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識海之戰

超市之中,革新還在吃著東西。也就是這麽的突然之間,他的瞳孔在驟然之間放大。隨即站起身來,身形一瞬當即朝著超市的三樓席卷而去。這速度那可叫做一個快呀,簡直就是有著什麽迫不及待的事情要在第一時間做到一般。

“老大什麽時候比我還火急火燎了?”革勇搖了搖頭。

此刻,也就是距離超市不足一千米的一間鋪麵之中,革妖等喪屍王正在為鄭小天護法。這還是內部的警戒,在外麵那更是被喪屍大軍給堵的水泄不通。並且在此刻的時候革妖的喪屍大軍也在被朝著這邊調動而來。

這一次革妖算是發狠了,那絕對是要保證鄭小天的生命安全。這一次,鄭小天也真的是無可奈何隻能這樣了。一直以來他所應對的那也隻是桑依到桑傘這樣的,哪怕是革妖被收編也有著一個主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使用了流氓手段。現在那可是因為談不攏的情況之下,必須要嚐試一下硬抗革新。

鄭小天處在了一片末日的景觀之中,隻是這裏山峰居多,樓房反而要少一點點。這裏看著更像是走風景路線而不是現代化都市。

鄭小天所處在的這裏自然就是革新的‘精’神世界了。每一個人的‘精’神世界都是各自所幻化的,看得出來革新也不是很喜歡那城市的喧囂,更是喜歡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當然,現在並不是表揚革新的時候。

鄭小天不知道革新在哪裏,全然沒有頭緒。他現在能夠做到的事情那也隻是等待而已,這麽的,等待著革新的出現。

“喲喲喲!這不是剛剛還見過麵的革妖第一大將麽,‘挺’刺頭差一點被我幹掉的那個玩意。”略帶著嘲諷的聲音傳入到了鄭小天的耳孔之中。

鄭小天抬頭看去,革新那慢悠悠的姿態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喲喲喲喲喲,這不是革新大王八麽?”鄭小天看著革新道。

革新的雙手在驟然之間合十,也是這麽一瞬間的時候天地變換,強大的能量正在凝聚而成。下一秒,隻是處在下一秒而已,這強大的能量在頓時就朝著鄭小天席卷而去了。一道一道的光束能量,鋪天蓋地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單純是看看就覺得頭皮發麻的這麽一種感覺。

鄭小天眨巴著眼睛,這就是喪屍王的作風麽?動手之前也不說是打個招呼呀什麽的,真的是說出手時就出手的一種樣子啊。雷厲風行並且忒不要臉啊。

轟,轟,轟!爆炸圍繞著鄭小天而響起,這爆炸真的是毀天滅地的一種姿態,看著就不簡單。讓人不無懷疑在這樣子的爆炸之中是否可以生存下來的樣子。憑借著這樣子的爆炸革新當然有著絕對的把握可以幹掉鄭小天了。

“小子,不要張揚不要嘚瑟不要囂張。”聲音從爆炸所引起的塵埃之中傳入到了革新的耳孔。實話說,這一刻革新都愣住了。他認為在這樣子的爆炸之中對方不是死也是死了,但是事實壓根不是這麽一種事實,對方死了麽?完全沒有的樣子啊。

革新沒有繼續的動手,他等待著對方的出現。

其實革新並不知道自己的這麽一種舉動那就已經是大錯特錯的了,在這麽一種時候當然是不能夠心慈手軟。當然那是要該出手時就出手了!

塵埃一點點的落下,鄭小天的身形也是一點點的顯現了出來。他一身包裹著自身,別說是有什麽生命危險,哪怕是一絲絲的狼狽都沒有。好家夥,這看著給人的感覺簡直就是生龍活虎,‘精’神百倍啊。

“看,傷害不到我什麽吧?我也不知道你是為什麽這麽的想不開非要是衝著我來兩下,就你的這三板斧,你能傷害到我那也是有鬼了。”鄭小天搖頭。

從剛才的叫囂到現在的挪揄,鄭小天的目的就隻有一個,刺‘激’對方。越是刺‘激’的對方失去了理智,那麽,他就越是贏了。隻是目前來看的話,似乎效果並不是很理想就是了。對方失去了理智麽?沒有,完全沒有。對方不單單是沒有失去理智,反倒而那是很清醒的樣子。

鄭小天看著對方,那歪著頭似笑非笑的感覺,自己仿佛就是一枚戲子,對方正在心情十分之愉快的看著自己耍猴戲。這是‘激’將法的節奏麽?

