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二號幸存者基地覆滅

二號幸存者基地。》し

一切都猶如是往常一般,大家應該幹什麽就幹著什麽。再這樣子的末日之中,那也無非就是多活過一日是一日的事情而已。當然,誰都願意可以幸福快樂的活著,誰也都不願意就這麽的默默無聞的死去。

再這樣子的寧靜之中監獄大門之處的第一區突然之間爆發了。

為什麽要選擇在這麽一個時候爆發呢?那是因為戰士也出去過,戰士也有嫌疑,所以反倒而革新的棋子就不是唯一的嫌疑人。而,從一位戰士的身上開始爆發的話,若是成功了那麽暴露與否棋子都沒有關係,反正戰士被感染那也是棋子的功勞。若是失敗了的話,撤退成功的話,作為棋子的家夥可以跟隨著大軍而撤退,到時候他就是一枚內應。

革新知道這爆發的前因後果,但是駐紮軍不知道。

“疑似人員瞄準四肢關節,確認人員直接爆頭,狙擊部隊配合地麵部隊清除被感染者,快,快,快!”連長的命令下達了下去。頓時地麵部隊出動,頓時,在人們頭頂之上的狙擊手也進入到了角色之中。

如果事情隻是如此的話,那還真的是可以控製住。也就是在此刻的時候,二號幸存者基地的外圍被喪屍大軍給包圍了起來。包圍圈形成的驟然之間喪屍大軍就開始攻城,砰砰砰一次一次衝撞的聲音清晰無比,喪屍大軍這就是一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做派了。

連長收到情報以後整個人都沉思了起來。這事情整的,不是很好弄啊。

“製高點分裂出來八成控製門口的情況,兩成負責肅清內部喪屍,從最後一個區域開始撤離,潛水艇出水麵負責接送。每一個人都要嚴格的審查,在絕對確認的情況之下才允許登陸,疑似人員坐快艇離開。”連長下令。

潛水艇,這是戰略物資,但是到了末日之後就變成了沿海之地逃離的保障。一旦是需要轉移陣地的時候,潛水艇就會浮出來。並且這還是改裝過了的潛水艇,不單單是可以進入到內部,還可以在外部頂端之上憑借著副手穩定身形。在合理空間化的運用之下一艘潛水艇可容納一千人的樣子。整個三鎮市有著二三十艘。

軍方這樣子的部署好像壓根就是有點要瞞著喪屍大軍的意思在其中。事實證明,軍方是對的。一次一次的試探和接觸可以確定喪屍大軍是有意識的做著任何的事情。那麽逃跑的手段當然不能夠是明麵之上的船隻了,要讓你感覺到已然無路可走,然後突然之間出現潛水艇在三鎮市任何之處接送幸存者,讓你簡直就是無法放心下來胡作非為。

言歸正傳。最後一個區率先撤離,因為這裏沒有被感染。但是撤離了以後這裏還是留下了四個人處在了區與區的連接口之處檢查著鄰區的到來。

每一個區或者留下來的人不是很多,但是隨著你經過每一個區都要被檢查,到最後十有*那還真的是會被檢查出來。

最後一個區最安全,不用檢查,鄰區檢查一點點。然後從大門開始檢查是最為嚴格的,那麽大門的這個區域想要達到潛水艇之上就必須經過很多關卡。特別是還會被頭頂之上的狙擊手照顧,這要是真的被感染,九成九以上的可能性都瞞不住。

就這樣,二號幸存者基地正在井然有序的撤離之中。再這樣子的騷亂之中損失大概會在一千上下。此刻,二號幸存者基地的門口那喪屍大軍正在激動非凡的攻擊著監獄大門。這是蓄謀已久的攻擊,那還能夠這麽簡單就被擋住?

轟的一聲,監獄的大門被撞破,被衝開。一枚一枚的喪屍衝了進來,這個時候一區的人才剛剛撤離到三區而已。

“所有戰士聽令,上樓頂。一區大門關閉,二區二門關閉,幸存者通過一個區域就關閉一個區域的大門,一區幸存者配備刀槍棍棒做好自保的準備。”連長一連串的命令下達了下去。

幸存者在戰士的安排之下一人最少拿了一柄武器,戰士在驟然之間上樓頂進行抵抗。四周通往樓頂的鐵門關閉,一區的入口關閉,一區的戰士上樓道關閉了鐵門朝著樓頂而去。隨即就是二區,隨即就是剛剛肅清的三區。

一切都在井然有序之中。

革新處在喪屍大軍的擁戴之中前進著,一邊走一邊他搖著頭說道:“我就知道這個幸存者基地沒有這麽好搞定的,果然!”

