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定居市中心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過了一周,這一周在三環之內風平浪靜,倒也是沒有發生什麽。し

這一周對於革覺而言過得也很揪心。一周的時間隻是用來靠岸了,經過一波一波喪屍大軍的刺探,滲透,他總算是讓喪屍大軍上了岸。並且在他的身後就是大船,看似荒廢了一般但是極具逃生能力,一個情況不對頓時跑路沒懸念。

市中心一角,一陣風吹過,一地的垃圾漫天飛舞。在這麽一個角落的房間裏麵坐著幾位喪屍統帥級別的人物,革覺,革斷,眾位心腹外帶革斷的心腹鄭小天和桑傘。

“開展很是不順利。”革斷搖了搖頭。作為先鋒軍的他那是最為清楚地知道情況的,這裏是長江邊,那是經過了斟酌斟酌還斟酌的登陸口。知道這裏並不算是市中心區域鬧事的地方,應該屬於邊鄰,但是並未想到這樣子的地方一樣不若是三環。這真的是……

單純是一個角落的喪屍兵力就不弱於三環,那要是整個市中心兵力加起來還不得事三環的好幾倍?這樣子也就還則罷了,要是找個人跡稀少的地方登陸也就算了,起碼可以慢慢發展,關鍵是衝著人跡稀少而來但是壓根並不是人跡稀少。

鄭小天覺得自己就是踩入到了這麽一個坑之中,看著像是有什麽好日子過了,飛黃騰達了一般,但其實發展緩慢,穩定困難,度日如年一天不如一天的這麽一種樣子。這局麵,真心是好不起來的說。

“留在三環沒什麽發展前途,並且都已經是打上門來了。來到這裏,如履薄冰。”革覺歎氣一口,搖了搖頭。自己本來是擁兵四十萬,沒曾想會變成這樣。哪怕是四十萬兵力來到這裏那也不會是撲不開啊。那也不會是生命都受到威脅啊。這都是什麽情況?

“有的時候一切都是注定的,我們可是喪屍啊,都已經是變成這個diao樣了還需要害怕什麽?邁著步伐向前進唄。人擋殺人,屍擋收屍。”鄭小天多嘴說了這麽一句。

“別亂說話。”革斷瞥了鄭小天一眼。他這完全是為了鄭小天著想,他們都是知道的,革覺大人那是說幹掉下屬就絕對不含糊的主,你惹他,特別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時候你就是找死。所以他需要第一時間堵住鄭小天的嘴,說出去的話語那是沒有辦法了,但是,他一開口個覺大人自然是知道了他的意思,那麽,多少給一丟丟麵子不幹掉自己這邊的下屬還是妥妥的。

“不,我覺得小天子說話並不是沒有道理。”革覺擺手。

“老大,你別搭理這個小婊砸。他就是最近甄嬛傳看多了,所以想要客串一下心機婊,彰顯一下他的智商。但其實,他的腦子裏麵裝的都是一堆糞,他隻是一枚衷心但是腦子不是很好使的下屬而已。在忠誠方麵我們可以打分一百分,其餘的,不重要了。”革斷道。

革斷將言語說的很混亂,本來他也就是個和稀泥的事情。主要的目的那就是讓革斷徹底的亂了,然後他彰顯了出來忠誠兩個字。而隻要是革斷將這兩個彰顯出來的字給聽了進去的話,那麽,什麽問題都不是問題,什麽情況也不再是情況。

“我還是堅持我的看法,找到喪屍之精銳,一往無前直接將其打殘。隨即聊一聊順便在聊天之中構建金光閃閃的璀璨未來,從而是讓對方心甘情願的為我所用。使用心機婊的路線直接收了這一個區。”鄭小天道。

革斷右手拍打在了額頭之上,他現在恨不得將鄭小天抓起來抽啊。這個家夥真的是什麽言語都敢說,完全沒有多在乎。這個家夥這是不知道自己所麵對的對象是誰對麽?這個家夥簡直那是要作死的這種情操啊。艾瑪!

革斷反思,明顯就是自己對這個家夥太縱容了,所以弄的這個家夥現在如此一般的無法無天。看來在這件事情之上自己那是需要好好的反思一下了!

