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革覺的威脅

鄭小天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畢竟他是犧牲在了戰場之中,所以不確定一下桑傘是不是將東西給帶回來了他絕對不甘心回去。し

“你……”前腳鄭小天出來,沒走兩步就後腳遇到了偶遇的桑依。

“額,是我!”鄭小天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不對,你不是在戰場麽。你怎麽現在出現在了這裏?哪怕是你圖謀完畢了,你回來也不可能是這麽的無聲無息吧?不對,不對,我感覺得到這是弟弟,氣息雖然差不多但是有著那麽細微的不同,我去,你掛掉了?”桑依連珠炮灰一般的說出來了一堆的話語。

“你讓我回答你那一句?”鄭小天看著桑依搖了搖頭,道:“我是帶著桑傘去完成任務,沒曾想一切順利就是在回來的時候遇到一個高端戰鬥力。卒子撲上去,犧牲沒意義,桑傘撲上去,犧牲了就沒了,而我撲上去不單單是大家都可以回來,我也可以回來。接下來我想不用說你都已經是知道了。”

“這樣啊!”桑依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下下之後道:“既然是你回來了的話,那麽我有一個消息需要告訴你。”

桑依出來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去迎鄭小天,事情有著輕重緩急,現在她需要跟鄭小天說的事情那就非常之重要,她必須第一時間與鄭小天會麵,然後將事情清楚不已的告訴對方。

“願聞其詳!”鄭小天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情況是這樣子的,在一號幸存者基地的邊緣通向與革覺大本營的地方探子回報,發現了革覺的大軍正在朝著一號幸存者基地的方向挺進而來。人家也不是熱能探測器,無法確定對方的大軍有多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黑壓壓的一大片,簡直就是不老少。

桑依並不知道鄭小天是在乎呢,還是不在乎這麽一個情報。她在乎,她與鄭小天之間的關係說不上來是一個什麽樣子的關係,她清楚的知道鄭小天的底細,這個家夥的身軀就在一號幸存者基地,那要是革覺來了的話,正主鄭小天不就是危險了麽?

所以,桑依才火急火燎的要找到鄭小天。這不,剛剛一出來直接就是將鄭小天給撞見了,還知道了對方將一具肉身給損了。能夠逼迫著鄭小天損失一具肉身的敵人,那恐怕實力的確是不簡單了。要想想,現在鄭小天的戰鬥數值那可是不一般了,有著喪屍王的也行,也有著人類的狡黠,哪怕是遇到了革新那都是有一戰之力的,但是結果就是這麽的無奈。

“桑傘回來了麽?”鄭小天看著桑依。

“目前沒有!”桑依剛剛說到此,嗅覺之中出現了桑傘的氣息,隨即她就看著鄭小天道:“現在的話,那恐怕是回來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隻要是安全就夠了。那行,不要打擾我,我需要閉關一下。”鄭小天轉身朝著房間之中走去。

鄭小天坐在了床上,他抬頭看著頭頂之上思緒著應對的方式和方法。他有一百人的精銳武裝,別說是用這一百人去跟革覺抗,單純是守護陣地都是絕對守護不住,要說撤退那倒是可以,成功安全那都沒有多大的把握。人類大軍這是指望不上了,還的是指望喪屍大軍。喪屍大軍他的嫡係也就隻有一千來個而已,革妖是後收編的,當然,他絲毫不懷疑對方的忠誠度,隻是他與對方之間沒有磨合沒有了解,運籌帷幄這個事情若是對情況所知不詳的話,那簡直就是噩夢之中的噩夢。

怎麽辦呢?鄭小天頭很痛,利用排除法,人類大軍排除,桑依大軍排除,似乎隻有革妖大軍可以使用了。似乎已經是逼迫到了用也得是用,不用也得是用了。似乎,並不是很好弄得這麽一種樣子了呢。

“不對,不對!”鄭小天搖了搖頭,他覺得自己好像是遺漏了什麽。但是想想吧,也想不起來到底是遺漏了什麽。這是一件讓人頗為頭疼的事情。雖然想不起來到底是遺漏了什麽,但是所遺漏的很重要,非常之!

“革新!”鄭小天頓時站起身來。是的,他遺漏的就是這個。在三鎮市三環之中並不單單隻是一個革妖和革覺之間需要對著掐,單純是一個三環都還有著革新對不對?今日的事情那完全是可以朝著挑撥離間上麵來,然後的話朝著革覺身上賴。能夠被桑依發現那是因為她在路上設置了探子,但是一旦是朝著革覺身上推,革新就會派遣出去喪屍哨兵,隻要是發現革覺那氣勢洶洶的行軍步伐,那頓時還解釋的清楚麽?那還不是徹底的坐實了?

