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帶我去見你老大

“帶我去見你們的老大!”革妖開口,派頭十足。?

“憑什麽?”革勇看著革妖。

“嗯?”革妖皺眉起來。她要是沒有聽錯的話,剛才革勇是以一種結束的叫囂語正在衝著鄭小天叫囂,那現在這又是個什麽樣子的意思?這節奏,這狀態,這真的是……

“小子,我跟你的事情還沒完你承認不承認。”革勇指著鄭小天。

“你要是這麽客氣的問我承認不承認的話,那我不承認。”鄭小天搖頭。

鄭小天也好,革妖也罷,哪怕是桑依和桑爾都是覺得此刻革勇的舉動就是找死。很明顯,這個家夥那就是要繼續戰鬥,而戰鬥下去的結果那就是普通喪屍王如何是精銳喪屍王的對手?這可是革妖身後那默默的男人啊,革妖都得聽他的啊。

“你讓我很不爽,非常之。”革勇咬牙。

“那又如何?你還想繼續的自取其辱下去?”鄭小天恥笑繼續道:“再者說了,我來也不是跟你扯犢子的。我……們老大想要找你們老大聊聊天談一點很是重要你完全不夠資格做主的事情。”

鄭小天本來想說我想找你們老大聊聊天,我字出口不可挽回的時候他還是拉了回來。目前來說的話自己還是並不適合暴露。

“聊你爸爸!”革勇話音落下一瞬間就來到了鄭小天的麵前,那緊握著的右拳頓時砸了上去。

鄭小天搖頭,就這樣子的一拳還準備將自己給咋地?天真了吧。剛剛不是已經展現的很是清楚麽?直接硬抗的說。

鄭小天決定了,利用速度讓對方知道自己並不是那麽輕易就會被命中的。然後也還讓對方知道好不容易將自己打中了也威脅不到自己什麽。喪屍的修煉法門這玩意是開玩笑的?並不是好麽。他經過這幾天那已經是深深地有了體會。

鄭小天身形一瞬,按照情況來說的話他是可以輕鬆地躲避過去。

砰!

命中了!革勇的拳頭猶如是有著追蹤的能力一般,那是出拳了就絕對命中。事實就是,的的確確命中了。精準無比,並且有一有二那就絕對有三的樣子。

砰,砰,砰!

一拳一拳,鄭小天被砸的簡直就是話都說不出來,真的是明明看見了對方的軌跡,並且明明也已經是有了應對的舉動,但是,但是到最後竟然是莫名其妙的搞砸了。這不是簡直有點莫名其妙的一種樣子麽?艾瑪!

革勇樂了,這一刻的這麽一份心情那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爽啊。那就是一個爽字了得,這就是他這段時間的參悟。上一次那近乎於是同歸於盡的事情出來以後他頓時就是有所感悟,他要用一種以攻為守的姿態讓對方沒有能力來對他展開攻擊,此刻來看的話,似乎成功了的說。

這個變故真的是出乎了鄭小天的預料,沒有想到,完全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為這麽一種樣子。對方挺不錯呀,很紐幣啊。

“小子!”鄭小天大喝。按照道理來說對方若是講究一點,那麽自然就是止住了身形看著他然後問他什麽事。但是……

砰!

一拳就砸在了鄭小天的鼻子上,這一拳打的……

鄭小天眉毛都沒有眨巴而一下,整個人前所未有的淡定。

“這家夥……”鄭小天看出來了,這個家夥自從是攻擊得手以後就沒有想過要收手。這感覺簡直就是要繼續沒完沒了的攻擊下去,直至自己徹底的被幹掉為止。

革妖等人心中不由得為鄭小天擔憂起來了。人的防禦力都是有一個極限的,在這樣子的攻擊之中防禦力早早晚晚是有被突破的時候。主要是找不到還手的那麽一個契機,從而那就是一步錯而步步錯的這麽一種樣子。

“小子!”鄭小天大喝。

砰!

攻擊繼續。

鄭小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攻擊砸了上來。他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攻擊繼續的砸了上來。反正那就是這樣子了,攻擊沒完沒了了還,也沒有一個盡頭啥的。

“看來,這是必須要想出來一個方式方法了。單純是*之上的比拚這簡直就是不好弄了。行,行!”鄭小天點了點頭,在這麽意念一動之下他的身上頓時一套鎧甲顯現了出來。一片疊加著一片,猶如是鱗片一般的玩意,這就是秦始皇時期的戰甲。

砰!

