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嶄露頭角

房頂。樂-文-

說來也是有緣分了,原先這是鄭小天追擊喪屍王而來的地方,隨即這是他與周紫月偶遇和分離的地方,現在這是他要單挑另外一枚喪屍王的地方。

“要不你先將身上的傷口縫一下?”鄭小天指著革爆身上那一道一道的撕裂口和刀口道。如此一般的不美觀,真的是讓人心情頓時就是不好了。

“不用!”革爆擺手。

“要不找一件緊身衣穿一穿?”鄭小天再一次提議。

“不用!”革爆歪著頭看著鄭小天道:“你到底想要表達什麽?”

“我想要表達的是你這個家夥身上都是傷口看著讓我覺得瘮的慌,算了,說的這麽的文雅幹什麽。我看著你身上的這些傷口想吐,是的,就是這麽直觀而清晰的感受。”鄭小天點頭。

“去死吧你。”革爆右手處在了腰間鏘的一聲就拔出了斷匕,隨即舞動著朝著鄭小天席卷而去。

革覺,革斷等等在一邊旁觀。此刻革覺靠近到了革斷的身邊低聲道:“你這下屬不錯呀,很是心機婊的樣子。”“怎麽說?”革斷開口問道。

“兩軍交戰之前理應先攻心,隻要是對手有點心中浮躁那麽自己的成功幾率自然是拔高不少。現在的事實證明你的下屬幹的不錯的樣子。”革覺點頭。

“這樣啊……”革斷抓了抓後腦勺。也不知道老大的言語到底是褒是貶還是挪揄。

“對的,如果下一次軍團可以得到擴充的話,我想提升你的下屬為軍團長。”革覺道。

“那我不是管不住他了?”革斷頓時就想回絕,但是想想算了,隻要是能夠看著下屬好,至於對方是不是跟自己平起平坐倒也是無所謂了。

“莫非你不是很願意?”革覺笑看著革斷。

“隻要下屬好就行,提升就提吧,老大一開口,資曆什麽靠邊走。”革斷擺手。

“放心,我準備提升你為縱隊司令長官。我呢隻是負責運籌帷幄,除了我就是你最大,可以直接調令所有軍團長。”革覺道。

革爆可能還不知道自己的老大正在跟革斷研究這個,一旦真的是擴充完畢的話他就得跟鄭小天平起平坐反倒而是要矮與革斷一頭。因為什麽?隻因為革斷有一個好下屬,下屬升官所以自己理應升官。

革爆要是知道這些的話他肯定會心裏不平衡。不過,在他現在還不知道這些的情況之下他的心裏也不是很平衡。他一拳下去對方竟然是雙臂疊加隨即就輕鬆的抵擋住了。是的,對方的的確確硬抗了他的一拳。

“這一拳給我的感覺那就是娘們唧唧的,你莫非是沒吃飯?也對,也對,你是喪屍王來的,你要吃的是人。而,最近行情不是很景氣,你也沒有什麽人可以吃就是了。嗯嗯!”鄭小天點頭。

“艾瑪!”革爆真的是很想撕了對方的這張嘴啊。真的!對方簡直就是太欠了啊。

革爆真的是留著手在,他不想將雙方之間鬧得太僵硬,所以哪怕是刀子都抽出來了他也隻是用拳頭來攻擊對方。刀子可能會對對方造成致命的傷害,但是拳頭不會,頂多就是一點點絕對可以恢複的內傷。沒曾想會是這樣子的一種解決,便宜沒占到反倒被占便宜。

革爆右臂爆發力道,借著這力道被對方雙臂抵擋的這麽一刻他順勢倒退小五米與對方拉開了距離。這還沒有站定身形的一瞬間,他緊握著兩把匕首迎了上去。這才真的是大動肝火了,哪怕是將對方斬殺與刀下他現在都是在所不惜了。

鄭小天搖了搖頭,很明顯對方跟自己不是很熟,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鎧甲那簡直就是絕對的防禦。憑借對方的攻擊也想奈何自己?簡直,簡直就是想太多了,這是可能的事情麽?絕壁不可能的好麽。

鄭小天從容不迫的舞動了起來手心之中的唐刀。以長對短,按照道理來說他是占盡了便宜。但其實也並不竟然,畢竟對方是兩柄刀,若是一柄跟自己之間不相伯仲的話另外一柄則是可以隨時的展開偷襲要了你的命。

但是這不妨礙鄭小天繼續的從容不迫不以為意。很簡單,他的身上可是有著絕對的防禦。

叮,叮,叮!兵刃之間的交鋒非常激烈,一時之間雖然鄭小天落雨下風但是已然是將自己防護了起來。

一刀,那是從鄭小天防禦的死角直接過去朝著鄭小天的身上攻擊而去。

革爆樂了,這還不能命中?怎麽看這都是絕壁要命中上去了。

叮!

