的漂移漂出去了。踏上了出逃的路線,但是,鄭小天一樣覺得心慌慌的樣子。完全不知道根源在何處,這樣子的感覺真的是一點都不清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