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再見革勇

鄭小天就這麽一點點的距離著大部隊越來越遠。

好像,鄭小天這等於說是掉隊了的樣子。其實……

一分鍾之前。

“你們先走,不用管我!”鄭小天在精神識海之中衝著桑傘道。

“您這是又要玩什麽大動作?”前腳問完,後腳桑傘就沒有什麽所謂了。因為對方本身就是一個容器而已,換言之,掛掉了這個容器對方可以隨時換。外帶對方是很傷的這一身古怪的鎧甲那簡直就是可以增加很大的防禦力,對方的這把刀也是賣相十足,說是在普通的喪屍之中殺出來一條道這不是什麽困難事情。

“不該你管的事情別管,反正你帶著大家將東西帶回去就行了,我一點一點的與你們拉開距離,隨即阻敵探索!”鄭小天道。

因為這麽一種安排,所以哪怕是鄭小天掉隊了也不被他的隊友們所知道。小喪屍不會關心他掉隊不掉隊,喪屍王也被他打過了招呼陪著他演戲,他就這麽的掉隊了。

革勇駐紮的地方距離博物館很近,當那邊出現情況的時候他想也沒有想直接就是殺向了博物館。他並不是隨著喪屍大軍的移動軌跡而行動,不過,他還是來晚了。當他到來的時候這裏這裏已經是人去樓空了的樣子。

第一時間革勇就開始搜尋了起來他們離開的軌跡,輕鬆不已找到軌跡,然後一路追擊。通過他的鍥而不舍,不懈努力,他總算是追了上來。前方已經是可以看見一道說人不像人,說喪屍也不純的這麽一個物件。在這個物件的前方可以看見一大群的喪屍大軍。很明顯,革妖的喪屍大軍來tiaoxi了。

革勇還受得了這個?特別是還有一個落單的玩意,他頓時就是衝上前去。他對於自己的作戰數值沒有絕對的把握,但是對於自己的防禦數值有著絕對的把握。不說是自己可以將對方全部殲滅,起碼就算是自己被對方給包圍了起來,對方也奈何不了自己絲毫和分毫。是的,這麽一份把握他還是有的。

鄭小天站定身形,轉身。左手緊握著腰間佩刀的刀套,右手緊握著刀柄用力,隻聽鏘的一聲唐刀在驟然之間被拔出刀鞘,即便是在夜晚一樣也不妨礙這博寧博寧閃爍著的寒光。這是一把好刀,絕對的。

此刻,革勇已經是一個大步衝到了鄭小天的麵前。甚至於他都沒有機會觀賞這把刀那就已經是緊握著右拳朝著對方的臉頰砸了過去。

革勇的到來速度太快,快到了哪怕是刀已經出鞘也完全來不及。

鄭小天雙腿用力,身形在驟然之間朝著後方彈射而去與革勇拉開了距離。但是,在此之餘他還是緊握著刀柄一刀子刷的就是斬了出去。

砰,砰,砰,砰!

革勇雙腿站定於地麵之上,鄭小天也是同時穩住了自己的身形。兩個人距離三米,誰都沒有多餘的舉動。

革勇低頭看向自己的小腹,現在他的小腹才緩神過來鮮血流淌並且頓時染紅了自己的衣服。他的防禦竟然是被對方破了?這麽一種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了。

鄭小天右手抬起將唐刀舉到了自己的眼前,心中感慨這就是好刀一把。他在當人的時候跟對方掐過,那可是深深地知道對方那讓人防不勝防的攻擊能力和防禦能力。現在他竟然是憑借著一把古董刀就將對方的防禦破了。

如果鄭小天有能力可以破掉對方的防禦,那麽,他完全不介意對方的速度比他要來的快。隻要他將唐刀舞動的沒有間隙那就可以逼迫著對方奈何不了他絲毫和分毫,不談是否可以殲滅對方起碼自保有餘吧。

“你小子……”革勇指著鄭小天沒有說多餘的話語。

“是,我小子!”鄭小天一笑。

“你小子的身上有著一種讓我熟悉的感覺,好像似曾相識就在近期相與過。”革勇眉頭緊鎖。至於小腹之上的傷口那還不怎麽被他放在心上,這充分說明了對方的難纏,那既然是對方很難纏的話,小心一點不就ok了麽?對方隻要是傷害不到自己不就完事了麽?

