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徹底不見

“你總是能給我帶來意料之外的驚喜。:3wし”革勇搖了搖頭。

“一會我還會將你殺了滅口。”鄭小天道。仗著自己身上這一套刀槍不入的鎧甲,還仗著自己這一把無堅不摧的寶刀,他覺得威脅到對方不成問題吧?

“滅口吧,滅口吧!”革勇一笑道:“我已經是成功的套出來了我所需要的情報,你小子果然是可以人和喪屍互相的切換,不管你小子的本體是人是喪屍,這都沒有關係。對於我等族群而言你小子是唯一的勁敵,你這麽一種玩意就必須是要扼殺在搖籃之中。”

“看來在此刻的時候我們達成了共識,你我之間隻能夠是活下來一個了。嗯嗯!”鄭小天點頭。他怕的就是對方跑了,真的對方若要跑,他這邊也難以追。但是現在對方所表明的態度那就是完全沒有想過要跑,既然是沒有想過的話,他頓時就放心了下來。喲西!

“刀槍不入,水潑不進,武器更是鋒利無比十分詭異。你是覺得這麽一種狀態的你,我會死磕到底?你要是這麽想的話我隻想說你簡直就是大錯特錯了都。”革勇搖了搖頭。

革勇嘴巴上是這麽說,感覺就是一種想跑路的姿態,但其實,心中也不是這麽想的。麻痹,他就是要利用如此一般的狀態去麻痹對方自己就是要跑。但其實,他主要的想法還是展開攻擊,在那麽驟然之間攻擊將對方斬殺與身下。

那革勇又有什麽想法呢?有的!要說是對方的刀那真的是讓人防不勝防,要說對方的防禦力那也真的是讓人無可奈何,但是,若是他可以控製著對方的雙臂呢?若是他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道直接將對方的雙臂給扯碎呢?若是他可以將對方的脖子擰下來呢?這刀也好,鎧甲也好,說一千道一萬那也不是連著在一起的,對不對?手臂要是扯斷了,保護手臂的鎧甲就一起被扯了下來被。要是腦袋被扯斷了,鎧甲就沒有了主人唄。他堅定不已的相信著這鎧甲絕對有靈性的,這麽一套有靈性的鎧甲那也絕對是會隨著主人的生還而大放異彩。一旦是主人死了的話鎧甲就變成他的了,那麽他的戰鬥力和防禦力頓時就是提高了一個等級,灰常恐怖的等級。

革勇的這些想法鄭小天完全不知道,他現在純粹就是正在惆悵著如何的將對方給留下來。是的,對方要是一旦要走的話他真的很是沒有辦法。憑借對方的速度,自己那真的是追也追不上。對方若是不知道自己的秘密也就還則罷了,關鍵是對方知道自己的秘密,這就更是讓人腳的蛋疼了對不對?

“回見!”革勇轉身,拔腿就走。沒有絲毫的留念,沒有一絲絲跟對方戰鬥的*在其中。走出了灑脫,走出了清爽,走出了一種隱世高手的感覺在其中。

“去死吧!”鄭小天發動了攻擊。他右腿邁步而出,當踩著在了地上的那一瞬間爆發了出來恐怖的力量,整個身子隨著這右腿的力道頓時激射了出去。手心之中也緊握住了刀柄,一刀子就朝著對方的後背斬了過去。

鄭小天這一刀子要是一旦命中的話,輕則會出現一道深度超過五厘米的刀痕,重則直接就是將對方給一分為二了。反倒而,他的把握是可以直接將對方一分為二。他簡直就是衝著將對方一分為二而去的。

近了,近了!鄭小天距離革勇越來越近了。他覺得對方的自大,傲嬌,自以為是會葬送掉對方的小命。很顯然對方這是沒有想過自己會狂妄的追擊,很顯然,對方這是認為自己會忌憚對方,但是絕非如此,絕非這樣。

鄭小天就是這麽一個不知者無畏的人。當不知道對方具體有多麽厲害的時候,他實在是沒有多大的畏懼感,特別是他身上還有著絕對的防禦,手心之中還有著絕對的攻擊,那就更是不會將對方當做是一回事了。

突然之間革勇轉身而來,這轉身的瞬間就出手了。一隻手緊緊的抓住了鄭小天的右手手腕,另外一隻手抓住了鄭小天的左手手腕,就這麽,猶如是兩柄鐵鉗一般的就將鄭小天給卡死了起來,動彈不得而一下可以形容此刻鄭小天的處境。

