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回了公司才聽同事們說,G市的Star Mall正好選址在她們公司附近。

“聽說星科的老總現在就在G市,離得這麽近,有沒有可能偶遇他?”女同事A興奮而期待地問。

“怎麽可能,人家老總肯定都車接車送的,怎麽會讓你碰到,除非你跑到人家工地上去找人。”女同事B冷靜地潑了她一盆涼水。

秦臻在一邊安靜地聽著,真想告訴她們,不用去工地,直接去那一家餐廳吃飯,就有很大的概率碰上蘇奕。

“唉,可惜人家已經有老婆了,人家夫妻感情那麽好,咱們再怎麽樣偶遇,也隻能遠觀一下,發發花癡,又不能把他勾搭到手。”A歎了口氣說。

“誰讓你初戀男友沒有飛黃騰達呢?”B涼涼地說,語氣中也帶了一絲羨慕。

秦臻在心裏冷笑一聲,端起杯子打算去茶水間,不想再在這裏聽她們討論下去。

“秦臻,你進來一下。”正在這個時候,司徒安撥通了她桌上的內線電話。

秦臻應了一聲,放下杯子,換了個方向。

“有什麽事?”秦臻一進去就問。

“當然是有公事咯。”司徒安一本正經地拿出一份文件來遞給秦臻,說:“這邊有個別墅裝修的case,你要是手上的事情不多的話,就接下來吧。”

“行。”秦臻幹脆地答應。都送到了門口的錢,她怎麽可能再推回去。

“不過這個case挺急的,可能你‘五一’也要加班。”司徒安提醒秦臻,“如果你要加班的話,朱心晴那邊……”

“我回去跟她說一聲好了,她最多抱怨我兩句,等我做完這單拿了錢請她吃飯,她又會跟什麽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了。”秦臻很淡定地說。

“她還真是大大咧咧……”司徒安歎息。

如秦臻所預料的一樣,當她把自己“五一”可能會加班的事情告訴朱心晴以後,換來的是她撲頭蓋臉的一頓抱怨。

“秦阿臻,你好意思嗎?咱們這麽多年的朋友,我好不容易來一次G市,你居然為了工作拋棄我!你知道我有多心寒嗎?啊?”

“這一單做完我大概能夠拿到好幾萬的提成。”秦臻平靜地對她說。

朱心晴立刻停止了抱怨,兩眼冒著精光地抱住秦臻,狗腿地說:“沒事兒,你去工作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當然應該有責任心,工作必須得擺在第一位。出去玩這種事兒,我自己一個人就行了,反正在來之前我就做過了攻略,隻要你工作完了記得請我吃豪華大餐就行了。”

“那是自然。”秦臻說。

雖然朱心晴這邊已經搞定,並且沒有任何負麵的情緒,但是秦臻也還是覺得有點對不起她。就像她自己說的那樣,她好不容易才過來一回,就被獨自扔在了家裏,秦臻越想越覺得不是滋味。

她原本想讓司徒安替她帶朱心晴逛一逛G市,可又想起來司徒安說過,他父母“五一”期間會回國來,他肯定要去陪他們,於是隻能作罷。

如司徒安所說的那樣,這個

case確實很急,因為在她確定接下它的第二天,客戶就給她打了電話,說想要見上一麵。

秦臻千算萬算也沒有想到在約定的地點見到的會是林柯。她第一眼看見他的時候,還以為又像上次在餐廳時候那樣不過是巧遇,卻沒想到林柯主動過來跟她打了招呼:“秦小姐,我就是你的客戶。”

秦臻的第一反應是掉頭就走。她很清楚,這麽大的別墅,不會是林柯買的,而既然是林柯出麵和她談,那麽背後的人肯定是蘇奕沒跑了。

“秦小姐!”林柯三步並作兩步地追上來擋在她麵前,“我們今天見麵是為了談公事,請你盡量公私分明。”

林柯的表情很嚴肅,明顯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我突然不想接這個case了,不然我讓我上司給你們換個設計師吧。”秦臻看也不看他一眼,想要繞過他繼續前行。

“秦小姐。”林柯再次擋住她,“我希望能夠用最短的時間做好這間房子的裝修,而我已經去你們公司打聽過了,技術比你好的設計師抽不出時間來接這個case,而比你有時間的設計師技術水平又很一般。所以,總體來說,你是最好的人選。”

“嗬,你做的功課還真多。”秦臻冷笑一聲,沒有耐心再跟他廢話:“你就老實告訴我吧,你們繞了這麽大的圈子,做了這麽多事,又是為了什麽?”

