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Star Mall的籌建在G市也算是一個比較大的項目,並且這樣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商場也自帶了許多話題。

公司裏的許多小姑娘都挺關心Star Mall什麽時候才能建成,期盼著不用再上網找人代購這些奢侈品。

秦臻和她們坐在同一間辦公室裏,聽著她們討論這個話題,漸漸也就變得有些心不在焉。

蘇奕為什麽會把全國第二家Star Mall開在G市,是秦臻一直在想的問題。她盡量讓自己不要自作多情,可是不管怎麽樣,她也還是忍不住想多。

中午,秦臻和朱心晴約好了在公司旁邊吃飯,司徒安聽說以後硬要跟著一起過去。

“沒辦法,我跟公司那群小姑娘沒什麽共同話題,還是跟你們一起吃飯更自在。”司徒安耍著賴說。

秦臻之前本來就一直跟司徒安在一起吃飯,反正朱心晴也挺喜歡他,也就沒有拒絕。

他們去的那家店在G市算得上是有名,是朱心晴昨天看了攻略,發現這家店剛好在秦臻她們公司旁邊,非得中午過來跟她一起吃飯。

他們三人坐在大堂,正邊聊著天邊等上菜,司徒安突然看到了一個熟人,對方也很快地就看到了他。

“王總。”司徒安主動迎了上去。

“司徒總監。”對方笑著給他遞了根煙,卻被他擺擺手拒絕。

“哦,我忘了,你不抽煙。”王總語帶遺憾地說,又看了眼秦臻她們的方向,問:“怎麽,跟女朋友過來吃飯啊?”

司徒安也看了她們倆一眼,搖著頭說:“不是,就是兩個朋友。”

王總也隻是笑笑。

“王總過來談生意麽?”司徒安順口問了一句。

“對啊。”王總笑得一臉的燦爛,“你之前不是在T市呆了一段時間嗎?應該知道星科吧?星科這次在G市建那個商場,就是和我們公司合作的。”

這個意料之外的答案不僅讓司徒安,甚至連坐在幾步開外的秦臻和朱心晴也都愣住了。

按捺下心中的緊張感,司徒安問:“那您現在是要跟星科那邊的負責人吃飯咯?”

“對,星科的蘇總。”王總說。

司徒安下意識地看向秦臻,果不其然看見了她一臉呆怔的模樣。

“他們差不多要到了,我去門口迎一下,你們好好吃。”王總說完,拍了拍司徒安的肩膀,在助手的陪同下走向門口。

司徒安回到自己的座位,朱心晴正擔憂地看著秦臻。

“那個王總是誰啊?”朱心晴問。

“是個房地產公司的老板,也是我們公司的合作夥伴。”司徒安回答。

“剛聽他那意思,蘇奕馬上也要來這裏吃飯是嗎?”朱心晴邊留意著秦臻的反應邊小心地問。

“應該是。”司徒安也盯著秦臻看。

察覺到其他兩人的視線全都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秦臻勉強勾起一個笑容,說:“你們倆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

可是他們倆並不這麽認為。

“要不咱們換個地方吃飯吧?”朱心晴生怕待會兒蘇奕過來了秦臻會尷尬,於是主動提議道。

“行。”司徒安也跟著附和。

“得了,我沒你們想的那麽玻璃心。況且,我跟他是

和平分手的,就偶然的碰個麵有什麽大不了的。”秦臻故作鎮定地說,“再說了,咱們菜都點了,那些菜多貴啊,你們舍得花那些冤枉錢,我可舍不得。”

她說的這番話表明了自己不願意離開的決心,司徒安和朱心晴也沒有逼她,隻是氣氛變得有些微妙,一時之間沒有人再說話。

秦臻的座位是背對著門口的,看不見是不是有人進來。

然而沒過多久,正對著大門的朱心晴表情一僵,生硬地收回了投向門口的視線,動作也變得有點不太自然。

秦臻立刻意識到,蘇奕進來了。

她的身體不自覺地變得僵硬,一舉一動都顯得別扭。她能夠聽見不遠處王總與蘇奕交談的聲音,也因為再次聽到他的聲音而不由得心裏起了漣漪。

即使是刻意壓低了聲音,他跟對方討論問題的時候也還是充滿了氣勢。

“我們這麽幾個人,不如就在大堂裏吃頓便飯吧,我下午還要去一趟工地。”蘇奕冷聲說。

王總自然是不會否決掉他的提議,接連說了一長串的“好”,便由著蘇奕找了位置坐下。

秦臻原本以為王總他們會去包廂,哪知道蘇奕會來這麽一出。

早知道就聽朱心晴的,換個地方吃飯好了。雖然損失了大幾百塊錢,起碼也能夠吃上一頓舒心的飯。現在跟蘇奕處在同一個空間裏,她估計自己待會兒也不會有什麽胃口吃飯,這幾百塊的飯錢也還是打了水漂。