的確是命中了,不過革爆的攻擊命中了上去也隻是在對方的鎧甲之上留下了一道火光而已。這麽一瞬間的時候他愣住了,因為這還怎麽玩啊。

反擊開始了。鄭小天的唐刀挽起劍花貼著革爆的匕首就朝著對方的心口紮了過去。唐刀的刀鋒之上寒光博寧博寧的閃爍著,對方也沒有他這麽變態的盔甲,這一刀隻要下去很明顯就可以將對方的身軀洞穿出來一道刀口。

革爆身形後撤。

“跑?”鄭小天一笑道:“這個時候為時已晚。”

鄭小天的右腳頓時一踩房頂之上,甚至於那都將地板給踩得龜裂了起來。他整個人猶如是激射出去的子彈一般席卷了出去。

噗!

一刀直接貫穿了革爆的心口。

這種傷勢若是在人類的身上那絕對是致命的。但是,這種傷勢若隻是在革爆身上的話……

“小子你可能忘記了,我是喪屍王不是人!”革爆雙手放開了匕首,十根手指頭朝著鄭小天抓了過去。

革爆的十根手指頭才是最大的殺器,才是秘密之中的秘密武器。反倒而匕首什麽的那都隻是為了吸引你的目光,讓你覺得這是對方的殺手鐧,心髒中刀,讓你覺得攻擊成功,頓時放下了戒備從而是可以方便的偷襲與你。

這就是個心機婊啊!鄭小天搖頭,這麽眨眼的功夫對方的爪子已經是攻擊到了自己的身上。叮叮叮的聲音不絕於耳在此刻,火光都迸發到了眼前。

這鎧甲……革爆真的震驚了,自己引以為豪的攻擊還是無法突破對方的防禦,這鎧甲是不是有點太變態了一點啊。這是個什麽樣子的節奏?這是耍自己好玩呢還是咋地?艾瑪,艾瑪這真的是……

噗!

隨著鄭小天的身形爆退,唐刀也從對方的身體之中抽了出來。倒退三米,站定身形隨即右腳用力朝著房頂之上一踩。身形在於此同時自轉了起來,並且在自轉之中席卷了出去。這一刀要借助著自轉的勢頭朝著對方斬殺而去。這一刀要將對方斬殺與刀下絕非開玩笑之事。

“太小看人了。”革爆雙手舞動不退反而進的迎了上去。

觀眾席。

“革爆這個家夥今日可能見識到了我軍之中的第五號人物,這樣子的話哪怕是我升級他為軍團長也不是什麽唐突的事情,革爆和革夥兩個家夥不同意也得同意了。”革覺搖頭。

革斷沒有看懂此刻老大搖頭是個什麽意思!

革覺搖頭的原因是自己的下屬被打擊了自信心,這樣子有利有弊可好可不好。喪屍王能夠強大那就是在傲嬌之中越戰越勇的傲嬌下去。如果喪屍王被打擊了自信心的話,一旦真的頹廢下來整個自尊體係就徹底崩潰了,到時候就廢了。

但是,有利有弊,一旦是扛過來了的話就會變得低調,在低調之中成長比傲嬌之中成長會更為的牢靠。想要成長到頂級當然是要承受得住打擊了對不對?若是當時革覺承受不住打擊,他直接就是帶著自己的下屬拚命了,何至於會上船跑路?不跑路又如何可以將十萬不到的大軍發展到三十多萬?甚至於以後還有可能五十上百乃至於幾百萬大軍?

言歸正傳,此刻鄭小天和革爆之間的戰局就是刀兵與指甲蓋之間的交鋒。叮叮叮的聲音不絕於耳,一次一次的交鋒一次一次的消磨,革爆手指頭之上的指甲殼就一點一點的減少。本來長度都達到了十來厘米,這一刻變成了一厘米都不到了。他倒是爺們了,不留長指甲,但是,這長指甲可是他的殺器啊。這……

鄭小天將對方指甲徹底的廢掉了以後,那自轉的勢頭也緩解到了無。與此同時,憤怒到了失去理智的革爆一拳頭就砸了過來。他雙眼眯成了一條縫,前所未有的一臉正色。

鄭小天迎了上去。

鄭小天和革爆之間的戰鬥已經要落下帷幕,就是在此刻,現在,這一秒即將宣告完畢的這麽一種樣子。一個那是致命一擊,一個那是致命一刀。一個那是失去了理智和冷靜,一個那是冷靜到了極致。兩個人很統一的是戰鬥達到了此刻這種地步必須要將對方弄死沒懸念。

近了,越來越近了。兩敗俱傷或者死一個剩一個的戰鬥即將就要拉下帷幕。

刷刷!

革斷和革覺突然之間加入到了戰團,革斷用胳膊套住了鄭小天的脖子頓時朝著相反方向倒退而去,革覺卡主了革爆的手腕也頓時倒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