林柯卻並沒有因為她不客氣的態度而亂了陣腳,“秦小姐應該知道星科在G市投建Star Mall的事情。其實這並不是全部,星科接下來的動作是,以Star Mall作為一個開端,逐步推進在G市開發樓盤的計劃。”

“所以呢?”秦臻不明白星科接下來的這些動作與他們找她做裝修有什麽關聯。

“因為我們今年的工作重心會暫時轉移到G市,所以需要一個落腳的地方。”林柯說。

“這間別墅?”秦臻問。

“沒錯。”林柯點頭。

秦臻不知道他說這些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他找她來做裝修是有意還是無意,她現在隻知道,她不想接這個工作。但令她苦惱的是,好像又找不到人推出去。

“可是就算再怎麽趕進度,你們也隻能在一年以後住進去。我勸你們,還是買一套精裝房吧。”秦臻“誠心誠意”地建議道。

“精裝房太沒有特色,而且也不一定能夠符合自己的想法。”林柯很快地將她的建議打了回來。

“是你的想法,還是蘇奕的想法?”秦臻問得相當尖銳。

林柯明顯地頓了一下,然後笑了笑,說:“當然是蘇總的。”

“那為什麽來見我的是你?”

“蘇總回T市處理一些工作去了,大概過兩天才能過來。”林柯向她解釋道,“所以這兩天恐怕秦小姐你得一直見到我了。”

林柯笑得很客氣,然而他的笑容卻隻能讓秦臻更加生氣。

真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她隻要替別人打工一天,就永遠沒辦法按照自己的意願來接活,簡直心塞。

既然這個事實沒有辦法改變,秦臻也就隻能夠接受“命運”的安排……或許這其中也有幾分人為的因素。

林柯帶著秦臻看了房子,又向她傳達了蘇奕的想法,甚至怕她記不住,還特意給了她一份完整的文件。

秦臻隨手翻了翻,裏頭寫了一堆怪異的要求,蘇奕的龜毛簡直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

“我不幹了。”秦臻直接把文件扔回去給林柯,“這也太麻煩了,我可不想因為一份工作而讓自己氣個半死。”

“秦小姐,我們是簽了合同的。”林柯拿出合同來威脅她。

秦臻立刻蔫了下來。

“到時候我做出來的效果他不滿意就都是你們自找的。”秦臻悻悻地說。

等她從別墅離開,林柯立刻撥了蘇奕的電話。

“蘇總。”他恭敬地叫。

“她同意了嗎?”蘇奕問。

“同意了。”林柯回答,“雖然並不是太情願。”

這是蘇奕早就料到的結果。恐怕要不是有合約的束縛,她壓根就不會同意接下這個活。

“我過兩天就會去G市,那邊的事情你多看著點。”蘇奕吩咐道。

“我知道的。”

蘇奕掛斷電話,靠在皮椅上發了好長一會兒呆,才又拿起手機打開相簿。他的手機相簿裏幾乎全是她的照片,大多數都是以前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偷拍的,而最近的幾張則是從朱心晴的微博上保存下來的。

他是從秦臻的微博關注裏找到的朱心晴,又從朱心晴那裏找到了秦臻常用的那個賬號。那個賬號上的內容全都與她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與她工作賬號上的枯燥無味全然不同。然而她的私人微博在和他結婚以後便很少再更新,他想要借此了解她現在在G市的生活則是完全行不通。倒是朱心晴微博發得格外勤,他從她更新的內容裏知道了她去了G市,也看到了她和秦臻、司徒安同遊遊樂場的照片。

當他看見秦臻與司徒安親密地並排坐在一起的時候,差點因為嫉妒上頭而砸了手機。

他前些時候見過王紹東一麵,不過是一次偶遇,在應酬的酒店裏。那天王紹東大約也是喝多了,見了他就不停地笑,笑得讓人心煩。

“漲租金這事兒,是你故意的吧?”王紹東將他攔下。

他沒有回答,皺了皺眉想要離開。

“你認為我和秦臻之間是那種關係吧?”王紹東又問,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蘇奕甚至能夠從中看出點幸災樂禍的味道。

“本來吧,你們倆婚都離了,我再說什麽都是徒勞。但是既然你坑了我那麽多錢,我突然就想把事實說出來膈應你一下了。”王紹東說。

蘇奕原本想要離開的腳步停住了。

“什麽事實?”他問,表麵上無比平靜,然而內心卻是緊張萬分。

又有什麽是他所不知道的?難道這件事裏頭又有什麽誤會?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他的心就像被揪住了一樣。

他想要知道答案,卻又害怕自己承受不起這個答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