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A大隊集體求打賞

“艾瑪,鬧鬼了!”一枚男子驚叫出聲。。しw0。

刷刷刷,一道一道的身形扭轉過頭朝著身後看來。

刷刷刷,一道一道的身形頓時就將衝鋒槍抄到了手心之中,槍口對準了車尾。

車中有三個人點了點頭,車頭鄭小天,車位倆軍官。他們的點頭那是對於這些戰士素質的一種認可。

鄭小天沒有想到的是,才一天時間不到的磨合這些幸存者已經是有點戰士的意思在其中了。看來,幸存者果然是第一後備的戰士人選。當然,他所想的幸存者那是在外麵廝殺幸存下來的幸存者而絕對不是什麽被養著的米蟲。

連長和李軍相互看了一眼,眼前這些家夥的素質是專業的。這一批那簡直就是專業的軍人。所以在身份之上已經是沒有什麽好遲疑的了。

“你們是誰?”啊壯站了出來,他左手一把八一杠,右手一把八一杠。他一個人就有著兩個人的活力,子彈已經滿膛。這要是扣動扳機一梭子下去,那子彈對於眼前的兩個鬼鬼祟祟的家夥而言是致命的。

連長抓住了自己的披風衣領處,用力一拽。隻聽刷地一聲,披風被拽了起來。黑色的軍裝顯現在了大家的麵前。神秘,洋氣,一看就材質不凡的感覺。隻是對方身上也就隻是一個上尉軍銜而已,啊壯也是上尉軍銜,換言之他跟的對方之間是平級,完全不用有著低人一等的感覺。但是,不知道為什麽感受到對方的氣勢就是覺得自己低人一等的樣子。

“想必我的一身軍裝你們已經是知道了我的身份,不錯,我就是……”連長剛剛說到此,啊壯插嘴道:“你誰啊?完全不認識你啊。”

“我勒個去,這衣服不認識?”連長左手扯著右手的袖子問道。

“各種不認識。”啊壯點頭。他有一點那是在此刻十分之確定,對方那一刻迫切的裝幣之心簡直就是跟鄭小天這個家夥一毛一樣的。無時不刻,那就不是在找著機會裝。不就是衣服黑一點點,看著材質好一點點麽?有什麽好嘚瑟的呢,真的是!

“好吧,你們都贏了。我尼瑪是a大隊的。”連長沒好氣道。

“很紐幣麽?”啊壯看著連長。

連長一個不穩那都差一點摔倒在地了。對方竟然是不知道a大隊?對方真的是不知道a大隊。艾瑪,艾瑪對方不知道a大隊啊。他感覺自己簡直就是遇到了外星人的節奏啊。一個軍人不知道就有點唐突了,一個軍官不知道a大隊還能是軍官?

天朝大軍有著最為神秘的二十六字母大隊。abcdefg一直到z。這二十六個大隊是戰士,是軍官的天堂。在這裏,一切那都是最好的。衣服,襪子,裝備等等,隻要是眼睛可以看得見,全部都是最好的。

駐紮在三鎮市的就是a大隊,畢竟這裏是省會需要第一優先保全,所以,三鎮市之外的喪屍大軍才沒有成功的湧入進來。不管三鎮市的局麵是如何,起碼處在了一種固若金湯的狀態之中。要不然外圍喪屍一點湧入,那個時候喪屍填充城市,那就真的是噩夢了。

“我不想跟你說話,找個能夠正常說話的出來跟我交流。”連長擺手,他已經處在了暴走的邊緣。對方不知道a大隊那是對他的一種傷害,這一支大隊之中擔任副連長那是他的驕傲啊。對方那簡直就是一隻帶著屎粑粑的手左右開弓連續的打著自己的臉啊。

“既然你覺得他的資格不夠的話,那麽,我來跟你對話。”一枚美男子從大家退讓開來的一條道路之中走了出來,他緩緩而來到了啊壯的身邊。

不知不覺之中鄭小天已經是成長到了第一大佬的地步,哪怕是啊壯也唯他馬首是瞻的樣子。當然,還是有兩個人不服,一個是深深迷戀阿穎的林誌,一個是一直不服氣的譚喆。

“艾瑪,小天子!”李軍一個箭步就朝著鄭小天激射而去。

“不許動!”大家齊刷刷拉了一下槍栓,槍口頓時對準了李軍。就現在所表明出來的一種姿態,但凡對方有一點動靜他們頓時開槍不含糊。李軍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處在了原地,一動不動而一下。