“這件事情若是按照你所想的來做,成功幾率是幾分數。”革覺看著鄭小天問道。

革斷瞪大了雙眼,老大聽從下屬的建議這種局麵壓根不可能出現的。但是,此刻出現在了大家的眼前,這是什麽樣子的情況啊。讓人完全無法理解的說。

革覺很自我,一直都是。他也不是沒有付出代價的,那代價就是下屬因為他的自我從而去了四分之三。哪怕是下屬忠心那麽一丟丟也不會是那麽毅然決然的跟著對方混了,甚至於還追殺他。

本來隻是這些情況的話,倒也是不至於將革覺給瓦解。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了吧,沒曾想發展竟然如此一般的緩慢,在這麽一籌莫展的時候鄭小天的發言讓他意識到自己不應該這麽的自我。自己是作為喪屍王,但是並不是作為第一智者,自己有智商下屬也有想法。當下屬想到了自己沒有想到的東西之時,能夠聽的自己需要聽。在沒有確定是不能夠聽的之前,自己不能夠那麽的武斷的去斷定這是不能夠聽的。

現在的革覺已經是具備了帝王之氣,不再是當初那個狹隘,自大,傲嬌的貨色了。如果現在還有著半個月之前的三環局麵和自身勢力,那麽統一三環又有何難?隻是,不丟了三環的那麽一畝三分地,不遭遇這一周的局麵他如何可以將心性提升到如此一般?

任何的事情都是如此,有利有弊,喜憂參半。

“不說百分之百的把握,那是傲嬌。按照種種的條件來分析的話,七成把握還是有的。這裏的部署是五十萬,三十萬以及是占據江邊的一二十萬。占據江邊靠的是堤角,也靠的是這裏的地盤沒人要,壓根沒有誰願意涉及。要是從一二十萬下手,融合起來以後就是接近三十萬,然後足矣撼動三十萬,隻要吞了三十萬的大軍,足矣撼動五十萬,到時候一統這裏又有何難?”鄭小天說的那是豪氣衝天,霸氣不已。

“意思就是我十萬大局要傾巢而出了是麽?”革覺看著鄭小天。他沒有想過是這樣子的一種條件,這個條件的話他就用的考慮考慮了。更何況,現在他壓根沒有十萬大軍。現在他的大軍真的是每一個都是寶貝嘎達。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啊老大!”鄭小天看著革覺道:“你不將大軍撲出去,不將凶殘的戰鬥數值展現出來,人家為何需要害怕與你?人家若是不害怕與你,那私下隱匿的蠶食是要蠶食到什麽時候去?我們隻有一出場就威懾住對方,讓人家壓根不知道我們是從哪裏來的,後援多少,從而是被我們以一敵二乃至於是敵三四的戰鬥數值給嚇著,被我們的計劃給騙著,才能夠是將損耗降低到最低啊。”

革覺心中的確是覺得鄭小天說的是有道理的,但是現在對方的提議簡直是賭博。賭贏了還則罷了,賭輸了真的不是什麽好玩的事情。

革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深深地吐了出來。這一刻的話,整個人心情都還是很惆悵的。對方的提議又不能視而不見,真的是……

“不要鬧!”革斷低沉著聲音衝著鄭小天道。對方竟然是越說越過分了,他隻恨沒有早一點的卡死對方。一旦是革覺發表起來要弄死對方的話,那還真的是一件麻煩事,想要化解難度係數很大的說。

革覺站起身來,他的目光環視著大家的身影。

“小天子說的在理,舍得首先是要有舍才會有得。”革覺說道:“戰,按照鄭小天的計劃來戰。”

街道之上,三三兩兩的喪屍晃蕩來,晃蕩去,拖著他們的殘軀漫無目的。看起來這些喪屍還是很愜意的樣子,如果沒有出現任何變故的話,這些喪屍會繼續的愜意活下去。注定了當三環出現變故的時候回波及到這裏。

突然之間,街道之上出現了一道一道武裝很是精良的喪屍身形。特別是打頭的這一百來號,他們的身上全副武裝的穿著鎧甲,他們的手心之中提溜著一把博寧博寧閃爍著寒光一般的唐刀。

嗖,嗖,嗖!

鄭小天帶頭之下鎧甲喪屍戰士動了起來。

鄭小天緊握著手心之中的唐刀,他的目標是處在遊屍最前方的兩枚。是,人家要是跟他比起來的話怎麽看都是不堪一擊。要是他動手即便是將對方腫麽地了,那都好看不到哪裏去。但是這不妨礙鄭小天還是動手了。

鄭小天跳起身來,並且在空中之時他的身體就轉動了一圈。一圈回來之後,他右手之中緊握著的唐刀也在驟然之間斜斬而下。

噗噗兩聲,兩枚喪屍被一道分成二。一枚那是從脖子到右臂的胳肢窩一道而下,另外一枚就是從胳肢窩下方到腰間一道而下。這一刀一氣嗬成,並且一刀斬了倆。

此刻的鄭小天給人的感覺那就是一把刀,一把出鞘了的寶島。杵在一邊看著的革斷那是連連搖頭,滿意不已,這是自己的心腹,這是未來即將升起的一顆新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