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以後見他要尊重

吼……

噗噗噗!

喪屍大軍之間的交鋒激烈不無精彩。小說哪怕是革妖摔著眾人來談判也未曾出現的傷亡出現在了此刻,在這護衛之中目前已經損員達到了三位數的樣子。

作為偷襲的統帥革勇,此刻猙獰的笑著。他就覺得這一次很多很多反常的地方,特別是老大出現的詭異問題。所以他就調遣了喪屍大軍關注了一下對方的動靜,當對方來了以後棲息在了這裏,這更是充分的說明了問題啊。他當即就帶著喪屍大軍打了過來。目測來看的話,進攻也算是相當之順利的樣子。

鋪麵之中,革妖等人陰沉著一張臉。

“最不願意的事情發生了。”桑依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若是將主戰場設定在這裏的話,自己等精銳也是相當之危險。雙方大軍交鋒的激烈之地,哪怕是喪屍王處在這裏都難以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更無法保證鄭小天的安全。

“咋辦呢。”桑爾也沒有一個頭緒。

“要不幹脆抱著天少直接走好了,他隻說要護法,沒說他不能動啊。他修煉他的,我們掩護我們的,帶著床板一起走,可以保證不動彈他而一下的樣子。”革妖提議。

“頗有天龍八部的味道。”桑依點了點頭。

“別鬧,想想就瘮的慌。”聲音突然之間傳入到了三位的耳孔之中。

“你懂個屁,也就隻有這種方式最保險。”桑爾前腳說完,後腳就意識到了不對勁,這插話的聲音不是來至於身後,不是那麽的熟悉麽?他扭轉過頭,當他看見鄭小天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之時他頓時咕嚕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

“保險是保險,但是不好看。”鄭小天道。

“是,是,是,您說什麽是什麽。”桑爾趕忙道。

“現在誰在調兵遣將跟我過不去。”鄭小天開口問道。

“革勇!”桑依回答道。

雖然作為王級的生物都沒有出去,但是,要知道是革勇在外麵統領三軍並不困難。這獨特的氣息,方圓一千米之內都可以感受得到更別說現在隻有十米左右的距離而已。

“這個家夥十分之活躍,管理得好,還則罷了,管理不好就非常之刺頭。我去會一會他!”鄭小天意念一動頓時鎧甲顯現出來覆蓋在了身上,隻聽鏘的一聲他就拔出了長劍緊握著朝著外麵走去。

革勇的一雙眸子死死的盯著鋪子門口之處,他不知道對方到底在搞什麽,但是如此一般的大軍都在,恐怕也不會有什麽好事。他來就是攪渾水的,這沒有什麽好說的。

“嗯?”革勇的瞳孔收縮一下,他看見了自己一次一次應付的家夥鄭小天。這個家夥在革妖的大軍之中談不上地位多重,但是也絕對地位不弱。但是不妨礙這個家夥的戰鬥數值著實一點都不低,竟然是可以一次一次的與自己打成平手,真心是……

“這不是革新第一猛將革勇麽,咋地,要送我?”鄭小天提溜著一把唐刀朝著革勇走去。

革勇雙眼眯成了一條縫,看不出來對方的深淺,搞不清楚對方的目的。這麽一種感覺真的是一點都不爽啊,但是,此刻就是這樣子的一種局麵了,煩躁,煩心不已。

“我不是很喜歡你這種不善言辭的人來送我,連個情報都套不到,我要你何用?”鄭小天那輕蔑的眼神看向了革勇。

吼……

革勇吼叫一聲,在此一刻喪屍們頓時讓開了一條路。也就是道路緩慢讓開的瞬間他緊握著右拳踩著步伐朝著鄭小天衝了過去,一邊衝一邊大喝道:“我也不喜歡太聒噪的人。”

鄭小天暗暗點頭,這一拳的確是有點天馬流星拳的意思在其中。但是這一拳就想威脅到自己?那對方想的也太天真了一點吧。

鄭小天右手緊握著刀柄舞動了起來。在他的舞動之中刀劍形成了一道牆壁,牆壁將他給保護在了其中。

砰!

一拳直接砸在了刀兵所組成的牆壁之上,但是觸碰的一瞬間拳頭都被收了回去。並且也是在這順勢的時候革勇與鄭小天拉開了不小的距離,他陰沉著雙眸看著對方。

“再來呀!”鄭小天笑看著革勇。

革勇搖頭!

革勇的右手處在了身後,此刻正在滴血之中,這的確就是拜剛才那一拳所賜了。對方的防禦力,湊合,如果不是發揮不了全力的話他不見得打不破。對方的兵器質量,真不錯,竟然是因為他的衝擊力而破開了他的皮膚。這其中多多少少有著一點作繭自縛的味道在其中,但是這也是他的選擇,既然已然選擇那麽還有什麽好說的?