鄭小天不置可否,‘激’將法這種東西對他是沒有用的。他不會因為對方憤怒而憤怒,但是他若是憤怒也不會因為對方的獻媚而不憤怒,他就是他,獨立自主自強自立的。

“你很沉默啊,不是很喜歡聊天是麽?”鄭小天看著革新。

“我看得起你,你是個東西,我跟你聊天。我要是看不起你,你自身本身也就不是個東西,我跟你聊哪‘門’子?‘浪’費我的時間,‘浪’費我的口水,‘浪’費我的力氣‘浪’費我的一切。”革新搖頭。

“哈!”鄭小天笑了。對方是不開口則以,一開口真的就是一鳴驚人的樣子啊。不錯,不錯,真心是不錯。

“好了,費話也說完了,我也讓你自己領教到了你自己的地位,你也壓根沒有什麽地位。現在也懶得跟你墨跡時間,直接將你幹掉好了。”革新點頭。

“幹掉我?”鄭小天指著自己的鼻尖。對方將幹掉自己說的那是無比的輕鬆啊,自己可是入侵者的說。作為入侵者當然是要有一點實力了,沒實力誰當入侵者對不對?對方這麽的傲嬌,什麽情況啊這是。

“去死吧!”革新話音落下的瞬間,雙手合十之下天地變換,強大的能量從地麵,從天空,從空氣之中驟然之間出現而將鄭小天當即一刻席卷在了其中。

這一次沒有在爆炸,這一次走的也不是爆炸的路數而是壓縮。強大的‘精’神力彌漫在空氣之中並且朝著鄭小天的身上擠壓,每一個‘毛’細孔都被擠壓著,這種感覺真的是都要被擠壓成為‘肉’餅的這麽一種狀態了。

鄭小天知道的,自己處在對方的‘精’神世界之中,一步錯之後自然就是步步錯。現在的局麵和狀態就是如此了,不太好的說!

鄭小天有盔甲一身,他的確可以防備得住強大的攻擊,但是現在這是擠,不是攻擊。這是兩碼事!如果是擠的話,鎧甲隨著擠壓的力道朝著自己的身上席卷,那完全就是讓自己隻能承受還想不出來一個應對的方式和方法。這……

鄭小天揪心了,他覺得在這樣子的狀態之中持續下去的話,自己的處境絕壁好不起來。到最後自己還不得事完犢子的事情?艾瑪!

“小子你繼續的拽啊,嘚瑟啊,張揚啊。”革新猙獰的笑看著鄭小天。

“莫裝幣,否則會被劈。”鄭小天咬著牙道。

“冥頑不寧,現在你都已經這個吊樣了你還拽什麽?你有什麽拽的資本?”革新猙獰的笑著。他就不喜歡那種一碰頓時就投降的主,猶如是此刻這一種死鴨子嘴硬的貨‘色’他倒還是蠻喜歡的。所以從本質上來說的話,他願意給鄭小天留下一個全屍,這取決於對方製造出來的這麽一份好感。

但是,轉念一想的話這裏不是‘精’神世界麽?‘精’神世界何來的屍啊。那還不直接將對方的‘精’神力給擠壓著不剩下一絲?一念至此,革新頓時發力了。

鄭小天感覺擠壓力變得更大了,這就是應對革新的下場,事實說明他真的不見得是對方的對手。事實就是在如此一般的想他闡述著。

這是有點扛不住的樣子了!一念至此鄭小天搖了搖頭,倒是沒有覺得過丟人啥的。因為在展開這樣子的攻擊之前他就已經知道這個等級的戰鬥指數本身就是很高,他的贏麵本身也不大,隻是不得已而為之的樣子。

但是真的讓鄭小天麵對失敗以後的‘精’神重創,她還真的是能不想則不想啊。

鄭小天在這麽一種絕望地狀態之中一秒鍾一秒鍾的堅持著。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堅持到何時,可能是三五分鍾,也有可能是三五十秒,還有可能是瞬間之後。

革新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家夥竟然是這麽的能抗。此刻這麽一種僵持之中的狀態他就想的多了一點點,這個家夥是如何的出現在自己的‘精’神世界的?這個家夥到底是在抗什麽?這個家夥還有什麽樣子的手段沒有使用出來?自己勝利的幾率到底是幾成?

想到這些都是未知數的問題,革新險些抓狂暴走。突然之間他意識到,最不好對付的那是可以隨時潛入到你‘精’神世界之中的鄭小天而絕非‘陰’險卑鄙齷齪無比的小娘子革妖。素的,今日必須要將鄭小天給斬殺,這是最大的一個隱患。

鄭小天在堅持之中發現,自己似乎正在一點一點的適應這樣子的壓力。而適應了以後,他有著一種可以扛得住的感覺在其中。也不知道是幻覺還是怎麽地,他覺得徹底的適應以後對方就威脅不到他什麽了。這麽一種感覺席卷到心頭以後,他自己都覺得荒唐莫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