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生死一線

砰,砰,砰!

一下一下,樓頂的大門遭受著並不是很大力的衝擊。》し

一枚狙擊手扭轉頭看著門口,其餘的三個還在各司其職並未理會身後的情況。

這一段時間以來,雖然時間不長但是這些幸存者被培養了出來軍人的氣質。他們可以為了戰友而犧牲,哪怕是火都快燒到屁股了,他們也一樣沒有太大的所謂還在解決著眼前的敵人。他們有著專業的精神。

“兄弟們,那邊的情況搞定沒啊。”關注著大門的狙擊手頭也沒有回的衝著身後道。

“搞定了!”也就是在鐵門這邊有著要被撞破跡象的時候,三位狙擊手已經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身後。如此一般的不管第二大隊,那是因為現在第二大隊已經徹底的撤到了幸存者基地之中。哪怕是二樓的重火力手也通過高空繩索撤了進去。

“既然是老大那邊的事情搞定了,那麽我們也的是處理一下我們這邊的事情了。”一枚男子指著大門道:“如果放任不管的話,大門會被撞開的。”

大家的神色很凝重,遠距離麵對喪屍壓力不會多大,近距離麵對喪屍的話亞曆山大。想想那血盆大口頓時就覺得心煩意亂不是個事,咋弄好呢,咋辦好呢,真的是……

“誰出個主意。”距離門口最近的男子道。

“老大說了讓我們等,那就說明隻要我們等,直升機絕對回來。在這樣子的一種情況之下,我覺得我們還是等等好了。”距離門口最遠的男子道。

“你是距離遠了不腰疼是吧?我們換個位置試試?”門口男子扭轉頭。

“你沒聽我說完!”距離門口最遠的男子道:“這個喪屍有點不一樣,數量不多,速度不慢。力度也不小,威脅力很大。”

“說重點!”門口男子沒好言語道,他心說了,你這繼續的磨磨唧唧下去喪屍大軍直接破門而入了,到時候肉搏模式就開啟了好麽。

“重點就是,這一波之後不妨礙可能真的會出現大批喪屍大軍,但是他們的攻擊力有限。我的想法是,趁著他們無法互相之間聯係,情報不可能足夠,認為門已然是被破開的時候,我們可以現在開啟鐵門將來犯之敵消滅隨即關上鐵門等待救援。”男子一口氣將自己的想法總算是說完了,他心說了,我的個乖乖,總算這是搞定了的說。

“這個計劃,可以啊。”站在門口的男子點頭。

可能鄭小天也不會想到他們竟然會這麽的機靈,哪怕是愣神一點點,最後小命都有很大的一種可能*代在了這裏。但是,他們一點都不愣神,一點都不木然。

救援,這隻是鄭小天出於人道主義的一種安排而已。他知道的,救援不會有太大的作用,救援之下的局麵也一樣是完犢子。不過若是救援真的起到了作用,這倒也是他願意看見的。

吱呀一聲,鐵門被打開了。喪屍衝了一個措不及防,他就這麽的在衝撞模式之下沒有阻隔的衝了出來,隨即噗噗兩聲從他的眉心響起。喪屍轟然倒地與地麵之上。

此刻門開了的局麵之下,樓梯之處好幾道的身形朝著大門激射而來。

噗噗噗!

一顆一顆的子彈從消音器出去並且朝著喪屍席卷而去。

在這樓頂之上,人類與喪屍玉麵到的攻擊開啟了。

從局麵上麵來看這戰鬥是一麵倒的,人類基本上壓製著喪屍。首先喪屍不是很多,也就是十多個的樣子,隨即人類的武器的確很是強大。在這樣子的重火力壓製之中,喪屍不可能是對手的說。

砰!

大鐵門關閉。

“原來喪屍大軍不過爾爾呀,看看,我們人類隻有四個人而已,但是輕鬆地就將喪屍給ko了。哇呀呀,我這麽一份心情怎麽這麽的浮躁呢?哇呀呀,此刻我為何這麽的傲嬌呢?哇呀呀,我真的是……”距離門口最近的男子激動莫名了起來。

大家平時都是處在喪屍的陰影之中成長,誰也沒有想到幹掉喪屍竟然這麽的容易。大家幹掉的喪屍還少麽?隨便一個人幹掉的喪屍超過三十個。但是此刻的性質不一樣,此刻的喪屍那是近距離幹掉的,平日裏那是躲避在高處遠距離偷襲幹掉的。遠距離誰都不怕,一旦是牽扯到了近距離誰都膽寒,就是這麽一種道理了。

