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把在“裝唄”的工作辭了,回去收拾東西的那天,部門裏的所有人一起給她開了個簡單的歡送會。

孫寧抱著秦臻哭了半天,“嗚嗚嗚嗚”中還夾雜著“秦臻姐我舍不得你”“秦臻姐你不要走”之類的話。

秦臻並沒有告訴他們她辭職真正的理由,因此大多數的同事都以為她是為了回家安心地相夫教子,畢竟蘇奕的錢養一個秦臻是綽綽有餘。

“以後有空的話,可以去我家玩,反正咱們住得近。”陸涵不知道秦臻已經搬走的事,還很熱情地邀請她。

“好。”秦臻笑著應下。

她放在公司的東西不多,總共才裝了一個小型的紙箱,但也還是被一個男同事搶過去,自告奮勇地幫她搬到了樓下,直到她上了出租車才肯給她。

雖然她和這些同事相處的時間並不太長,但她真的很喜歡他們。這裏的每個人都那麽真誠,和他們在一起工作不需要整天提防被人在背後使絆子,也不需要費盡心思勾心鬥角。她不知道去了G市以後的下一份工作,還能不能夠像在這裏一樣開心。

朱心晴一家早就知道了秦臻離婚的消息。朱媽朱爸雖然覺得可惜,但也沒有說什麽。在聽說她要去G市以後,隻是一個勁兒地囑咐她,要好好照顧自己,逢年過節一定要回來看他們。

秦臻走的那天,朱家三口一起把她送到了機場。

“小臻啊,在朱媽朱爸眼裏,你就是我們的第二個女兒,我們都希望你一輩子都能夠幸福快樂。”朱媽拉著秦臻的手,眼含熱淚。

“嗯,我一定會的。”秦臻的眼淚決了堤,她抱住朱媽久久地不願意鬆開。

他們是自她父母去世以後,給她最多溫暖的人,也是她在T市最舍不得的人。

催促旅客登機的廣播一遍遍地響起,秦臻與他們一一道別,拖著行李,一步三回頭地進了登機口。

秦臻提前通知了司徒安她抵達G市的時間,等她下了飛機,司徒安早已經等在了外頭。

“喲,秦阿臻,又見麵了呢。”司徒安一見到秦臻就衝過來攬住了她的肩膀,又順手將她的行李接了過來。

“住的地方給我安排好了嗎?”秦臻懶得跟他寒暄,一開口就問房子的問題。

“就你原來住的那地方唄,人家房東還記得你呢。”司徒安說,“至於工作,就我現在的那間公司,職位比我低一級,當我的助理,行不行?”

秦臻挑眉,不相信地問:“原來你的助理就比你低一級而已?”

“對啊,我是總監,你是總監助理,算是整個設計部門的二把手了。”司徒安笑得相當得意。

秦臻對他這樣的安排還算滿意,反正她這麽多年來都在他的手下“討飯吃”,也習慣了職位比他低。她也不是個多有事業心的人,隻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領一份過得去的薪水,她就很心滿意足了。

司徒安開車送秦臻去了她原來租的公寓。他大概事先和房東說好了,他們到的時候,房東阿姨正等在那裏。

見到秦臻,房東阿姨還很熱情地同她打著招呼:“小臻又回來啦?哎呀,你走了以後,我遇到的房客都沒有你那麽好,我一直都盼著你能夠回來重新租我的房子,沒想到還真被我給盼著了。”

秦臻“嗬嗬”笑了兩聲,心想這房東阿姨說謊怎麽也不打個草稿先呢?雖然她並沒有惡意,但是聽起來還真是讓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這間房子似乎是重新粉刷過了,牆的顏色比她當年走的時候白了不止一個度。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房東阿姨給她解釋道:“之前租這間房子的是一對帶孩子的夫妻,他們家孩子太調皮,愛在牆上寫寫畫畫,所以他們走了以後我就把牆壁給刷白了,是不是漂亮多了?”

秦臻點了點頭,確實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除了牆壁,房裏的其他東西還是和以前一樣。

“這些家具隻要你不嫌棄的話,也還是可以用。”房東阿姨說。

秦臻不是一個有潔癖的人,她原來租在這裏的時候用的也都是房東阿姨留下來的舊家具。隻是現在那些家具上多多少少都有了一些刮痕,格外難看,由此也不難看出之前的租戶住在這裏的時候有多麽野蠻。

“我打算換新的,這些舊家具麻煩您處理了吧。”秦臻說,怕房東阿姨不願意,她又補充:“搬家公司的費用可以我來出。”

“行。”得了她這樣的保證,房東阿姨自然是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那合同現在可以簽嗎?”秦臻問。

“當然可以。”房東阿姨早有準備,秦臻的問題剛剛問完,她就從隨身的包裏掏出了租賃合約來。

因為被蘇奕“坑”過一次,秦臻在看合同的時候格外仔細,最後還是司徒安看不下去,有些不耐煩地催促道:“你又不是沒跟人家簽過這合同,用得著看這麽久嗎?還是說你能看得出多花兒來?”

