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林柯所說的那樣,蘇奕的手機關了機。秦臻幾乎每隔個兩三分鍾就會給他打一次電話,但每一次都是同樣的結果。

到了這個時候,她才深刻地意識到,自己對蘇奕的了解有多麽少。她甚至不知道他平時會跟什麽人來往,也不知道他的朋友到底有哪些,不高興的時候會去什麽地方。

且不說結婚以來蘇奕對她怎麽樣,就她自己來說,這個妻子當得還真是不夠稱職。

秦臻的焦慮全都表現在了肢體動作與表情上,以至於任誰看到她都會察覺到她現在遇到了什麽煩心的事。

同事們都紛紛過來關心她,可是她又不能直說是因為找不到蘇奕,隻能隨口地一個個敷衍過去。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她不等孫寧收拾好東西,自己首先出了公司。

林柯那邊依然還是沒有半點蘇奕的消息,秦臻讓他試著聯係一下平日裏跟蘇奕關係比較密切的人。

“蘇總他都沒什麽朋友的……起碼,我不知道他有什麽關係很好的朋友,基本上跟他接觸得比較多的都是生意上的夥伴,在一起的時候談的也都是生意上的事情,我覺得蘇總不會去找他們。”林柯說。

“不過,我還是去問一下好了,也許蘇總真的找不到別人,隻能找他們了。”林柯悵惘地歎了口氣。

秦臻自己,則是去了她認為的蘇奕可能會去的地方。

他消失了一個星期,晚上必定會找地方過夜,既然不在家裏的話,那梁麗娟曾經住過的地方是他很好的選擇。

梁麗娟以前還是她的客戶的時候,給她留下過一份資料,裏頭清楚地寫下了住址。秦臻循著住址找過去,發現是在一個門禁森嚴的高檔小區。

理所當然的,秦臻被在大門口值班的保安攔在了門外。

“你好,我婆婆是住在這裏的,我過來拿點東西,你能放我進去嗎?”秦臻好聲好氣地向保安求情。

“不好意思,小姐,沒有門卡的話,你隻能讓住戶過來接您。根據規定,我們不能這樣放您進去。”保安大概是看她的態度夠好,也很耐心地向她解釋。

“可是我婆婆已經去世了……”秦臻相當的為難,她現在要到哪兒去找人把她給弄進去?

“那你知道蘇奕嗎?”因為沒辦法進去,她隻能換個方向。

“星科的那個蘇奕?”

“對。”

“當然認識,這個小區就是星科開發的。”

幸好,秦臻想。

“那他最近有來過這裏嗎?”她問。

“沒有啊。蘇總也在這裏買房子了嗎?”保安好奇地問。

“沒有。”秦臻擺了擺手,勉強地擠出一個笑容,說:“麻煩你了。”

從這裏離開,她又去了梁麗娟請她裝修的那棟別墅,雖然後來因為蘇奕她們的合作中斷,也不知道有沒有再找人做方案裝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