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準備就緒求打賞

三鎮市三環之中,有著這麽一道身形正在高樓之上快速前行。本文由 。。 首發他背負著兩個石塊猶如是玩似的一般輕鬆,這麽一種扮相是幹哈玩意呢?

為了追求與直徑距離最短,當兩棟樓之間沒有任何牽連的時候他會放下一塊石頭,然後將另外一塊石頭拋飛出去。如果隻是一塊可以被普通人所拋飛掉的石頭,想必那是紐幣不到那裏去。關鍵是兩塊石頭之間的繩索所構建的通道完全可以承受他滑行的重量。

可想而知這石頭得有多重?也可想而知這一枚男子的力度能夠有著多麽的驚人。隨後,到站了男子不忘一拽繩子將石頭給拽回來,隨即背著繼續上路。這是他自己特有的能力,要不是此刻十萬火急他絕對不會使用。利用如此一般猶如是作弊一般的手段,男子眨眼之間就到了沿江之處,算直線距離的話,也就一兩百米,並且,這一兩百米之間的樓層都是有繩索設定的,完全不需要他作弊。

砰,砰!

男子雙腿落下到了樓頂之上,隻聽砰的一聲巨響,他的小腹之處突然之間遭受到了恐怖的衝擊。整個人身形猶如是不受到控製一般的朝著後方倒飛而去,這麽一種感覺真的是ri了狗了。

砰!

男子衝擊在了樓頂的護牆之上,隨即緩緩而滑落了下來。這一擊還不至於是將他幹掉,但是五髒六腑受到了如此一般的衝擊真的是一點都不好過的樣子。

“臥槽!”男子雙眼眯成了一條縫看著前方五米出,這尼瑪不是喪屍是什麽?臉上左右兩邊加起來超過四道傷口,肉都是翻著的也完全沒有疼的覺悟。頭發已經是被鮮血染成了暗紅色,嘴巴之中猶如是剛剛進食過人類的屍體一般還有鮮血,還有毛發,身上整體洋溢出來的氣場那就是屍氣。

男子雙腿用力支撐著自己緩緩站起身來。這麽一個舉動還是他貼著牆才勉強做到的,由此可見,他此刻那的的確確好過不起來的說。

“你知道你最錯的地方是哪裏麽?”喪屍指著男子。

“見鬼了吧,喪屍能說話?”這一刻,中尉排長異常的震驚。對方所展現出來的這一切徹底的顛覆了他的人生觀啊。要是結合現在的情況來看的話,喪屍不單單是有了智商,並且還有了單兵作戰力,並且還有了交流的能力。這情況一定要上報啊。

“能說話沒有什麽好奇怪的!”喪屍搖了搖頭,邁步朝著中尉排長走了過去。

“去你大爺的!”中尉一把就將身後的石頭拿到了眼前,並且順勢就朝著對方倫了過去。石頭猶如是從天而降的一顆流星一般嗖的朝著對方席卷而去。

本來這是中尉用來行軍的東西,此刻被他用來攻擊。這石頭看似那是石頭,但其實,這個材質壓根不是石頭來的。要不然一次一次的投擲和碰撞還不壞?還能夠持續到現在?

中尉很滿意現在對方的表情,很明顯,哪怕對方是一個會說話的喪屍那腦子也絕對是硬傷。完全不靈動,壓根就是沒有反應過來他會展開如此一般突然之間的襲擊。從而,對方這是愣神在了當場不知所雲的一種姿態。

石頭暗器很是順利的來到了喪屍的麵前。

喪屍從容的伸出雙臂,這一刻的舉動很明顯是準備利用雙臂來抵擋這一顆石頭。

中尉搖頭,喪屍的手臂還沒有人的手臂來的結實,這可能麽?最後肯定是手臂被砸斷,並且身體都得是被砸出來一個大窟窿,直接散架了個幣的。

砰!

石頭衝擊在了喪屍的雙臂之上。這一刻這一雙手臂猶如是鈦合金的材質所製造而成的一般,完全沒有一絲絲的任何事情。這一刻中尉震驚的長大了嘴巴,整個人愣神在了原地之處。這怎麽可能?這是不可能,但是這的確發生了。

“你小子力道還不錯,我挺喜歡的。如果將你變成喪屍的話那應該是我最為得利的下屬!”喪屍說完的瞬間右腳邁步而出,當這右腳踩在了地上的時候突然之間爆發了出來恐怖無比的力道,他整個人嗖的一聲直接激射了出去。

兩秒鍾,一秒鍾,不,或者可以說隻是在一瞬間而已。喪屍出現在了中尉的麵前,並且這一刻的時候他那喪屍的右臂已經死死的卡住了中尉的脖子,甚至於他的牙齒都已經是貼著在了中尉的脖子之上。這一個組合動作加起來也隻是在一瞬間完成而已。