“是呢,發現喪屍處理不就完事了?非要跑。喪屍為什麽做大?那還因為人家完全不畏懼死亡,哪怕是知道死亡就在眼前人家也會勇猛無敵的向前衝。而我們明明有著各種各樣作弊的手段為什麽還是節節敗退?根本就沒有一戰之心啊。”一枚中年男子插話道。

此刻,閑著無聊的三個人開始研究人類和喪屍,開始研究勝利和失敗,開始研究現在和未來。隻是有著這麽一個人一直都是很冷靜的觀察著下方的局麵。

“我勒個乖乖啊。”一枚男子拿著望遠鏡看著下方,他看見了什麽?他看見了喪屍大軍正在圍剿而來。這麽一個功夫,這麽一個時間,喪屍大軍已經出現在了他的眼球超過上千之數了。不過從行動之上來看,好像有點緩慢,上來的話似乎需要一定的時間。

三位男子聊的很嗨皮,很是明顯沒有注意到觀察哨男子。

“你們還在聊是麽?我們被好幾千上萬並且沒個盡頭的喪屍大軍給包圍了啊。”男子趕忙開口衝著大家道。

刷刷刷,三道身形頓時來到了樓層的邊緣,頓時目光朝著下方看了過去。他們看見了,清楚而清晰的看見了,四麵八方的巷子之中的喪屍沒有窮盡。單純是看著就讓人覺得頭皮發麻,這要是都湧入到大樓裏麵的話那根本裝不下。哪怕是想要爬繩子下去那都沒有一個生機,換言之,直升機若是不來的話,那簡直非死不可沒有別路可以選擇了。

呼呼呼!

天空之中出現了直升機的聲音,此刻的時候大家的心中已經是絕望了,但是直升機的聲音讓大家充滿了希望。直升機來了,大家還沒有任何的傷,那麽檢查都沒有必要直接可以登機走人。

直升機處在了房頂之上盤旋,一時半會並未選擇下降。

直升機下降不是說什麽操控下降頓時就下降的,那需要發動機緩慢減少發動的轉速才能做到。而且下降了以後飛起來,也得是慢慢來。現在這麽一種地麵之上都是喪屍,大樓之上也不見得可以支撐多久的局麵,直升機頓時不想下降了。

四位男子看著頭頂之上盤旋的直升機,其中一枚道:“這個家夥這個姿態是不是完全沒有想過要下來呢。”

“狙擊塔呼叫隊長,呼叫隊長。”一枚男子衝著對講機道。

“說!”鄭小天的聲音傳了過來。

此刻吧,鄭小天等人才剛剛進入到幸存者基地。進來不難,但是要將大門弄得固若金湯,有點小困難,所以,剛剛搞定。這麽一個時候下屬的對講來了。

“狙擊塔匯報,直升機已經到來,但是好像沒有停留的意思在其中。這是要走啊。”男子衝著對講機如實說道。

“拿著八一杠對準直升機的艙門來一梭子,其餘的三個人直接對準直升機。他們若是要走的話那就拉著他們當墊背。”鄭小天霸氣道。

李軍聽著鄭小天的吩咐想要阻攔,但是並未阻攔。要是衝著他是一個軍官的身份,他支持。要是衝著他是一個幸存者的身份,他反對。一架直升機對於幸存者而言有多重要?來回多飛幾次可以帶走多少人?但是現在呢,直接就是杠上了。一個發揮不好,最後真的有著同歸於盡的可能性啊,這是何苦呢。

“真的要這麽幹麽?”對講機那頭戰戰巍巍道。

“我是讓他們帶著武器來搶人的,他們要是覺得受到了威脅不願意的話,那就弄丫的沒有什麽好說的。我讓你們怎麽辦你們就怎麽辦,你們隻用給我交代,到時候我來給他們交代。”鄭小天道。

“明白!”對講機那頭道。

現在大家收到了鄭小天的命令這性質頓時就變了,當即這一枚男子將槍口對準了天空說道:“槍口對準直升機,我要鳴槍了。”

噠噠噠!

一個短射三顆子彈出去了。

那基本上是貼著直升機而過去的。直升機這麽脆弱的東西若是被子彈打了的話,後果真的不堪設想。是的,直升機本來準備走來著,但是這種局麵還能走麽?下麵那架勢擺明就是要同歸於盡啊。他們那是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

主駕駛下達了命令,隨即一副旋梯就被放了下去。這是經過了商討以後的局麵,落下再起飛,或許來不及。既然是來不及的話,那就隻能折中放旋梯了。

狙擊手們也懂,頓時那就是守著門口,一個一個的上旋梯。

砰,砰,砰!

鐵門被撞擊著,一枚一枚的戰士也在爬著旋梯。

三個人都已經成功的上了飛機,就剩下一人還掛在懸梯之上,這個時候鐵門被撞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