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看似順利

“吼……”

喪屍吼叫著。;

“起飛,起飛,快升空。”處在艙門的戰士端了起來衝鋒槍對準房頂門口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噗噗噗。一顆一顆的子彈席卷了出去貫穿了喪屍的頭顱,一枚一枚的喪屍轟然倒地與地麵之上但是後麵有著更多撲了出來。

在喪屍的攻略之下,在直升機即將飛起的時候,好幾枚喪屍抓住了旋梯。隨即,那更是有著一枚喪屍抓住了狙擊手的小腿。死死的抓住,就是不鬆手。這麽一個角度讓艙門之處的戰士也無從下手,一個顛簸可能會命中狙擊手。

掛著在旋梯之上的喪屍也被房頂的喪屍給抓住了小腿。隨著喪屍抓喪屍,越來越多的喪屍來抓著,這麽一個旋梯頓時就變成了鎖住直升機起飛的繩索。直升機完全無法飛起。

“艾瑪,這尼瑪真的是……”直升機之上的七個人都很煩啊。主駕駛,副駕駛很煩,飛機無法起飛。戰士很煩,他們可是如此臨近的麵對著死亡,幸存者很煩,自己的小夥伴似乎被卡住了,想要救出來但是完全不得行。這事情發展有的讓人無法接受,都已經是快逃出來了,這是個什麽情況啊。

噠噠噠,子彈還在宣泄著,但是子彈的激射速度明顯沒有喪屍的填補速度來得快。前腳喪屍被掛掉,後腳更多的喪屍就湧了出來。這樣子的局麵繼續拖延下去的話,很明顯那是會發展到什麽樣子的地步。到最後……

“你不要動,我衝著你腳下的喪屍開兩槍試試。”艙門口的戰士衝著懸梯之上的狙擊手道。

“不!”狙擊手搖頭。

“是可能存在一點危險啥的,但是富貴險中求,要是再耽誤下去我們都走不了。大不了就是一條腿廢了啊。”戰士急切道。

“直接將旋梯給斷了。”狙擊手道。

“你說什麽呢?你腦子迷糊了吧你?是不是喝酒了?”直升機之上的一枚狙擊手頓時嗬斥著旋梯之上的狙擊手。

旋梯之上的狙擊手也是硬氣,直接就是將匕首從小腿之處拔了出來,然後直接開始切旋梯。這是經過他深思熟慮的,本來忽悠老大的時候就是做好了死亡的覺悟,現在能夠等來直升機已經算是意料之外的了。前麵三個都成功上去也算是賺了,要是這麽一個時候因為自己直升機都爆了,那首先是要拖幾個墊背,隨即那是毀了人類的直升機,他心中愧疚死都不得安寧啊。所以在這麽一個時候,哪怕是多麽的怕死他都準備犧牲掉自己,沒說的。

狙擊手這樣子的一種動作已經灑脫的表明了自己的決心,飛機之上的三位狙擊手當即就要阻止,但是懸梯之上的狙擊手決心太大,舉動太快,繩子已經在這個時候切斷了。這一位狙擊手隨著斷掉的繩子朝著房頂之上跌落而去。直升機也因為沒有了束縛正在騰空而起。

或許三位狙擊手和這一位狙擊手有點交情,會多看兩眼。但是主駕駛和副駕駛完全與這位狙擊手沒有任何的矯情,他們操控著直升機頓時掉頭離開不做絲毫的停留。

四個狙擊手折損掉了一個,這是鄭小天所沒有預料到的局麵。此刻他帶著自己的第二大隊已經與第一大隊會匯合到了一起,此刻他們來到了牆壁最為薄弱之處。

鄭小天摸著麵前的牆壁,不知道還有多麽的厚實,畢竟沒有高科技的設備搞探測。但是這是離開的希望,這裏距離地鐵通道應該是正確的一條路。

鄭小天後退兩筆舉起了八一杠,與此同時他下令道:“來十個人,處在我身邊和身後槍口對準牆壁,我說開的時候,同一時間開槍。”

手榴彈這種東西鄭小天並未使用,他覺得使用起來很危險,若是時間多還可以考慮一下,現在時間緊迫不容有失,隻能一次,不成功就成仁了。如果說利用強大的火力旺撕開一麵牆的話,這個方式方法還是可行性很高的。

噠噠噠!