李軍心中暗暗點頭,這才一段時間不見而已,但是鄭小天所處在的這麽一個連隊真的是很護著他啊。哪怕是對方在a大隊之中,自己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想要護著對方但是沒實力。a大隊的確是很團結,前提你也得是融入到其中才行啊。對方若是不能夠讓大家所認同,最後的結局就是在後方搬搬糧食養養豬,混混日子過了一天是一天。但是,看看對方現在的生活那真的是很滋潤的說,滋潤到讓他都有點羨慕嫉妒恨了。

“你誰啊。”鄭小天看著深淺小兩米身穿著一身黑衣猶如是曉組織一員的男子。對方的身上所營造出來的一種氛圍的確是讓他有著熟悉的感覺,但是,這不是他可以允許對方到自己麵前來的理由。要是對方有什麽法寶可以故意營造出來這麽一種氣氛呢?自己真的是將對方放了過來那就是自己的末日啊。

刷!

李軍右手抓住了衣領用力一扯,風衣被撤了下來。

“我去,是你小子啊。”鄭小天主動地來到了李軍的麵前,隨即右手攥緊成拳打了對方的胸口一下。十多萬字不見麵了,這種感覺真的是恍如隔世。四個人惺惺相惜的那麽一種日子仿佛是在昨天。胖子,變喪屍了,周紫月也沒有一點點的蹤跡,眼前的家夥自從是被軍隊帶走了以後,也沒有一個消息。他,已經成功的融合好多個幸存者小隊,他現在身邊有戰士一百加,他現在裝備精良,他現在還有擋板厚實的武裝車,他現在還投靠了一號幸存者基地,但是,自給自足不成問題,他現在更是控製了喪屍大軍在暗處搞一些小動作,他現在……

“我當時找你來著,但是沒找到。”李軍道:“名額都談下來了,你可以跟著我走。”

“額……”這個問題鄭小天無法回答。要是在自己的百人幸存者連隊和對方的特種部隊小嘍囉之中選擇的話,他肯定是選擇前者。但是就這,他都不會選而是準備一個人離開。早要是跟他說這個,那真的是巴不得,夢寐以求,現在……

“李軍,問問現在這到底是個什麽樣子的局麵,如何一般的行情。”連長道。

“對的,你現在這是個什麽情況?是哪一支連隊吸收了你?這個問題很重要。”李軍看著鄭小天。

“這?”鄭小天指著自己的身後道:“這是我構建出來的幸存者第二大隊,屬於三鎮市區長手諭之下合法完成,**大隊。”

鄭小天說著就從身上將手諭拿了出來遞給了李軍。

李軍看了兩眼之後遞給了連長。

連長看了兩眼之後,摸了摸下巴道:“少年郎,你生存在這個社會之上那就得是被潛規則。說著好聽你這是根據一號幸存者基地長官的指令自己構建的第二大隊,但是你使用的裝備等等都是我軍方的,你屬於她也屬於我們。”

“幾個意思?”鄭小天雙眼眯成了一條縫。

“談點別的!”連長將紙條子還給了鄭小天,道:“一號幸存者基地本身就有武裝,還有隱晦的武器,反倒而你辦成功了這個事情是功臣也是一個不安定因素。人家那恐怕找到機會就會將你吞的連骨頭都不剩了。你要不相信,可嚐試一下。”

鄭小天歎氣一口,人怕的不是外來物種而是內戰。喪屍和人類屬於內戰,喪屍和喪屍屬於內戰,人類和人類還是屬於內戰。第二大隊歸他**統轄,現在聽對方一說他也想到區長可能不會太放心,畢竟他不是對方的人,放任他做大反倒而讓區長心有不安。那要是將他給收拾將一百來人給收了,那對於區長而言百利而無一害。

鄭小天還尋摸著將大家送回去以後就走來著,現在一看,這還能夠走麽?

“我倒是有一個想法。”連長覺得火候差不多了,開口道。

“願聞其詳。”鄭小天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如果你掛靠到我a大隊附屬小隊的名下執行著保護一號幸存者基地的使命,那麽誰要是想動你真的是要考慮一下了。”連長一笑。

連長還是想要將這麽一支武裝起來有著作戰力量的半吊子連隊給收了。軍隊是如何來的?訓練戰士而來。這些幸存者得到了生活的訓練,拿起槍械都是最好的戰士。這比新兵蛋子強多了。隻要是回去報備一下,這對a大隊也是百利而無一害,上麵隻會電頭yes不會搖頭no。所以,哪怕是提前代替上峰答應了又有什麽關係?無所謂啊。

“這……”鄭小天需要好好的想想,好好的考慮考慮這件事情的可行性。

“反正還有一段路程,想好再答應我。”連長表現了出來自己那無所謂的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