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禍水東移

革妖和革新的喪屍大軍再一次的打了起來。本文由 。。 首發

革新陣地。

革新的心情著實那是爽不起來。大將革勇現在也沒有一個消息,並且革妖還不知道是找茬呢還是腫麽的就打了過來,真的是心情不爽加一。

“勞資倒是要去找革妖談談,這是要腫麽樣。”革新站起身來,他已經是下定了決心在這件事情之上必須要談談了。

喪屍之間的戰鬥就是這樣了,打著打著喪屍王就麵對麵的碰麵,隨即就聊了起來。

“革妖,你到底是個什麽樣子的意思。”革新看著革妖。

“沒意思!”革妖搖了搖頭道:“你既然是可以主動地朝著我這邊攻擊的話,那麽,我當然也是要主動地攻擊你了,這沒有什麽好說的。”

“什麽時候我攻擊你了?”革新眉頭緊鎖,對方這是跑到自己的麵前來冤枉自己的是麽?但是,對方好像也並不是這麽一種人啊。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麽誤會?

“你自己幹的事情你不知道?莫非上一次的挑釁你也想要否認?”革妖看著革新問道。

“上一次不是你先挑釁我的麽?”革新問道。

“不,是你先挑釁我我才還手的,不信你可以一個一個問我的下屬。”革妖道。

“不對,不對,這之中有人挑撥離間,絕對的。”革新說道。

“那我不管,反正你的人招惹了我的人,那麽我就得是跟你過不去。你一個靠近幸存者基地的地方竟然是還挑釁到了我的頭上,你的這麽一種舉動簡直就是太過分了。”革妖道。

革妖整體的感覺那就是有著討伐兩個字的意味在其中。素的,現在她的狀態就是要討伐。

“給我一點時間好麽?我需要查一個清楚和清晰。”革新道。

“現在的事情你如何的給我交代,多久。”革妖問道。

“三個小時,我隻需要你給我三個小時的時間。若真的是我的人跟你的人掐起來,若真的是我的錯,那麽我們再談。如果說是有誰挑撥離間的話,這個小子一旦是被我發現的話,那就真的是……”後麵的話革新沒說,但是就從他現在發狠的狀態之中就可以看得出來他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挑撥離間的玩意。

“你先調查再說好了。”革妖擺手。

革新第一時間的第一懷疑就是革覺,整個三環就三方勢力,然後革妖處在劣勢,因為這個家夥的地盤壓根沒有幸存者,自己那是處在了有著幸存者的地方,自然是不存在主動招惹。革覺若是處在的地盤沒有幸存者的話,招惹自己這邊兩撥人幹起來然後他撿臭魚這也是不無可能性的。所以,最大嫌疑人革覺。

鄭小天一直都是沒有觀察到革勇的身形,他也不確定對方是不是死了,但是這麽盛大的談判之中對方竟然不在場反倒而其餘的骨幹都在,那就充分說明問題了。

鄭小天見這邊的情況已經是挑撥離間很成功了,他就獨自退下了。

一號幸存者基地,二號駐紮防線。

“不好!”警戒哨之上的一枚男子頓時低聲說道。

其餘的三枚男子在驟然之間回身過來,睡意也在此刻蕩然無存,大家拿著望遠鏡看了出去,所看見的局麵就是浩浩蕩蕩的喪屍大軍正在遠方。第一時間,狙擊槍架著在了邊沿之上,緊隨其後就將這裏的情報給匯報了上去。

與此同時,鄭小天在拍打之中清醒了過來,站立在他眼前的人就是李軍。

“出事了!”李軍道。

“出什麽事了?”鄭小天問道。

“很大的事情,在通往廠房一片的地方出現了大量的喪屍,我們這邊可是喪屍的必經之路。”李軍道。

鄭小天抓了抓後腦勺。總不能跟他說一切都在掌控中,人家另外一位喪屍王現在就得是要來討伐這一位吧?這話要是說出去的話,可想而知那是一種什麽樣子的效果了。

“現在必須是要決定,要麽戰,要麽撤,要麽躲!”李軍道。

鄭小天想都沒有想就就決定了靜觀其變。戰,那是主動拉去仇恨值,沒必要,這個事情革新會去做的。撤,朝著哪裏撤?革新的大軍一旦是壓上來,莫非是朝著人家的懷裏撤?躲,躲到基地之中簡單,出來的話就不是那麽簡單了,躲進去了以後火力就展不開了,到時候真的被包圍了想出來就隻能是殺出來了。

