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撤離方案定下

區長和部長來了。----

這兩個人來的時候這個氣場給人的感覺就是十分之的莊重,仿佛那就是有什麽重要的事情要發生一般。

“我們的區長巨又開始裝幣了。”副區長貼著鄭小天的耳孔道。

“是的呢,是的呢。”鄭小天點了點頭道:“人家那是真的有幣,不像是我們完全沒有,所以我們多麽的裝都裝不像。”

“你這個解說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聽見,不過覺得十分之有道理的一種樣子啊。”區長看著鄭小天。

“有道理就對了。”鄭小天的虛榮心頓時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這一刻開始他喜歡上了跟眼前的這個家夥聊天,因為這個家夥簡直就是太會聊天了。完全是他怎麽舒服,對方就怎麽配合的樣子。這種人為啥當不上區長?這真的是沒天理了都。

“二號幸存者基地覆滅了。”區長裝了一手好幣之後開口說道。

“斯……”一個一個在座的各位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人都知道唇亡齒寒的這麽一種道理,今日那是二號幸存者基地,明日那就是他們一號幸存者基地了。這個道理說明幸存者基地也不是固若金湯的。更何況人家二號幸存者基地有著監獄的純天然屏障,有著軍隊進行守護,這樣子都扛不住攻擊,那他們這些個野路子不是更危險了麽?

“裝的一手好幣呀,人家覆滅那不是人家的事情麽?我們又不會懷孕,又有什麽好在乎的?還將氛圍整的這麽的莊重以後才說出來這個情報,為的明顯就是此刻的共鳴。嘖嘖嘖,這個娘們手段十足啊。”鄭小天搖頭。

“我勒個乖乖!”副區長頓時再一次的跟鄭小天握手一下道:“真的是英雄所見略同啊。你的說法完全就是我的想法啊。”

“喂喂喂,你們兩個!”區長頓時指著副區長方向道:“開這麽莊重會議的時候,你倆這麽的聒噪,到底想要幹哈玩意?”

“隻是我不知道這個會議跟我又有什麽關係,叫我來莫非隻是為了看你裝幣?”鄭小天抬頭瞥了區長一眼。

這一刻,大家頓時就是再一次的倒吸一口涼氣。如此一般的語氣來跟區長說話,眼前的這個男紙那也真的是一點都不一般啊。好家夥,有戲看的說。

“你這個家夥嘿!”區長被氣的,都不知道說什麽了。她首先那是需要自己冷靜下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後深深地吐了出來。這麽的平複著自己的心境。

“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如果什麽事情都沒有你將我找過來梔子花的茉莉花,頓時我就很無語了。或許對於你們這些大佬們無所謂,沒事裝裝幣也不會懷孕,但是對於我們這些個當下屬的而言那就很無語了。”鄭小天聳了聳肩雙手一攤。

前腳區長的心情剛剛平複起來,聽完對方言語的後腳那恨不得拔槍將對方給幹掉。當然,這前提也得是她有槍不是麽?

部長一直都沒有說話,要是換做是原來他肯定堅定不移的站定在區長的身邊。但是現在,怎麽站?談到近身作戰數值,人家不怕自己,談到兵力部署,人家被劃分到了a大隊,完全不好惹呼。在這麽一個羽翼未豐的時候並未下手,現在已經徹底失去了下手可能。

“言歸正傳!”區長突然之間冷靜了下來,她看著鄭小天道:“坐下可好?”

鄭小天不喜歡被人跟自己嗆,但是若對方好好說話的話他就很無語了。

鄭小天無語的坐下身來,他倒是要看看對方有什麽好說的。

“我從上峰那邊得到了消息,二號幸存者基地覆滅,不過九成左右的幸存者還是通過運輸渠道跑了出去。”區長道。

“是否在隻剩下了一個幸存者基地的情況之下將運輸通道轉嫁給我們?”副區長問道。

“你問到了點子上!”區長滿意的點了點頭,反問道:“人家給你一個潛水艇你能安全的上去麽?在你靠近長江的地方還有兩站路,在我們的周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喪屍大軍,這兩站路足夠我們淹沒了都走不過去。”

“等於說浪費表情的節奏是麽?”副區長問道。

“那也不盡然。”區長搖了搖頭道:“他們倒是可以給我們送來武裝直升機數量是十。排除掉正負的駕駛員還能夠坐上去八個人,換言之我們有八十個人的名額那是可以百分之百成功逃離的。”

“可否找一個製高點來來回回的接送?”副區長問道。

“那要看你扛得住扛不住喪屍大軍的攻擊了,末日之中人命最貴,盡可能的人家自然是會來回接送。但是飛機這種東西不能馬虎,飛行一次就最好調試一下。”區長聳了聳肩道:“調試來調試去,一天能送走二百人算是不錯了,你能扛得住多少天將上萬人送出去?”

