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飯是司徒安請的客,秦臻本來是拒絕的,畢竟朱心晴是她的朋友,和他沒有什麽關係,但是他借著去洗手間的空當偷偷地去把錢付了,秦臻也不好再在飯店裏跟他拉拉扯扯。

一回到秦臻的公寓,朱心晴就開始八卦她和司徒安的事情。

“你和司徒怎麽樣?有沒有希望?”

“你能不能別見我跟哪個男性朋友關係稍微親近一點就往那方麵想?”秦臻白她一眼,把找出來的全新的洗漱用品塞她手上,說:“趕緊去洗洗睡吧,明天早點起床,我帶你去遠一點的地方玩。”

朱心晴不情不願地抱著一堆東西進了浴室,等她出來的時候,秦臻已經把電吹風和各種保養品都擺在了床頭。

“哇塞,阿臻,你也忒賢惠了吧!”朱心晴看著這些東西對她讚不絕口,“不行不行,我得拍照發微博,好好表揚一下你。”

秦臻沒有理她,等她也洗完澡出來,朱心晴已經躺在她的床上敷著麵膜玩手機了。

“剛才司徒帥哥打電話過來問你明天有什麽安排,我說不知道,等你洗完澡再給他回電話來著。”朱心晴晃了晃秦臻的手機,一手按著麵膜不讓它脫落。

“哦。”秦臻從她手裏接過自己的手機,就著剛才的通話記錄回撥回去。

司徒安很快就接了電話,秦臻告訴他明天她打算帶朱心晴去爬山,一大早就出發。

“爬山?”朱心晴尖叫一聲,“我不想去爬山啊!爬山太累了!”

她的聲音很大,並且不加半點掩飾,電話那頭的司徒安也聽得清清楚楚。

“你怎麽沒跟她商量就定了行程?”他問。

“你也知道,G市這個地方沒什麽好玩的,就那麽幾個景點,不爬上還能幹嘛?去逛街嗎?”秦臻無奈地說。

“逛街好啊,不如就去逛街唄!”朱心晴一聽到“逛街”這兩個字就不由得興奮起來,卻又被秦臻兜頭澆下一盆冷水。

“逛來逛去不都是那些東西?而且這邊的物價比T市要高,你要逛街還不如回去逛呢。”

“可是我不想爬山啊。”朱心晴苦著一張臉說。

“那要不然明天就帶她去外頭隨便逛逛唄,再吃點兒小吃。”司徒安聽她們倆討論了半天,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秦臻開了外放,朱心晴也能聽見他的聲音。

“行。”司徒安的話音剛落,朱心晴就說。

“那我明天早上9點過去接你們。”司徒安說。

“哎,不用了,我們倆自己逛就行了,你別麻煩。”秦臻連忙阻止他。她不希望司徒安一起去的原因有兩個,一是確實不想太過麻煩他,二是免得朱心晴一天到晚八卦。

“不麻煩,反正我也沒事可做。”司徒安仍然用這個借口來應付她。

朱心晴看不慣秦臻這麽扭扭捏捏,直接搶過她的手機說了一句“那就這麽說定了”,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秦臻拿她沒有辦法,瞪了她一眼以後就把手機放到了一邊。

“趕緊睡覺。”她說,順手關掉了房間裏的燈,“明天8點必須得起,留一個小時的時間給你折騰

打扮。”

“遵命!”朱心晴高興地扯掉麵膜扔進一邊的垃圾桶裏,而後緊挨著秦臻睡下。

秦臻的鬧鍾在早上8點準時響起,她醒了以後又推了推仍在熟睡的朱心晴。

“起床了。”她說。

朱心晴閉著眼睛翻了個身,迷迷糊糊地問:“幾點了?”

“8點。”秦臻掀了被子,自己先去了浴室洗漱,等她搞定一切,朱心晴還沒有半點起床的跡象。

“你再不起來,待會兒司徒就要來了。”秦臻又推了她兩下,“是你跟人家說好9點見的,自己約的時間,跪著也要起來。”

朱心晴好不容易戰勝了困意起了床。

秦臻家的門鈴在9點的時候準時響起,朱心晴還在對著鏡子化妝。

“估計是司徒來了。”秦臻邊說邊過去開門,朱心晴不由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果不其然,門外站著的正是司徒安。

“咦,你居然已經好了,我還以為會看到一個亂七八糟的你呢。”司徒安見秦臻一身整齊,驚訝地揶揄道。

“我是一個有時間觀念的人。”秦臻驕傲地說。

她的視線往下,掃到司徒安手裏提著的豆漿油條,心情也跟著變得愉悅了起來。

“心晴,快點兒出來,司徒買了早餐過來。”她對著臥室喊了一聲,趕緊把司徒安迎進了屋來。

“看來這早餐比我受歡迎多了。”司徒安吃味地說。

“那是。”秦臻很大方地承認。

朱心晴也終於從臥室裏出來,因為時間不夠,她隻畫了個簡單的淡妝。

“豆漿油條?”她走到客廳裏,看到茶幾上擺的早餐,皺起了眉頭。

“怎麽了,不喜歡?”司徒安問。

“也不是,我就是不太喜歡在早上吃油膩的東西。”朱心晴解釋說。

“那你想吃什麽?我現在下去幫你買。”司徒安站起了身。

“不用不用!”朱心晴連忙擺手,“我喝點豆漿就行了。”

