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有驚無險

高樓之上,有著這麽幾個人正在前行之中。這速度,這身手,這裝備,那真的是軍隊之中精銳裏麵的精銳。其中還有著這麽一個人是鄭小天的熟人,李軍。

曾經李軍進入到了軍隊之中,從四環出來以後就來到了三環的臨時駐紮點。他與兩個小夥伴得到了最為完善的裝備,他們的任務就是在暗中調查三環之中喪屍是否存在智商,是否存在組團的情況。

“連長!”李軍指著七點鍾方向。

上尉副連長頓時端著望遠鏡看了過去,他所看見的情況就是有著一輛車正在前方馳騁,後麵大概五百米之處跟隨著少說三千以上的喪屍大軍,距離是越拉越大,喪屍大軍也是越來越多。要說這樣子的局麵發展下去的話,這三輛車子沒有任何的危險可言,關鍵就是在車子前方二百米之處幾根電線杆阻擋在了道路之上。要是隻是這樣那還還則罷了,電線杆的後麵是一桶一桶的水狀物體,並且旁邊還站著兩排手中拿著打火機的喪屍?是這麽一個情況。

副連長可以想象得到,首先車子那是撞擊在了電線杆之上,不管是阻攔住了還是沒有阻攔住,喪屍絕對是會點燃這一桶一桶的水狀物體,到時候車子就被焚燒了起來。哪怕這個車子是經過了改裝版的也沒有用,那窗戶,那門,哪怕是不怕火焰也沒有用,車上的間隙會滲透進去燃燒出來的煙霧,車中的人會被嗆死也會被燒烤成烤肉。

“我的乖乖呀!”副連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麽一種情況那簡直就是喪屍有了智商的情況啊,這麽一種情況還需要多言語什麽?喪屍,太可怕太恐怖了。首先這個情況要記錄下來要上報上去,隨即,大家都是人類,為何不幫人類?

“排長,記錄下來喪屍已經擁有了一定的智商並且有著聚集起來的跡象。不管今日的事情會發展到什麽地步,我們三個人之中你必須要將情報送回去。李軍,巴祖卡架起來對準三兩大巴車……”連長還沒有說完,李軍頓時叫嚷了起來:“連長,我懷疑車中並不是喪屍反而是喪屍要狩獵的人類,是否可以確定以後再開槍。”

李軍質疑對方的決定。他現在屬於是少尉見習排長,與連長之間還隔著整整一層,但是這並不妨礙要是連長的命令有問題的話,他絕對是會拒絕執行的。看見幸存者人類不救援反倒而是殺害這是他絕對不可容忍的,這與他進入到軍隊之中也是背道而馳的。

“我說讓你對準車子前麵的電線杆來上一發,榜三輛車子打開一條道路。”連長道。

“這樣子的命令我執行!”說完,李軍頓時就是將巴祖卡展開,這是個折疊的高等貨。隨即他從背包之中拿了出來一枚火箭彈,裝上然後校準以後毅然決然扣動了扳機。隻聽嗖地一聲,火焰彈被點火激射了出去。

革勇帶著喪屍大軍正在追擊之中,一切都在預料之中非常之順利。他仿佛已經是看見了自己帶著這麽百八十個人回去邀功的情景。對方覺得逃脫掉了他是麽?那對方大錯特錯了。總共有三條道,三條道上他都構建了伏擊點。一條道上第一層是電線杆,第二層是大磚塊,一條路上第二層是汽油,一條路上第二層是炸彈。大磚塊的哪一條路若是對方選擇了,那肯定是百分之百逼停,兵不血刃就可以解決戰鬥,這是再好不過的了。炸彈,憑借著車子的防撞擊能力,應該可以將車中之人給震死但是人還能夠保全。要是對方選擇汽油的話那就麻煩了,被烤熟,不好吃。被熏死倒是還不錯。關鍵是,熏死不熏死不重要,那汽油肯定會將大家給烤死,隻看最後的程度而已。

現在,鄭小天等人恰巧那是選擇了汽油這一條路,革勇有點心情不是怎麽好。怎麽,怎麽就選擇了這一條最不應該選擇的路呢?煩躁!

轟!

一聲巨響處在了三輛車的前方想起,爆炸而衝擊的電線杆頓時變成了碎石,這一顆一顆的碎石頓時彈射在了汽油桶之上。這一條道頓時被掃開,並且,汽油也頓時潑在了路邊。

實話說,這一聲爆炸的時候鄭小天嚇了一跳,順便那也是將絕望地心給嚇沒了。本來都已經是做好準備撞上去了,他還認為那是一桶一桶防衝撞的純淨水。但是現在撒了以後那濃重的汽油味頓時傳入到了他的鼻孔,他心中一陣後怕啊。想想這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而惶惶不可終日。這周邊一枚一枚喪屍手上的打火機可不是吃素的,到時候一旦是點燃,去呀,那簡直了都。

“展江,打火機!”鄭小天伸出了手!