“警戒哨,警戒哨!”鄭小天衝著對講機道:“一會若是我要你們開打,你們就打掉三分之一的子彈,若是我們躲進到了一號幸存者基地,你們就在樓上休養生息,你們不需要戰鬥但是要做好隨時戰鬥的準備,當我們出來的時候再用三分之一的子彈掩護我們。當然,這些都是後話,目前做好使用三分之一子彈的準備。”

“你要撤了麽?”李軍有點失望,一個戰士要是遇到了危險不戰而跑,那真的是說出去非常之丟人。這也太沒有自尊心了,完全無所謂大家那討論的言語,簡直……

“誰跟你說我要撤了?”鄭小天翻了翻白眼道:“現在的事情就是靜觀其變,若是他們真的是作死非要朝著我們衝過來的話,那就沒有辦法了,隻能選擇邊打邊撤了。前提也得是讓喪屍知道知道我們並不好惹。要是誰誰隨時都是可以跑過來惹我們一把的話,那我們也太差勁了一點吧?”

“也是,也是,你要是就這麽的撤了實話說我都簡直是看不起你了。以後,我都直接是不想跟你說話了。嗯嗯!”李軍心中就是這麽想的,對方簡直就是太不大老爺們了,完全不想跟對方交談了都。

但是,當鄭小天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以後,李軍發現是自己會錯意了。對方並不是這麽的懦弱,對方還是很有擔當的。

革覺帶著自己的大軍處在了自己的地盤之上行軍,隻是,沒曾想的是他會被革新碰上,更沒曾想的是他還會被鄭小天給偷襲,還沒曾想的是革妖也會幫忙。

現在的局麵就是革覺帶著十萬大軍來了,他的安排是首先跟革妖和革新碰麵,首先是將自己的三十萬大軍丟了的情報匯報給兩個喪屍王聽,首先他們這三環本土的喪屍王還的是共禦外敵。

半個小時之後,革覺帶著自己的大軍又行進了一段路程。前方,他看見了屬於是入侵到了他底盤之中的革新。

革覺強忍著不爽朝著對方迎了過去。要不是現在他的屁股後麵有著一個大敵的話,他會這麽的容忍對方的存在和舉動麽?不會!

“革新,幾個意思?”革覺開口問道。

革新和革覺現在雙方之間緊緊距離兩三米,隨便其中一方隻要動手的話,一個激射就到。

“你還問我什麽意思?本來我還想問你什麽意思的,但是我突然之間不想跟虛偽的家夥談什麽了,戰吧!”革新說完雙手一個甩手,手心之中頓時出現了兩根鐵棍。

這情況……革覺甚至於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對方跑到了自己的劃分地盤之上竟然是還不讓自己問兩句了,這尼瑪對方是喪屍王自己不是喪屍王是怎麽地?這尼瑪對方憑什麽就是要比自己拽?對方傲嬌個蛋啊。艾瑪,艾瑪,這事情真的是……

革覺也是有著脾氣的人,他左手伸出,也就是在他的身後一枚喪屍隨手一揚,一把唐刀嗖的一聲就朝著革覺激射而去。

下一秒鍾刀套落入到了革覺的左手手心之中,借著衝擊的勢頭就拿到了麵前,右手處在了刀柄之上緊握並且一個用力,隻聽鏘的一聲,唐刀在這一刻頓時拔出了刀鞘。唐刀之上博寧博寧閃爍著寒光,一看就是好東西。

嗖,嗖!

兩位喪屍王朝著互相激射而去。

叮,叮,叮!

兩位喪屍王交鋒到了一起。革新的雙棍玩耍的很漂亮,一次一次舞動的真心是虎虎生風,革覺的刀術也是相當之不錯,可攻可守。攻之下可以打得對方好多次都是措不及防,防守之下也是可以一次一次成功的防住對方的攻擊。

兩位喪屍王打出了真火。對於革新而言,對方一次一次的挑釁就是為了吸引自己等人的注意力,從而這是準備了十萬大軍廝殺過來,然後配合著隱匿起來的二三十萬大軍估計要消滅掉他或者革妖。這個家夥太卑鄙了,要弄死。

對於革覺而言,自己本身就不好過了,在地盤之上盡是吃虧了。現在,現在準備提箱提醒對方吧,但是對方竟然是這麽一種態度。對方的態度實在是太方人了,傲嬌誰不會啊?自己也是一個傲嬌的喪屍王。對方要打是吧,可以呀,自己就陪著對方打,對方要diao是吧,自己就更diao給對方看看。麻痹了,今日不收拾丫的以後傳出去不好做王啊。

與此同時,有著這麽一百位身上穿著厚重鎧甲手心之中提溜著寶劍的喪屍大軍正在靠近之中。既然是這麽的偷偷摸摸,那當然一切舉動為偷襲了。

現在,一號幸存者基地周邊的情況真的是混亂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