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認輸

時間流逝,n久之後……

“你怎麽還不死?”革新看著鄭小天,震驚了。這可是自己的主場,自己的精神力數值達到了什麽樣子的地步,對方隻是維持在什麽樣子的地步,他都是一清二楚的。但是現在的情況就是對方竟然跟自己僵持了起來,看樣子僵持的還很開桑啊。

“我死不死豈是你說了算的?”鄭小天搖了搖頭。現在他已經是徹底的適應了對方,在這樣子的一種姿態之下他還會死?對方真的是想太多想當然了一點。

“死鴨子嘴硬是吧,你就隻是嘴硬是吧。”革新指著鄭小天。

“你是不是沒有別的手段可以使用了?你是不是完全威脅不到我什麽?你是不是心中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實話說要是此刻你投降的話,我也是接受的。”鄭小天點頭。

“開什麽玩笑!”革新恥笑,對方竟然讓自己投降?自己的領地被對方侵犯,自己隻是防守之勢,並且自己跟對方也不是一個等級的還需要投降?這以後要是傳出去還如何的當喪屍?還如何給喪屍當表率。

鄭小天一看對方這個表情就知道談判失敗了,很傲嬌的表情。很明顯對方那就不是一個輕易妥協的人,很明顯這是自己想太多。

“你攻擊我兩次也沒有將我怎麽地,你的攻擊力也就這樣了。現在我要攻擊了,讓你感受一下我的攻擊力。”鄭小天隨手就將唐刀拔出了刀鞘。

“會咬人的狗一般都不叫。”革新對於鄭小天的威脅言論不放在心上。這等威脅還無法讓他動容。

刷!

鄭小天動了,前腳動了後腳就出現在了革新的麵前,他的右手緊握著刀柄一刀朝著革新斬殺而去。隻是一刀,但是並不是試探性的一刀。他準備在這一刀之上就見到效果。

還快!革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當對方不動手的話死後他還會認為對方那是多脆弱,真的當對方動手以後他才知道原來對方並不是省油的燈。但是,這並不能夠將他咋地。莫非他是這等脆弱的?如果對方這麽認為那就真的大錯特錯了。

革新雙手合十,精神力在他的身前頓時凝聚了起來。一個盾牌在當即一刻凝聚而成,也就是這凝聚好了的一瞬間唐刀斬了上來。他臉上那自信心十足的表情頓時消失無蹤,在此刻他整個人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革新後撤身形,一步,兩步,三步!即便是這樣他都不覺得安全,他在自己的麵前構建防禦層,並且在構建好了的瞬間後撤。後撤穩定以後再一次的構建防禦層,構建好了以後再一次的後撤,如此一般周而複始。

鄭小天的唐刀來了,防禦層什麽的直接就是破的體無完膚了都。前腳破了就迎上了剛剛構建好的一層,沒關係,完全沒有關係,順勢就是一刀子上去,順勢也是一刀子破了防禦層。

革新給人的感覺那是防禦層似乎沒有盡頭一般,而,鄭小天給人的感覺就是氣勢衝天無法抵擋。一個防備,防不住。一個攻,目前沒攻破。

革新一邊後撤一邊思緒著眼前的局麵,就拿眼前現在所看見的局麵來說的話,若是繼續下去對自己並未有著任何的好處。一時半會是攻不破,但是早早晚晚要被對方給攻破。到了那麽一個時候的話,自己真的危險了。

防禦層是由精神力所構建而成,能夠直接刺穿精神防禦力那就說明可以直接刺穿靈魂。靈魂這個東西那可是玄之又玄並不開玩笑的一個東西,一旦是出了什麽樣子的問題的話,最後真的是……

“小子,你休得張狂。”革新已經沒有時間構建防禦層了,他構建起來都不止一瞬間,但是對方破起來就是勢如破竹,此消彼長之下對方已經貼近了他,所以他幹脆是放棄了這些多餘的舉動直接撒丫子就跑。

現在的情況就是革新跑,鄭小天正在追,並且怎麽看都是對於革新而言相當之不理想的樣子。哪怕是這麽的繼續跑下去,追上也隻是早早晚晚的事情。一旦是追上的話,憑借著鄭小天那麽一種睚眥必報的德行,很明顯了。

“你別跑啊,你不跑我就頓時不張狂了。”鄭小天一邊追一邊道。他手心之中唐刀倒是舞動的虎虎生風,刀氣也是一道一道的出去,但是奈何不了對方他也沒有什麽辦法。

“別鬧,就不能好好地談一談麽?”革新一邊跑一邊道。

在這麽一個時候革新想了起來雙方之間是可以談判的,未必非要弄得如此一般的劍拔弩張對不對?好好地聊聊,談一談,難道就不能夠有什麽轉機麽?對不對?