展江將打火機遞給到了鄭小天的手心之中。

“停車!”鄭小天大喝。

嘎吱一聲,三輛車同一時間停了下來,這個命令直接傳達在了每一輛車之中。

革勇在後麵追擊,前方那爆炸的聲音他判斷為了撞擊,現在車子竟然是順利的停了下來,他這心情頓時美到爆啊。他心說了,不幸之中的萬幸,還好是神貓事情都沒有啊。不錯,不錯,相當之不錯的一種樣子。

吼……

革勇大喝一聲就帶著自己的喪屍大軍迎了上去。

車中!

“展江,這個打火機對你有沒有什麽紀念意義。”鄭小天打開蓋子,點燃了打火機。

“你要喜歡你拿去,我身上不說百八十個,但起碼二三十個還是有的。”展江擺手。他心說了,這還是三環沒有收索徹底的情況之下,二環呢,一環呢?市中心呢?整個北省整個天朝呢?打火機多了去了,不在乎這一個。

“行!”鄭小天打開車窗隨手就將打火機丟了出去。對方想要暗算他是麽?那麽他就隻好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了。對方,簡直就是太過分了。

嗖!

砰!

嘩啦啦!

大火頓時在街道的兩邊燃燒了起來,第一時間,順著汽油就朝著後麵追擊的革勇蔓延了過去。

吼……

革勇大吼一聲,不管撤的出來還是撤不出來,這些那都不重要。現在,最最重要的那是撤。這一刻,這到底是個什麽樣子的情況那完全就是讓革勇都沒有想明白。怎麽算計對方的大火算計到了自己的大軍身上?現在已經是有了超過二百的喪屍大軍染上了火焰。

吼……

隨著革勇再一次的一聲大吼,距離火焰最近的喪屍主動地衝撞了上去。二三十個喪屍的犧牲被其餘喪屍贏來了拉開距離的機會,總算火焰的蔓延被徹底的卡死在了這二三十個喪屍的身上。但是,此刻三兩改裝車已經是重新啟動而離去了。

鄭小天等人的的確確是踏上了回城,隻是這麽一個耽誤的功夫在這車頂之上到來了兩位男子,一位是神秘連長一位是李軍。兩人憑借著繩槍輕鬆的構建了出來一條繩道從天而降隨即翻身一躍到了車頂之上。

繩槍?是的,在速度與激情之中出現過。槍口就是一個紐幣的鐵鉤,隨著槍身那強大的衝擊力而將鐵鉤激射出去,鐵鉤的後麵有著繩子。鐵鉤鑽入到地底,繩道構建而成,隨即利用專業設備三兩下就滑落下來。

連長必須要搞清楚自己救的是哪個部隊的,他從望遠鏡之中看見了對方那一水的軍裝。但是,在聯絡分布之中似乎並沒有這麽一支。末日初期很是混亂,部隊失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上尉尋摸著直接勾搭上。

軍隊麵臨末日這麽長時間,兩個派係之間的爭論差不多要結束了。一個派係的重點就是,幸存者為據點,安全的大前提之下生存下去,並且這樣子也可以吸引喪屍大軍的火力,他們的科研部也可以研究大殺傷性的武器或者是喪屍解藥。另外一個派係的爭論就是武裝結合在一起,構建一個最大的幸存者基地,動用所有的武裝來守護。可以以市省乃至於是國為單位。不過先從市做起,市穩定了那就所有邊鄰市轉移到省會,省會穩定了那就所有省會轉移到中南海,將所有地方放棄,隻留下中南海這麽一個防備森嚴到了固若金湯的地方。

連長不管最後到底是根據哪一個派係的方針來,那現在聯係上這個落單的連隊都是重點之重的重點。情報也必須是要送出去,所以中尉排長目前已經安全離開。

安全麽?也不盡然吧。中尉企圖回到指揮部的路上可是遭受到了革新大軍的伏擊,一個人那自然不可能是對手。最後的結局顯然意見,那可是喪屍的行軍逼供手段,那可是將所有所知道的情況都不得已的盡數道了出來。甚至於,那還變成了喪屍大軍的奸細,當然,這些都是後話目前不表。

此刻,鄭小天等人正在距離著一號幸存者基地越來越近。這麽一個時候,兩道身形已經是從最後一排的窗戶進入到了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