革新的虧是沒有聽革勇的直接衝進去,要不然的話棋子都曝光了。

革新的計劃之中有兩個,其一就是將棋子也爆出來,這樣子的話感染速度更快,殺傷力更為巨大,成功幾率更高。但是這有一個弊端,要是計劃一旦失敗那麽頂多敲掉三成人類而已,建立在人類可以跑掉的情況之下七成人類絕對飛了。還有一個計劃那就是在後麵盯著,看看人類跑的資本是什麽,隨即讓那些被棋子感染了的戰士爆發,棋子繼續隱忍。若是計劃成功還則罷了,若是失敗的話頂多留下幸存者一成半。

革勇一出現那就是憋著一肚子的火在,一聽計劃直接就是想都不想的選擇了a計劃。

革勇選擇以後,革新直接就是回絕了。一聽就覺得不靠譜,還是穩妥一點比較好。所以他直接實施了b計劃。

“老大!”一枚男子來到了革新的身邊。

“後麵什麽情況。”革新問道。

“看似那是風平浪靜什麽都沒有,突然之間水麵之上出現了一艘一艘的潛水艇。素的,完全就是潛水艇的說。”男子點頭。

“潛水艇……”革新眨巴著眼睛,那簡直就是愣住了。艾瑪,潛水艇這麽高級的東西竟然是用來轉移幸存者的?這幫人的手筆還真的是大得很呢,他在這件事情之上已經是不想說什麽了。好吧,這幫人簡直就是贏了。

“井然有序的登陸了潛水艇,被懷疑的對象處在快艇之上。”男子繼續道。

“那棋子呢?”革新關心的是這個。

“他已經成功的混入到了二區的陣營,所以經過了不算是太嚴密的盤查以後就上了潛水艇沒有上快艇。”男子道。

“那就好,那就好!”革新點頭,這樣子的話他就可以將棋子埋到對方所到的地方去。他不相信那是一個空置的地方,這些人肯定是直接被並入到了一個幸存者基地之中。那麽,這個幸存者基地之中的幸存者少說在兩萬以上。加上這一波幸存者以後的數字。

“但是老大你有沒有想過一點。”男子說道:“若是他們走了的話,他們也不在三環啊。他們可以在二環,可以在一環,可以在市中心,到時候我們上哪裏去找他們去?是,我們很成功的將釘子釘入到了更大的一塊木板之上,但是木板消失無蹤難以找尋了,那麽這個釘子釘進去又有什麽樣子的作用呢?對不對?”

“額……”革新眨巴著眼睛,尼瑪隔壁的,這些他還真的是沒有去想。他隻是想的是計劃失敗了自己還可以在對方之中埋藏一個釘子。是的,若是對方去了二環,一環,市中心這都不是自己的勢力範圍,那麽,就算是埋藏了這麽一個釘子也沒有任何的意義。艾瑪,這個事情真的是……

“老大,現在就算是你想留住他們也來不及了。”男子道。

“我知道。”革新點了點頭,他覺得自己是不是失算了的樣子。自己那簡直就是想太少,從而是忽略了這至關重要的一點。

一號幸存者基地。

在二號幸存者基地被破了的第一時間這裏就收到了消息,區長處在了通知還是不通知鄭小天來開會的這麽一種揪心狀態之中抉擇著。

“老大,根據二號幸存者基地損失慘重我們必須要開會應對一下啊,這麽的遲疑著也不是一個事情啊。”保安部部長開口道。

“那你將鄭小天叫來吧,作為二號防線上尉指揮官,這件事情他不來不行!”保安部長道。

就這麽,鄭小天睡覺睡的好好的被通知而來了。

鄭小天處在了地下通道的入口之處,實話說,他還真的是一點都不想進去。每一次進去都需要經過一層一層的檢查,搞得像是防間諜一樣的。他寧可在外麵獨自逍遙也不想來到這裏受罪莫名。

但是,上峰有令,他又不能不來。現在又屬於是a大隊的作戰序列,這還真的是啊……

一層一層的檢查,最後鄭小天總算是順利的來到了會議室。在這裏坐著的人沒有一個是鄭小天認識的,因為他唯一認識的兩個還沒到場。

鄭小天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坐下。

“你好!”旁邊一枚男子衝著鄭小天道。

“額……”鄭小天看著對方,他想說完全不認識對方的說。

“我是副區長。”男子伸出手主動地與鄭小天握手了一下。

“額,好大的官呀,趕腳麵對你有點心理壓力啥的。”鄭小天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