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都是好東西

博物館,到了!

末日之前,這裏還是有重兵把守的。

博物館裏麵的東西從哪裏來的?地底。東西要是在地底那還不被損毀了?所以自然是在墓地裏。東西要是陪葬的玩意的話,那麽本身就帶著一種陰森的感覺。人氣旺盛的時候博物館裏麵都是不開空調比開了空調還陰冷,是陰冷,冷到了骨子裏麵的哪一種。現在還末日了,沒人氣了,那就更是陰森不已就像是一個鬧鬼的墓地一般。

也就是在這麽一個地方所以鄭小天才會放心大膽的過來,何種地方人看不上,喪屍也一樣看不上,所以肯定很安全。但是,他想錯了。

博物館作為革新軍團駐紮的周邊,這麽一個純天然的隱匿場合那當然是要利用了。所以,博物館後麵,裏麵,那都是盡可能的隱藏著喪屍大軍,革新的喪屍大軍。裏外加起來人手的確不多,三五百的樣子而已。但是,拖延片刻整個革新的大軍都會衝過來。

“毛辦呢?”鄭小天摸著下巴看著遠處的情況。他是居高臨下看下去的,所以這麽一種部署頓時就是一目了然看的很是真切的一種樣子。那躲避在博物館一麵一麵牆壁後麵的喪屍,全部都被他清楚地看見了。

“要不讓革妖發動大戰,然後我們渾水摸魚。”桑傘提議道。

“這個辦法不咋地。”鄭小天搖頭,道:“前腳剛戰,那還是師出有名互相都被互相給騷擾,小規模變成大規模。現在鳳平浪盡並且還戰過一次,這麽一個時候要是還戰那就是純找茬了。喪屍之間純找茬是沒有什麽,關鍵是這種純找茬會讓人家意識到問題。人家一旦是意識到了問題那就頭疼了。”

鄭小天的顧慮是,一旦在對方的地盤拿東西被發現的話,自己可能出不去。一個喪屍或許要這個東西沒有什麽作用,但是你作為一個喪屍當成是寶,人家就得是當成是草?不管有用沒用也得是當成寶一般的拽在手心之中,死死的!

“那怎麽辦呢?”桑傘沒有了主意,剛才所提的就是他唯一想出來的主意了。

“說不得隻能是偷偷摸摸了。”鄭小天摸了摸下巴。

“偷偷摸摸?”桑傘沒有那麽聰明的智商,目前還未根據四個字想出來對方的計劃。

“這樣,我們這棟樓距離博物館旁邊的這棟樓之間有一根繩子,我們先過去。然後下樓到四層樓,隨即聽從我的安排……”鄭小天開始安排了起來。

夜色之中,喪屍大軍繼續的潛伏著。有的時候喪屍大軍比特種部隊都好用,因為特種部隊也得吃東西對不對?吃東西就有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對不對?但是喪屍大軍沒有。他們可以在一個地方蹲點,蹲很久都沒有關係,他們不用拉屎放屁,他們不用吃喝,他們可以猶如是雕塑一般的這麽蹲點,繼續的蹲著。

如果不發生任何事情的話,那麽,喪屍會繼續的蹲點下去,關鍵在於已經是發生了。

隻聽砰地一聲,一塊石頭從天而降的砸在了卷閘門之上,嘩啦啦的聲音不絕於耳,卷閘門被砸了下來,被砸的都關上了。並且也是在這麽一個時候樓層之上一顆一顆的石頭嗖嗖嗖就繼續的從天而降。

此刻,這麽一個時候喪屍大軍發現了對方的存在。這是挑釁的一種行為,這是絕對所不能夠忍受的。是的,喪屍大軍憤怒了,吼叫著就要衝。博物館之中有著更多的喪屍大軍憤怒了,吼叫著拍打著博物館的卷閘門。

博物館外圍隱藏的喪屍大軍已經衝了出去,博物館內部的喪屍大軍還在拍門的狀態之中。

嘩啦啦!

