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長得像個小白臉

一棟三層小樓,在這三樓的樓頂之上有著一枚男子,一枚女子。

女子猶如是sm一般的被捆綁在了桌子之上,四個角落捆綁的結結實實沒有掙紮出來的可能性。男子圍繞著女子一圈一圈的走著,也不知道這是要幹什麽。

“到底是從哪裏下手好呢。”男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好久沒開葷,好久沒吃肉了。現在人肉都送到了麵前但是不知道應該如何來下嘴了,這種感覺真心是不很好呢。

“嗚嗚嗚!”女生叫喚了起來。

“二師妹,別鬧。”男子拍了女生的後腦勺一巴掌。這還沒有研究清楚到底是從何下手,從什麽地方開始吃呢,這個女生嗚嗚來嗚嗚去這是要幹哈玩意?抽啊?

“嗚嗚嗚!”女生繼續的嗚嗚著。

男子被弄得有點心煩,他右手抓住了女紙嘴巴之上的布條扯了出來道:“什麽一個情況!”

“我是女紙軍團的,你是不是要作死?女紙精團是嫉惡如仇的。”周紫月道。

周紫月是怎麽都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是會有著這麽一天,被當成了一盤菜一般的捆綁了起來。重要的,這喪屍竟然是能夠跟自己交流。竟然是會將自己給抓住然後琢磨著從哪裏下手,是不是玩自己的說啊。

如果上天再給周紫月一次機會的話,她絕壁那是不會這麽的傲嬌堅持分兵作戰的己建。要是有兩個人的話,一個覓食一個警惕,哪怕是遇到了事情也得是能夠跑掉一個,跑掉一個的話就能送信引來大軍的救援,現在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

“女紙精團?什麽玩意?”喪屍王眨巴著眼睛,好像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精團啊,那可是所有男性的克星,哪怕是他都成為了男喪屍王似乎都得是被克製的這麽一種樣子。聽起來簡直就是好嚇人的說,莫非真的很嚇人?

“我跟你說,現在要是放了我還來得及。要是我的長官一旦到來的話,是,你喪屍大軍是很多的,但是,我們不衝著喪屍大軍下手,我們直接就是點對點的對你展開攻擊一樣可以讓你跑都跑不掉,到時候你非死不可了還。”周紫月盡可能的嚇唬對方。怕的是對方沒智商沒思考能力,若是對方有智商有思考能力的話,那性質就變了,對方有著一定的可能性會被嚇唬道。對方要是放了自己的話,鬼才願意為了報複才真的跟喪屍大軍死磕呢。

“不墨跡了,你這張嘴很討人嫌,那麽幹脆是從你一張嘴開始下手好了。”喪屍王看著周紫月那性感無比的小嘴唇,心中激動灰常的樣子。

周紫月看出來了,這是完犢子了。看來這是自己的末日到了,媽蛋,本以為加入到了女紙軍團之中的話,有著這些護犢子的女人所投靠什麽事情幹不成?但是,現在想想的話簡直就是自己想多了。艾瑪,真的,真的是……

喪屍王已經決定了,從嘴巴開始下手。既然是下手點已經是找到了的話,那麽其餘的問題頓時不成問題,隻是在這麽一個十分之愜意的時候房頂之上來人了。不對,是來喪屍了。

咕嚕!周紫月吞咽了一口口水,這是純正的喪屍啊。臉上一道一道的傷口那翻開的肉,真的是非一般的觸目驚心。身上一陣一陣的惡臭味席卷而來,聞著就像是一具埋藏到腐爛的屍體剛剛被開棺的味道一般。身上小腹之處陰森森的肋骨就這麽的掛著,看著就瘮的慌,這是尼瑪兵器麽?在必要的時候直接就是拔出來的一種情操是麽?

周紫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很明顯這是喪屍王所邀請的座上賓。很明顯一會自己就會成為對方小腹之中的食物,艾瑪,真的是很不想死啊。麻辣隔壁的,再給自己一次機會絕對不會耍性子單兵作戰啊。尼瑪!

