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還是不說了。”王紹東擺了擺手,像是剛剛反應過來,“我答應了小臻不說的。”

然而他越是這樣故作神秘,就越是能夠勾起蘇奕的好奇心。

“你們公司的租金降回原來的水平。”蘇奕開出了條件。

“這不是錢的問題。”王紹東絲毫不為所動,“小臻對於我來說,比錢要重要得多。”

他似乎是故意這樣子說,隻為了惹得蘇奕生氣。

“不好意思啊蘇總,我還得繼續回去應酬呢。”王紹東說著就要離開。

這回換成蘇奕把他給攔下來了。

“你開個條件吧。”他冷漠地說,然而眼神之中卻透著急切。

“我不會用這件事來跟你做交易。”王紹東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既然你當初選擇不相信小臻,現在再知道這些內幕也沒什麽意思,木已成舟,小臻已經受到了傷害,再怎麽彌補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蘇奕沉默了下來。

“總之,你隻要知道小臻從來就沒有背叛過你就好。”王紹東扔下這句話,擦著蘇奕的衣袖果決地離開。

蘇奕那天在那裏站了許久,回過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給林柯打電話,讓他找人調查秦臻與王紹東來往密切的那段時間到底兩人是在做些什麽。

雖然那些事情的內幕被王紹東隱藏得很好,但蘇奕花了大力氣去挖,也還是挖到了不少的料,譬如秦臻失蹤的那個晚上,小區的監控顯示,她被人逼迫著上了一輛車,而經過多方調查,那輛車登記在王紹東的父親王言名下。

然而,除去秦臻的父親曾經是王言的下屬這一層關係之外,蘇奕再查不到別的信息,也不知道王言那天晚上“綁架”秦臻到底是為了什麽,不過他還記得在秦臻“失蹤”的當天,她曾經拜托他幫忙查找王紹東的下落。直覺告訴他,這件事一定與王紹東口中的“內幕”有關。

就好像是一場偵探遊戲,卻在剛剛入局時陷入了一團迷霧之中。所有的線索都被人抹去,而知道事情真相的那些人卻一個都不肯開口。

蘇奕決定,要親自找秦臻問清楚。然而等他好不容易說服公司眾人將Star Mall開到G市,自己也有一個正經的理由呆在G市,能夠時常找機會去見她,卻發現她似乎和司徒安已經“舊情複燃”。

在那一瞬間,他忽然不知道自己做了這麽多事到底是為什麽,也不知道他們倆的未來到底會是什麽樣。如王紹東所說的那樣,他的不信任已經對秦臻造成了傷害,任他要怎麽彌補都沒有辦法改變已經發生過的事情。

可是他不甘心,他已經輕易地放過兩次手,不想再繼續錯過,即使知道前路漫漫,充滿了各種阻礙,他也決定要去試一試,興許,就挽回了她呢?

“對不起。”他對著照片中的秦臻說,“以前我犯的錯,你會原諒我麽?”

然而並沒有人回答他。

“即使你不肯原諒我,我也不會再放手了。”他說。

小長假的前兩天,身邊的所有人都在微博、朋友圈裏曬自己出去玩的照片,

隻有秦臻苦兮兮地呆在家裏畫圖,還時不時地被林柯打電話過來詢問進度。

“林特助,你覺得這才幾個小時,我能多畫出點什麽來?”在同一天接到四通電話以後,秦臻終於忍不住對他發了火。

“不好意思秦小姐,因為我們確實比較趕,所以想要確認你一直都在工作。”林柯小心地對她賠著不是。

秦臻聽了他的解釋,更是氣得想要爆粗。他說這話的意思是,她接了這個工作以後,就連休息都不可以了麽?

“不好意思林特助,我也是人,也會累,也想要休息。”她冷冷地說。

林柯一聽她這話就知道她是誤會了他的意思,卻又不知道應該怎麽樣準確地把自己的意思表達出來。

“我的意思是說,希望秦小姐你能夠盡量地保持在工作的狀態,但是如果太累的話休息放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其實蘇奕給他交待的工作是保證秦臻沒有時間出去跟司徒安約會,但是他不可能就這麽直白地把事實告訴秦臻,隻能胡編亂造一個理由。

“行,我知道了。”秦臻不想再跟他繼續說下去,以免自己脾氣上來會忍不住扔東西,“我會不眠不休地趕設計方案,但是請你沒有重要的事情不要給我打電話耽誤我工作。”

“好。”林柯連忙答應。

掛斷電話,林柯想,為什麽自打秦臻和蘇奕離婚以後,這兩個人的脾氣都變得這麽差了呢?明明以前秦臻跟他說話的時候都是輕聲細氣的,並且非常客氣,現在都對他這麽不耐煩了,這差距,真是極與極的。

