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強敵

“好了,別墨跡了。︾樂︾文︾小︾說|耽誤的是你的時間,是我的時間,是大家的時間,是珍貴的時間。”喪屍王擺了擺手,傲嬌不已。

“喪屍都不死不滅了還怕什麽耽誤時間?”鄭小天不置可否。

“不不不。”喪屍王搖了搖頭道:“對於你而言,苟延殘喘混過一天是一天,不以為意。對於我而言,時間很珍貴的。若是用在你的身上那更是浪費,每一分鍾每一秒鍾都是浪費之中的浪費。嗯嗯,我的思緒就是這麽一種樣子的。”

鄭小天沒說話,作為第一軍團的軍團長竟然被這樣子的挪揄,哪怕是他可以咽下這口氣,桑傘也絕對咽不下。

喪屍王不難感受到鄭小天身上那陰霾的氣場,很明顯,自己的刺激*成功了。

……

沉默,隨著鄭小天的沉默,喪屍王也很沉默。對方都不說話了,莫非他還得是熱著一張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這樣子的事情他是絕壁不會幹的。所以,沉默就如此一般發展著。

“我決定了,當著你下屬的麵前讓他們知道知道何為不作死就不會死。做人做不好成了屍,混成了屍王就更不要賤,哪怕你是天下第一賤又能怎樣?還不得賤死?”鄭小天緊握著刀柄,身上的能量波動成漩渦狀態圍繞著他的身軀而湧現著。

“傲,傲嬌不已,這就是我對你的評價。”喪屍王道。

“不要評價!”話音落下,鄭小天一個激射已經來到了喪屍王的麵前。並且順勢就是一刀朝著喪屍王的小腹斬了過去。

好快!不過我更快!一念至此,喪屍王向後一步就輕鬆的躲避了過去這一刀。這一刀前腳貼著他的皮膚過去,後腳他的右腳就爆發了恐怖的力道,他身形一瞬朝著對方就貼了過去,那緊握著的右拳也朝著對方的小腹砸了上去。

砰!

應聲而中。鄭小天感覺自己再一次就像是被火箭給撞了一下一般,身體承受了恐怖的衝擊力。不過,這一次他是有準備的,並且,這一次也沒有將事情變得更為複雜的畜生。所以,他幾個後空翻就輕鬆地將力道給卸下了。

後空翻五米,鄭小天化解了所有的衝擊力並且站定身形在了原地之處。鎧甲是好鎧甲,難以破解,但是人家是這種實打實的衝擊力,也不是鋒利的爪子和兵器什麽的,鎧甲也失去了應該有的防護功效。刀也是好刀,鋒利無比,前提是要觸碰到對方啊。現在碰都碰不到對方這還打什麽?沒得玩了都。

鄭小天隻是這麽的站著而已,猶如是一根木樁子一樣。他沒有後退也沒有前進,腦海之中他思緒著一個好的應對方式和方法,咋弄呢,這個事情是咋弄好呢。

喪屍王雖然說是占了便宜,但是他沒有其餘的多餘舉動。穩紮穩打才是他的作風,要不然的話一開始也不會將下屬推出來了。隻要對方不攻擊,隻要他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那就絕壁不會主動地去招惹對方,不會主動地去攻擊。

沉默,又是接近五分鍾的沉默。

“實話說小子,你還是不錯的。第一軍團軍團長是你的戰績,若是沒有第一場和第二場你衝鋒陷陣的戰鬥你也沒有軍團長這麽一個殊榮。而,既然是因為有著第一場和第二場的崛起,自然是被其餘的同僚所不滿,所以,自然也是被推出來衝鋒陷陣最好死在戰場。”喪屍王搖了搖頭一臉惋惜道:“你說說,你何苦這樣子呢。”

“怎麽,你這是想要挖我過去的節奏?”鄭小天挑眉一問。

“如果你想跳槽的話,我也絕對是接著。不過軍團長的職位不能夠有,我可以給你一個副軍團長。並且,我們的戰鬥是根據情況而一對一的設定,取長補短爭取最大勝利之幾率,而並不是什麽因為要排擠你,所以趕忙送你去死。”喪屍王笑了笑。

“我很好奇,為什麽我們這邊的情況你知道的這麽的詳盡?為何?”鄭小天看著喪屍王。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我們若是不知道你們是個什麽情況,我們會跟你們開戰麽?從你們第一次戰鬥拿下了二十萬大軍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知道了你們的訊息。隻是沒有想到你們的胃口這麽的大會吞下另外一撥。既然你們這麽清爽的做了,那麽很明顯你們會吞並我們。當你們吞並三十萬大軍整編成為六十萬大軍的時候,我們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包括你們的將領分配,將領能力都做了一定的調查。隻要有絕對的速度和力度,那就可以破了你的絕對防禦和絕對攻擊。所以,在速度和力度之上最出彩的我拉了,對付你。”喪屍王指著鄭小天。

