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何苦要賤

“你們到底是個什麽路數?在我的底盤之上我竟然是不知道你們的存在,莫非是來至於外界?”喪屍王衝著鄭小天問道。。しw0。

“管得著麽。”鄭小天心虛道。心虛是裝出來的,他相信憑借心機婊一般的對方肯定是會被自己所迷惑。但是,迷惑不一會以後就會清醒,清醒了以後就會變得更為的迷糊。嗯嗯,最後就徹底的淩亂了,然後腦子都炸掉了。喲西!

“小子你很diao啊。”喪屍王目光落在了鄭小天的身上。

“那要看對誰。一看就嚇得要死的,我就diao不起來了,要是一看就好欺負,頓時我就張揚了。”鄭小天右腿伸出隨即開始抖腿。

喪屍王沒說話,他覺得對方這一切都是裝的,這是心虛的表現。對方的大軍應該也就如此一般的幾萬之數沒有了後續的援軍。不對,不對,對方可以在自己的眼皮子下麵登船,那就可以在自己的眼皮子下麵潛伏了很久,那就可以將自己的大軍數量打探的一清二楚,如果是這個樣子的話,對方那就是有備而來,如果是有備而來的話就有著後續的大軍。

亂了,喪屍王覺得自己那是徹底的亂了。整個大腦已經是猶如漿糊一般了,想不通對方到底是有備而來還是怎麽地了。在這一瞬間他讓自己冷靜下來,旁枝末葉想不想無所謂,主幹需要清楚和清晰。對方那是深知自己的情報而自己完全不知道對方的情報,那麽,利用炮灰大軍探索對方的情報從而在做定論這才是至關重要的。撤!

一念至此喪屍王想通了,他仰頭大吼一聲。喪屍大軍在這一刻不畏懼犧牲,不畏懼死亡,不畏懼受到傷害的衝了上去,他在喪屍大軍衝上去的時候身形向後,向著來時候的三層小樓激射而去。

“追!”革斷道。

“不!”鄭小天扭轉頭看著革斷道:“我追,您操控先鋒兵。”

“為何?”革斷心說了,你小子剛才答應我的都是狗屎是麽?前腳還答應我腫麽,腫麽滴,後腳頓時就是不認賬了。不錯呀!

“他若是出來就跑或者是不出來,那麽自然是我們帶領著大軍衝鋒的時候順便二打一的收拾了他,但是現在他可是出來下達了作戰命令以後才獨自撤離。那麽大人您就得是將眼前的局麵控製住,斬殺他的任務交給與我。損失最好不要太大,因為這些都是將來的戰士。”鄭小天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也是!”革斷點了點頭。

“既然是我們已經愉快的談妥了,那麽我走了!”鏘的一聲,鄭小天拔出了唐刀。他緊握著刀鞘挽起了一個劍花,隨即身形一瞬嗖地一聲就出去了。

“我尼瑪什麽時候跟你談妥了?”革斷看著鄭小天的背影,得,自己就是多餘說這個。對方那就是不以為意的激射了出去,完全不在乎自己說了什麽。這麽一種被忽視的感覺真的是讓人清爽不到哪裏去啊。艾瑪!

三層樓之上,喪屍王來了。隨手他就操起了台子旁邊的一柄劍握著在了手心之中,然後一劍而下。

周紫月嚇的三魂不見了七魄。這是要葬送在自己兵器之下的節奏麽?真的是一刀子下來之後她發現隻是自己的雙手被捆綁住的繩子斷掉了而已,對方壓根不是要斬掉自己的腦袋。喪屍王莫非要放了自己?這個想法想想就直接被回絕了。

“小子,往哪跑。”聲音傳來,攻擊也隨即席卷而來。

鄭小天來了,來了以後直接就是進入到了攻擊的狀態之中。

喪屍王緊握著長劍倉促之中趕忙迎了上去,下一秒鍾隻聽叮叮叮兩柄兵刃交鋒的聲音真的是不絕於耳的樣子。

這……周紫月看著此刻的局麵,好像是有著這麽一枚俊美的男子跟喪屍王打了起來。這一枚俊美的男子武功卓卓,儀表堂堂,簡直就是所有女生所想要嫁的對象。此刻哪怕是她也一樣是芳心亂動不已啊。

周紫月咕嚕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尋摸著這是一出英雄救美的故事。等待對方斬殺了喪屍王以後機會來解開自己的束縛,然後問自己是否願意當對方的公主,自己斷然是不會回絕。自己毅然決然的點了點頭倒出一句我願意,然後兩人幸福美滿的橫行在末日之中誰也不敢招惹的這麽一種樣子。

