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監控室!

“是他?”隊長看著監控視頻之上的鄭小天,心情很是複雜。因為此刻的這麽一個時候他已經看見了對方是身後的戰士,看不全麵有多少人,但是少說也有三十個以上,並且最為難得的那就是每一個人都是裝備精良武裝到了牙齒。除了八一杠沒有他們先進之外,其餘的匕首,避彈衣等等沒有任何的區別。

“隊長,放進來麽?”副隊長看著隊長問道。

副隊長和隊長,這倆人都是在鄭小天的手上吃過虧的。特別是副隊長,到現在想起來鄭小天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而惶惶不可終日。因為鄭小天的原因所以他直接就是有心魔了。心魔,這是一個可怕的東西,一旦是存在的話,那真的是……

“放!”隊長點了點頭道:“現在我去找大姐頭談談,在這麽一個同仇敵愾的時候,已經是不能夠繼續的意氣用事了。”

隊長和區長之間一直隻是明麵上的配合,但是私下也是不很愉快。隻因為,區長掌管著人口,隊長掌管著武裝,誰也不服誰,誰也不願意被誰給牽著走。每一次隊長有戰損,子彈兵器什麽的,那就不用談了,區長絕對沒有。人口什麽的,區長那也是有著各種各樣的方式拖拖拉拉,磨磨唧唧,能夠拖一個月絕對不拖二十九天。

隊長和區長逐漸的發展到方針不同,派係不同,水火不相容。但是,大家都是第一批進入到了這裏的幸存者。現在出現在兩個人麵前的鄭小天,那跟入侵者又有什麽區別?入侵者來了,所以隊長和區長反而有著和解的趨勢。

現在是晚飯時間,區長正在食堂這邊親自派發食物。區長可以跟隊長玩心眼,可以很強勢,可以高高在上,但是當她麵對於自己的子民之時頓時變得及其親民的樣子。有什麽力所能及看見的事情都是第一時間當即就做,沒有絲毫的拖遝和不滿。

大家為有著這麽一個區長而覺得心滿意足。

隊長來到了區長的身邊,站定身形。

“什麽事!”區長一邊將一罐八寶粥遞了出去給了一位幸存者,一邊開口問道。

“有點事情。”隊長道。

“小張,來幫我頂一下!”區長知道,若是對方不直接說反而這麽的跟自己說話的話,那就真的是說明有點事情,絕對是幸存者最好不要聽見的事情。

明麵之上,區長和隊長還是很和諧的,私下的那些個事情也僅僅局限於私下。應該有的禮數兩個人都會做足,明爭不存在暗鬥很激烈的這麽一種操作模式。

角落,區長看著隊長問道:“有事?我看你神色很是凝重的樣子,應該是有著讓你非常之煩心的事情煩心不已了吧。”

“第二大隊回來了。”隊長道。

“好事呀。折損了多少人?”區長問道。她是嘴巴上這麽問,心中那是巴不得對方能夠吸收那麽三五七八個,在對方這超強戰鬥數值完全生存能力的熏陶之下,一二十個人的戰鬥力絕對不弱於三五十個人,這將會是對隊長最大的威脅。

隻要是可以威脅到隊長,那麽區長還是願意的。能夠給對方帶去一點點的不痛快,那麽她將會是非常之痛快。是的,她就是這麽一種心態。

“他帶了人回來。”隊長道。

“保護大家,為國為民,不錯呀。”區長道。

“大概二三十人的樣子。”隊長說到此,區長的眼神之中已經有著一絲絲的動容了。要說是帶回來二三十人,那性質就不一樣了。

此刻,一位身穿著保安服裝的男子來到了隊長的身邊,他貼著隊長的耳朵耳語著。

“你們兩個當著我的麵前偷偷摸摸,親親我我,這樣子真的是好麽?有木有將我給放在眼裏?是否將我放在了心上?你們這是要怎樣,要如何?要幹什麽?”區長不開桑了。

“在剛才的人數基礎之上大概要翻一倍,並且他們已經來了。”隊長指著區長的身後,他已經是將下屬匯報上來的情況告訴了對方。要說是來了五六十人,這麽一份招攬的能力那真的是很恐怖了,多讓對方出去兩次那還了得?自己的保安大隊都危險了,外帶對方本身就是一個入侵者,到時候取而代之與自己,取而代之與區長也是不無可能性的事情啊。