“不能!”鄭小天斬釘截鐵“要麽你投降了,要麽我弄死你。”

“別鬧!”革新一邊跑一邊道:“莫非你我之間非要弄得這麽的劍拔弩張?”

革新不認為雙方之間已經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戰鬥這個事情那就是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談,大不了就是投降。戰鬥可以隨時偃旗息鼓的,隻是這個代價是否可以達到這樣子的地步,僅此而已。

革新覺得隻要是自己有著足夠的誠意,那麽自己完全可以跟對方談談。哪怕是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那也是點到即止,沒說非要第一將第二的幹掉啊,對不對?

“知道了我的秘密要麽成為我的下屬,要麽成為可以保守秘密的人。你說你能夠保守秘密我不相信,但是我這個人心地善良,我可以幫助你變成保守秘密的人。”鄭小天一笑,鍥而不舍的一刀再一次的朝著前方革新揮舞而去。

革新身形一側躲避而去。這一刀的刀氣席卷向了前方。前方那一座大山頓時就是一分為二。不誇張,完全是因為這一刀的刀氣導致大山都被切割了。

革新知道的,對方這一招主要就是為了表明對方那蠻狠的實力。然後牽連著對方的言語一起來思緒的話,對方的意思就是一旦自己不願意順著對方來的話,自己不死對方就絕技不會放棄。現在已經是發展到了不死不休的一種地步。

雖然革新都不知道怎麽就將事情推到了這樣子的地步,但是的確達到了。

革新一邊跑一邊思緒著應該咋辦。現在麵臨的也就隻有兩種選擇,其一自己將對方給弄死或者對方將自己弄死,其二自己現在就得給對方當下屬。憑什麽啊……

革新越是想著就越是覺得不服氣,為毛自己因為害怕魂飛魄散所以就受到對方的威脅?對方將自己給怎麽地,自己一旦是抱著你死我活的一種姿態,哪怕是對方的實力蠻橫那也一樣會受傷,對方的靈魂若是受傷這是好玩的事情麽?這不是!那為什麽隻有自己害怕?

突然之間革新領悟到了一個道理,誰認真誰就輸了。對方擺明是跟自己耍遊戲,耍出來的這麽一種感覺就是天不怕地不怕,而自己明擺著就是認真,就是信了,那自己簡直就是輸了啊。

“小子!”革新大喝一聲,他止住了自己的身形並且扭轉過身。他的雙手合十,身體四周強大和恐怖的精神能量正在湧現出來。他展現出來的姿態是決戰,哪怕是不一定可以抵擋住對方的攻擊,那也要來一個自爆讓對方意識到他的不可招惹性。

鄭小天一刀而來,沒有停手的跡象。

莫非這個家夥真的要不死不休?這一刻革新又多少有點退縮,他是當做對方那是在裝,而自己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確是在裝。但若是對方並不是裝而是真,哪怕是自己可以讓對方中創,自己徹底的湮滅在了這個世界之上就莫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刀尖距離革新已經越來越近了,哪怕是他的身上能量波動及其不穩定,哪怕他處在了自爆的邊緣,這些都不妨礙刀尖朝著他攻擊而來。

“莫非你確定要兩敗俱傷?”革新大喝。

鄭小天沒有言語,但是他有舉動。刀尖臨近的速度沒有變慢反倒而加快,這麽明顯不已的姿態已經表達的相當清晰了,他絕技這一刀要斬下來誰都無法改變他的初衷。

噗通!

砰!

鄭小天右腳踩在地麵之上,動靜巨大。巨大的動靜也代表著這一腳的力度巨大!他止住了自己的身形,刀尖已經觸碰到了對方的眉心之上,甚至於這刀尖已經是將對方的皮膚給壓著陷了下去一丟丟。

噗通的聲音處置與革新雙腿跪在地上的動靜,再這樣子的高壓壓迫之下,在對方那虎視眈眈的眼神之中,他徹底的失敗了。沒曾想呀沒想到,艾瑪!

“大神,你贏了,我輸了。”革新道。

要讓一個喪屍王做出這樣子的抉擇,這也得有著強橫的實力以及徹頭徹尾不怕死的決心。這一刻鄭小天已經徹底的俘獲了革新。

但其實,鄭小天隻是對自己的鎧甲有著百分之百的把握而已。要說強悍的實力,不怕死的決心他還真的沒有。隻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一旦革新自爆精神力崩塌,哪怕是護甲多紐幣也無法將他護送出去,到時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