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林柯所說的那樣,蘇奕的手機關了機。秦臻幾乎每隔個兩三分鍾就會給他打一次電話,但每一次都是同樣的結果。

到了這個時候,她才深刻地意識到,自己對蘇奕的了解有多麽少。她甚至不知道他平時會跟什麽人來往,也不知道他的朋友到底有哪些,不高興的時候會去什麽地方。

且不說結婚以來蘇奕對她怎麽樣,就她自己來說,這個妻子當得還真是不夠稱職。

秦臻的焦慮全都表現在了肢體動作與表情上,以至於任誰看到她都會察覺到她現在遇到了什麽煩心的事。

同事們都紛紛過來關心她,可是她又不能直說是因為找不到蘇奕,隻能隨口地一個個敷衍過去。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她不等孫寧收拾好東西,自己首先出了公司。

林柯那邊依然還是沒有半點蘇奕的消息,秦臻讓他試著聯係一下平日裏跟蘇奕關係比較密切的人。

“蘇總他都沒什麽朋友的……起碼,我不知道他有什麽關係很好的朋友,基本上跟他接觸得比較多的都是生意上的夥伴,在一起的時候談的也都是生意上的事情,我覺得蘇總不會去找他們。”林柯說。

“不過,我還是去問一下好了,也許蘇總真的找不到別人,隻能找他們了。”林柯悵惘地歎了口氣。

秦臻自己,則是去了她認為的蘇奕可能會去的地方。

他消失了一個星期,晚上必定會找地方過夜,既然不在家裏的話,那梁麗娟曾經住過的地方是他很好的選擇。

梁麗娟以前還是她的客戶的時候,給她留下過一份資料,裏頭清楚地寫下了住址。秦臻循著住址找過去,發現是在一個門禁森嚴的高檔小區。

理所當然的,秦臻被在大門口值班的保安攔在了門外。

“你好,我婆婆是住在這裏的,我過來拿點東西,你能放我進去嗎?”秦臻好聲好氣地向保安求情。

“不好意思,小姐,沒有門卡的話,你隻能讓住戶過來接您。根據規定,我們不能這樣放您進去。”保安大概是看她的態度夠好,也很耐心地向她解釋。

“可是我婆婆已經去世了……”秦臻相當的為難,她現在要到哪兒去找人把她給弄進去?

“那你知道蘇奕嗎?”因為沒辦法進去,她隻能換個方向。

“星科的那個蘇奕?”

“對。”

“當然認識,這個小區就是星科開發的。”

幸好,秦臻想。

“那他最近有來過這裏嗎?”她問。

“沒有啊。蘇總也在這裏買房子了嗎?”保安好奇地問。

“沒有。”秦臻擺了擺手,勉強地擠出一個笑容,說:“麻煩你了。”

從這裏離開,她又去了梁麗娟請她裝修的那棟別墅,雖然後來因為蘇奕她們的合作中斷,也不知道有沒有再找人做方案裝修。

這邊一片都是獨棟別墅,每一棟之間的距離都離得很遠,保證了住戶的私密性。雖然是同一家公司開發,但每一戶的外觀都是風格迥異。

這裏以前梁麗娟帶她來過兩回,因此保安對她還有些印象,沒有跟她廢話太多登記了她的信息就放了她進去。

從大門到梁麗娟的

別墅,以前她來的時候都是坐的梁麗娟的車,因此不覺得有多麽遠,但這一次她是憑著自己的雙腿慢慢走過去,居然走了十好幾分鍾。

她在門口按了許久的門鈴都得不到應答,大聲喊蘇奕的名字,依然也是杳無回音。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雖然路燈明亮,但在這樣一個沒什麽人煙的地方,秦臻還是覺得有點恐怖。

朱心晴已經打了電話過來,問她這麽晚了為什麽還沒有回家。

“蘇奕不見了。”她現在又餓又累,已經心力交瘁,說話的時候也是有氣無力,“我在找他。”

“你知道他在哪兒嗎就去找他?”朱心晴問。

“不知道,所以就在碰運氣。”秦臻無奈地說。

“你該不會是一個人在找吧?”朱心晴不由得提高了音量。

“嗯,他的助理也在找,不過我跟他沒在一起。”秦臻說。

“秦臻你是不是傻!這麽晚了你一個女人到處跑,也不怕出什麽事!”朱心晴這次直接破口大罵,罵完以後還是軟了下來:“你現在在哪兒?我過去找你。”

秦臻也沒有矯情地推說不需要她來,畢竟這麽晚了,這裏的車也很難打。於是她報了地址,然後慢慢地走到大門的保安室,跟保安借了張椅子坐在那裏等。

朱心晴來接到她以後還是沒有停下念叨,說她做事都是憑著一腔的衝動,老是不過腦子。

“以後再有這種事就給我打電話,別再一個人到處亂跑了。這麽荒的地方你也敢來,真是不怕死。”