話語已經說到了這種地步,可以見得喪屍王那是自信心十足了。若是沒有絕對的自信心他會跟鄭小天說這麽多?不會,絕壁不會。

對於喪屍王而言眼前的鄭小天隻有兩個結局,要麽就是跟著自己當一個副軍團長,要麽就是葬身在此刻,在這裏。死與投降隻能選擇其一。

“我覺得你對自己的自信心是十足啊。”鄭小天挽起了一個劍花。

“自然!”喪屍王一笑。

“我隻是想說,有的時候所調查的情報並不是精準不已的情報,指望情報打天下,嗬嗬,陰都得將你給陰死。”鄭小天聳了聳肩。

“情報或許有可能不準,但是若是沒有情報來打天下,陰死的更快。”喪屍王不置可否。

再一次,鄭小天朝著喪屍王衝擊而來。

喪屍王搖頭,何苦這樣子呢。一次不是自己的對手,對方哪怕是堅持不懈,十次,一百次,一千次乃至於一萬次一樣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這就是實力之上的差距,這就是絕對的壓製,這就是現實。

在喪屍王的惋惜之中,對於他而言就是不死心的家夥又一次不死心的展開了攻擊。還是這麽一劍,好像是準備哪裏跌倒就從哪裏爬起來的這麽一種樣子。真的是非常之不死心呢。

刷!

一劍出自於鄭小天的手心,還是朝著喪屍王的小腹攻擊而去。這攻擊已經清爽的表明了意圖,就是從哪裏跌倒就從哪裏爬起來。

喪屍王搖了搖頭,身形向後一退就躲避了過去。並且,當躲避了過去這一刀的瞬間他一個加速再一次的朝著對方的小腹砸了過去。

在此一刻,鄭小天順勢將長劍舞動了起來。他整個人猶如是一個仙人掌一般,這一刀一刀刺出去就像是仙人掌之上的刺一樣。

喪屍王吞咽了一口口水,他心說了,這些個心眼子啊。擺明就是預謀已久的節奏啊,不過,在絕對的速度麵前一樣是渣渣。

身形一瞬之下,喪屍王出現在了鄭小天的身後,那雷霆一擊朝著鄭小天的後背心砸了過去。

喪屍王的瞬間移動帶來的結局那絕對是災難性的。在這一擊之下恐怕誰也不可能好到哪裏去。現在對於鄭小天而言那就是危機降臨在了眼前。

鄭小天自轉了起來身形,手心之中的長劍一次一次的舞動了出去。這趕腳,全身上下三百六十度就沒有死角,所有的地方都被他的長劍給包裹了起來。對方若是要跟他掐的話,那就必須是要與他的長劍硬碰硬才行。

“艾瑪!”喪屍王隻好後撤到了自己的陣營之中。前腳他回到了陣營,後腳對方就站定了身形。或者對方是沒有傷害到自己什麽,但是,衝著自己傷害不到對方什麽這一點,那就簡直是打臉的節奏啊。

“我還以為你是一個硬氣的家夥,事實證明不過如此,我就這麽的隨意舞動一下長劍,你簡直連攻擊都不敢了。嘖嘖,嘖嘖,你們老大也就隻是培養出來你這樣子的水準而已。”鄭小天搖頭。

“小子你使用激將法是不?你覺得激將法對我有用是不?”喪屍王指著鄭小天氣急敗壞的。

“有用沒用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就是你也奈何不了我什麽,這一點那是至關重要的。嗯嗯!”鄭小天欠欠道。

“好,行,我抽你丫的碧蓮。”喪屍王話音落下的時候大巴掌就要倫巴到了鄭小天的臉上。足以見得,他這速度真的是在喪屍之中都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我去,你別插手。”鄭小天看著喪屍王的身後一臉正色,那感覺就是你要是不聽我的,哪怕是你幫了我,我也絕壁是不開桑不愉快不高興了。所以,你最好不要插手。

鄭小天整的這麽的信誓旦旦,頓時,喪屍王就覺得自己的身後有人。這還了得?他當即一刻放棄了此刻的攻擊擺身就朝著身後砸了過去。

砰!

喪屍王的屁股被踹了一腳,身形不穩之下朝著前麵走了幾步之後就摔了一個五體投地。這一刻,什麽麵子都丟光了。不管是怎麽被算計的,事實就是屁股被踹了,事實就是作為喪屍王者的他撲在了地上,事實就是他的胸腔怒火衝天,事實就是他憤怒了,灰常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