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目標定位錯誤

臨近夜晚,市中心東邊角落。超快穩定更新小說,本文由 。。 首發

這裏有著一位女生正在喪屍的包圍之中前行著,如果鄭小天在這裏的話一眼就能認出來,此女紙就是周紫月了。

“這個家夥到底是在哪裏呢?”周紫月嘀嘀咕咕的。

周紫月奉命出來覓食,其實就是曆練。她的長官給了她一塊玉佩,隻要將這個東西握著在手心之中,那就可以操控她身邊的百號喪屍。一百號喪屍要說是統一天下,那是不太現實的事情,但是保護一個人的安全這還是不存在問題的。

周紫月現在東西是拿到了不少,一個人的話這些東西應該可以吃一個月了。這個份額她是可以回去交差的,但是,自從上一次她被那一枚壓根不認識的男子給救了以後,她就有點心慌慌,一天天的腦海之中都是那個男子的身影。現在本來可以回去她也盡可能的拖延時間,目的就是能夠看看是否將那個男子找到。要說她自身的戰鬥數值影響不到什麽的話,那現在身邊可是有著喪屍大軍一百枚,莫非還保護不了對方的生命安全?

保護了以後呢?這些周紫月沒有想過。她處在的是天朝二十六支大隊裏麵的m大隊,裏麵全部都是女性的大隊。強調這個的原因那就是因為男子壓根不可能進入到這一支大隊。

前麵,大規模的喪屍大軍出現。周紫月也在此刻回神了過來,趕忙她就操控著喪屍朝著距離自己最近的一扇門之中前進而去。

不單單是周紫月的前麵有著大波的喪屍大軍,在她的後麵方向一樣出現了大波喪屍大軍。說是整齊劃一不至於,但是這些喪屍大軍猶如是周紫月的大軍一般,猶如是被控製的節奏一樣,沒有一個掉隊,沒有一個散掉,整體前進之中。

周紫月來到了三樓,四樓,最後到了樓頂才覺得心安一點。喪屍處在了房間之中堆積的滿滿當當,哪怕是喪屍大軍過來攻城也一樣難以在這樣子密集的狀態之中撕出來一條路。

周紫月心安一點,她拿著望遠鏡朝著下方看了過去。西麵方向站立於首位的一位喪屍,看氣場就要強大得多,怎麽看怎麽不簡單,如何看,如何那都不一般。好像這個喪屍是所有喪屍的頭頭一樣,霸氣十足的說。東邊方向有著一枚男子處在了鎧甲的防護之中,他的腳下騎乘者一隻不太一樣的藏獒,是的,經過了一次一次的辨認的確是藏獒。

“這張臉……”周紫月看著對方的臉頰,這尼瑪可不就是這些天一直擾亂著她思緒的男子麽?為什麽現在他處在了喪屍大軍的前段?為什麽他這麽的diao?莫非是因為救了自己,從而是被喪屍給包圍了,然後變成了喪屍王?那這進度是不是也有點太快了一點?

艾瑪!周紫月頓時就是覺得頭疼不已了,關於這個男子她有著一肚子的問題要問,但是沒有任何的人來給她解答。她現在那都恨不得是衝上前去將對方抓起來,然後好好的找對方詢問一番。若對方還是人類,她想牽著對方離開這末日。

隻是,普天之下還有哪裏是安全的地方?哪怕是幸存者基地都有著隨時被喪屍大軍占據的可能性。天底下,喪屍大軍無處不在。天底下,人類是越來越少,天底下……

“吼!”喪屍王此刻衝著鄭小天吼叫一聲。

“我乃革覺大人旗下第一軍團軍團長,爾等若是不想死,那就投降。如果不想被抓著抽吉吉,那就最好不要轉身跑路。爾等隻要配合的話,我會給爾等一個美滿的交代。”鄭小天衝著喪屍王道。

“吼……”喪屍王吼叫了一聲。

要是換做是人類的話,喪屍語是聽不懂的。但是,換做是喪屍王的鄭小天是可以聽得懂的。喪屍語,利用吼叫聲才傳達到你的神經,然後利用心去解析對方所想要說的。

喪屍王給鄭小天的答複就是,投降你爸爸。

鄭小天一笑,右手處在了左邊腰間之處的佩劍刀柄之上,緊握用力。隻聽鏘的一聲,唐刀在此一刻被拔出了刀鞘。鄭小天劍指喪屍王道:“最後給爾等一個機會,投降乖乖的,待遇好好的。若是想要反抗的話,砍掉你丫的腦袋。”

“吼……”