說著,她瞪了秦臻一眼。

秦臻也沒有反駁。她知道朱心晴是刀子嘴豆腐心,實際上比誰都更關心她。

“我知道啦,下次一定第一個通知你,拉著你陪我受罪,行了吧?”她半開玩笑半討饒地說。

兩人這麽你來我往地鬧騰了一會兒,才又轉回正題。

“不過,你說蘇奕一個人到底能跑哪兒去呢?”朱心晴問。

“我知道的他能夠過夜的地方我都找了,不過他到底有幾處房產我也不清楚,林柯也不知道。”秦臻說。

“嘖嘖嘖,房地產公司的大BOSS真是夠任性的,反正這裏的房子大多數都是你們家的,簡直是想住哪裏住哪裏。”朱心晴揶揄道。

所以一旦找起人來,就會特別苦惱,秦臻心塞地補充。

“哎呀,你就別擔心了,蘇奕這麽大個人了,又不是什麽小孩子,你還怕他丟了不成?而且以他的身份地位,也沒人敢對他怎麽著啊。我看啊,他就是心情不好,想要一個人靜一靜,你們就別瞎折騰去打擾他了。”朱心晴見秦臻一直愁眉不展,又連忙安慰她。

秦臻也知道蘇奕肯定不會出什麽事,但是好端端一個人一聲不吭地消失了這麽多天,她也還是忍不住地為他擔心。

“林柯說他們公司現在有一個重要的決定等著蘇奕來做,可是突然就找不到人了,怕蘇奕再不回來,公司會虧損上千萬。”

“這麽多錢呐……”朱心晴咋舌。

“不過……”她又瞥了秦臻一眼,“關你什麽事?你不是都打定主意要跟人家離婚了麽?而且現在還在分居狀態。”

朱心晴很多時候說話都很直接,

也一針見血。這些事情對於秦臻來說,確實和她沒有多大的關係,但是在她看來,蘇奕會突然消失,也是因為她,她如果不找到他,總覺得良心難安。

秦臻因為心裏惦記著蘇奕,晚上睡得並不好,就連夢裏,也是為了尋找蘇奕而四處奔波,並且還沒有找到。

林柯找人去查各家酒店的住宿信息,都沒有蘇奕的名字,並且他也查詢了各大航空公司,也沒有蘇奕乘坐航班的記錄。

事情就好像是走入了一個死胡同,讓人找不到半點的頭緒。

而就在所有人都找得焦頭爛額的時候,蘇奕自己回來了。

這個消息也是林柯通知秦臻的,那個時候她和朱心晴正在一家私人會所門口徘徊,想著要找什麽樣的借口才能讓人家放她們進去。

“秦小姐,不用再找了,蘇總回來了。”林柯的聲音中有藏不住的激動。

秦臻一時有些眼熱,等到那一陣情緒過去,她才平靜地說:“哦,我知道了。”

她對朱心晴使了個眼色,拉著她一起離開。

“怎麽了?”朱心晴不明所以地問。

“蘇奕回來了,不用再找了。”秦臻說。

“秦小姐。”林柯的電話還沒有掛斷,“蘇總說,如果你明天有時間的話,就回一趟家,他有話跟你說。”

秦臻雖然不知道蘇奕要跟她說什麽,但是她卻沒什麽想跟他說的。

“我可能沒有時間,不好意思。”她說完就要掛斷電話。

“秦臻。”然而,電話那頭卻傳來了蘇奕的聲音。

秦臻剛把手裏移開將近一寸的距離,在聽到他的聲音以後,又重新貼回了耳邊。

“嗯。”她輕輕地發聲。

“如果你想要讓我同意離婚的話,明天就回家一趟。”他沒有什麽情緒地說完這些話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距離兩人結束通話已經過了十幾分鍾,秦臻依然還仿若在夢境之中。

他剛剛說了什麽?她明天回家,他就同意離婚?難不成是他這消失的幾天突然想通了?

這等大好的機會,秦臻自然是不會錯過。

當她重新站在家門口的時候,不免有幾分心跳加速。

客廳裏沒有人,臥室裏也沒有人,秦臻找到書房的時候,發現蘇奕穿著一身睡衣坐在皮椅上就這麽睡著了。

秦臻原本是想叫醒他,走近了才發現他的臉色看起來異常的蒼白,帶著一股病態。她不由得懷疑他消失的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才讓他的狀態變成現在這樣。

蘇奕睡得並不沉,秦臻雖然已經極力放輕了腳步,但也還是讓他察覺到了動靜。

“你回來了。”他的眸子異常沉靜,隻是靜靜地盯著秦臻。

“嗯。”秦臻想要問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可是一想到兩人目前的處境,又不知道該怎麽開口。

兩人一言不發地對視了許久,最後是秦臻覺得尷尬,首先偏開了視線。

蘇奕抿了抿唇,垂下眼瞼,拉開書桌最上邊的抽屜,從裏頭取出一遝紙來,推到秦臻跟前。

“簽吧。”他說,聲音有些喑啞。

秦臻定睛一看,第一張紙的抬頭上寫著:離婚協議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