“你要是不繼續攻擊我可走了呢。”鄭小天不是很想跟對方繼續的墨跡下去。現在革新都是他的人了,他還有什麽必要非要跟對方過不去?腦子抽了吧?

“我也不會這麽的放任你離開。”革勇道。

“那你想咋地?”鄭小天很好奇的看著對方詢問。談到打,對方也打不過自己。打不過自己還不放自己走,他頓時真的不知道對方想要幹什麽了。感覺挺莫名其妙的。

“我還有絕招沒有使用出來,隻是一直都在思緒,都在思考是不是要使用出來。經過與你的上一次交鋒之後我決定了,使用出來!”革勇點頭。

可能革勇自己都不知道,他這完全是使用錯了地方。如果在上一次交鋒的時候使用出來,他或許還真的能夠將鄭小天斬殺,而一旦是將鄭小天斬殺那麽革新也安全了,那麽他也不會變成對方小弟的小弟。

“來,使用出來我看看。”鄭小天頗有著一副老夫觀摩觀摩後備功法的意味在其中。

革勇閉上雙眼,雙手十字交叉攥緊成了大拳。他的臉上開始顯現了出來青筋,猶如是很痛苦一般的樣子。他整個人的身上能量燃燒著,看著相當之不清爽的樣子,他……

咕嚕!革妖吞咽了一口口水。

“大姐頭,我看天少的局麵並不是很理想啊。”桑依貼著革妖道。

“那能咋地?我們一起上去玩群毆?這要是說出去那才真的是讓人笑話,笑瘋了都。”革妖搖頭,她那是絕對丟不起這個人的。以後還得在喪屍界揚名立萬呢,這要是在今天將當大姐頭的自己帶著下屬群毆下屬一級的事情傳出去的話,那以後自己沒有好名聲了啊。

“但是在危機的麵前這些又算什麽呢?何必非要介懷呢?為何非要放在心上呢,對不對?”桑爾道。

“你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但是你想要在喪屍界揚名立萬就不能夠不要臉,當喪屍的時候以多欺負人少那是沒什麽智商,但是當了喪屍王還這個diao樣你就混不下去了,真的!”革妖道。

革妖說的這麽的認真,頓時就是將桑依和桑爾兩人給噎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麽了。兩位完全說不出話來但是相當之想要幫忙的樣子。

革勇已然準備完畢,他的雙手已經睜開,雙手也已經分開並且分別攥緊成為了拳頭。他從頭到腳的皮膚都是通紅一般的姿態,猶如是在火焰之中燃燒著的感覺一樣。他現在的氣場跟噴火娃有的一拚。

“抽你丫的碧蓮!”話音落下之際這一拳就已經貼在了鄭小天的臉頰之上。

快!這速度快到了鄭小天都無法反應過來就被砰的一下砸在了臉上,他心說了,你媽不是說抽我的碧蓮麽,現在這是抽麽?現在這簡直就是在打啊。

砰,砰,砰!

一拳一拳砸在了鄭小天的身上,每一拳都前所未有的迅猛不已,每一拳的攻擊力都是驚人莫名。相比起來上一輪的交鋒,這一輪交鋒之中的革勇完全就像是提升了一個台階一般。現在他的皮膚比鈦合金還堅硬,哪怕是鄭小天舞劍攻擊他也全然不在意。

鄭小天就這麽的被淹沒在了革勇攻擊的海洋之中,感覺整個人有點暈沉沉的樣子。感覺自己的局麵真的是並不是很美妙的樣子,感覺這一尊容器有著完犢子的可能性。

“好了!”一聲大喝震入到了革勇的耳孔之中,並且也有著這麽一道蠻橫無比的身形瞬間貼了過來,趁著革勇愣神不已的時候,對方伸出手死死的抓住了革勇的手腕。

“為什麽?”革勇看著革新,不明所以。他這是泄私憤,但也是為了革新而出頭,因為對方剛才還不尊重過對方,但是現在老大的阻攔又是個什麽樣子的意思?

“以後對他要尊重。”革新指著鄭小天衝著革勇道。

“啊?”革勇更是不明所以了,完全不知道這是個什麽意思。憑什麽自己要尊重鄭小天?憑毛?就憑對方比自己長得高一點點?就憑對方跟個小白臉似得?就憑老大的心血**?

“看見他要猶如是看見我一般,你若是看見我就想抽我,那我沒有什麽好說的!”革新聳了聳肩。

隨著革新的話語落下,革勇的心裏真的是火焰山翻滾都快噴發出來了。但是在這樣子恐怖的翻滾之中,火焰山也隻能熄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