“夢裏見過!”鄭小天道。

“不,是真實的接觸過而絕非夢境。”革勇搖頭。

“其實你這麽一種情況主要原因還是你太傲嬌,平時總是喜歡一個人。這個習慣你要改一改,沒事就是應該跟大家在一起。也不要總是關在屋子裏麵,沒事就出來轉轉,曬曬太陽什麽的。最為重要的是,吃藥呀穩定,千萬不要放棄治療。精神病這個東西,並不是絕症。然後將取向的問題弄清楚,不要總是喜歡公的,不好。還的是喜歡母的。”鄭小天點了點頭道:“差不多這麽多了,有一個積極樂觀的心態,ok了。”

“尼瑪實在挪揄我是精神病是麽?”革勇那陰沉的雙眼兩道寒光頓時朝著鄭小天射擊而去。

“艾瑪,還需要挪揄麽?大家都看得出來這是事實來的。”鄭小天聳了聳肩,雙手一攤。

鄭小天此刻帶給革勇的感覺那就是,我說的是事實,事實擺在眼前我也已經是點了出來,你可以承認,你也可以不承認,你隨意,反正這就是事實沒說的。

“行,行,行!”革勇雙手攥緊成拳,但是不一會就放開了。成為拳頭的殺傷力哪裏有著張開以後的殺傷力巨大?他要讓對方知道知道惹他的下場。他一定是要讓對方端正態度,一定!

說時遲,那時快,革勇真的是說動手起來完全不含糊。身形一瞬頓時就出現在了鄭小天的麵前,那一爪子直接朝著鄭小天的身軀抓了過去。他心說了,身穿著鎧甲就紐幣了?勞資就讓你見識見識鎧甲是如何被勞資給輕易的撕掉。

鄭小天躲避都不可能及時,這就是喪屍之間的戰鬥了,沒有功夫跟你說準備好了麽,我要攻擊了。人家那是想到了攻擊直接動手,管你準備好了還是沒準備好。

鄭小天還是盡力去躲。可以說百分之百的攻擊力沒有躲掉,但是也去了百分之八十。如果是百分之百的話,這一爪子可以將一個人的身體都給切開,去了百分之八十的話,那就也隻是在皮膚之下多一兩寸的這麽一種樣子。

按照常規來說的話,革勇的這一擊可以讓鄭小天的皮膚破開,心髒呀什麽的都顯現出來。不死也得是失去戰鬥力,因為爪子不是最厲害的,指甲之上的毒是最可怕的。喪屍王厲害在於毒,一個喪屍王控製喪屍,那也是利用毒血來控製。這就跟軍隊一樣,軍隊利用兵符司令管將軍,將軍管校級,校級管尉級,尉級管士官,士官才管十個戰士,這麽的算下來你需要控製的人不多,你隻需要是將關鍵的給控製住也就夠了。

喪屍大軍也是如此,一個喪屍總老大管著十來個心腹,十來個心腹在管著自己十來個心腹,這麽的一層一層下去,每個人所管的都不多,但是也不妨礙這是一個整體。誰的血毒性最大,誰就是最大的級別,按照血的毒性程度來劃分重要程度領兵數量。

革勇的血足夠讓鄭小天頓時就麻痹。

事實還真的是如此,要是一旦被革勇給染到,那霸道的血足夠麻痹現在鄭小天所操控的容器。但是,革勇的爪子隻是從鎧甲之上而過,完全連鎧甲的防禦都沒有突破。這一點那才是至關重要的一點。

鄭小天身形爆退頓時就與革勇拉開了距離,剛才,剛剛真的是很險啊。一個不察覺的話,簡直就是讓人直接折了進去啊。還好,還好,事情沒有發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想到此,他頓時就是一陣後怕。

“你這……”革勇有點震驚了。

“艾瑪,鎧甲太好用了,超乎我的預料之外啊。”鄭小天心情大好之下從身上拿出來了香煙,打開盒子抽出來一根遞到了嘴巴之上。打火機掏出,叮的一聲蓋子彈開,嘩啦一聲一道火紅的火焰燃燒起來。

革勇突然之間將眼前的家夥和腦海之中記憶之中白天的那個家夥重疊了起來。那氣息,那感覺,怎麽都像是一個人的樣子。腫麽去想,如何來判斷這兩個家夥都簡直是一個人啊。

革勇搖了搖頭,這是怎麽可能的事情呢?眼前的家夥他百分之百確定是同類,而白天的家夥他百分之百也確定是夥食。那麽,這兩個人絕對不可能是一個人。但是作為喪屍王級別的他,那感官可是很敏銳的,感知係統之中確定的事情就一定是事實。他決定了,詐對方一下。

“不錯,不錯,了不起。竟然是可以附身在喪屍的身上擁有第二分身來給自己打掩護,人混不下去了可以混喪屍,人正在混著的時候就想法設法的給人類帶去情報。這麽一份算計,你牛!”革勇衝著鄭小天豎起了大拇指。

鄭小天眯著雙眼看著革勇,他的雙眸之中博寧博寧已經是閃爍著寒光了。現在的對方已經被他歸納成為了必殺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