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被自己人給暗算

革新猶如是潮水一般的退去,革覺找尋著周邊能夠可攻可守的地方駐防,這種地方自然是有著天然屏障的長江之邊。董卦率領大軍穩紮穩打,已經是前行到了市中心,特別是情況不明的情況之下,他覺得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可能性很高,慢慢來。

鄭小天如願以償駐紮在了一號幸存者基地附近,隻是,革斷這個家夥真的是如影隨形。

此刻,警戒哨之上。

“那一群家夥什麽來路。”精明無比的狙擊手指著三點鍾的方向,也就是背對著一號幸存者基地的右邊那個十字路口衝著大家疑惑的詢問道。

“什麽什麽路數?”隨著這一枚狙擊手的指引,另外的一枚狙擊手看了過去。引入眼簾的情況就是大概有著一百來人的樣子,他們身穿著鎧甲猶如是古代的戰士一般。臉頰,脖子,身軀以及是四肢都處在了保護之中。

“在這麽一種混戰的局麵之中不可能出現一支幸存者大軍還能夠不被喪屍大軍給淹沒,有問題!”率先開口的狙擊手當即拿出了對講按動按鈕道:“鷹眼請示天少,鷹眼請示天少,聽到請回答。”

對講機那頭沒有聲音。

“什麽情況?”李軍衝著對講機問道。

“指導員,我們發現潛在威脅請示天少是否出手!”狙擊手道。

“這個家夥也不知道是在幹什麽,既然是存在威脅那就出手,我去找找這個家夥。”李軍收好了對講機,趕忙去詢問著鄭小天的下落。

此刻,鄭小天正帶著自己的團隊朝著一號幸存者基地駐紮而去,革斷那是起了招兵之意所以一路非要是尾隨而來啊。鄭小天的顧慮就是前麵有餓狼,後麵有猛虎,所以十字路口必須要守住,這樣子的話有什麽情況第一時間就可以通知革覺大人。

革斷覺得不妥,因為這對於鄭小天而言太危險了。這種前言尖刀兵的部署隨便找一點炮灰就可以了不是麽?但是鄭小天說了,炮灰固然好,來不及報信啊。真的是出現什麽問題的話,炮灰都被淹沒了,到時候人家不是無聲無息殺上來了麽?他們有著厚實的鎧甲,一擊之下起碼不會死還可以跑,當然,他不會告訴對方這鎧甲是絕對防禦的住了,他隻會帶給對方一種錯覺那就是這鎧甲隻是厚鋼板,他們隻是人肉戰車而已。

革斷考慮再三以後加納了鄭小天的提議,隨即讓他小心。他是不準備跟鄭小天一道的,不是因為怕死呀什麽的,純粹是作為革覺大人的貼身護衛自然是要時刻在革覺大人身邊調兵遣將。

“注意安全,你們的命至關重要。一旦是發現任何的情況不要戰而直接跑,到時候我會調動喪屍大軍掩護你們。”革斷拍了拍鄭小天的肩膀,轉身離開。

叮!

革斷剛剛走了兩步這聲音傳入到了他的耳孔,他是聽覺如何敏銳的人?當即扭轉頭,聲音從距離最近的鄭小天身上響起,但是好像並未發現任何的情況,抓了抓頭,似乎自己這是想太多了一點點。

“這鎧甲有點生鏽了的樣子!”鄭小天幹笑道。

“下半身和脖子以上可以扭著,身子的那一半還是換成避彈衣吧,我去找找然後差人給你送來。”革斷道。

“好的!”鄭小天點頭。他這是冷汗直流啊,對方都快走了他竟然是被攻擊了。艾瑪,很明顯這就是狙擊陣地開始浪費子彈的作風了。

革覺走了,又走了幾步,叮叮叮的聲音十分之有節奏的響起,他搖了搖頭心中更是堅定了決心要快一點的將避彈衣找到給這些戰士換上。避彈衣隻護身軀不護四肢,所以這鎧甲的下半身和脖子之上的部位還是可以留的。有著這麽一支人型坦克在有的時候是可以衝鋒陷陣的,當然,在有機會的時候他還是準備讓炮灰穿上這一身衝鋒陷陣,對於鄭小天這百屍精銳他相當之看好,他覺得尖刀就應該是用來刺向敵人的心髒,而不是當擋板。

“麻辣隔壁的,總算是走了。這幫比我都沒有下令就開火?”鄭小天這叫一個生氣了,差一點就穿幫了好麽。若不是一開始自己那牽強的解釋糊弄了過去的話,後麵那叮叮叮的聲音直接就是無條件的穿幫了,這幫比簡直就是太可惡了。