秦臻不知道蘇奕他們具體坐在哪裏,因為她坐的這個位置壓根就看不見他們。但是,她能夠從他們說話的聲音來判斷,應該離她們這桌並不太遠。

為了不被他們發現,朱心晴也低下了腦袋,並且用手撐住下巴,以遮住自己的側臉。

司徒安則是他們三個裏頭最為正大光明的,該做什麽還是繼續做,似乎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

他們點的菜慢慢在上。

為了不讓自己的注意力再停留在身後的人身上,秦臻逼著自己埋頭苦吃,而朱心晴也是一言不發地隻顧著吃飯。

他們點的菜本就不多,再加上三個人全都不說話隻吃飯,很快,桌上的菜全都被他們一掃而光。

“吃飽了嗎?”司徒安看著光了的盤子和碗問她們倆。

秦臻和朱心晴都重重地點頭。

“要走嗎?”司徒安又問。

身後的人明顯還沒有結束午飯,而他們如果現在就走的話務必會經過他們那一桌。可是誰也不知道蘇奕他們會吃到什麽時候,萬一一直到下午上班還沒走,難道他們還要在這裏陪著?因為司徒安的這個問題,秦臻又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走吧。”秦臻眼一閉心一橫,想著伸頭一刀縮頭也還是一刀,不如早死早超生。

司徒安眼神怪異地看她一眼,也沒有說她什麽,隻是叫來服務員買單。

秦臻是第一個從椅子上站起身的,主要是她要不走,司徒安和朱心晴也不敢動,就怕她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如她所預料的那樣,她剛一轉身,就看到了坐在另一張桌子上的蘇奕。他正對著她,在她看過去的瞬間也看向了她。

四目相接,秦臻倉皇地撇開了眼去,腳步也不自覺地變得淩亂。她快步往外走,卻聽到後頭的司徒安被王總給叫住。

“喲,司徒,就吃完了?”

“嗯,我們先走了,您慢慢吃。”司徒安和王總打了個招呼,又很快地跟了上來。

一直到出了那家店,秦臻的心跳頻率才慢慢地恢複了正常。

“你說蘇奕他該不會是故意的吧?”朱心晴走在秦臻身邊,小聲抱怨道。

“故意什麽?”秦臻問。

“故意跟咱們在一塊兒坐在大堂吃飯啊。你說他們這些老板,吃飯談生意什麽的不都應該去包廂麽,這麽拋頭露麵的一點都不是土豪的風格啊。”朱心晴說。

“誰知道呢。”秦臻現在的心情也很複雜,壓根不願意去想這些問題。

“對了,你下午自己一個人能行嗎?”秦臻又開始擔心起朱心晴來。

還有兩天才到“五一”,秦臻又沒有年假可請,隻能讓朱心晴自己安排行程去玩。可是朱心晴這還是第一次來G市,人生地不熟的,她有不太放心。

“當然能行,我又不是小孩子。”朱心晴覺得秦臻的擔心完全就是多餘的,“你就好好回去上班吧,等到了下班時間我再過來找你。”

秦臻本還想再叮囑一些什麽,卻被朱心晴提前阻止了下來。

“不管你還要說什麽,我都很清楚,你放心,我丟不了的。”很明顯,朱心晴對她的嘮叨已經有些不耐煩,“好了好了,我不跟你們多說了,我去那邊的公車站坐車了。”

朱心晴對秦臻與司徒安揮了揮手,就往公車站的方向跑去。

秦臻仍舊不放心地站在原地看著她。

“我倒是沒看出來你有當老媽子的潛質。”司徒安笑著揶揄道。

秦臻瞪他一眼,又歎了口氣說:“還不是因為朱心晴那大大咧咧的性格讓人不敢放心。”

司徒安很自然地將手臂搭上了她的肩膀,跟她仿若“哥倆好”一般。他勸說她:“就算她再怎麽大大咧咧她也是個成人啊,而且,她身上有錢和手機,遇到什麽事兒也都能跟你聯係,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秦臻這才收回了視線。

“趕緊回去上班吧,不然就得遲到了。”司徒安看了眼手表說。

“遲到了怕什麽?反正老大跟我在一起。”秦臻笑得有恃無恐。

她現在的模樣非常欠揍,然而在這其中又有那麽一些可愛。司徒安看著看著,忍不住伸手捏住了她的臉。

他的這個動作讓兩個人在同時呆住,然而司徒安很快地反應過來,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我覺得我最近好像對你太好了一點,才讓你忘記了我本質上是個多麽嚴厲的人。”他冷笑著說。

秦臻當然清楚他的本質,畢竟以前被他整得那麽慘,不過她好像真的很久都沒有再見過司徒安“非人”的一麵了。

“我錯了。”她主動承認錯誤。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她可不敢隨便挑釁司徒安的權威。

“這才乖嘛。”司徒安滿意地拍了拍她的腦袋,繼續搭著她的肩膀往公司走去。

而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蘇奕冷著臉將剛才的一切都收入眼底。

“蘇總。”林柯自然也看到了秦臻和司徒安笑鬧的那一幕,在叫他的時候不免有些忐忑。

“走吧。”蘇奕收回視線,抬步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