這一擊打的很沉悶,那是因為這一擊砸在了鎧甲之上。按照慣性來說這麽一個連擊之中的狀態那肯定是收不住手了,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子。

革勇不單單是止住了攻擊,他還頓時與鄭小天拉開了距離。

“喲,剛才叫你你不停手,現在倒是清爽啊,直接就是停手了。不錯,不錯!”鄭小天衝著革勇拍打著巴掌。

“你……”革勇指著鄭小天,在這一刻他想起來了前段時間黑夜的那個黑衣人。這麽的,對號入座之後他就斷定了眼前的家夥就是前段時間被自己幹掉喪屍。喲西,眼前的這個家夥有著移魂的詭異能力,不好相與但是威脅力十足啊。

“我知道我很好看,我也知道我讓男女老少都動心。但是我必須要強調我不喜歡大老爺們,我鍾愛革妖。”鄭小天回頭看了革妖一眼。

“謝謝!”革妖的臉紅果果道。

這兩個奸夫yin婦!桑依氣的不行了都,也不知道自己是腫麽的就生氣了,反正就是生氣了。並且,那還是非常之生氣的樣子,整個人氣到了一定的程度了都。

“少跟我扯犢子,現在還在戰鬥之中。知道麽,我隨時可以將你一拳爆頭啊。”革勇指著鄭小天氣鼓鼓的。

“嗬嗬!”鄭小天右手抬起拍打了一下手身上的盔甲道:“看看這厚實的感覺,去,我都簡直是不知道咋說了都。你突破這個防禦給我看看?來來來,攻破一下來。你這小子簡直就是不知道情況還嘚瑟的沒邊了,你家父母或者老大沒有教導你做人要低調麽?”

革勇陰沉著一雙眼睛看著鄭小天。

鄭小天突然之間向後一躍退後了兩步,隨即站定了身形指著革勇道:“小幣,你以為距離我很遠的話你就有了安全感麽?我多送你兩步又有何妨?我要想幹掉你,直接秒殺,分分鍾的事情。喲西,我是這麽來想的。”

“你這是在故意的刺激我,你想要讓我感覺到生氣,感覺到胸悶,然後找到契機可以將我一把幹掉。然後,雖然說我攻破不了你的防禦圈,但是,你也奈何不了我什麽。我這麽說的話,你還是承認的吧?”革勇冷靜道。

“我覺得你真的不是一般般的自以為是。”鄭小天搖頭不已。

“不承認是麽?你現在還是不承認是麽?”革勇一笑,不管對方是承認也好還是不承認也罷,這個事實已經是堅固不已的存在於他的思緒之中了。

“我突然之間覺得跟你扯犢子拉低了我的智商!”鄭小天搖頭道:“真特麽的王八犢子。”

“抽你丫的碧蓮!”革勇是真生氣了,一步之下頓時就與鄭小天拉近了距離。那緊握著的一拳直接朝著鄭小天的臉頰精準無比,命中而去。

砰!

命中那是的確的,不過這一拳隻是命中在了鎧甲之上而已了。

鄭小天這麽一個不察覺竟然是被對方得逞了,真心是沒有麵子的說。他雙腿用力一躍頓時與對方拉開了一定的距離,左手處在了刀套之上右手覆上了刀柄,緊握並且用力之下隻聽鏘的一聲唐刀在此一刻直接拔出了刀鞘。

刷!

一刀朝著革勇而去。唐刀之上寒光博寧博寧閃爍著,這光芒給人一種巨鋒利而無比的感覺在其中。

一刀來到了革勇的麵前,一刀也頓時斬了下去。

革勇側身躲避。

噗!

革勇明明躲避了過去,但是他的腹部還是出現了一道刀口,鮮血在這一刻頓時滲透出來染紅了他的衣服。

“這怎麽可能?”後退幾步拉開距離之後,革勇低頭看著自己的傷口。他的眼睛沒有出錯,他的身體也不存在問題,按照軌跡來算那也的確是沒有觸碰到他的皮膚之上。但是此刻他的小腹就是被破了,這是個什麽樣子的情況啊。

“刀氣!”鄭小天提醒道。

是了,是的!革勇明白了,也隻有是刀氣可以做到這樣子恐怖的地步了。對方也是紐幣啊,憑借刀氣都成功的將他給傷害到了。對方絕壁是能人的說。

革勇不得不正色眼前的敵人了,憑借刀氣都可以將自己傷害成為這麽一種樣子,對方很厲害。是自己將對方給想的簡單了,但其實壓根並不是這樣子。對方的詭異簡直神鬼莫測啊。

“帶我們去見你的老大,真的有事情談。”鄭小天一臉正色道。

“可以!”革勇點頭。

革妖都看愣了,這是個什麽樣子的情況?剛才還死活不願意要跟你生死鬥,那家夥整的不弄死一個絕對不得行。現在竟然這麽清爽的就答應了?感情對方就是個受虐的屬性啊。感情對方也就隻是這個diao樣而已啊,真的是差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