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裝幣成功求點打賞

“根據一號幸存者基地的規矩,現在你需要將兵權‘交’給我。”區長衝著鄭小天一笑,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哪怕是個假笑你也不好意思打人家。

“兵權?”鄭小天知道對方打主意,但是沒有想到對方可以打的如此一般的不以為意,可以打得如此一般的清爽。那感覺簡直就是正在拿著屬於對方的東西一般,完全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艾瑪,這真的是……

“實在是規矩被定下了,沒辦法!”區長搖了搖頭,隨即指著身後的隊長道:“他隻要在基地之中,兵權就‘交’給我了。”

“是的,我兵權上‘交’了!”隊長點頭。

兵權?隊長的說辭而已。他是特種大隊出來的,自然清楚有兵權這麽一種東西。但是,現在他隻是在‘操’練護衛,隻是讓保安有了戰鬥的能力,那還畢竟不是軍隊,還沒有達到洗腦的地步。那麽,如何存在認物不認人的這麽一種說法?所以,兵權什麽的更是扯犢子的。不過,隊長也‘私’下的跟區長提議了,如果對方沒有兵權但是願意‘交’的話,那就告訴對方進來以後被她全權掌控,然後將對方的五十來人收入麾下,最後當然是劃分到他的第一大隊了。

“若是不願意呢?”連長站出身來。

“你又是哪根蔥?”區長看著連長。她尋‘摸’著自己都已經是成功了,在壓迫力,在講道理之上自己都將鄭小天‘逼’迫到了角落。這麽一個時候有著這麽一道身形冒了出來,這是讓自己殺掉一隻‘雞’給所有的猴子看是麽?

“特種大隊a大隊上尉副連長。”上尉說完頓時就從身上拿出來了一塊牌子,黑‘色’的,上麵寫著一個大大的a,下麵寫著一連副連長幾個字。這不單單是牌子,這更是兵權,這不單單是兵權,這更是身份證,這更是鑰匙,這更是補給領取卡,這更是通行證,這……

“這是個什麽東西?”區長指著上尉手心之中的牌子吞咽了一口口水,趕腳事情的發展有點出乎了自己的預料之外呢。這事情整的,艾瑪了都。

“艾瑪,忘記了,這個東西現在不屬於我了。”上尉將手心之中的牌子遞給了鄭小天,道:“從此以後,這就是你的兵權。你的部隊需要做到這樣子的一點,認你和認我的牌子。當我連長的牌子和你的牌子合二為一的時候,哪怕是讓部隊去死,哪怕是讓部隊解散,哪怕是讓部隊幹什麽都得無條件執行。我知道,現在你沒有‘操’練到這麽一種地步,沒有關係,我將李軍留下來給你當督軍,與你平級,從此以後幫你‘操’練部隊。”

上尉,部隊,是大尉。當他收編了一個連隊的時候,官升兩級都不嫌多,但是他在特種大隊這麽嚴格的地方,隻能提升一級。達到了大尉的地步,那麽上尉以下的官銜都可以被他‘私’下‘操’控,這是他的權力。

大尉這樣子的安排也是在保護鄭小天。這裏的情報必須是要有人匯報上去,讓李軍回去自己留下?那有點大材小用。自己回去,李軍留下可以‘操’練這隻連隊有隊魂。然後有著李軍這麽一個純正的a大隊戰士在,區長不敢有任何的心思。這樣子的話鄭小天也安全了。

“這就是我的了?”鄭小天拿著這麽一個副連長的牌子,上尉副連長,大尉也隻是連長。少校估計隻是副營長,中校也隻是個營長,上校是副團長,大校準少將也隻是一個團長。這就是特種大隊,人數可能不多,但是能夠存在的戰士是‘精’銳之中的‘精’銳,‘操’控這些戰士的軍官自然也是‘精’銳之中的‘精’銳,自己就變成了‘精’銳之一了?

“你小子竟然是眨眼之間跟我同級了,你真的是讓我羨慕嫉妒恨呢。”李軍搖了搖頭。他知道的,自己這麽一個督軍的條件就是升兩級到上尉。自己好不容易‘混’成了上尉,而鄭小天隻是因為團隊被看上被招安所以直接升級成為上尉,這區別……

“沒他的話你還得奮鬥一年。”此刻的大尉看著李軍道。

“你們是不是搞錯情況了?這裏可是我們的底盤。”大隊長衝著眼前的鄭小天等人抬起右手,打了一個響指。暗處一道一道領命的身形頓時抬起了早已準備好的衝鋒槍,這可不是八一杠那種會卡克的東西,這是九五。