秦臻瞪了他一眼,說:“小心一些總是好的。”

聽她這麽說,房東阿姨訕訕一笑,說:“小臻說的是啊。”

秦臻怕她誤會,連忙解釋:“阿姨,您別多想,我不是針對您,就是有這麽一個習慣。”

房東阿姨隻是笑笑不說話,但從她的表情來看,明顯還是有些介意的。

秦臻覺得自己會越描越黑,幹脆也就不講話了,仔細看完合同,沒發現什麽問題,也就“唰唰”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我什麽時候可以搬進來?”秦臻問。

“現在就可以。”房東阿姨說著,從口袋裏掏出一把鑰匙來遞給秦臻,“至於租金,你明天打給我就行,我待會兒把銀行卡號發給你。”

“那就謝謝您了。”秦臻真誠地道謝。

等房東阿姨走了,秦臻又拉著司徒安陪她一起去逛商場。

“家裏的床、沙發都得重新買,還有床上用品、各種生活用品什麽的,天呐,我感覺今天之後,我就得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了。”秦臻一邊列著購物清單一邊心疼,看著清單上的各種大件,她已經預見到她的

銀行卡上的餘額就要如流水一般地離她而去了。

“怎麽,你跟蘇奕離婚,他沒給你錢?”司徒安調侃道。

“給了,還給了挺多的。”秦臻手上的筆不停,“不過我不打算用。”

“為什麽?”司徒安詫異了,“你是腦子進水了嗎?”

秦臻瞪他一眼,說:“那又不是我自己的錢,用了心不安。”

“你還真夠有良知的。”司徒安斜了她一眼,語氣是明顯的諷刺。

秦臻沒有過多地理會他,拿著清單,一進商場就目的明確地先去看了家具。她特意挑了一張和在錦繡星城的公寓裏款式、質地都差不多的沙發,因為她實在太喜歡窩在那張沙發上麵的感覺。

司徒安是去過她和蘇奕的家的,因此在聽見她說要買那張沙發的時候,還特意問了一句:“你就不怕睹物思人?”

回答他的,自然是秦臻的一枚白眼。

好不容易把要買的東西都買齊了,秦臻和司徒安也都累得腿都快要斷了。

“秦臻,我要是明天起不來床沒法上班被罰錢,我就來找你報銷。”司徒安兩手全都提著好幾個大的購物袋,咬牙切齒地威脅秦臻。

“行。”秦臻畢竟得了他的幫助,此時也很好說話。

“在那之前呢,為了報答你,我請你吃頓好的,真的好的。”秦臻為了不讓他有太多的抱怨,連忙用吃的來賄賂他。

“那我要吃這裏最貴的自助餐。”司徒安恨恨地說。

“好。”秦臻爽快地一口答應了下來。

這裏最貴的自助餐也不過才每人200,幸好他沒說要吃這裏最貴的西餐,那可不是400塊錢能夠拿下的。

因為請司徒安吃了一頓好的,秦臻在支使他的時候底氣也足了許多。

家具之類的大件商場會送貨上門,負責搬運的工人也都很好說話地替秦臻把東西擺到了她希望的位置。但是其他商場不送的東西,她隻能讓司徒安給她搬回去,還幫她把屋子重新整理、打掃了一番。

看到自己的屋子終於能夠住人了,秦臻倍感欣慰,而此時司徒安已經整個人都癱倒在了沙發上,閉著眼睛直喘粗氣。

“哎。”秦臻走過去踹了他一腳,嫌棄地說:“你別跟這兒躺屍啊,多不雅觀。”

司徒安淺淺地掀了掀眼皮,壓根就沒把她當一回事兒。

“我都給你做牛做馬一天了,讓我在你新沙發上躺一躺怎麽了?能要你半條命麽?”他不樂意地嘟囔。

秦臻見他確實可憐,去冰箱裏給他拿了瓶水過來,擰開了蓋子遞給他,說:“喏,別說我隻知道壓榨勞動力。”

司徒安接過那瓶水,三口兩口就把它喝完,看得秦臻目瞪口呆。

“還要嗎?”她愣愣地問了一句。

“不用了。”司徒安把瓶子隨手一扔,似是恢複了精力一般,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說起來,我一直都沒來得及問,你和蘇奕到底是為什麽離婚?”他直勾勾地盯著她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