“現在腫麽辦?”桑依問道。她們一百之數的精銳已經是淪為了靶子,這樣子下去的話局麵好不到哪裏去。

“隨便找個地方進去躲著,先躲避了過去子彈再說!”鄭小天道。

二號防線某一間ktv的廁所之外。

李軍砰砰砰的敲響著房門,他甚至於已經是打過了對講,而也聽見了廁所之中的確是有動靜。那就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鄭小天在這裏逗留。門是反鎖的,對方還能鎖好了門以後爬窗戶走?沒這個必要性。

“小天子,搞什麽呢,回個話啊。”李軍有點不高興了,這都大敵當前,喪屍橫行第二道防線保不齊就得是交火,然後交了火保不齊直接就是被覆滅對方竟然是還有心情躲在廁所裏麵?這個家夥到底是要幹什麽的一種節奏?

“艾瑪,這個家夥就算是有時候神神叨叨的,但是也不會是沒禮貌到這麽一種程度,該不會這是出事了吧?”一想到此,李軍的心中就有點慌了。一個連隊失去一個連長並不是不能夠,相反隻要是有副連長隨時可以頂上,隻要是有指導員連隊也可以發揮戰鬥數值。但是他跟鄭小天之間還有著幸存者的情誼,也是同生死共患難過的。當時的四個小夥伴一個確定犧牲,一個神秘失蹤,就剩下他們哥倆了要是還有一個出事了的話,那心中得是要有多麽的慌亂啊,這個事情真的是……

李軍右腳抬起,蓄力,隨即一腳就踹了出去。隻聽砰地一聲,廁所的門頓時就是應聲而開。門後就是正在整理皮帶的鄭小天。

兩個人互相的看著互相,誰也都沒有率先說話。

“你特麽的不能說句話?”李軍衝著鄭小天沒好言語道。

鄭小天將耳朵之上的耳機取了下來看著李軍道:“你說什麽?”

“好吧,我也是醉了,你贏了。”李軍衝著鄭小天豎起了大拇指。對方的沒心沒肺已經是讓他沒有什麽好說的了,這個家夥真的是讓人……

“我還沒說你呢,我這上廁所好好的你給我將門給踹了,你這到底是要怎樣?要如何?作妖呢?”鄭小天歪著頭看著李軍道:“少年郎,我總覺得是不是因為你男男的片子看多了,所以導致你的方向並不是那麽的對啊。如果真的是這個問題的話那就大了去了,方向很重要必須是要調整回來的,你明白麽?”

“滾滾滾!”李軍如何聽不出來對方是個什麽意思?那簡直就是在懷疑自己不是純爺們。軍隊之中豈有彎男?

“你這目的很是讓人懷疑好麽,我這上廁所你踹我的門。你說說,這件事情你作何解釋。”鄭小天道。

鄭小天覺得可算是找了一個站得住腳的理由了,那必須是要趁勝追擊。他當然是知道對方肯定是因為沒有得到自己的答複情急之下才踹門的了,這件事情必須是要圓過去,那麽,委屈一下對方那也是必須的了。

“我……”李軍一時沒有了言語。

“你什麽你?你還想找個什麽理由搪塞過去?但其實,如果真的隻是心境之上有一點問題沒有太大的所謂,隻要是自己可以認識到這一點,那麽經過後期的心裏調整還是可以調整過來的。怕的就是本尊完全不想去認識這一點,這就頓時變成了麻煩事了,你懂麽?”鄭小天道。

“我差一點忘記了,打起來了。”李軍總算是想起來了,自己的到來那可是有正經事的。在對方這麽一種嘴貧的節奏之中差一點就是將正經事給忘記了一個幹淨。

“什麽打起來了?”鄭小天不明所以。

“你不知道,當喪屍大軍完事了以後,大軍似乎各自都有各自的撤退方向沒有朝著我們這邊來,但是,有著這麽為數一百左右的身穿鎧甲全副武裝的玩意朝著我們這邊靠近而來。喪屍大軍戰鬥之後出現這麽一個物種,我們頓時就展開了攻擊。詭異的情況出現了,子彈竟然是無法打穿對方的鎧甲。”李軍搖了搖頭,表示不理解。根據匯報,狙擊手說子彈頭被彈開了,這不是扯呢麽?哪怕是避彈衣那也是將子彈頭給鑲嵌讓其無法射入身體,但是這個局麵可是直接彈開啊。讓人無法相信,畢竟他也沒有看見。

隨即,李軍就命令戰士警戒起來,這都已經是準備帶兵出擊了,不是要率先找尋鄭小天麽?起碼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吧?所以就找了過來,隨後就是這麽一種此刻的局麵了。

“點一個班跟著我出去看看,我倒是要研究研究到底是敵是友。”鄭小天豪氣衝天道:“若是敵人就滅了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