不知道是什麽緣由,反正博物館被打開了。一道一道迫不及待的喪屍撲了出來緊隨著前麵喪屍大軍的步伐而去。是不是走了一個趕緊這個問題沒有誰知道,但是,有著這麽九百道身形從天而降,降落在了博物館的頂樓之上,隨即,那更是放繩子下來,一道一道的身形下降到了地麵瞬間就衝進到了博物館。

現在鄭小天的所有舉動那都的確是有著偷偷摸摸的一種感覺在其中。但是,在這偷偷摸摸之前他的手筆那真的是一點都不小。那麽大的動靜,那聲東擊西一般的感覺,那……

喪屍大軍會發現他們不知不覺進入到了革妖的底盤之中,隨即,他們與巡邏喪屍交鋒到了一起,隨即增援到來將他們全滅。這件事情最後也隻是被定論為人類的挑撥,因為革妖不會承認引動喪屍大軍的罪魁禍首是她的人,而,壓根也不是他的人,而,被幹掉的喪屍大軍都無法確定這些討人嫌的人到底是人還是喪屍。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目前不表。

現在的局麵就是鄭小天等人進入到了博物館之中,還有著這麽一批沒有行動的喪屍大軍就在這裏。

鄭小天右手豎立起來打了個手勢,整個人帥氣了得。但其實,喪屍大軍看不懂這個,她還得是在心中補充道一個字‘殺’。

九百的作戰單位和一百多的作戰單位進行對比那就真的是七比一到八比一的這麽一種樣子。在這等數量的差距之下,血流成河是一種必然。

鄭小天踩著粘稠的地麵輕車熟路來到了秦始皇同一個年份的專區,來到了整個博物館之中無人問津的小角落。在這玻璃的後麵他看見了盔甲,他也看見了一把鐵疙瘩,他更是看見了一坨鐵,也不知道是個什麽樣子的玩意。

“這不都是垃圾麽?”桑傘抓了抓耳朵。

鄭小天沒搭理對方,他伸出手朝著玻璃櫃之中的鐵疙瘩摸了過去。這要是在末日之前他這麽一個舉動,那就隻是這麽一個舉動了。但是,在末日之後的他都能收編喪屍王了那還能是跟末日之前一個樣?

鄭小天感覺到了強大的吸扯力正在吸收著他的精神力,精神力覆蓋在了眼前所看得見的這些個鐵疙瘩之上。隨即,鐵疙瘩瓦解了。首先出現在了鄭小天麵前的是一把唐刀,刀柄之下乃是刀鞘,和還沒有完,瓦解正在一點一點繼續。旁邊的貼嘎達那是一本書,鎧甲也猶如是剛剛出品一般,上麵還博寧博寧閃爍著寒光。

鎧甲一片一片的騰空,最後飛到了鄭小天的身上貼了上去。書也激射到了鎧甲之上,瞬間那就是沒入到了鎧甲之內。

這些事情發生的簡直很扯犢子,鄭小天但還是這麽一種想法,自己都能夠跟喪屍王之間有牽連,那麽這個世界多麽古怪的事情還不能接受?看似這一把刀似乎沒有要飛起來的跡象,那既然是如此的隻能夠自己親自取了。

鄭小天左手伸出抓住了刀柄,拿起刀右手就覆蓋在了刀柄之上,緊握,用力,隻聽鏘的一聲刀身在驟然之間出鞘。鋒利,這就是鄭小天唯一的感覺。若是讓他這一次再次遇到革力的話,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破掉對方的防禦,他有七成的把握可以將對方幹掉。

“自從有了天少以後,似乎不可能的事情都變成了可能。”桑傘搖了搖頭。

“你現在的當務之急那是要讓大家將這裏的東西給弄走,但凡是真古董那都不可能是普通貨。比如是我身上的鎧甲和刀,那可都是隕石製作而成。那也是在早年間皇帝一個人說了算,現在要是有個把隕石還能下降成功?哪怕是沒有被衛星打下來下降成功了,落地了,那也是用來研究或者是融合到什麽使用設備之中,還能變成冷兵器?所以,這些東西是越來越少了,看見了就得是占據,絕對那就不能夠給革新留下。”鄭小天衝著桑傘道。心滿意足,這是真的心滿意足了。這一趟來的值得,這種東西到手以後還能斷掉?不太可能。

桑傘頓時就將鄭小天的指令給傳達了下去,而喪屍大軍也是在此刻頓時就忙碌了起來。他們整理著眼睛之中但凡是能夠看見的古董。

但其實,喪屍大軍沒有什麽智商,他們隻知道按照指令來辦事情。不懂得思考,不懂得拒絕,不懂得建議,隻懂得遵從指令。哪怕是一塊布也被他們當成了命令之中所需要的,所以,哪怕是墊著的一塊布也被他們拿走了。這還真的是雁過拔毛呢。

鄭小天這邊一掃而空所有的東西這就準備離開了,此刻此時也沒有什麽危機,這個時候不離開那還更待何時呢,對不對?

隻是,這還沒有走出去邊界線鄭小天就心中突突感很是強烈,就好像自己被盯上了一般,就好像有著強敵在身邊一般。就好像如臨大敵了一般。但是反觀身邊的這些個家夥們,全然沒有這樣子的感覺,這真的是讓他不知道說什麽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