大隊長的舉動那也是將區長給拉到了一條不歸路之上。反抗a大隊,反抗軍隊,既然事情已經開端的話,那就必須是要殺人滅口了。

刷,刷!感覺就是兩道風一般的吹過,隨即在區長和大隊長的脖子之上同時出現了一把冷冰冰的黑匕首。從刀柄到刀身全部都是通體黑‘色’,不,這是暗紅‘色’。這是被鮮血所染紅的暗紅‘色’,這匕首之上散發著濃重的血腥味。

“幹掉你們如此一般的容易,你們的埋伏簡直就是太差勁了。”大尉搖了搖頭,道:“哪怕是槍林彈雨,你信不信隻要我願意走,那會走的很輕鬆。如果我走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隨即撥打一個衛星電話將這裏的情報匯報上去,很有可能那是整個a大隊都來了。到時候你就是被a大隊正法然後基地被接管,或許你願意這樣?”大尉看著區長的雙眼。

大尉看到了崩潰,看到了絕望,看到了心理防線徹底的被打破。特種大隊,那不單單是暗殺的一把好手,那不單單是各種裝備各種武器‘操’作起來異常熟練的多麵手,那更是刑訊‘逼’供的高手。

大隊長想著大尉說到的情況,腦海一轉動就知道這存在可能‘性’超過千分之九百九十九,事情一旦真的是發展到這麽一種地步,作為始作俑者的自己那也一樣會倒黴遭殃。跑,跑到喪屍陣營去?在能夠存在人類的地方你就不可能躲避過去特種大隊的追殺,最後隻能跑到喪屍大軍的腹地,隻能改弦易轍‘混’喪屍這麽一個有前途的職業去。

“我不是一個儈子手,我沾染鮮血雖然是同類,但也是變異了的。”大尉衝著區長說完,隨即扭轉頭看著李軍道:“放下刀,別嚇著人家。反正我們a大隊的章程已經說出來了,他們聽,還則罷了,a大隊保護他們安全,他們不聽,不傷害我們a大隊成員那麽我們撤離,若是還企圖戰鬥,嗬嗬我保證他們想死都是一份奢侈。”

“這位連長!”區長戰戰巍巍的衝著大尉道:“其實我沒有……”“不用跟我廢話!”大尉右手抬起打斷對方,繼續道:“現在你就說需要不需要你們的第二大隊,我們的第一聯隊來保護,你需要,我們將保護繼續下去,你不需要就打開‘門’讓我們離開就是,放心,我懶得跟你計較這些旁的,主要是你實在是太好殺了。”

有著看不起對方的意思,那言語,那表情,那一切所表現出來的感覺簡直就不將對方當做是一回事。太好殺了,的確。不說是‘激’‘射’過來近身隔斷對方的喉嚨,哪怕是相隔百米沒有槍,飛刀也能刺穿對方的眉心。

“我們需要保護!”區長道。

在需要和不需要的選擇題之下區長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前者,她現在所擁有的特種大隊曾戰士所帶出來的半吊子和純正的特種大隊服役大隊比較起來,很好選擇啊。也不說是將自己現有的武裝力量給放棄,而是在這麽一道防線的外麵增加一道防線,這不要那是自己傻啊。

“我還以為你會選擇不要呢,我還以為可以帶著大家回老窩呢,看來,我想多了。”大尉搖了搖頭,他不再在乎區長的言語轉身回到了鄭小天的麵前,他看著對方道:“這個連隊我‘交’給你和李軍了,你們兩個不要讓我失望。布置完了這一切我也該回去了,下一次我會將裝備帶來,將你們這些個破銅爛鐵徹底換掉。”

破銅爛鐵……鄭小天沒說什麽,八一杠比起來手無寸鐵的幸存者人類而言,那是先進的,那是殺傷力巨大的,那是十分之好用的。要是裝備一個連跟現有軍隊的一個普通連打起來,甚至於勝負輸贏還是一個未知數。但是,特種部隊出來的東西那絕對是不一樣的,那是代表著國力巔峰水準啊。這一比較,的確那是破銅爛鐵。

大尉安排好了這些以後也就走了,現在他相信鄭小天會安全起來了。

鄭小天本身目的也就是來裝裝幣,很是成功之後也離開了。

區長和大隊長兩人這時鬱悶不已,本來已經是想好了收入囊中,最後出變故,沒關係,他們甚至於想好了殺人滅口以及越貨,沒曾想這兩個特種兵身形如風,攻擊鬼魅,讓人防不勝防啊。更是沒有想到人家有衛星電話這麽高級的東西,人家不計較已經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對於兩人而言那就是眼前有著一塊十分之巨大的蛋糕隻能看不能吃,口水都已經是流下來了。這麽一種感覺,真的是一點都不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