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你可不要嚇尿了

“官人!”周紫月扭扭噠噠的衝著鄭小天。@樂@文@小@說|

“還不走?”鄭小天瞥了周紫月一眼。就現在對方扭扭捏捏的樣子著實那是讓人眼前一亮,但是,對方也不認識自己,並且自己也沒有辦法自報家門,更重要的是現在也不是聊天敘舊的時候。所以還是讓對方走了算了。

“壯士不留下來一個聯係方式麽?”周紫月硬著頭皮問道。

“有緣自會相見,哪怕天涯海角。無緣難見一麵,哪怕近在眼前。”鄭小天說完之後轉身朝著後方走去。

“壯士我一定會找到你的!”周紫月咬牙道。

鄭小天一步沒踩穩差一點摔倒在地。他現在那屬於是分身隨時有可能損失掉,分身都是個不定性的對方找自己?三胞胎都隻剩下倆了,哪怕是死光了也不無可能,到時候找屍體還是咋地?艾瑪!

不過鄭小天也想到,這樣子下去也不是一個事情。次次都是換容器,次次都是不堪一擊的容器。當自己將修煉方式給喪屍大軍的時候,是否自己也應該修煉一下鞏固鞏固自己的這兩個喪屍分身呢?對不對?並且每一次都是要閉上眼才能轉移到另外一個分身或者回歸到人類身軀,這樣子很累的說。就不能是弄個影分身一般的方式或者是一氣化三清啥的?

鄭小天搖了搖頭甩開了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現在當務之急還的是將喪屍大軍給收了。都已然是將喪屍王給幹掉了,這喪屍大軍也變成了無主之物。

鄭小天並不知道的,當他幹掉喪屍王的時候,這喪屍王的身體之中有著這麽一團氣湧入到了他的身體。他隨即就是可以掌握到這麽一份能力,屬於生前喪屍王的能力。隻是很可惜的是,這個喪屍王壓根也沒有什麽能力就是了。

市中心,革覺站穩了腳跟。二十來萬的喪屍大軍被收編到了麾下。其中貼身的幾萬是精銳之中的精銳,然後在這二十多萬之中調動了出來一點,湊夠了十萬精銳大軍,二十萬普通戰士。擴編三個軍團,三位喪屍王執掌,精銳隸屬第一軍團革斷,而,第一軍團之中一屍之下萬屍之上的就是鄭小天桑。

鄭小天也屬於是在革斷的麾下站穩了腳跟。這可是斬殺喪屍王所打出來的位置,這可是也因為革斷很看好他暗箱操作的結果。

革覺,革斷,鄭小天,革夥,革爆以及這兩個軍團長的心腹聚集在了一起。距離收複地盤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的樣子,革覺也已經徹底的穩定在了市中心一角。

“將大家叫過來呢那是要問問應該如何的發展。”革覺並不是很滿意現在的情況,在他出逃之前可是四十萬大軍,現在也就隻是三十來萬而已,甚至於都沒有恢複曾經的陣容。

“大人,我覺得欲速則不達。”鄭小天道。

“有你說話的事情麽?”革爆陰沉沉的眼神看著鄭小天。總老大發話,他們這些二當家都沒有開口,這個低人一等的家夥竟然說話了?有規矩否?懂事否?

“我說話和你又有什麽關係?”鄭小天看著革爆。

“誒你這個孩子。”革爆站起身來指著鄭小天道:“你是不是有點恃寵生嬌?”“誒你這個孩子。”鄭小天站起身來看著革爆道:“和你又有什麽關係?”

“我尼瑪抽你信麽?”革爆生氣了,名字就可以看得出來他是一個暴脾氣。本來嘛,第一軍團這麽一支以一敵二的軍團給了革斷他也就不是很爽,現在革斷的一個小小下屬竟然跟自己玩平起平坐,他自然是更為不爽了,這要是還能忍下去那還腫麽帶兵?

“革爆,你抽誰呀!”革斷站起身來,對於自己的下屬他是用生命去維護的。當時在堤壩的時候,他可是衝鋒在前為下屬爭取後退的時間。當時那可是有著九成的可能性他會被喪屍大軍淹沒,這一點可以充分的表明了他維護下屬的態度。

“革斷,你……”革爆當即這是要發火啊,這個時候革覺站起身來道:“你們三個能不能坐下好好跟我說話?”