鄭小天很興奮,這一招叫做潑髒水,叫做栽贓。對方不是喪屍王麽?他就朝著喪屍王的身上潑髒水,讓另外的兩個喪屍王打去,這樣子的話誰都不會注意到一號幸存者基地。哪怕是有個把,十個八個,百八十個發現了也都沒有關係,製高點狙擊手莫非是欣賞風景的?人家消音器配備的狙擊槍一顆一顆的子彈足夠將這些喪屍葬送。

鄭小天站起身來,打開了門。

桑依,桑爾,桑傘三個喪屍王都站在了門口。

“裝備有多少套。”鄭小天整好要找桑傘對方這整好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他也就是順便正好的問一問了。

“一百套的樣子!”桑傘道。

“配備到了身上麽?”鄭小天問道。

“都是鐵鏽,還重,賣廢鐵都沒人要還配備到身上?”桑傘不樂意。起碼要是換做是他的話,他絕對不裝備這些玩意。當然,若是將鄭小天身上的扒下來給他的話,他還是很願意的。

“你們都是豬麽?”鄭小天瞥了眼前的三個家夥一眼道:“你們三個找一些已經有了智商,有了腦域的人去觸碰這些裝備就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到時候裝備之上的鐵鏽自動脫落,裝備煥然一新並且寒光閃閃,穿著身上威風不已。當然,我這個人不喜歡強求,你們要是不想要的話我給革妖送去。”

桑依還能聽的得這個?頓時就是朝著裝備的存放處去了。

桑依一直都沒有碰過裝備,隨著這一次的到來她身後摸向了裝備。還真的是猶如鄭小天所說,裝備之上的廢棄物很是詭異的脫落了,一套正好是威風不已的女性鎧甲出現在了她的麵前,不單單是如此,還有著一把弓也處在一邊。

桑依的成功也麵臨著大家的成功,一百套裝備全部都被喚醒,但是沒有看見第二本武功秘籍。純粹就是鎧甲和冷兵器的一種組合而已,唯一的秘籍在鄭小天的手上。

鄭小天對於這秘籍的概念就是看得懂,學得會,但是,這玩意似乎就是為喪屍所準備。修煉條件,清心寡欲,斷掉任何的念想。說喪屍呢,完全就是沒有念想。不畏懼艱苦,不畏懼疼痛,還是說喪屍呢,什麽都不畏懼。最好沒有野心,野心越大失敗的幾率就越大,說喪屍呢,按照等級製,什麽樣子的能力就處在什麽樣子的等級,也不需要有野心。大魚控製小魚,小魚控製蝦米。最重要的,直視死亡不能有絲毫的畏懼之心。說喪屍呢,你哪怕要喪屍去死他都無所謂的事情更別說是死亡威脅了。

鄭小天搖了搖頭,甩開了這些個亂七八糟的想法。既然喪屍這麽的符合的話,那麽這能夠配備鎧甲的一批精銳先學著吧。當然,自己也得是學著。

一百來人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他們配備著鎧甲以後整體給人的感覺都不一樣了。要用脫胎換骨來形容那都是一點不為過了。

“不錯,不錯,很有精神。”鄭小天衝著眼前的這一批人拍了拍手掌。

“現在可以殺出去了麽?”桑依握緊了拳頭道:“現在,趕腳自己不知道是為什麽殺氣騰騰的。現在,趕腳自己不知道為什麽想要找幾個人殺一下。現在,不知道為什麽自己這麽的暴躁。我覺得是你勾搭起來的,你要負責到底,必須必定的。”

“少女,我……”鄭小天抓了抓頭道:“好吧,我負責到底,我就對你負責到底了。”

鄭小天知道對方所說的負責是什麽,戰鬥。要在這麽一套鎧甲之上染上鮮血,就像是寶劍要開封的道理是一樣,那可不是用磨刀石開封,那可是要用鮮血來開封,就是這麽一種調調。

鄭小天主要是想到眼前的家夥那可是穿著鎧甲,在末日之中雖然說有點古怪,但是,也不會有人當你是喪屍。特別是你做的事情是幫助與人類的時候,人類頂多當你是古怪的玩意。那要是這樣子的話,這一百個喪屍可以作為近身作戰高精端的戰鬥力來給自己幫忙,有著遠程的重火力打掩護,在混戰之中還可以操練這些戰士,一舉兩得。

當然,現在的當務之急還的是找革妖去找革新談判,先發製人,這樣才能夠讓對方清楚地意識到有誰搗鬼,才能夠將革覺抓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