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喪屍女王

鄭小天看著長江的堤角,搖了搖頭,也不知道什麽時候可以回來。小說

主要是鄭小天不知道這一行是否會搭上一個分身,若是說搭上一個分身倒是沒有什麽,畢竟革妖那邊還有一個不是麽。關鍵是搭上自己的一百,不對,是九十九位戰士就不是很清爽了,單純是想想就無比的頭疼。

桑依和桑爾在混戰的時候被鄭小天給調走了,她們之需要隱藏起來然後等待到革妖的大軍到來就可以混入到其中。畢竟革妖那邊還需要盯著,所以這兩個的歸屬也是十分之重要的。桑傘外帶九十七個戰士上了船,所以確切的說是加上鄭小天也就九十九個,一百不足。

“我們回來不回來其實沒有太大的關係,我們的戰場本身也不是在這裏。”革斷拍了拍鄭小天的肩膀道:“上市中心,我們一樣會大放異彩的。”

鄭小天看了隔斷一眼,倒是沒有想到對方打的主意竟然是市中心。他認為對方會上二環,他認為對方會上一環,但是沒有想到對方朝著人口最為密集的地方而去。哪裏的喪屍大軍最多,但是,那裏也一樣是最好渾水摸魚的。

革覺是有自己的考慮的,革妖和革新分別靠著一環和二環,若是去這兩個地方的話,以後有著這麽一天這兩個家夥也到來了,熟悉他那就比較好對付他,到時候他要是沒有鞏固好的話就徹底的麻煩了。市中心,人口眾多,所以喪屍也是眾多,所以最好就是渾水摸魚了。而且,不管是革妖還是革新要來都得是經過一環和二環,要是經過這兩個地方的話那可能需要很久吧?那可能損兵折將吧?那可能並不是很好吧?所以……

革覺的目的地是市中心,這裏可是囤積著接近四百萬的人口,其中有三百多萬都變成了喪屍。或許也有人類的盤旋之地,但是喪屍的地盤更多。

與此同時,革妖已經是率領著自己的大軍將一號幸存者基地給包圍了起來。這黑壓壓的大軍,四麵被法國都出來了,哪怕是李軍都看著有點頭皮發麻啊。

“哪裏來的這麽多的喪屍大軍?”李軍咕嚕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他拿著望遠鏡四麵八方看了一眼,全部都是,哪裏都是。經過狙擊手的匯報喪屍已經是填充到了每一個巷子之中,好像傾巢而出了。

“不要總是沒有看見就去尋,看見了就趕忙去打。這樣子是沒有意義的,這樣子也是沒有任何大腦的。我就不喜歡這樣子來辦事情!”鄭小天來到了李軍的身邊。

“我還什麽都沒有說呢?”李軍瞥了鄭小天一眼,他就納悶了,對方心還真的是很大啊。這麽多的喪屍大軍,他們要在這樣子的陣容之中撤退到一號幸存者基地都是莫大的問題。警戒線?這一刻警戒線那就是笑話。那壓根就是扯犢子的事情,哪怕是跑路都跑不成功。

“我要說他們壓根就沒有發現我們,你信麽?”鄭小天看著李軍。

李軍歪著頭看著鄭小天,就現在對方那眼神所展現出來的自信差一點就是將他給感染了。他實在是不知道這小子是哪裏來的自信心,但是,真的是自信心十足的樣子啊。

“我不是很相信。”李軍道。

“從我的觀察和分析來看,喪屍大軍之中並不是鐵板一塊。畢竟曾經這些也都是人類,人類為了爭地盤,爭資源,什麽事情都幹了。那喪屍為了爭地盤,爭幸存者,自然也都是什麽事情都幹了。有這麽四波喪屍大軍出現在這一片,有一撥昨天出現,然後消失,又一撥是今日才出現,還有兩撥是昨日就出現,其中一撥經曆過與消失一撥的戰鬥隨即也消失,另外一撥今日與消失一撥展開追擊,然後現在麵對上了新的一撥。”鄭小天道。

“你是跟我說繞口令是麽?腦袋都大了。”李軍沒好氣道。這一撥,那一撥,一撥而來一撥去,他簡直就是頭都暈了。他隻是一個粗人而已,對方要是跟他掰腕子比力氣呀什麽的他是非常之歡迎的,但是,對方要是跟他玩心眼他會抽對方的小吉吉。

“喪屍大軍分成艾碧希帝,艾昨天出現了並且交鋒與碧以後就不見了,碧今日被追了以後就不見了。希昨日沒參戰但是今日追擊了碧,帝今日出現麵對上了希,然後看似那是要幹起來,然後我們處在夾縫之中誰都沒有被發現。”鄭小天道。

