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點。

秦臻按掉鬧鍾,本想再多睡一會兒,想起答應了朱心晴一定會去參加高中同學聚會,她煩躁地打了個滾,還是從溫暖的被窩裏爬了出來。

在一年四季都穿短袖的G市呆了三年,秦臻甫一回T市還真是沒辦法適應這樣寒冷的冬天。

她住的還是原先的老房子,沒有暖氣。空調因為好幾年沒有用過,內部積了厚厚的一層灰,一打開整間房裏飄得全是灰塵,才兩分鍾,她就沒敢用了,打算等過兩天全部安置好,閑下來了再清理一下。

裹上前天回來剛買的長及腳踝的羽絨服,將拉鏈拉到最上,秦臻這才鼓起勇氣出了門。

雖然有陽光,無奈溫度太低,又有寒風陣陣,秦臻將衣服又扯緊了一些,出了小區就趕緊攔下了一輛出租車。

秦臻和朱心晴約好在酒店大堂碰麵,可她到達的時候卻沒有看到朱心晴的人,給她撥了個電話,才知道她被堵在了路上。

“阿臻呐,要不你先上去得了,反正那些同學你也都認識。”朱心晴說。

秦臻也不想跟個傻子一樣站在這人來人往的酒店大堂,於是同意她的提議:“好吧,你把房間號告訴我。”

“……”

608。

秦臻盯著著門上的數字看了幾秒,在心中對了好幾遍,才終於確定了一般,伸手推開了包房的門。

屋內的人皆因為門突然被人推開而停下了動作,一致地朝秦臻看來。

“喲,這不是咱們班的學霸嘛!

”尖細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秦臻一眼就認出來說話的人正是當初總見不慣她的杜晨。

“嗨。”她沒有理會她,隻是微笑著衝所有人打了個招呼。

秦臻從前在班裏的人緣算得上好,她的性子很隨和,雖然是一心撲在學習上的“學霸”,卻從未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與誰都能玩在一起……隻除了杜晨和她的一群“閨蜜”。

杜晨討厭她是因為嫉妒。秦臻長年霸占班裏第一的位置,而杜晨隻能屈居第二,久而久之,兩人之間就變得水火不容起來。

“秦臻,坐這兒!”有人招呼著她。

秦臻擺了擺手,婉拒了對方的好意,隨便找了個空位坐下,順便給朱心晴留下了旁邊的座位。

“杜晨,你確定蘇奕今天會來嗎?”有人問。

隔了這麽多年,再一次聽到蘇奕的名字,秦臻心中還是不免“咯噔”了一下。她的眼前浮現的是多年以前少年那張冷漠的臉。

他說:“秦臻,你走,走了就別回來。”

後來,她果真就走了,可是如今,卻還是回到了T市,回到了他在的地方。

杜晨笑得很得意,語氣中的炫耀任誰都能聽得出來:“那當然,前兩天我見到他的時候特意跟他說了,他也答應了要來。”

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消息,秦臻緊張起來,心髒極速地跳動著。之前朱心晴信誓旦旦地跟她保證,蘇奕絕對不會參加這一次的同學聚會,她才答應過來,可是現在……她很想扯著朱心晴的衣

領質問她:這特麽的就是你說的“絕對不會”?

“你就好了,跳槽到蘇奕的公司,有老同學罩著,過得挺滋潤的吧?”有同學羨慕地問。

“也還好啦,蘇奕他挺公私分明的。”杜晨這話說得有些欲蓋彌彰,分明是想讓人覺得蘇奕對她確實不同。

誰料到她的話音剛落,包房的門再一次被人推開,進來的,正是眾人討論的對象:蘇奕。

與記憶中那個桀驁不馴的少年不同,現在的蘇奕身上多了許多沉穩的氣質,他穿著筆挺的黑色西裝,內裏是白色的襯衣,就連領帶也打得中規中矩。

秦臻盯著他多看了兩眼,卻冷不丁地對上他的視線。心跳一滯,她迅速地扭頭,看向手中的手機。

蘇奕一進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都紛紛與他打著招呼,他也好脾氣地一個個回應,這一點,再一次刷新了秦臻對他的認知。想當初,他對誰都愛理不理的,那傲慢的態度幾乎讓所有人都不敢上前與他搭話。

“蘇總。”杜晨有些羞澀地叫他。

“現在不是在公司,我們的關係就是高中同學,不用叫得這麽見外。”蘇奕現在說起話來,語氣也柔和了不少。

秦臻一手攥緊了背包的帶子,一手迅速地在手機屏幕上敲打,詢問朱心晴還有多久才能到。她感覺到自己快要被這裏的氣氛溺斃,極度需要有個人來說說話。

“這裏有人嗎?”蘇奕的聲音突然在秦臻的頭頂響起,嚇得她手一抖,差點沒有抓住手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