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

樓頂。% し

大家正在喝著下午茶,其實也就是喝喝綠茶聊聊天吃點餅幹啥的。相比起來主鎮定而言的狙擊陣地,那更是要有著一份輕鬆和愜意的心情,畢竟這裏隻有這麽四個人,又是這麽的寂寞,要是不將自己調劑好的話,那後果簡直就是不堪設想的。

“哎呀,我的個乖乖。”放哨的狙擊手頓時道:“快點的,一人一個角落監控起來,有情況啊。”

大家頓時動員了起來,一人拿著一個望遠鏡到了一邊進入到了監視的狀態之中。

在大家的視線之中所看見的局麵就是一小隊一小隊的喪屍大軍從三環通向郊區的地方所出現。若隻是喪屍大軍出現的話那倒也是沒有什麽,關鍵是這個方向被鄭小天重點的叮囑過,一旦是這個方向出現情況的話必須打起來十二萬分的精神並且第一時間匯報上去。

一枚狙擊手按動了對講機道:“前沿呼叫基地,前沿呼叫基地。”

“說!”對講機那邊道。

“這邊出現了情況,喪屍呈分批狀似乎正在出現之中。”

“繼續觀察,當你們用肉眼來看的話喪屍大軍超過三千,你們就可以下來與我們會和了。”這個聲音是連長鄭小天的聲音。

鄭小天在私下已經是搞定了革覺,革新以及革妖三方勢力,那麽這個時候能出現的喪屍大軍自然就是不知名的喪屍大軍了。那就是敵人了!既然是敵人那當然是重點的防備了,並且不單單是如此,一號幸存者基地的速度必須要快一點了,革新和革覺的大軍也可以撤了,再不撤退的話那就有著很大的危險。

首先鄭小天是閉上了眼睛分神而上了革妖那邊的主分身,將這個情報匯報上去之餘還將情報傳達給了處在革新那邊的下屬桑爾。

鄭小天和桑依,桑爾桑傘之間的聯係是不一樣的,更沒有防備,更交心,要是有個什麽想法的話直接傳達就可以構建精神鏈接。對革妖和革新,實話說他並不信任那麽的足。因為信任不足,所以聯係也並沒有那麽的深,要是交流什麽的話要麽用分身,要麽就是拖人傳達。

搞定這些之後,鄭小天回歸到了現實之中按動對講道:“現在什麽情況。”

“長官,目前還沒有看見三千之數的喪屍大軍啊。”頓了一會之後對講機那邊繼續道:“目前大概在一兩千的樣子。”

“幾分鍾一兩千,這還是明麵上的,十來分鍾不得三五萬?你們四個撤回來吧!”鄭小天下令。

“長官!”狙擊手看了一眼一樓,他看見一道影子一般的物體刷的一聲就過去了,那感覺簡直就像是壓根沒有出現過一般。他衝著對講機道:“我們似乎撤不了了,要麽幹脆就是堵死進來之門然後為大軍充當一雙眼睛好了。”

“別跟我們說你們被喪屍大軍包圍了。”鄭小天並不相信。他承情,他知道對方是準備犧牲掉自身然後為他們增加更大的幾率,畢竟掌控製高點那性質可是不一樣的。但是他有他的盤算,對方一旦撤回來他們就準備直接撤退到基地內部了。一直以來偷偷摸摸,雖然沒有打通地鐵通道但是也隻有一牆之隔,隨便弄幾挺重機槍就能衝開。到時候大家直接撒丫子跑了,沒有必要將犧牲處在這裏,哪怕是一個都不行。隻有不怕死的戰士才跟更為的應該活著。

“說是包圍不至於的,但是喪屍大軍已經潛伏了進來,我都隻是看見了一道影而已,可想而知速度有多快。我們是狙擊手,衝鋒陷陣的能力很薄弱,若是這麽的正麵交鋒的話這一棟大樓不見得出的去,有一有二自然有三,外麵指不定更多,我怕長官十有*等不到我等,與其如此不如固守樓頂之上。”狙擊手道。

“小天子,我們得將他們幾個給弄出來,大不了我們采用空中離開模式,一輪不行兩輪也能夠離開,先走百分之二十,剩餘百分之八十重火力壓製,然後等待著飛機群到來大家一起走。”李軍衝著鄭小天道。

“我也是這麽想的!”鄭小天點頭。隻是這樣子的話對一號幸存者基地的眾位似乎有點不負責任,畢竟沒有將對方掩護到江邊。

樓頂之上,幾位狙擊手感受到了對講機那頭的沉默,他們心中堅信自己的長官不太可能丟下自己,這不太可能丟下自己才是更為該死的事情。電影之中為了救個把人犧牲百八十成千上萬個人的事情還少了?少說為了救個把人也得犧牲三五個,這壓根不劃算。

