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白天之戰

翌日!

鄭小天睜開了眼睛,昨夜實在是太操勞,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吃先!

與此同時,距離鄭小天不足一千米的地方囤積著一支喪屍大軍。

在這支大軍之中一直都是有著一個指揮部,打探到的情況那是一波一波的被送入到了指揮部之中,巨細無比。

董卦聽著一道一道傳達而來的消息,臉上陰沉沉的有點掛不住了。

“沒有想到三環之中的情況就已經是這麽的複雜了。”董卦搖了搖頭。現在傳達到他耳朵裏麵的情況那就是三環之中勢力三方,他本來盤算是殲滅一方,現在的事實就是他所盤算殲滅的那一方還存在著在。另外兩方單獨來算就已經是與他旗鼓相當,若是一旦聯合起來的話他完全不是對手。還好的是對方沒有搞清楚他是外來戶,對方現在還將他當做是革覺的下屬。但是,一旦自己動手那就必須是要以雷霆之勢瞬間收拾革覺隨即後撤休整。

董卦有點頭疼,按照人性的思維方式他的確是想到了應對的方法,但是,他所麵對的可是喪屍大軍,喪屍大軍生前是人類死後是喪屍啊,要是思維方式也得到了改變的話,那麽,自己按照人類的思維方式來揣測對方的行徑可能會麵臨失敗。煩躁。

董卦思緒了半天也沒有研究出來一個方式方法,這個手到底是要下還是不要下他到目前也沒有一個定論。

“大人,天亮了。”革命看了一眼窗戶之外。

“你不說我一直都沒有注意到,哎呀,天亮了呢。白天是喪屍最為遲緩的休整之時,要是喪屍的話怎麽地都不會想到會在這麽一個時候展開決戰,要是展開決戰的話就得是麵臨日光之下的遲緩人類方麵的偷襲!”董卦的心情終於清爽了。隻是因為天亮了這三個字,他頓時就是有了計劃。

“大人莫非是想要在白天的時候動手?”革命問道。

“白天也是動手,晚上也是動手,那麽何不是在大家都意料不到並且哪怕是增援也得是有所顧忌的時候動手呢?”董卦一笑。

某一棟大樓之上頂層,狙擊手正在拿著望遠鏡觀察著四麵八方的情況。好像自從幹上了這麽一份工作之後那什麽的安全無比好吃懶做完全就是無緣了。本來零零散散也就隻有三五個喪屍,甚至於三五個都看不見。現在不知道是咋地了,莫名其妙竟然是有著數萬的喪屍大軍就在距離不遠處囤了下來。那哇呀呀一大片的感覺若是真的殺出來的話,哪怕是將這棟樓給推到了又有什麽難度?哪怕是處在了高樓之上也沒有絲毫的威脅感啊。

因為如此,狙擊手變得敬業了起來,沒事就看看,就分析,沒事就提心吊膽沒有一分鍾是處在清爽之中渡過的。這趕腳,真的是一點都不好。甚至於讓他們後悔加入了這個崗位。

“我勒個乖乖,這是個什麽情況?”狙擊手揉了揉眼睛,他甚至於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但是,經過了這麽一個舉動從而是確認了以後,那更是精準無比的知道自己並未看花眼啊。那,那說明的確是喪屍大軍人頭湧動。

“這不是白天麽?喪屍大軍跑出來做什麽?這是哪門子的病犯了?不信,不行,這個情況一定要匯報上去。”一念至此狙擊手頓時拿著對講機匯報起來。

鄭小天本來那是在食堂之中吃飯,說是食堂也就是一間比較大的包房。這裏放著兩排桌子,滿滿當當可以坐下三十來人。這是ktv一條街,房間當然是不少了,但是桌子少啊。所以,最後也就隻是整理出來了這麽一個食堂。三十多人的食堂大概要三班輪換才能吃完飯。這些都不重要,因為這裏所使用到的次數也並不是很多。做飯什麽的,想想可以,真的是要做起來也沒有食材。隻是因為第二大隊並入到了特種大隊的這麽一間喜事,所以大家才可以吃的比較好而已。

鄭小天是最後一個吃完的,吃完了以後就準備跟幾位領導人一般的貨色聊聊格局,沒曾想對講打來了。沒曾想匯報上來的情況就是喪屍大軍有變,這情況聽著鄭小天直接就是愣住了。這如何可能?但是這清晰無比的傳入到了他的耳朵之中,大家都可以作證。

鄭小天摸著下巴,雖然他什麽話語都沒有說,但是他現在所展現出來的氣場那是相當之不好惹呼的。

“戰還是不戰?”李軍看著鄭小天問道:“給個痛快話!”