外人聽不懂這一聲吼,但是鄭小天聽得懂,對方那是一如既往的跟他爸爸過不去。行,不是不行,對方這是完全不知道死活,簡直不知道他的厲害。

鄭小天意念一動,藏獒在驟然之間衝了出去。變異的就是變異的,要是普通的藏獒指望變成騎乘獸,困難係數很大,固然他可以讓人騎著在他的身上,但是,他能夠走得動走不動,能夠走幾步就是一個問題了。但是變異了的藏獒比馬兒還要來的紐幣。

藏獒刮起了一陣風,風到喪屍王麵前的時候藏獒也到了。它的兩個爪子頓時壓著在了喪屍王的肩膀之上,與此同時,鄭小天雙手緊握著刀柄一刀順勢刺下。隻聽噗的一聲,喪屍王的腦袋就被刺了一個穿孔,如此,喪屍王一個照麵就被幹掉了。

這段時間革覺發展的不錯,三十萬大軍成功吃下。已經發展了出來五個軍團,而軍團總司令就是革斷,第一軍團長自然就是鄭小天了。因為鄭小天不是很受到待見,很是受到排擠,所以衝鋒陷陣的事情總是輪著他來上。比如說此刻,這是與另外一撥五十萬大軍開打的頭場,誰誰不來他來了。

鄭小天倒也是無所謂,他知道自己坐在軍團長的這麽一個位置之上自然那是需要戰績的,前麵的戰績多多少少有點不夠看,人家那可是從當喪屍第一天開始就跟著革覺,自己那是後期才茂民奇妙現身甚至於身份都有待查證的,所以,多戰鬥也能讓他的實力地位更鞏固。

倒是革斷,總是在為鄭小天抱不平。不過因為他的這個軍團司令的身份也沒有穩定,所以,即便是抱不平也沒有絲毫的作用,頂多就是嘴巴上說說而已了。

此刻,鄭小天利用了自己的實力來說話。喪屍王腫麽了?狗兒一上場,自己一輔助,一個照麵直接就是將喪屍王給幹掉了。此刻,他霸氣十足,猶如是站在戰場之上的遠古第一將軍一般。

鄭小天嘚瑟不已的這麽一個時候,在喪屍群之中有著這麽一枚喪屍緊握著右拳朝著藏獒砸了過去。

砰!

藏獒身形倒飛而去,當然是帶著它後背之上的鄭小天一起倒飛了。

這個變故是鄭小天所沒有想到的,誰會想到喪屍王都掛掉了,來個小小喪屍還能芥末的威猛?玩呢?

倒飛三米,五米,七米。這後麵就是牆壁了,這一下子要是砸下去的話,藏獒妥妥屎定了。變異是變異,主變異是速度和力度而不是自身防禦力。一隻好好的坐騎可能就得命喪黃泉了。

鄭小天雙腿穩穩站定於地麵之上,雙手將藏獒推出。隻聽砰地一聲,他的後背衝擊到了槍斃之上。這一瞬間的阻隔讓他的雙臂都彎曲了,藏獒也即將撞擊到他的身上,牆壁也被撞破。

鄭小天在身形止住的那一瞬間雙臂用力又將藏獒給推了出來。所有的衝擊力他一個人肚子承受,哪怕是連一絲都沒有分擔給藏獒。

“嗚!”藏獒叫著,舔著鄭小天的臉。

藏獒這個東西,沒變異之前就已經有一定的智商。變異了以後智商更為的超群,它自然知道剛才的一下衝擊必死無疑,因為有鄭小天的關係所以它才會沒有一點事情。要說在此之前它和鄭小天還不是很親的話,那現在開始關係就得到了質變一般的發展。

喪屍王看著衝擊點,因為衝擊太大那邊已經遍布塵霧,他也無法確定是否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但是那衝擊的聲音他還是聽見了的,在這樣子的衝擊之中對方敢說自己沒事?他不相信,完全不相信。

“姥姥隔壁的。很明顯你們這是玩心眼子啊,推到前麵的家夥壓根不是喪屍王。反倒而此刻朝著我攻擊的簡直就是喪屍王。”塵霧之中聲音出現,一道身形也緩緩顯現。

鄭小天啪啪幾下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塵,他要展現出來的一種姿態那是毛事情都沒有。但是,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五髒多少還是有點震動的,身體多少也是有點不很舒適的。現在應該速戰速決將問題解決掉。

“誰跟你說了被你幹掉的是喪屍王了。我隻是去上了個廁所而已,他隻是一時之間運籌帷幄而已,你隻是誤認為他是喪屍王而已。你也不問問他是不是喪屍王就當他是喪屍王幹掉了,這是你的失誤與我沒有半分錢的關係。”出手的喪屍王聳了聳肩,人畜無害的一笑。

鄭小天雙眼眯成了一條縫,麻煩了。從這言語之中的交鋒可以感受到對方是個不要碧蓮的家夥。怕就是怕遇到這樣子的對手,那是什麽下三爛的手段都會使出來的。目的隻是為了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