“長官,我方請求直升機支援,我方已經被上千的喪屍大軍給包圍了,出不去進不來,隻能從空中走了。”狙擊手衝著對講機開始編瞎話了。哪裏有喪屍?樓中或許有那麽十幾個,但是外麵沒有一個。

“這麽快就被包圍了?玩我呢?剛才不還是道路空空頂多隻有個把兩道影子麽?”鄭小天衝著對講機道。

“猶如是兵從天降一般莫名其妙就出現了,我方請求空中離開。”狙擊手道。

狙擊手知道,直升機會來的,他們若是死完了大不了就是浪費一點油再回去。而他們被包圍的情況之下第二大隊若是來了那就真的是腦殘了,一個合格的領導人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而在他謊報情況之後也最終確定必死無疑,沒得退路了。

“準!固守待援,將大鐵門給我封的死死的。三把槍都對準大鐵門,一旦鐵門被攻破不要心疼子彈。直升機會在最快的時候過去,不單單是救援,還會帶著戰士進行支援。守住!”這話不是鄭小天說的,是李軍說的。

鄭小天實在是說不出口放棄下屬的話語。

但是鄭小天下令第二大隊全員朝著一號幸存者基地撤離了。

其實在大樓被圍兵從天降這一點之上鄭小天有所質疑,但是當他的戰士撤離的時候時候他確信了。這些狙擊手都無法觀察到的家夥竟然躲避在了鋪麵之中,隨著他們的出現,這些喪屍大軍頓時撲了出來,低吼的聲音連連。

噠噠噠,噠噠噠!

移動之中的戰士在開火,目前為止駐紮在ktv樓頂之上的戰士在開口,時不時狙擊手也處在二十多層的高樓之上開火輔助。哪裏有著更多的喪屍出現也被狙擊手觀察然後匯報上來。

“麻辣隔壁的,怎麽這麽多的喪屍啊。”鄭小天聽著耳朵之中狙擊手的匯報,看著眼前的局麵。首先周邊那是被堵死了,隨即幾條道路的盡頭也有著援兵一大堆,這是讓人寸步難行並且止步不前也絕對不行的一種局麵。

“你說會不會是喪屍前段時間配種去了,配好了下完了就這麽多了?”李軍貼著鄭小天道。

“別鬧!”鄭小天瞥了李軍一眼道:“八卦容易長mimi的,到時候要是真的長大了,你是不去泰國都不行了。關鍵是現在世界末日,泰國不見得還有醫生活下來,你說你到時候咋辦?你不是毀了麽?”

李軍翻了翻白眼,本來自己是好心想要活躍一下氣氛,這算是看出來了,鄭小天這個家夥還挺嗆的一個人。他將這怒氣發泄到了喪屍的身上,太強校準扣扳機,噠噠噠,一梭子子彈在驟然之間出去了。

噗噗噗!

李軍的子彈貫穿了一枚喪屍的大腦,一竄子彈迅速而過,這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沒有活下來的任何可能性了都。

“你這是跟喪屍有多大仇啊。保不齊這些是你五百年前的一家人捏?”鄭小天衝著李軍挪揄道。這挪揄的同時,他手心之中的子彈還是猶如不要錢一般的嗖嗖嗖朝著外麵激射而去。每一顆子彈做到了彈無虛發。

一把衝鋒槍在鄭小天的手心之中玩轉成為了一把手槍,很是有兩把刷子的樣子。這不是資深猶如是李軍一般的退伍特種軍人那是做不到這個地步的。

“我才發現你小子技術不錯啊。是,我承認八一杠本身就可以當步槍使用,但是也得要有準頭啊。這麽一個不準的東西到了你的手上以後彈彈爆頭,我勒個去,你相當之不錯的樣子啊。”李軍有點驚訝。

李軍跟鄭小天認識這麽久了,一直也沒有見過對方使用槍械。今日見到了以後的確是漲了見識,這熟練的手法那簡直就是比擁有八一杠的人還要來的熟練。要說對方是特種部隊退役的,絕對不可能。特種部隊都不使用八一杠這樣子的東西,那就更別提熟練了。別說是特種,哪怕是部隊也不使用八一杠啊,那對方家裏私藏槍械了?從小玩到大是咋地?

“不廢話行不?都快被喪屍大軍包圍了。”鄭小天一邊打一邊招呼著大家朝著幸存者基地撤退。

此刻,狙擊部門的情況也不咋地。當大軍還沒有撤退進入到幸存者基地的時候,砰砰砰的撞門聲已經響起,這一次一次的動蕩讓人不無懷疑門會被撞破。這樣下去顯然不是個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