“全員備戰,狙擊手備戰,但是,如若他們並未發現我們這邊的話,能夠隱忍就絕對不要出手。一切等待到被發現的時候再說!”鄭小天道。

“行!”李軍點頭。

“一旦我們被發現,第一時間撤退到幸存者基地去。”鄭小天繼續道。

“嗯!”李軍點頭。

鄭小天將應該安排的都安排好了以後,隨即就找了個廁所蹲坑去了。

鎧甲戰士基地!

“老大醒了!”一位鎧甲戰士提醒了一聲,嗖,嗖,嗖,桑依三人頓時出現在了鄭小天的身邊。

“派個人通知革覺,就說有情況。”鄭小天道。

“我跑一趟好了。”桑爾道。

“等一下!”當桑爾轉身要走的時候,鄭小天又叫住了對方。一開始他是想著讓人通知革覺,但是,革覺也就隻是這麽一點兵力而已,不可能是對手。所以他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麽就是拉著革覺趕忙跑,要麽就是自己放棄革覺趕忙跑。這兩個選擇所麵臨的後果都是一號幸存者基地被暴露,那一號幸存者基地被掌握在手心之中這是必然的了。

革覺是肯定守不住了,而且,一號幸存者基地被三位泯滅了人性的喪屍王隨便一個知道那都是末日。那麽,他唯有選擇革妖。哪怕是革妖多麽的饞嘴想要下手都得是要看在他的麵子之上必須放棄。

鄭小天的大腦高速的運轉了起來。現在,首先是要利用革覺拖延一下時間從而是讓革妖好趕來徹底的將這一片給守住。哪怕是革新發現了什麽都沒有用了,因為他自身本身就處在一個幸存者基地的旁邊,下手沒下手成功那是他自己的事情,窺探另外的幸存者基地首先就是錯誤的。

鄭小天構想的是,在他的拖延之中革妖到來了。那麽,到時候這新出來的喪屍大軍必須暫避鋒芒滾回老家。這個時候革覺若是想要反抗的話,有著這麽一個處在重心的奸細在,什麽情報不在第一時間匯報上去?自己完全是可以將革覺盯著。若是一把將革覺給覆滅了的話,那麽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整頓大軍朝著革覺大人靠近而去。”鄭小天道。

前腳鄭小天將大軍整頓好,剛剛開拔就撞見了革斷。

“我還正準備來叫你小子呢,深怕你掉隊了,但是現在來看看的話,你想的比我多,我做的完全很多餘的樣子呢。”革斷看著鄭小天一笑,就眼前的這個情況那直接就是喪屍大軍都處在了戰鬥的狀態之中。

“我這不是發現了情況覺得匯報不如直接靠上去,所以準備直接匯合大部隊麽。”鄭小天一笑。

“要是你匯報的話,一來一回這個時間差不多你就要被包餃子了。一旦你被包了餃子,哪怕是你多麽的有價值革覺大人都不會調兵來救你,到時候,你運氣好一點就是變成俘虜換一個老大,運氣不好就是缺胳膊少腿失去了價值還的是被幹掉。”革斷搖頭。

“額……”鄭小天心說了,幹你大爺,勞資真的是想要保命的話隻要是革妖大軍一到來,頓時就是投奔到革妖的大軍之中還能被傷害分毫?掛掉?你想多了。

“我來找你,也得耽誤一丟丟的時間,因為你需要整兵。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你的大軍都已經是被整理好了的話,那就直接隨著我一道走吧。”革斷道。

“隨著革斷大人撤!”鄭小天很清爽的下達了命令。

隻是,似乎還是為時已晚。不過就是幾十米的距離而已,當鄭小天的精銳小分隊到路口之上的時候完全可以看見三點鍾方向距離他也就隻有幾十米的大軍,黑壓壓一大片全部都是人頭,這種人頭湧動的感覺簡直就是要將你淹沒。

“不要遲疑,走!”革斷衝著鄭小天說完之後隨即仰頭吼叫了一聲。

吱呀,轟!

十字路口之上的天橋傾斜並且倒在了十字路口之上。這隻是第一步而已。隱藏在周邊的喪屍大軍此刻撲了出來,他們拿著厚重擋路的障礙物豎立在了身前,他們執行著自己的任務堵死路口。任何想要突破路口的人就是他們的敵人。

鄭小天歎氣一口,這少說也有三五千之眾了,為了他們一百來號奸細犧牲這麽多的話,是否真的值得?

“別愣神,跑!”革斷衝著鄭小天大喝。

鄭小天點頭,這個時候愣神的確不應該。一個小小的拖延就可能被喪屍大軍淹沒,阻擋也不會太久,趁著現在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