其實周紫月單兵作戰何嚐不是想借機找尋找尋李軍和鄭小天的下落?馬上女紙兵團要離開三鎮市了,在這即將要離開的時候嚐試嚐試找一找吧,雖然她也覺得找到的可能性基本上是沒有,但是,努力一下總歸是好的。

“吼……”喪屍衝著喪屍王後叫一聲,趕腳簡直就是在叫板。但其實並不是,此刻喪屍正在衝著喪屍王道:“老大,一級戒備。”

“納尼卡?”喪屍王有點蒙,一級戒備?若是自己的下屬說一級戒備的話,那自己沒有任何的理由不聽。那說明真的是存在問題,並且存在了威脅到他的問題。

“老大,突然之間出現了一支先鋒兵團,他們的戰鬥力以一敵三都不成任何的問題,他們衝著您現在所在之地衝鋒而來,說話之間就得是要到了。您還是先撤了再說吧!”喪屍將情況盡量簡短的匯報了出來。

“我尼瑪怕過誰是麽?調集大軍,幹丫的!”喪屍王雙手攥緊成拳,這個時候若是自己跑了的話,那就真的是完了。這個時候不說是要跟對方拚死拚活,起碼自己也得是到前線做好這麽一個表率的工作。

喪屍王判斷錯誤從而是抉擇錯誤,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的話他肯定會選擇跑路。躲在後麵運籌帷幄或許有贏的機會,衝鋒在前被鄭小天給咬住那真的是不咬死你絕對不鬆口的樣子。

街道之上,一陣風吹過,地上的灰塵廢紙揚起。喪屍大軍之間看似這是要決戰的樣子,鄭小天這邊已經是做好了衝鋒的準備,喪屍王這邊有點力不從心,軍心都快被打的沒有了。

革斷貼近到了鄭小天的身邊道:“看著樣子對方喪屍王要麽就出來,要麽就跑路。他要是跑路的話基本上我一眼可以看出來哪一個是王,到時候我負責追擊。他要是出來談判的話,找到機會我倆一起動手將其滅了。”

“可以!”鄭小天沒有回絕革斷的提議。名義上對方是自己的老大,並且犧牲好幾千的喪屍大軍隻是為了掩護自己這九十九個奸細撤離的這一份情她也會承。

“你小子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好說話了?”革斷瞥了鄭小天一眼,在他的思維意識之中對方是個相當之不好說話的玩意,用刺頭來形容對方的話一點都不過分。

“老大用心來對待我,那麽我當然是也要用心來對待老大了。”鄭小天拍打著自己的胸脯。

革斷拍了一下鄭小天的肩膀一笑道:“哎呀,不要說這些,當時我隻是為了革覺老大掩護你撤離而已。”“拉倒吧,革覺老大連你都可以犧牲還能為了我?”鄭小天搖了搖頭道:“對於我而言您這種可以犧牲自己掩護下屬撤離的老大才是好老大。”

“所以我們這些人隻是做臣子的,這一點已經是確定了的。”革斷一笑。

鄭小天看出來了,對方似乎沒有做喪屍王的野心。就對方這麽一種心境的話,那是比革覺要來的好談的樣子。如果非要是覆滅革覺大軍的話,倒也是可以相信革斷,這個家夥有著當下屬的覺悟。

敵軍陣營之中有著這麽一枚美男子走了出來。在如此一般的喪屍大軍之中鶴立雞群一般的存在,很明顯這就是敵軍之中的喪屍王了。

“小白臉,我看你很不爽的樣子。”鄭小天指著喪屍王道。

“我?”喪屍王心說了,尼瑪我這是招誰惹誰了,剛一出來就被你丫的擠兌,尼瑪有病是吧?跟我過不去的一種節奏是吧?哎呀,哎呀,這個小婊砸。

“作為一個喪屍,臉竟然是這麽白,整個屍的身上看不見一點屍斑,沒有一點霸氣,簡直就是走著小白臉路線的小婊砸,然後眼神還靈動,一看就是個心機婊。哇呀呀,不說了,說下去簡直就是想抽你了。”鄭小天擺手。

“勞資是喪屍王,願意。你還說勞資,你自己不是這個diao樣?你哪裏看著像是一個喪屍了?”喪屍王真的是氣不打一處來,他感覺到了深深地惡意。對方那是衝著自己而來的,簡直就是太過混了。

“我又不是喪屍王,我願意。”鄭小天聳了聳肩雙手一攤道:“但是,你作為一個喪屍王你不以身作則,頓時我就非常之無語了。你這樣子是有意思呢還是咋地?”

“少跟我廢話,不想搭理你。”喪屍王被噎的不知道說什麽了,唯有不搭理對方了。這樣子的話可以說是自己心胸寬廣,是的,完全可以占據這麽一個理由從而是無視對方的樣子。

“你是詞窮了吧?一般詞窮的主要原因是沒有道理。如果有道理還會詞窮麽?不會,完全不會。”鄭小天搖了搖頭,道:“身為一個喪屍王級別的貨色竟然是讓人如此一般的看不起,沒天理啊。”

哎呀,哎呀!喪屍王胸口一突一突的。誰看不起自己了?自己的大軍很是看得起自己,也就隻有對方看不起自己。這個家夥簡直就是太過混了,今日的事情沒完。

革斷心中暗暗點頭,首先是在大戰之前將對方給整的淩亂,從而找機會下手。這是高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