“愣著幹哈呢?準備讓我跟你解鎖還是咋地?解開束縛啊。”鄭小天衝著周紫月。

“額,額!”周紫月的遐想都被打破了。看來是自己想太多了的樣子,看來對方也沒有把握一定可以斬殺掉喪屍王的樣子,看來……

鄭小天與喪屍王交鋒以後才知道,這個家夥一開始還好對付一點,頻頻出錯。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方熟練了還是啥的這麽一種原因,好家夥,這是變得膩害了起來啊。抵擋吃力晉級到了旗鼓相當,旗鼓相當似乎隱隱約約要朝著斬殺與自己的這個方向發展啊。

“小子你真的是破壞我好事啊。”喪屍王搖了搖頭,也就是那麽的瞥了周紫月一眼,他發現對方已然是成功的解開了束縛。這要是再想抓住對方的話難度係數很大了,隻因為眼前的這個家夥破壞掉了自己的計劃。該死!

“我就破壞你好事了,咋地吧。”鄭小天明擺著就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一種架勢。

“我跟你說,你少惹我,現在我對劍的把握那是越來越大了,你沒有感受到麽?”喪屍王道。一開始或許他還真的是沒有多大的自信心,但是現在,他自信心十足的樣子。

“你還能有多賤?”鄭小天問道。

“試一試就知道了。”喪屍王賭氣道。

“不用試,我承認你比我賤。”鄭小天霸氣擺手,第一的名次讓給對方又能如何?

“噗!”周紫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笑。

“小子,你竟然挪揄我?”喪屍王雙眼眯成了一條縫寒光閃閃。他腦子不是很好使,一直都沒有想清楚想明白,現在一想,尼瑪辣個巴子的,對方那是在冷嘲熱諷說自己賤啊。這個小婊砸,太過分了。

“沒有挪揄你。”鄭小天搖頭道:“隻是比賤的話我自愧不如,你贏了,天下第一賤非你莫屬,你要是認第二都沒有人認第一。嗯嗯,就是如此!”

“我弄死你!”喪屍王主動地朝著鄭小天席卷了過去。

周紫月的芳心擔憂不已,一開始的情況是鄭小天穩操勝券,但是現在的情況是喪屍王穩操勝券。她真的是十分之為對方擔憂的樣子!

“不就是賤麽?”鄭小天恥笑,當對方一刀朝著他的脖子斬了過來的時候,他一樣也是一刀子朝著對方的肩膀斬了過去。這是要以傷換傷的姿態。

喪屍王有把握自己可以一刀子先將對方幹掉,然後在那驟然之間可以根據自己的後撤來卸掉攻擊力到,從而……

喪屍王的想法是美好的,隻是真的當實施起來的時候那就完全不是這個事情了。

叮!

喪屍王的刀猶如是攻擊到了普天之下第一堅硬的物體之上一般,這個物體是否有攻破的可能性或許是一個未知之謎。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他現在手心之中握著的劍不可能賤得過對方。

噗!

鄭小天的一刀猶如是削蘋果一般的將喪屍王的肩膀削掉。

“你……”喪屍王捂住了自己的肩膀,還真的是沒有想到自己和對方的硬拚之中竟然是自己落敗了的結局,這一切真的是有點出乎預料的樣子。艾瑪!

“我忘記提醒你了,雖然你很賤,但是我的防禦力不是你可以賤得過的。”鄭小天一笑道:“事實證明,你的確是不過我。嗯嗯!”

“你過混了。”喪屍王指著鄭小天。

“你都已經變成獨臂神尼了,我過混你還能咋地?”鄭小天恥笑。

“是呀,人家過分你還能咋地?”此刻已經完美幫自己解鎖了的周紫月一樣開口挪揄道。

鄭小天倒是沒有想過會在這裏衝鋒周紫月,隻是對方不可能認識自己是誰就是了。

“你們這一對狗男女,實在是太過混了。”喪屍王指著鄭小天,指著周紫月。一個是屍有情,一個是人有意,很明顯這沒有自己什麽事情了。自己就是多餘上來,要是自己直接走了的話何至於此?艾瑪,這就是傳說之中的一子錯滿盤皆輸麽?

“感慨完了就去死吧。”鄭小天話音落下身形就自轉而起,並且迅速朝著對方靠近而去。

一圈比一圈轉的更得力,鄭小天所能夠發揮出來的攻擊力也就更為的恐怖。

雙方之間的距離本不大,如果從慢放模式切換成為正常的話,那就是鄭小天瞬間出現在了喪屍王的麵前,一刀朝著對方的太陽穴之處斬了過去。

喪屍王當即抬刀格擋,隻聽叮的一聲,緊隨其後噗的一聲就響起。

喪屍王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死的。

鄭小天一刀斬斷了對方的賤,並且將其大腦一分為二。看著地上死透徹了的家夥,他搖了搖頭道:“再賤又有何用?不賤豈不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