革覺發話了,頓時大家坐下沒言語。

“剛才你說欲速則不達?”革覺看著鄭小天。

鄭小天從身上拿出來了一份底圖彈開在了桌子上,隨即拿出來了一支大筆在底圖之上市中心的一角畫了一個圈圈,他利用筆尖點著這個紅圈道:“這裏就是我們所在的地方,市中心的一個小角落而已。保守估計市中心也有三四百萬人口,我們這個角落就得有著百萬喪屍大軍。現在我們才三十萬,情報之中還有兩撥喪屍大軍,一撥三十,一撥五十。我們才剛剛鞏固,人家已經是盤旋已久。首先我們要搞清楚自己的內憂,然後再來研究外患。”

“再來?”革覺反問。

“是的!”鄭小天點了點頭道:“並不是什麽要你拿著菜刀我拿著水果刀互相的捅刀子,並不是非要三十萬對陣三十萬誰弄死誰那是誰能耐。是,我們喪屍大軍的確是不畏懼疼痛和犧牲,紐幣轟轟,但是,沒有必要將大軍犧牲在這裏。”

“那你說如何?”革爆看了鄭小天一眼,對於對方所說的他不置可否。

“我們要跟對方硬拚,哪怕是贏了,整合了下來又有多少大軍?五十萬?四十萬?三十萬?並且還是殘兵,這個時候若是另外一撥大軍借機攻打呢?我們的處境非常之堪憂。”鄭小天搖了搖頭,道:“我們要畏懼那一撥五十萬的大軍,人家也是要畏懼,何不合作?”

“誰也不願意一個王不當去給別人當小弟吧?”革夥道。

“對的!”鄭小天點頭。

“那你不是拿我們當星期天混點麽?”革爆又是要發火。

“敢不敢聽人家將話說完?你們怎麽一個一個都是這麽一種diao樣呢?”革斷開口。

革夥和革爆看著革斷。

革覺搖頭,這三個下屬之間的不和睦那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說是不想要讓下屬之間幹起來吧,那是假的。有競爭才有動力,有戰鬥才有實力。後方訓練多流血前方戰鬥留條命。但是這一個一個當著自己麵前就這樣搞,這尼瑪很不給自己麵子的樣子啊。

“老大,咱不要搭理這些王八犢子。他們賤他們的,我們含蓄我們的。”鄭小天衝著革斷道。

“小子,我特麽的要跟你單挑。”革爆站起身來。

“單挑的事情一會再說,現在我想要知道你的想法。”革覺看向鄭小天。

“是!”鄭小天點了點頭一臉正色道:“我們可以去跟那一支三十萬大軍的勢力去談,如果你就這麽的上前去跟人家說要談,人家估計要抽你。但是如果說是我帶著一支精銳可以殺到對方的腹部,輕易的進去,輕易的出來,並且大軍包圍在四周的話,然後在我的口才之下應該可以談妥。”

“你是說你的鎧甲百人小分隊?”革斷一直都是按照鄭小天的要求將這一支百人的小分隊留在了對方的身邊。他可是冒著相當大的壓力,因為這一支憑空武裝出來的百人分隊威脅力太大,革覺是絕對不允許下屬威脅到自己的生命,但是有他擔保並且壓力十足之下,這一支分隊沒有被擴散到全軍之中。

“是的!”鄭小天點了點頭道:“我們身上的盔甲刀槍不入,如果隻是一味的開一條路的話,幾率五成,如果是麵對沒有什麽腦子的喪屍大軍,幾率九成。您也說過我們就是一把短匕,戳向敵人心髒的短匕,現在就是戳向敵人心髒的時候了。”

革斷無法點頭,他將目光看向了革覺。他可是很清楚地,自己隻是一個下屬而已,如何的抉擇那是老大說了算的事情,自己隻需要聽從號令就ok了。

“可以!”革覺點頭了。

“既然老老大都可以了,那麽我們接下來就應該是準備準備了。”說到此鄭小天站起身來,目光看向了革爆道:“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先將單挑的事情搞定。王八犢子,我看你不爽已經很久了,不就是資格老一點麽?你裝什麽幣一天天的。單挑啊,來啊。”

革覺笑了,要說鄭小天忍氣吞聲那反而是讓人有點惶恐了,因為這是心機婊的體現。但是對方有什麽直接就宣泄了出來,這性質就不一樣了。

革斷沒說話,他對於自己心腹的防禦力還是有著十足的信心。哪怕是幹不過對方,起碼也是防得住。所以這就是一場莫對了便宜占盡,摸錯了也不會吃虧的戰鬥,他無所謂。

“單挑啊!”革爆被氣的都快爆了。

“不用大嗓門,有什麽實力擺出來看一看就行了。咬人的狗也不叫喚,叫喚的狗都是不要人隻壯狗兒膽的無能貨色。”鄭小天擺手。

“你特麽的罵我是狗?”革爆在此刻反倒而冷靜了下來。

“你沒有會錯意,我是在罵你!”鄭小天點頭。

革爆朝著門外走去,一邊走一邊道:“小子,樓頂見,你可不要嚇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