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董卦入駐三環

夜!

對於大家而言鄭小天是在睡覺,但其實,他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樂︾文︾小︾說|

革妖駐地,一棟大樓的負二層,鄭小天睜開了眼睛。為什麽是負二層呢?負一樓那是停車庫,也算是個防空洞,負二樓是地基,防空洞之中的防空洞。這紮實的防禦力連導彈都不怕!

鄭小天身處在喪屍大軍的包圍之中自然不是很害怕幸存者呀,特種大隊呀什麽的。但是,他怕子彈,怕導彈。好不容易將一具屍體給用習慣了,那還願意一天到晚換屍體玩?每一次附身都是一個全新的自己,這樣子有意思?

“醒了!”桑依知道鄭小天到了夜晚就過來,差不多每天都是這個時間段,所以倒是沒有什麽好稀奇。反倒而,每一次她都是提前半個小時就守在鄭小天的身邊,等待著他隨時醒來。

但凡是被鄭小天種了記號的,那就知道鄭小天的秘密。但是,他們都有著一個原則那就是幫助他守口如瓶,這個事情那是會爛在肚子裏麵絕對不說出去。

“老大白天裝幣爽不?”桑爾笑看著鄭小天。

“白天的事情跟你也有關係?”鄭小天歪著頭看著桑爾。

“那可不就是我操作的麽。”桑爾一笑。

桑爾是一枚靈動的男子,近身作戰數值可能不如桑傘,但是不妨礙紙上談兵的能力強,花樣多。並且也不是喪屍大軍這種不要命的打法,他幫助鄭小天好過於桑傘下刀子。要是桑傘來操作的話,那次次都是弄死別人自己也得是重傷。作為喪屍當然是不在乎這些,但是,鄭小天這個人類就得是完犢子。所以,白天的戰鬥出手的是桑爾,但是這個事情大家都清楚地知道。

“趕腳現在都有點不一樣了。”鄭小天道。

“您在收了我們的同時也在被我們一點一點的感染,筋脈,氣息,身體儲存能量等等。所以不一樣反倒而是正常的,要是您一直都是那麽的弱小下去,還能夠鎮得住我們麽?”桑傘道。

“言歸正傳,少扯犢子。我現在刀被革新的虎將弄壞了,這個幣一身猶如是鋼鐵一般,刀槍不入水潑不進的感覺。”鄭小天道。

“革勇,革新的將領之中力大無窮的這麽一個角色。他的力氣到底有多大,誰也不知道,跟他正麵交鋒的喪屍或者人類都無法再一次的將消息給帶出來。身上的銅皮鐵骨簡直就跟千年的僵屍一般,很難攻破。不好對付的家夥!”桑依道。

“情報網不錯呀,資料很清晰嘛。”鄭小天笑看著桑依。

“革妖老大提供的,她跟革新時常有糾紛,所以對於革新的情報還是很足的。倒是革覺那邊很是朦朧,完全無法知道這麽一個手握三十萬喪屍大軍的家夥到底部署如何。”桑依道。

革覺,三環邊緣地盤持有著。他處在的地盤對於三環而言那簡直就是鄉下,但是,這一大片的地盤簡直就是三環的二分之一乃到五分之四。撇開廠房那巨大的占地量不談,剩下的可居住可開發地域都能達到剩下三環麵積的二分之一。隻是,太郊了,開發都不在這裏。這裏的土地也就隻是有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住人,其餘的要麽構建了廠房要麽就隻能種地了。

革覺的地盤那真的是可以將上百萬人口容納進去都不會覺得擁擠,這一片地盤的重心區域距離一號幸存者基地開車都得半個小時,那還是在一路暢通的情況之下。要是步行的話,這麽浩浩蕩蕩的大軍很是容易被發現,早早的發現那更是有著n多種的方式來應對。

以上所說這麽多想確定的一點就是,革覺的地盤絕對是好地盤。對於人類而言,不住在這種兩千塊錢一平的地方,三環的行價可是七千到一萬,由此可見兩千一平那是多麽的郊區。但是對於喪屍而言,能夠這麽的山高皇帝遠,還能夠輕鬆容納下來一百萬戰士的地盤那是一等一頂呱呱的好。可惜都知道革覺的厲害,所以不是很敢於去惹呼他。

此刻,就這麽一個山高皇帝遠誰誰都不招惹的革覺還真的是被招惹了。有著一波十萬人的喪屍大軍猶如是一根釘子一般的插入到了革覺的地盤之中。

一開始,革覺沒有發現,因為他不認為誰敢於來惹呼他,一個人當個小角落的土皇帝也挺好的。但是,當這大軍有了動作從廠房繞路展開包圍圈,形成包圍圈的時候,革覺徹底的發現了。