衝鋒槍的聲音在這甬道之中特別的清晰,那是朝著人們的耳朵裏麵鑽,那是朝著人們的心裏麵鑽,聽著感覺撕心裂肺的。

隨著鄭小天的帶領,這幫神槍手子彈朝著一處宣泄的發展之下,這還真的是打出來了一個缺口。鄭小天在此刻右手抬起打了一個手勢,頓時大家就鬆開了扳機關了保險將槍背著在了身後。然後有著這麽十幾個戰士來到了鄭小天的前方,拿著工兵鍬開始破了起來。

鄭小天看了一眼區長,這就是對方幹的事情。有這麽多的時間竟然打不通一個通道,這是幹什麽吃的?隨便一點小事情都辦不成,對方還能夠幹成什麽?他真的是搖頭不已,完全不看好對方的節奏。

“你看著我幹什麽?”區長不樂意了。自己是隨便誰誰誰都可以看得麽?並且這目光之中還帶著侵略性,這是要幹哈?這是要將自己咋地是怎麽樣?

“看看你還不能看了?”鄭小天眉頭一挑。

“就不能看了,咋地。”區長昂首挺胸。反正通道都已經打開了。現在的話她已經沒有什麽可以求到鄭小天了,不,準確的說是,她們要離開,鄭小天也得離開,掩護她們也得掩護,不掩護也得掩護,那麽自己為什麽猶如是有著小辮子被對方抓住的一種姿態呢?沒有這麽一種必要性好麽。

“一把年紀了,還挺mimi!”鄭小天搖頭,看都不想看對方一眼的邁步朝著通道之中走去。

區長這叫一個氣啊,一把年紀自己也是女人。是女人就愛美麗,是女人就不願意別人埋汰自己的年齡大。此刻,她已經氣的快爆了都。感覺自己就猶如是一座火山,一座即將要噴發的火山一般,整個人都清爽不起來,愉快不起來的樣子。

“大家有秩序的撤離,但是速度一定要快,gogogo。”鄭小天的聲音從通道之中傳了出來,處在基地之中的眾人頓時邁步朝著通道之中走去。至於處在門口的區長,大家隻是從她的身邊繞開而已,沒有多餘的舉動,言語,什麽都沒有。

通道之中很黑,漆黑一片。即便是光芒打了出去也隻有幾米遠就被漆黑給吞噬了,還好這裏隻需要一路向前走而已,還好前麵也沒有多遠而已,要不然的話這漆黑會讓人恐懼,瘋狂。

十分鍾的樣子,鄭小天感受到了前方的點點光亮,他率先走上了月台。其實整個地鐵已經做好了,隻是並未踏入使用而已。電梯或許沒有裝,但是樓梯是現成的,地盤或許沒有鋪,但是地麵已經修繕的很是平整。

三兩下的功夫鄭小天就上了出站口,陽光照耀在了臉上,這一刻他不著急陶醉,他將目光朝著四麵八方看了去。雖然在三環之中很多地方都很熱鬧,但是在這裏看不見多少喪屍大軍。小貓幾隻而已。

“第一大隊,上!”鄭小天下令之後,整個人猶如是離鉉的箭一般激射了出去。隻聽鏘的一聲,他拔出了唐刀衝向了五米開外的一枚喪屍。

或許喪屍都不會想到自己的大後方竟然會出現如此一般的變故,不過愣神一瞬間就吼叫著朝著鄭小天迎了過去。這是他們喪屍的尊嚴,不畏懼強敵不畏懼死亡,絲毫不畏懼。

噗!

鄭小天一個旋風斬下去,直接將喪屍一分為二。要做到這一點不是太難,隻要達成兩點就足夠了。其一有著足夠的力度,特種大隊的成員或許有,鄭小天的成員估計要差一點。其二要有著鋒利的刀,特種大隊的冷兵器勉強可以達到這種層次,但是與他的唐刀相比較的話,鋒利度還得差一點點。

鄭小天大發神威之際,其餘的第二大隊成員也在此一刻,席卷而來。噗噗噗的聲音不絕於耳,一人都分不到一個喪屍的情況之下,這些個散亂的喪屍很快就被斬殺一空。

“gogogo!”鄭小天左手指著馬路對麵的一條巷子衝著身後的幸存者大喝。在幸存者之中他看見了保安部部長的聲音,他指著對方道:“你帶著你的第一大隊過來當先鋒。”

保安部長一笑,憑什麽?他不願意。這一地的喪屍他看見了,誰知道江邊是不是更多?他當先鋒,然後捏,鄭小天這邊就安全無比了是麽?對方可是特種大隊啊,他可是散兵遊勇啊。這樣子幹真的是說得過去麽?反正他不覺得說得過去。

“愣著幹哈?”鄭小天那猶如是刀子一般的眼神朝著保安部長射了過去。

保安部長一萬個不願意,最後還是願意了。

鄭小天有著如此一般的部署是因為他突然之間,心緒不寧,好像有著什麽事情要發生一樣。好像,壓根不是什麽好事情。他覺得此刻還是早一點處理完了好一點,要不然的話,十分之有可能夜長夢多的樣子。

幸存者大軍正在有序的撤離,而鄭小天卻是越來越不安。

“第二大隊,隨我上。”鄭小天邁步就朝著出站口這邊的巷子之中跑去,在這裏他還留著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