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掩護撤離

一波一波的情報被匯報到了董卦的耳朵之中。し

“第一站場失利,留下的隻是本身就是屍體的上萬具而已,至於鮮活的頂多掐斷了個小尾巴,三五百!第二戰場失利,情況跟第一戰場差不多。第三戰場也就隻是四個人,跑了三個。第四新增戰場,攻破是攻破了,少說也有上千人,但是跑了一個幹淨。”董卦當著精銳的麵前那是越說越陰沉,陰沉的簡直就是目露凶光了都。

“老大,這個事情我們想說那也不能怪罪於我們呀對不對。人家那麽的精明將我們給坑了,那我們又有鬆蘑辦法。”革命很委屈,這簡直就是被狡猾的人類給算計了的結果。

“一個通向地鐵口的……”董卦頓時站起身來,喪屍,喪屍王級的生物可能意味不到這是什麽,但是他知道,這是要通過地鐵而跑路。地鐵一站之間的距離隻需要幾分鍾,但是步行的話需要幾十分鍾到兩三個小時。對方若是真的準備用地鐵跑路,最後肯定會被對方抓住。那就說明對方的方向直接就是在百八十米開外的地鐵站出口,對方那是要上哪裏?

“喪屍大軍聽令,後隊改前隊,朝著來時的地方前進,快,快,快!”董卦將命令下達了下去,雖然說這個命令讓喪屍王,喪屍都莫名其妙摸不著頭腦,但是不妨礙這些信念堅定的戰士會按照這樣子的命令不打折扣的去做。

如果是換做喪屍王來調兵遣將的話,那肯定是一時半會都反應不過來。但若是換做是董卦來調兵遣將,眨眼之間他就洞察到了對方的目的是什麽。不管對方出來以後要去哪裏,現在對方距離他很近,他先追上再說。

此刻!

鄭小天等人剛剛將三兩改裝車行駛了出來。有著這麽三位戰士站定在了車頂之上,利用望遠鏡以及四麵八方製高點的倒後鏡等等操作模式觀察著遠距離的情況。

“一號匯報,風平浪靜。”

“二號匯報,無事發生。”

“三號匯報……”匯報到此三號頓了一下道:“我勒個去乖乖,三號製高點發現了數量數之不盡的喪屍大軍正在朝著我方靠攏而來。那先鋒兵的速度應該在三分鍾以後就會與我方接觸。”

鄭小天摸著自己的下巴,不好的事情果然發生。他的心緒不寧,總覺得會發生什麽,還好在提前的時候他就已經是將三輛改裝車安置在了這裏,現在用起來也是神不知鬼不覺。他要幹什麽?簡單了,吸引喪屍大軍的注意力。

鄭小天必須要保證這些人都順利的到江邊,然後有著充足的時間登陸上潛水艇什麽的運輸艦。做到這一點的話,難度係數有點大。並且現在的喪屍又有著部分很詭異,所以他的選擇就是用車開路。有著這三輛車子在的話,哪怕是喪屍追上來也沒有關係,這厚實的夾板並不是那麽好攻破的,喪屍還沒攻破那就絕壁會被爆頭。

“行動起來,順著公路筆直向前走,走到盡頭右拐一路到工廠,從工廠之中繞道出來到江邊的登船之處。”鄭小天一連串的命令下達了下去。

“連長,不用這麽過分吧。”李軍看著鄭小天眉頭緊鎖道:“路途遙遠,開車都得半個小時吧?時間越長對於我們而言就越是沒有什麽好處,路上要是遇到什麽路障啥的,最後我們都得全軍覆沒。你將人家給救出去了還得葬送a大隊的一個附屬連,這筆買賣不是很劃算。”

“你的意思就是,我們幹脆不管人家,人家有多少人就上多少人,逃不掉的愛怎樣怎樣唄。”鄭小天笑看著李軍。他跟對方之間這戰友情誼在上一次對方舍棄他而離去以後就淡化了不少,不單單是他跟對方,他跟周紫月之間也差不多。

“也談不上不管,我們若是前麵左拐的話,一路到江邊也得是十來分鍾。做到這個份上也就夠了,起碼車子真的是出現什麽問題,跑過去也不遠啊。廠房裏麵那是暢通無阻速度提升到極致才是半個小時,若是出現問題想要跑出來,累死個b了也得一個多小時。這一個多小時死人那是必然,全軍覆沒都有可能性。”李軍道。

李軍是衝著全局,全戰士來著想。他給這個連當副連長,他開桑,這是政績。但是若百八十人都死了一個幹淨這性質就不一樣了好麽,到時候他還不得是被抓起來抽鞭子?那少說得有三五鞭子要朝著小吉吉抽。