也是巧了,革覺準備將喪屍大軍轉移到廠房之中去,因為廠房的防禦條件堪比樓房,重要的,誰也不會認為他的喪屍大軍不在居民區。到時候真的是要有一個偷襲呀什麽的,壓根偷襲不到他什麽。

革覺派遣了出去一支探索大隊,百八十喪屍吧。有去無回的一種情況頓時讓革覺警覺,再一次的派遣那就不是百八十,那也不是萬八千,那直接就是三十萬大軍。不對,是四十萬。一直以來,大家都認為革覺隻有三十萬大軍,但其實,壓根不是,他還藏著十萬在。他這真的是不顯山不露水,一出手真的就是驚人不已呀。

革覺發現自己的大軍進入到了廠房之中以後,所麵臨的簡直就是空蕩蕩啊。那找不到對方的下落隻能是分兵了,四十萬大軍分成了四個大隊,一個大隊十萬人。這樣子的話,腫麽都能照應一下吧?

分兵以後,第一時間一支十萬人的喪屍大軍就與所找尋的十萬喪屍大軍幹了起來。一對一的事情外帶人家還有準備,有圖謀,輸贏已然明了。輸了的變成俘虜,乃至於是對方的下屬。贏了的撇開陣亡的然後加上收編的,滿值戰鬥力戰士數量十五萬,受傷的以後再談。

敵人的大軍變成了十五萬,不知不覺之中革覺的大軍還是每一支十萬,還剩下三支。對方那是有備而來,所以當然是衝著革覺不在的喪屍大軍來下手吧。驚天地泣鬼神的戰鬥這麽的偷偷摸摸的展開了。

最後的情況就是革覺發現問題的時候那就剩下了十萬大軍,他沒有跟對方交鋒就頓時的帶著十萬大軍逃逸。四十萬大軍到了晚上就剩下了四分之一,那還不趁著夜色趕快跑路?莫非要繼續作死?隻要是有精銳,早早晚晚有柴燒。

革覺身邊的十萬那才是四十萬大軍裏麵精銳之中的精銳。他沒有想過要讓這些精銳跟對方撕幣,他指望這些精銳可以讓他東山再起回歸到三分天下的戰鬥序列。

一天,董卦隻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徹底的將三環一腳徹底的收複。來之前他就已經是摸索過了三環的情況,一個靠近長江河道並且靠近二環,一個靠近長江大橋並且靠近一環,這兩個家夥都不是很好惹,並且,你惹了一個另外一個還能看著?並且也沒有什麽遮掩物體完全不好潛過去。

但是,三環一腳的革覺大軍那性質就不一樣了,借著廠房的掩護可以將革覺包圍在其中。在包圍之下完全可以探索到對方的任何舉動,知道對方的舉動從而有針對性的來安排。隻要是收拾對方占據這裏,隨即休養生息之下完全可以給自己帶來一支扛得住戰鬥的大軍。

但是,美中不足就是革覺跑了,這一點讓董卦的心情著實不咋地。要是對方不跑的話,對方那剩下的十萬也能被他收了。現在,算上傷亡他有四十萬大軍,撇開傷亡他隻有二十七八萬大軍。人家手握四十萬都被他收拾了,他才二十七八萬頓時沒有了什麽安全感。

董卦思緒著,思緒著如何一口吃掉一個胖紙,思緒著一個十拿九穩的計劃,思緒著他的人生他的未來他的一切。

此刻,鄭小天帶著桑傘還有精銳小一千潛到了革新的底盤之中。

沒辦法,博物館這麽一種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東西就在革新地盤。要不然,鄭小天願意來?還特別就是不到二號幸存者基地絕對屬於是革新重兵囤積的地方。

鄭小天對於秦始皇的寶物那真的是誌在必得啊。要說是末日之前有秩序有買賣,他不說什麽,想窺探也窺探不了。但是,現在這麽一種情況看上了什麽就拿囉,喜歡什麽就搶囉,這沒有什麽好大不了的就是了。

鄭小天可是做好了死亡的覺悟而來的,這麽一種覺悟那可是生命的代價啊。作為一個已經是不想換容器的喪屍軍團領導者願意付出這樣子的代價,可想而知這算是做了何等一般的覺悟?

嗖,嗖,嗖!

黑夜之中一道一道的身形潛行者。

本來鄭小天是想著幾個人來就好了啊,但是桑傘的考慮是這裏太危險,帶著一千精銳在關鍵的時候可以當炮灰為他爭取機會。就這樣,幾個人的行動變成了上千人的行動,這真的是難以隱匿行蹤啊。還好目前來看革新的大軍有點蠢,完全沒有發覺他們這些個外來者,目前來看很是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