“你怎麽這麽多講究?”秦臻瞥了朱心晴一眼,撇了半根油條塞進她的嘴裏,說:“有的吃就不錯了,現在多吃點兒,這一頓得管到中午呢。”

朱心晴逼不得已地將那半根油條咽了下去,瞅了他們倆半晌,幽幽地說:“我怎麽覺得你們倆這麽像我爸媽呢,一個唱紅臉一個唱黑臉,真有夫妻的默契。”

秦臻狠狠地瞪了朱心晴一眼,瞪得她偏過了臉去,默默地吃著自己的早餐。司徒安則是看著她們倆笑了笑,沒有說話。

司徒安開車帶著她倆純屬在街上瞎逛,看起來似乎是沒有目的,但每一次停下車來,他都能帶著她們找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店裏的食物都特別好吃,讓朱心晴一直讚不絕口。

“你什麽時候搜集到的這些情報?”秦臻忍不住問他。他帶她們去的好多家店她都是第一次來,甚至以前都聞所未聞。

“我好歹也在G市呆了這麽多年,這些街角巷邊的小店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司徒安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看著秦臻的表情是居高臨下的,“哪裏像你,要麽整天宅在家裏,要麽

就隻去那些環境好的大餐廳。”

秦臻對他的話無從反駁,她確實對發掘這些藏在犄角旮旯裏的美食沒有什麽興趣,當然,如果有人願意帶她過來,她也還是很高興的。

她們倆就這麽跟著司徒安吃了一路,到了後來朱心晴還抱怨秦臻:“也不知道是誰跟我說早上那一頓得撐到中午的,害得我多吃了一根油條,不然那點位置空出來,我還能吃點別的東西。”

“咦……”等紅燈的空當,朱心晴突然發出了這麽一聲。

秦臻和司徒安都循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發現路邊大廈上掛著的超大屏幕上,正放著星科即將在G市建Star Mall的新聞,而出現在屏幕上的人,正是蘇奕本人。

時隔這麽久,再一次見到蘇奕居然是以這樣的形式,秦臻不知道應該作何反應,尤其是在身邊還有其他兩個人的情況下。

她隻盯著那塊屏幕看了幾秒鍾就移開了視線。

司徒安從後視鏡裏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在發現她移開視線以後,嘴角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帶了那麽一絲絲的苦澀。

“說起來,T市的Star Mall開了這麽久,我都還沒去逛過呢。”朱心晴語帶遺憾地說,“太高大上了,感覺自己一進去就會變成土鱉。”

秦臻沒有接茬,倒是司徒安順口問了一句:“哦?怎麽個高大上法?”

朱心晴立刻像找到了親人似的跟他吐槽了半天Star Mall裏的東西到底有多貴。

“隨隨便便進一家店,隨隨便便拿一件衣服,我好幾個月的工資就沒了。”

司徒安跟朱心晴就Star Mall這個話題聊了半天,秦臻一直沉默地望著窗外。後來朱心晴大約是察覺到了這個話題的尷尬性,也就生硬地結束了與司徒安的對話。

“你要是想去Star Mall的話,我這裏有一張卡。”最後秦臻見他們倆都不說話了,自己主動從包裏掏出蘇奕曾經給她的那張卡,遞給朱心晴。

“裏頭有錢,也可以打折。”她說,“反正我留著也沒用,你拿走吧。”

朱心晴吃驚地長大了嘴。

她接過秦臻的卡拿到眼前欣賞了半天,心想高大上的商場這VIP卡也都做得這麽高大上。

秦臻這張卡的來曆,不用多說,朱心晴也能夠猜到,她也就沒有多此一舉地去問,隻是有點好奇:“這裏頭有多少錢?”

“不清楚。”秦臻回答,當初蘇奕給她的時候也沒說裏頭有多少錢,隻說了“反正夠你花了”。

今時今日,她把這句話送給朱心晴的時候,才發現說這話時候的氣勢可真夠土豪的。

“不過,星科的Star Mall不是馬上就要開到G市了嗎?你還是自己留著吧,以後還是有用的。”朱心晴沒敢收下這張卡。

卡裏的餘額未知,也就是說有很多。即使她和秦臻的關係再好,也不能跟她要這麽值錢的東西。

“我不買那麽貴的衣服。”秦臻說。

而最重要的是,她應該再不會去逛Star Mall,因為總會覺得那裏有他的氣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