李軍還是頭疼,雖然對方來了個艾碧希帝標注的很是清楚,但是,他一樣聽著頭都暈了。他就聽清楚了一點那就是自己沒有被喪屍大軍注意到,嗯,就這一點聽的真切也就這一點最重要。

與此同時,喪屍大軍處在了對峙的階段。看樣子,戰鬥也是爆發隻是一個時間上的問題而已。雙方的喪屍大軍都處在了十字路口的兩端沒有多餘的舉動。

革妖來了,喪屍之中嫵媚妖嬈的女子,她婀娜多姿而來。但是沒有哪一位喪屍願意多看她一眼,在喪屍的眼中她是吸血的魔鬼,看了她就會死的很慘很慘的樣子。

“喲喲喲,看看現在這情況發展的呢,怎麽都已經是如此一般了還不打呢?”革妖處在了崩塌的天橋之上站定了身形看著前方。

“沒打那是因為我們雙方之間都沒有確定要打!”喪屍大軍讓開一條道路,一枚死胖紙走了出來直視革妖絲毫不退讓。

如果鄭小天在這裏的話他會認識,這就是董卦,這就是他的兄弟。當然,那是曾經的兄弟。現在人家那可是風風光光的喪屍王,旗下二十幾萬的喪屍大軍可不是空穴來風的。

“嘖嘖,你也是很有能耐,一個忙不見經傳的玩意就突然之間殺入到了三環之中硬是將革覺的地盤給蠶食了,逼迫著革覺從水路上跑路,不錯,不錯!”革妖衝著董卦拍打著巴掌。

“還行吧!”董卦聳了聳肩道:“我自認為我是一枚有腦子的人,隻要是給我時間哪怕是一統三環,二環,一環,市中心乃至於三鎮市這都是不存在任何問題的。哪怕是一統天朝又有何妨?你們覺得難於上青天麽?我反倒而覺得沒有多大的難度。哈哈哈!”

董卦的笑聲很是傲嬌,很是狂妄,很是無法無天的這麽一種樣子。此刻,他仿佛是君臨天下的男子一般。

董卦是這麽想的,喪屍王那都是通過喪屍而來的,不知道為什麽,成長到了一定的傳承自己都有了姓,姓革而無法被外力所更改。但是他呢,那可是從人類晉級而來的,換言之他甚至於可以當自己是人類,他不需要吃人吃生肉喝血來增長修為,他隻需要修煉。但是他可以控製在喪屍群中不被攻擊,他可以憑借自己的拳頭打出自己的天地。

董卦覺得自己已經擁有了主角光圈,他覺得自己是無敵的。

“你真的是很欠抽呢。”一瞬間而已,革妖出現在了董卦的麵前,並且那揚起的右手在驟然之間抽了下去。隻聽啪的一聲響,董卦頓時倒飛而去。

董卦被一個娘們給打了,這是偷襲,絕壁的。他堅信如果說自己反應過來了的話,這個娘們絕對不可能傷害到自己什麽。

嗖!

一瞬之下,革妖再一次的出現在了董卦的麵前。那揚起的右手也是再一次朝著董卦的臉頰抽了過去。她有想過和談,她也有想過認主,但是看著對方的這麽一張臉她就按耐不住想要抽,這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事情啊。

啪!

再一次,一巴掌命中。倒飛之中的董卦疊加了衝擊力倒飛的勢頭簡直就是更猛了。

打臉,董卦自從當了喪屍王以來都是打別人的臉,但是此刻被別人給打了臉。要說是被男人給打了也就還則罷了,竟然是被一個娘們給打了。這麽一份仇恨那真的是,真的並不是說算了就可以算了的。

再一次,革妖有著要瞬間移動的舉動。

“小婊砸,你想太多,去死吧!”董卦一拳朝著自己的身前揮舞而去。這一刻隻要是小婊砸展開攻擊的話,他就有把握這一擊絕對砸在對方的身上。對方瞬移而來或許不是很困難,但是,瞬移還沒落地的時候要是想要瞬移倒退,那真的是連借力的地方都沒有,絕壁是不可能成功的。

董卦信誓旦旦的一拳打在了空氣之中,倒飛的勢頭被止住,他雙腿穩定與地麵之上站定了身形。他眨巴著眼睛看著五米開外的革妖,似乎自己被對方耍了。

“神神叨叨的攻擊,看似迅猛不已,其實就是裝幣,你這樣子真的是有意思呢麽?”革妖衝著董卦道。

董卦被羞辱了,被一個小婊砸給羞辱了。他現在真的是很想揪著對方的頭發朝著對方的臉上鏟啊。他現在憤怒的那何止是一點半點啊,他現在肺都要氣炸了。出道以來從來沒有這麽的生氣過,今日簡直就是要刻骨銘心啊。哇呀呀,憤怒了,很是很憤怒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