“其實你並不懂,其實你懂不懂也都沒有多大的關係。你隻需要知道一點,重要的一點就行了。人民軍隊為人民,要不然,要你軍隊又有何用?”鄭小天一笑。

李軍知道,自己無法說什麽了。從大家的眼神之中就可以看得出來這麽一種崇拜感,在這支附屬聯隊之中老大是鄭小天,自己說好聽一點是副連長,說難聽一點就是一個客人。來了大家就尊敬一點,真的是做出讓大家為難的事情,大家一定不會為難。

不過,李軍也想好了,這裏的所有情況他都會詳盡的匯報上去。至於上峰有什麽抉擇那不是他這個小人物所能夠幹預的,但是他必須要坦白的匯報上去。

恐怕鄭小天不太可能知道這一次逃出生天之前人家就已經盤算好了要打小報告,隻要是一旦逃出生天,報告頓時打上去。

三位戰士繼續的在車頂之上,隻是車子已經提速起來。喪屍大軍也在逐漸逐漸的拉近距離之中,車頂之上的戰士也在逐漸的多了起來。首先車尾的地方趴著兩個狙擊手,隨即車身的地方半跪著兩個機槍手,最後車頭的地方站著兩個抽冷槍的戰士。在必要的時候,車頭的兩位戰士也會充當開路戰士一職。

噗噗噗,噠噠噠。機槍和狙擊槍正在不要錢一般的宣泄著子彈。這子彈一顆一顆的衝擊了出去,不說彈無虛發,起碼浪費的幾率也是相當低的。八成以上的子彈都造成了非一般恐怖的殺傷力。目前而言的話,追兵倒也是奈何不到三輛車什麽。

就這麽,三輛車已經是順利的駛入到了廠房之中。這就是三環通往邊鄰的一片了,全部都是廠房。而在當時的時候,董卦也是靠著這些廠房的掩護才發家的。現在呢,人家竟然是準備在他發家的地方將他給甩掉,這是不是足夠諷刺呢。

此刻,幸存者已經到了江邊,一艘一艘的潛水艇也浮上了水麵,一張一張的梯子被打了上去,一枚一枚的幸存者井然有序的登上了潛水艇。利用潛水艇來運送幸存者,一個月之內竟然是兩次,三環這算是徹底的丟了。

一時半會上不了潛水艇的人看著自己的身後那林立的樓房,心情簡直就是非常之複雜不知道應該咋想咋說。大家要離開自己居住的地方,是因為危機而離開。大家也不知道未來是如何,住在什麽樣子的地方,受到什麽樣子的壓迫力,受到什麽樣子的保護啥的。

“區長,再看一眼三環吧,以後回不來了。”保安部長衝著區長道。

“是呀,這一走這裏就徹底的放開給喪屍大軍了,以後我們真的是不可能回得來了。怎麽會將事情發展到如此一般的地步?”區長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感覺吐出了身體之中上萬斤的重量一般。

“人類太過於分散最後的下場肯定是要換一個職業幹幹,都得變成喪屍。人類聚集在一起這是一個計劃,必須完成的計劃,這也沒有什麽好說的就是了。”保安部長看的還是很長遠的,但其實,他是無所謂而已。隻要能活著,在哪裏,是不是還有持槍權什麽的,他都沒有太大的所謂。

“對了,鄭小天呢?”區長問道。

“不知道啊。”保安部長搖頭道:“這個家夥說墊底收尾的,我都已經是將路給開了,現在也沒有看到這個家夥。該不會是舍不得走吧?”

“他本來也就是個外來的,對三環有個雞毛的留念?”區長聳了聳肩都熬:“反倒而,我是覺得這個家夥應該是為我們引開了喪屍大軍,畢竟喪屍大軍這麽近,我們的人數這麽多,被發現了也很是正常,而這個家夥肯定是摔著他的分隊正在牽著喪屍大軍四處跑。”

“為什麽不是在阻擊呢?”保安部長問道。

“一開始聽到了槍聲,隨後槍聲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不管他是看見了喪屍還是沒看見,他都在距離我們越來越遠,並且是帶著喪屍的。”區長道。

在有些時候區長還是很公正的,對方做了什麽隊大家有利的事情她是絕對不會抹殺的。雖然說鄭小天這個人完全不討她的喜。

“老大,要登船了。”保安部長衝著區長道。在鄭小天的事情之上他並不想多談,想到這個人就十分之頭疼那就更別提談了。

“嗯!”區長邁步朝著臨時月台走了去。最後她回頭看了一眼林立的大樓,隨即,毅然決然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