朱心晴自己出去玩得很嗨,這幾天都是過了9點才回來。她回來的時候都會給秦臻帶許多吃的,以慰勞她這顆快被工作與林柯折磨瘋的心。

“你說,你們都已經離婚了,蘇奕還這麽折騰你,也顯得忒小氣了吧。”朱心晴邊把雞腿喂到秦臻嘴邊邊說。

秦臻的手仍握著筆在畫圖,她將雞腿肉咬下一大塊,用力地咀嚼,就好像咬的是蘇奕和林柯一樣。

“你是不知道林柯有多過分,一天打好幾個電話過來,跟查崗似的,就為了知道我是不是在認真工作。你說他又不是我老板,憑什麽管那麽多!我隻要按時把工作完成不就好了,中間我要做什麽都不關他的事啊!”秦臻憤恨地抱怨。

“唉,我現在真的是要對蘇奕刮目相看了。以前我還覺得他是個特別好的男人呢,就是那種女人眼裏的理想老公,沒想到他居然是這種愛斤斤計較的人。”朱心晴也對蘇奕頗多怨言。

秦臻又咬了一口雞腿,說:“我今天午飯又沒吃,估計等我把這個活做完,我就能瘦下個好幾十斤。”

“那也挺好的。”朱心晴瞥她一眼,“你不是說自己要減肥的嘛?剛好給你這麽個機會。”

“滾!”秦臻把雞腿上最後的一口肉咬下,說:“從今天起,我跟蘇奕勢不兩立!”

朱心晴覺得好笑,掏出手機來拍下一張她伏案作畫的照片傳上微博,配文:“努力工作到沒空吃飯的小可憐,你們能夠感受到她強大的怨念嗎?”

蘇奕將朱心晴設置成了特別關注,每當她有新的動態的時候,手機都會彈出消息提醒。朱心晴是個刷屏達人,尤其是在G市的這些天,不管到哪兒、吃了什麽都必須發條微博炫耀一下,看得蘇奕尤其糟心。

然而,每當有她的動態提醒的時候,他也還是會點開,以防錯過與秦臻有關的部分。

蘇奕這幾天回T市是因為公司裏有一堆事情要解決,他為了能夠早點飛去G市,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工作,每天從早上忙到晚上,困了就直接上樓睡覺。

朱心晴發那條秦臻工作的微博的時候,蘇奕正在和公司裏的一群高層開會,商討接下來的樓盤開發計劃。

當消息提示音突然響起在空曠的會議室的時候,與會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渾身一震。

全星科上下沒有人不知道蘇總最討厭有人不顧規章製度,在開會的時候不關手機。

然而當他們惶惑忐忑地尋找著聲源的時候,卻發現不關手機的居然正是蘇總本人,這種震驚的感覺,恐怕沒有辦法形容。

“不好意思。”蘇奕對他們說著,拿起了手機。然而,他接下來的動作並不是關機,而是打開了微博,看到了朱心晴最新上傳的那一條。

星科的一群高層就看著蘇總原本冷淡的臉上漸漸呈現出擔憂的神色,他的雙眉緊鎖,嘴唇抿得很緊。

“我出去打個電話,劉副總,你先主持一下會議。”

他這話一出,所有人更是驚得回不來魂。

這人還是那個不論對自己還是對其他人都嚴苛到令人發指的蘇總嗎?

然而,沒有人敢對他的話提出異議。他們就這樣安靜地看著蘇奕拿著手機出了會議室的大門,過了許久才漸漸地一個個回過神來。

蘇奕剛一出會議室就給林柯打了電話。

“你現在叫一份外賣送到秦臻的公寓去。”他冷聲吩咐道。

“秦小姐沒有吃飯嗎?”林柯疑惑地問,但又立刻想起來,無論蘇奕吩咐了什麽,他隻用照做就好。

“好的,我知道了,我這就打電話叫外賣。”他連忙說。

“你催進度的時候不要逼得太緊了。”蘇奕語帶不悅地說,“讓她不要因為工作而忘了吃飯。”

“好。”林柯答應著,卻在心裏暗自咋舌,秦臻這也太拚了吧!

秦臻正努力地畫著圖,她的手機又響了。

“這麽晚了,會是誰啊?”朱心晴坐在她身邊玩手機,聞聲好奇地問。

秦臻拿過手機來看了一眼,長歎了一口氣,說:“催命的。”

朱心晴伸長了脖子去看,發現來電顯示的名字是“林柯”,嗯,還真是“催命的”。

“林特助,這麽晚了,你為了監督我工作還不休息,也是蠻辛苦的。”秦臻一接電話便開口諷刺道。

林柯被她噎得打好的草稿一下子忘得一幹二淨,過了兩分鍾才又重新組織好語言跟她說:“秦小姐,我給你叫了外賣,再過十分鍾應該就會到了。這麽晚了,你吃了飯早點休息吧,我也不會再打電話過來催你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