“你一開始壓根就沒有想過要走,是麽?”鄭小天看著革勇。

“是!”革勇點頭。

“我尼瑪就是被你算計了是麽?”鄭小天追問。

“是!”革勇道:“你以為你有著絕對的防禦我就奈何不了你,你還以為你有著鋒利的寶劍就可以威脅我,是,我必須承認的確是這麽一個事實。但是,在這麽一個事實之下還有這其餘至關重要的地方,那就是我有著絕對的力度。猶如是此刻一般我死死的卡主了你的手腕,你還能動彈而一下麽?如果我將你的手臂給扯斷?如果我將你的脖子給擰斷,請問這鎧甲,這長劍是否都是我的了?並且這危機似乎也解決了呢。”

鄭小天啞口無言,自己竟然是被算計了,這是腫麽來說。真的是要舍棄身上所拿到手的這些東西麽?他不是很舍得的樣子啊。

“你錯就錯在想要追殺我,想要我的命。若是你真的選擇轉身拔腿就跑的話,或許我追你都有著一定的難度。在這樣子的情況之下你跑掉都是有可能的。而你呢,選擇了消滅我。嘖嘖,現在可能是我要消滅你了呢。”革勇說到此,他的手掌更為的用力卡死了鄭小天的手腕。並且,這麽一點點的增加力道的確是要將鄭小天的手臂給扯下來。

事情發展到此刻的局麵,革勇已經是徹底的贏了。他幻想著自己穿上這一身鎧甲的時候有著多帥,他幻想著自己有著如此一把寶劍的時候有著多麽的紐幣,他幻想著自己馳騁天下時候的這麽一種場麵,他為自己而喝彩,他為自己而自豪。

轟……以鄭小天為原點,恐怖的大爆炸頓時席卷向了革勇。這恐怖的氣浪將革勇掀飛但是並未撕碎,也從這一點可以看得出來革勇的防禦力那是有著多麽的強勁。也從這一點可以看得出來他並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砰!盜匪二十來米的革勇撞擊在了大樓的牆壁之上,隨即緩緩滑落了下來。

“噗!”革勇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整個五髒六腑都好像是震碎了,現在,他整個人動彈不得而一下。要不是身下的這個垃圾堆積區,憑借著他現在的處境再從高出跌落下來的話,那真的是雪上加霜。

革勇現在的局麵是處在了三米高的垃圾堆之中,五髒六腑受到震蕩一時半會動彈不得而一下。若是有個把喪屍送個把喪屍給他調理,一周可以好,如果是送個把人給他調理,一天可好,若是什麽都沒有,就這麽的一種局麵的話那估計要半個月到一個月才能好。

革勇的雙眼充滿著仇恨,這個家夥竟然是寧可自爆也絕對不將東西給他,太過混了。而且,這個家夥是如何的做到自爆?

革勇閉上深陷在了思緒之中,在自爆之中好像對方的身上,身體之中有著一根拉環被身體之中的肉壁給控製著拉了出來。然後從心口地方開始引爆,隨即引起了全身上下的爆炸。是了,有了,這個家夥在全身上下都埋下了手榴彈。

要是換做是一個人的話,那恐怕是難以做到。但是要是換做是一個喪屍的話可以做到這一點,本身喪屍剩下來一個腦袋都可以活下來,那麽,身體之中有沒有血肉,有沒有內髒又有什麽關係呢。但是,那也局限於喪屍,若是發展到他這樣子的喪屍王那就必須要注意了,喪屍王等同於新生的人類,這些內髒是能連的轉擇點,必須存在。當然,這些內髒也是要害之中的要害,隻是,這些要害都被重中之重的保護了起來。

“這個家夥……”革勇已經真相了,因為對方隻是一枚喪屍,或者因為這一具喪屍之體隻是對方的容器,所以完全不以為意的設定了機關。不在乎這容器有沒有戰鬥數值,隻在乎在關鍵的時候這個容器可以選擇自爆而保全對方的精神。就現在,他就奈何不了對方。人類的對方容器他自然是知道,但是,蹤跡坐標什麽的他完全沒有眉目,並且現在有事這麽一種無法動彈的diao樣,艾瑪,真的是簡直了。

此刻,革妖的駐地之中有著這麽一間房間,裏麵躺著這麽一枚跟鄭小天自爆男子長得一毛一樣的男子,他睜開了眼睛。

“三胞胎還剩下倆,要是這倆都保不住了那就得是新麵目見人了!”鄭小天雙手搓了一下自己的臉頰,現在大概的適應了一下。他發現在精神識海之中存在著一套戰衣,一把刀,一本秘籍,隻要他意念一動就可以出現在他的手心之中和身上,這可不就是秦始皇的詭異物件?有了這麽一個發現他頓時就是開心不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