中尉絕望了,要說喪屍都可以紐幣到這麽一種程度那真的是逼迫著軍隊朝著自己的國度發射導彈了,恐怕也就隻有導彈,也就隻有毀滅性的的打擊才能將喪屍給滅掉吧。

“老四!”嬌柔無比的聲音傳入到了中尉的耳朵裏麵,很明顯這不是在叫他。哪怕他是個豬腦子也能夠知道對方所叫的是掌握了他生殺大權的喪屍。

中尉朝著前方看去,他看見了一道俏麗的身形。對方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一道清風一般,那柔順的頭發,那潔白的皮膚,那深不可測的不可描述的地帶,還有那整體清新不已的感覺。這尼瑪哪裏跟喪屍有一絲絲的相似之處了?

中尉心中一沉,很明顯對方是喪屍,而喪屍若是可以長得跟人類沒有區別了,那這喪屍的威脅力簡直就是太大了。隨時她可以混入到人類的陣營之中打探她所需要的任何情報,甚至於,隨時她也可以暗殺她想要暗殺的任何人。

人類真的是還有希望麽?這個問題中尉給自己的答案是否定的。就從目前展現出來的情況之上來看的話人類無望。

“三姐。”革力看著眼前的女生,他清楚無比的知道別看對方柔弱猶如是一枚小女子惹人憐愛,那真的是下起手來何其毒也。哪怕是二哥那恐怕都有點膽寒對方。

“這個人對於老大而言或許還有大用,所以你若是方便的話還是不要將他給汙染了。被你給感染頂多就是個中等喪屍而已,又有何用?”革靈前麵隻是提議,後麵那就完全是不好好說話的諷刺了。

但饒是革靈這麽一種態度革力也沒有這麽一種魄力來翻臉,由此可見革靈在喪屍王這一級別之中的威能了。

“三姐你怎麽說怎麽辦唄,小弟聽從三姐安排就ok了。”革力一笑。

中尉被俘虜了,還是被喪屍王給俘虜了,可想而知這麽一種待遇那是好不到哪裏去了。

此刻,鄭小天等人也回到了營地之中。不過他倒是沒有急著回去,反倒而是將多餘出來的吃的呀,裝備什麽的整理在了二道防線之中。有了東西以後,有了他的規劃以後,本來隻是ktv一條街而已,現在真的是變成了二號防線。

樓頂之上四個火力點八個人輪班守護。一天二十四個人上班,上一天可以休息三天,從而達到精神狀態最佳,監控全麵。一旦是發現什麽的話,四個主攻四個輔助絕對是夠人喝一壺的。相聚一百米的頂樓之處構建一個遠程製高點,四個人上班,隨便對方安排,反正就是不下來了。食物,管夠,子彈管夠,監控到狙擊一樣不落。

上班指示休班的人就變成了機動力量,平時的時候槍械不離身,子彈放在隨處可取的地方,除了這麽一種要求可以遵從以外那就真的是愛幹什麽幹什麽。想打麻將,可以,想聊天唱歌幹什麽都可以,有一點,不能脅迫隻能你情我願。

“行家!”連長看著鄭小天安排好了一切之後衝其豎起了大拇指。

“不要這麽的誇獎我,這樣我會傲嬌的。我隻是比較想的遠一點,深一點而已。”鄭小天道。

鄭小天要防備的就是距離最近的革新和革覺,前者已經見識過,出手之毅然決然讓人無法不防,後者更絕,到現在連個影子都沒有出現過。但是,他從來不會認為對方是弱者,反倒而他認為對方是毒蛇。要麽不出現,出現就是一口咬下來完全不鬆口直至你斷氣為止。

“現在是不是應該上區長那邊去裝裝幣宣誓一下你的主權了?”連長看著鄭小天。

“要是沒有你的提醒以及後續操作,我會去,不過想想的話,裝幣是裝了,隻是裝完了以後人生都沒有了保障和希望。現在既然是上保險了那就更是應該過去聊聊天了,要不然,區長會感受不到她的存在的。”鄭小天一笑。

鄭小天很是希望看見區長長大嘴巴拿他無可奈何地樣子,那個時候應該會是很精彩的吧?

首先,鄭小天會告訴區長他已經是順利的完成了任務,現在第二大隊構建完畢,武裝力量不弱於第一大隊。其次,他會告訴對方自己已經被編入到了a大隊。那個時候,區長絕對是捶胸頓足,悔恨不已,那個時候肯定非常之精彩。

“你這心眼子很多,心也特別的黑。”連長搖了搖頭,隨即一笑道:“不過我喜歡。不刺頭的兵也沒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