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心晴的電話在隔日一早響起。

大約是白天裏受了刺激,秦臻一整個晚上都夢到過去和蘇奕在一起的回憶,也導致了一整個晚上都沒怎麽睡好。

她的眼皮很沉,好不容易眯著眼看清了名字,才接通手機含糊不清地“喂”了一聲。

“日上三竿了還沒有起床,秦阿臻,昨天晚上是不是很激烈?”朱心晴的笑聲中都透著猥瑣。

因為太困,秦臻沒法說出長的句子,輕飄飄地吐出一個“滾”,來表達自己此時的心情。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害羞。不過,咱們這麽多年的閨蜜了,你就跟我說句實話,蘇奕的技術怎麽樣?”

朱心晴的話終於成功地讓秦臻再沒有了睡下去的欲望,她忍住摔手機的衝動,說:“今天有事嗎?沒事陪我去看房子吧。”

“看什麽房子?你不是有房子住麽?”朱心晴不知道她這又是抽的什麽風。

“這邊要拆遷了。”秦臻歎了口氣,“你說我一回來怎麽就諸事都不順呢。”

“起碼在愛情上還是順的。”朱心晴繼續調侃,“既然你都跟蘇奕重歸於好了,還找個什麽房子,直接搬到他家裏去住唄。”

“誰告訴你我跟他重歸於好了?我們倆什麽事都沒有,現在也就是普通高中同學的關係。”秦臻說。

“哎,秦臻,我說你怎麽這麽弱啊?昨天晚上那麽好的機會,怎麽就沒有好好抓住呢?既然你心裏還有他,就應該不顧一切直接撲倒生米煮成熟飯啊!”朱心晴比秦臻本人還要懊惱。

“心晴,現在已經不是封建社會了,即使是生米煮成了熟飯,也沒有必須讓人負責的說法。”秦臻提醒她。

“也是。”朱心晴點頭,又在想更好的主意。

“你聽說過‘錦繡星城’嗎?那裏的房子怎麽樣?”秦臻想起昨晚蘇奕給她的建議,便拿來詢問一下朱心晴。

“那不是蘇奕他們公司開發的樓盤嗎?最近挺火的,好像特別受年輕單身小白領的歡迎。那個地段也不錯,就是價格不怎麽便宜。不過因為麵積不大,總的算下來,還是比別的地方的房子要便宜一些,值得入手。”朱

心晴給出了中肯的意見。

“那你待會兒就陪我過去看看吧。”被她這麽一說,秦臻也還挺心動。反正她這些年也攢下來了不少錢,買一套房子並不是什麽太大的問題。

“不過,你要是沒地方住,租一間不就得了,幹嘛還要買?現在買了也搬不進去啊,裝修都得個一兩年的。”朱心晴有點不理解。

“我打算留在T市不走了,當然得買套房子安置下來。”

“真不走了?不騙人?”朱心晴異常激動。

“對。”秦臻說。

“行,那我現在就出門,到了你們家樓下再給你打電話。”朱心晴答應得很爽快……

因為是周日,作為時下的熱門樓盤,在秦臻與朱心晴到達的時候,“錦繡星城”的售樓處已經有不少來谘詢的人。

秦臻買東西一向幹脆利落,這一次也沒有讓房產經紀花費太多的口舌,看了幾套房,從中選擇了一套最屬意的,當場就付錢準備簽合同。

“秦臻你果然是個大土豪!”朱心晴在一邊看了也不由得咋舌。

“秦臻小姐……麽?”一直接待她們的房產經紀小劉在聽到秦臻的名字的時候,臉色微變,但馬上又堆起滿臉笑容,說:“麻煩您先在這裏等一下,我去幫您問問有沒有什麽優惠。”

“喲,在你們這兒買房還能有優惠啊?這大公司就是不一樣。”朱心晴感慨道。

小劉尷尬一笑,沒說什麽,邁著小碎步就跑了。

“我估摸著這優惠肯定就是個坑爹的,說不準就是每平米減個幾百塊錢,或者幹脆就是送點兒什麽東西給你。”朱心晴兀自地猜測著。

秦臻倒是對這些無念無想,反正自己壓根就沒期盼著會有什麽優惠,人家不管給她點啥她都覺得自己是賺了。

很快,小劉就又跑了回來,有點氣喘籲籲的。

“秦小姐,是這樣子的,我剛才去問過了我們經理,他說您買的那個房型我們最近恰好在做活動,比其它的要便宜3000。”小劉說,臉上的笑容有點僵硬。

“不是吧?這麽好?”朱心晴不淡定了,“這麽便宜的話,不如我也買一套好了

,反正我手裏還有點閑錢。”

小劉的笑容瞬間蕩然無存,她的表情變得格外糾結。

“那個,朱小姐,您要是想買的話,我得去跟我們經理報備一聲。”她弱弱地說。

“行,趕緊去吧。”朱心晴現在一心係在這便宜的房子上,也沒有察覺到小劉的不對勁。

等到小劉走了,秦臻才問朱心晴:“你不覺得奇怪麽?既然這個房型最近在做活動,作為銷售,她怎麽可能在剛才才知道這個消息?而且你說也要買房的時候,她明顯就是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經秦臻這麽一提醒,朱心晴才反應過來。腦袋稍微轉了轉,她就得出了一個合理的結論:“所以你是想說,這一切都是蘇奕安排的羅?”

實際上,秦臻並不確定。可是能夠做到這些的,除了蘇奕,再沒有其他人。

如果真的是他,那麽他在安排這一切的時候,又是抱著什麽樣的心情呢?

秦臻發現自己完全摸不清他的想法。

“看吧,我就說蘇奕對你還餘情未了,你就不要老端著了,趕緊從了他得了。”朱心晴用手肘戳了戳秦臻的腰,一臉揶揄地慫恿著。

秦臻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說:“你能不能別整天亂猜測別人的心思。”

她現在腦袋裏就是一團亂麻,一點兒也理不出頭緒來。如果說蘇奕仍舊恨著她,那麽他從昨天開始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麽?如果說蘇奕對她餘情未了,想要與她重歸於好,可是為什麽他在麵對她的時候一直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而且他和杜晨……秦臻又不可抑製地想起聚會時餐桌上的那一幕幕。

“行,我不瞎猜。反正我隻知道我今天沾了你的光,得了個大便宜。待會兒我請你吃飯。”朱心晴喜滋滋地說。

“朱小姐,我們經理說你那套房子也沒有問題,請問你是打算現在就簽合同還是過幾天再來?”小劉這兩頭跑得已經出了一腦門的汗,原本精致的妝容也有點暈開了,形容頗有些狼狽。

“現在就簽吧。”朱心晴直接把銀行卡掏出來。

因為剛才秦臻已經走過一遍流程了,她現在也是駕輕就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