區長瞪大了雙眼,帶著驚愕不已的表情扭轉頭朝著身後看去。

鄭小天的到來很順利,一路之上也沒有誰是跟他要過不去啥啥啥的。

不過,隨便想想以後鄭小天就釋懷了。為什麽要跟他過不去?他幫大家找了多少食物,他還帶著區長的命令出去組件第二大隊,本來心中構想是二三十個人,但是現在拉了回來一百加的人,第二防線都構建好了,這裏真的是固若金湯啊。外帶他還屬於a大隊附屬部門,要是軍隊有個什麽指令也可以根據衛星電話傳達到這裏來,對於這裏的幸存者而言那也是好事啊。軍隊讓你撤,當然有提供掩護啊。你要是自己撤,出去也得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現在,鄭小天那可真的是精神抖擻了都。感覺整個人已經是在第二大隊混的風生水起不一般了的一種樣子。特別是有了軍隊的這麽一張底牌以後,生命都得到了安全的保障,單純是想想那就是前途一片光明啊。

“你是不是有什麽想法。”區長扭轉回頭看著隊長問道。

“名正言順的剝奪他的兵權。”隊長提議。

有些事情隊長那是不能夠幹的,但是,區長可以啊。隊長雖然說是可以仗著自己有個保安隊跟區長過不去,但是,他並不能夠名正言順的奪取兵權。而,經曆過了這一次以後,起碼區長可以明白一個道理,他是站定在對方那一邊的,大家是可以合作的。並且,奪取了兵權要是不交給自己,對方那也鎮不住這些血氣方剛的漢子。結果,顯而易見。

隊長那一路之上都已經是盤算好了應對的方式和方法,要不然他會輕易的出現?他會輕易的到來?到來,那當然是有底氣有原因的了。

“幹了!你給我撐腰!”區長道。

“早就布置好了,一旦真的是對方反抗的話,不說這裏麵所有為您做主的幸存者,單純是我布置上的火力點那就可以造成絕對的壓製。”隊長一笑。

隊長,區長已經是密謀完成。兩個人對於這計劃那真的是達到了信誓旦旦的地步。兩個人相信,堅信這計劃絕對是會成功沒有懸念的事情。

鄭小天並不是來食堂吃飯,而是來找區長匯報戰果,也順便登記一下下。自己有多少人,什麽配備,什麽武器,什麽交通工具跟對方說一聲沒大錯。

鄭小天正要惆悵如何在上千人的食堂之中找到區長的時候,對方已經是朝著他靠近了過來。看這麽一種架勢,對方那也是要找他呢。

“第二大隊大隊長鄭小天,歡迎回歸。”區長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伸出手頓時就與其握手到了一起。

雖然區長嘴巴之上說的是歡迎回歸,但是,鄭小天所感覺到的氛圍感簡直就是鴻門宴啊。大家雖然是正常的吃著東西,但是,總有著這麽一票那是有的沒的非要是朝著他這邊看幾眼,感覺時刻戒備的樣子一般。

鄭小天意識到,尼瑪自己一回來就被盯上了。對方真的是準備在第一時間動手的節奏啊。還好自己是帶著a大隊的副連長和少尉戰士一起回來的,要不然,口說無憑的事情自己那真的是徹底危險了。

“這一次帶回來了多少人呀。”區長看著鄭小天問道。

“不多,一百多那麽幾個!”鄭小天如實道。

區長震驚,以為那是五六十,眼前大概也就是個五六十的樣子。但是竟然有一百外帶還能多幾個?那人呢?明顯不在這裏啊。

“以ktv一條街為中心我構建了第二道防線,二樓之上八位戰士一天三班,遠處製高點一處留下四人長期駐紮,半個月到一個月換防一次。上班的二十四人,樓頂的四人,外帶還留下了二十位戰士,所以隻是帶來了半數人馬。”鄭小天見區長有質疑,他就十分之好心的將人員下落都給匯報了一個清楚。

撕……區長還是倒吸一口涼氣。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第二道防線都給構建好了,那說明對方壓根不是剛剛回來,起碼回來也有半個小時之上。那就說明對方隻是半數裝備被扣在了這裏,還有半數在外麵,並且,肯定是找到了些許吃的隻是沒有帶過來一點點。

區長已經是從鄭小天身上看出來了逆流而上的決心,很明顯對方的一顆心跟自己並不是在一路的。既然對方將初一都給做了的話,那麽,哪怕是自己做十五又有什麽關係呢。

現在,區長已經是沒有了任何的心理負擔,現在,她已經是堅定了自己的信念,這個十五那還真的是做定了,誰來勸慰都沒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