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隔日是周六,秦臻不用硬著頭皮去麵對司徒安,但她一想到自己昨天晚上說過的那些話,也還是會尷尬得想要挖個洞鑽進去才好。

她給家裏做了個大掃除,做完已經到了中午。都已經到了這個時間,她也懶得再自己做飯,換了套衣服打算出去覓食,誰知道還沒出門,就接到了朱心晴的電話。

“阿臻啊,我現在在你家樓下,你給我開個門唄。”電話剛一接通,朱心晴就大喇喇地說。

“我家樓下?”秦臻重複了一遍以確定不是自己的聽力出了問題。

“對啊,就你上次讓我給你寄東西的時候給我的地址啊,難道那裏不是你家?”朱心晴的聲音裏帶了些慌張,還沒等秦臻回答就自顧自地大呼:“天,我這麽千裏迢迢地跑過來,居然出了這麽大一個烏龍!”

“是我家沒錯。”秦臻冷靜地回答她,走到門口去打開了樓下的防盜門。

“門開了,你上來吧,我家在五樓。”她說。

不一會兒,朱心晴就坐電梯到了五樓。

“阿臻!”她剛從電梯裏出來就衝到秦臻跟前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可想死我了!”

“這還沒有一個月呢……”秦臻撇嘴,又問:“怎麽突然過來了?”

“這不是馬上就到五一了嘛,我一想這攢的年假還有好幾天呢,就想說過來找你玩唄。”朱心晴毫不客氣地將她的大行李箱拎進了秦臻的公寓。

“這房子還不錯嘛,麻雀雖小,五髒俱全。”朱心晴在公寓裏晃了一圈,感慨道。

“主要是租金不高。”秦臻說,“我回T市之前也一直住在這裏,房東對我也挺好的。”

朱心晴點點頭,摸了摸肚子,一臉苦相地對秦臻說:“我餓了。”

“我剛準備出去吃飯就接到你的電話。”秦臻瞟她一眼,說:“走吧,帶你去吃飯,順便下午再出去逛逛。”

因為朱心晴的到來,秦臻隻能改變自己周末的計劃……其實她周末也沒什麽特別計劃,不過就是在家裏看看書、看看劇,休息放鬆而已。

中午她帶朱心晴就近吃了頓便飯,下午準備帶她去附近的景點逛逛。

司徒安打電話過來的時候,秦臻正和朱心晴兩個人在遊樂園門口排隊買票。

“喂,司徒。”秦臻在朱心晴不懷好意的注視下接的這個電話,明明她和司徒安什麽事都沒有,被朱心晴這麽一看,她都覺得心虛。

“酒醒了嗎?”司徒安帶著笑意的聲音隔著聽筒傳來。

“早就醒了。”秦臻說。

“是嘛。”司徒安接了一句以後又問:“你現在在幹嘛呢?怎麽聽起來有點吵。”

周末帶孩子來遊樂園的家長很多,小朋友吵吵鬧鬧的,實在太過正常。

“我朋友過來了,我帶她出來玩。”秦臻也不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