“可否不要調試?”這話是鄭小天問出來的。他覺得軍方的東西應該很耐造啊,不至於是飛一次就得調一次啊,這又不是名航客機的質量。

“如果不調試的話出了問題死人什麽的那倒是天意,但是炸掉的直升機沒得補充,死掉的飛行員也徹底的犧牲,你是覺得三鎮市有一個空軍大隊還是咋地?”區長看著鄭小天。這一刻她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扳回一局了。這感覺爽啊!

“其實說直白一點就是指望直升機撤離有點扯犢子是吧。”鄭小天問道。

“是的!如果是指望潛水艇撤離,人家一波而來足夠你全部上去,關鍵是你到了江邊估計也剩下不了幾個人了,那不是撤離是送死!”區長氣餒了。鬥嘴歸鬥嘴,牽扯到了生存的問題她就真心是煩心了。

“為什麽非要撤離?”鄭小天反問。

“上峰的意思是構建一個最大的幸存者基地,然後圍繞著幸存者基地集結所有的軍區鞏固防禦。因為地址還沒有確定,所以目前要以市為單位都集結起來,到時候好統一前往。我們倒是可以選擇不走,到時候你的第二小隊還能真的成為我的第二小隊?你不得是隨著a大隊撤離?到時候你是清爽了,我們都等死了。”區長道。

區長的意思很清楚了,趁著你現在還在的時候那就利用你趕忙想法子跑了。到時候你走你的軍隊大道,我走我的幸存者小道,井水不犯河水。

“這樣啊!”鄭小天摸著下巴。如果這樣子的話,哪怕是在革妖的守護之中都沒有多大的意思了。並且革妖守護著這一畝三分地也沒有太大的意思了,因為即將這裏就是喪屍的天堂,然後喪屍也得是早晚集結。他現在建立在已經知道情況的條件之下,完全可以主動行動。

鄭小天要是想的沒錯的話,既然要撤肯定是直接撤退到了市中心的幸存者基地。那麽,喪屍大軍也得是朝著市中心發展了。現在革覺的團隊已經在市中心占據了一個小角落,並且有著隨時跑路的後手,然後三環的喪屍大軍可以朝著二環推進,推進蠶食,蠶食推進到一環,到市中心隨即跟革覺的大軍集結起來,在占據先機的情況之下不說在喪屍之中稱王稱霸起碼也可以站得穩腳跟。

鄭小天點了點頭,自己這是應該加快喪屍大軍發展的步伐了。

“我看你堅定點頭似乎有所想法呢,來來來,說出來我聽一聽。”區長笑看著鄭小天。

情況區長已經是介紹完畢,她的確是沒有死路。走空軍的路不是不可,但是隻能在偷偷摸摸之中運送一批至關重要的人。現在如何的讓大家都有生路這是她一時半會沒有頭緒的。既然現在鄭小天點頭,那就讓對方說說好了。

“額……”鄭小天被區長給問著了,他多麽機靈的人,腦海之中避重就輕的一想之後頓時道:“我們還的是從水麵之上撤離。”

“你這不是廢話麽?”安全部長道。

“並不是!”鄭小天搖頭道:“我是這麽想的,如果我們可以打通地鐵通道,隨即從這裏通向靠近長江最近的地方,隨即登上潛水艇跑路如何?”

“這個提議……”區長陷入到了思緒之中,她怎麽就沒有想到這個提議呢。現在一想,這可不就是所有人跑路的關鍵麽。這裏距離不遠之處有一個地鐵口,那裏距離長江隻有一站路。重點就是喪屍大軍若是包圍了這裏,那麽那邊肯定情況得到了質的緩解,那麽,這個計劃很有可能性啊。

區長現在需要知道的是從哪裏,怎麽挖可以最快的挖到地鐵隨即打破這個口然後帶著大家逃出生天。是的,這一點是至關重要的。

鄭小天也不打擾對方,他看得出來對方是一枚分的清楚一二三的姑娘,對方應該是可以想的明白的。

“方法可行!”區長點頭隨即看著安全部長道:“找幾個專家研究研究如何可以省事的連接地鐵口。其餘的事後續再說,現在不議。”

部長看了鄭小天一眼,他心說了又讓你裝了一手好幣,特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