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接完林柯的電話還覺得奇怪,問朱心晴說:“他怎麽會知道我還沒吃飯?”

朱心晴突然就想到自己剛剛發的那條微博。

“他該不會關注了我的微博吧?”她驚叫出聲。

“你又在微博上發了什麽?”秦臻邊問邊登錄自己的微博,剛一刷新,就看到了朱心晴發的那一條。

微博下邊已經有了幾條評論,ID秦臻都很眼熟,都是朱心晴的好友,在微博上與她互動頗多。雖然秦臻與他們並不熟悉,但他們都向她致以了深切的慰問。

“不可能啊,林柯怎麽會知道你的微博賬號。”秦臻很快否定了朱心晴的猜想,“微博上關注你的不都是跟你特別熟的人嘛,林柯和他們又沒什麽往來。再說了,他有必要花那麽大工夫去關注你麽?又不是對你有意思。”

秦臻這最後一句話倏地將朱心晴點醒。

“嘿!說不好啊這事兒!萬一這個林特助真的對我有意思呢?”她喜滋滋地想。

“他又沒見過你,怎麽對你有意思?”秦臻毫不客氣地潑了她一頭的冷水,“行了,你就別做這種白日夢了,還是老老實實地去找個男朋友比較靠譜,不然朱爸朱媽又得催了。”

“不行,我必須得驗證一下,不然我今天晚上肯定睡不著。”朱心晴不甘心地抱著手機又開始打字。

“驗證什麽?”秦臻好奇地問。

“那個林特助是不是關注了我的微博唄。”朱心晴頭也不抬地說。

“你想怎麽驗證?”秦臻這會兒也來了興致,湊到她跟前看她想要做些什麽。

“發一條微博就行了。”朱心晴狡黠地一笑,把已經編輯好的一大段文字拿給秦臻看。

“天了嚕!有個女人大半夜的吃了外賣居然開始上吐下瀉,這麽晚了,我應該去哪裏給她買藥?還是說我現在應該把她送去醫院?”

“你這也太誇張了吧!更何況現在外賣還沒到呢,就算林柯真的關注了你,也不會相信啊。”秦臻說。

“那就等外賣到了再發唄。”朱心晴的話音剛落,秦臻家裏的門鈴就響了。

“看,外賣到了。”朱心晴笑得格外得意,有種陰謀即將得逞的快感。

秦臻開門把外賣拿了進來,朱心晴一看包裝袋就叫了起來:“這不是那家特別有名的連鎖港式餐廳嘛!他們家居然還送外賣!”

秦臻對此倒沒什麽想法,大概是餓過頭了,拿到食物除了吃,就再想不到別的東西。

她把食盒打開,立刻有一股熱氣混雜著香味冒了出來,引得她食指大動。

饒是朱心晴這種吃了一天的人,也沒抵抗得住誘惑,湊到秦臻跟前,瓜分了她的食物。

等到兩人都吃飽喝足,朱心晴才把那條微博發了出去。

秦臻休息了一會兒便又重新投入到了工作之中。雖然林柯向她保證了不會再打電話來催進度,但她對他的話還是持有幾分懷疑。萬一明天他又來幾個“追魂奪命call”,秦臻也沒法找人說理去。

朱心晴坐在她旁邊心不在焉地刷著微博,視線老往她的手機上瞟。

哎,你注意一點兒啊,看看林柯有沒有給你發短信或是什麽的。”朱心晴三番兩次地提醒秦臻。

“喏,你自己拿去看。”秦臻被她念叨得煩了,直接把自己的手機交給了她,“待會兒要是林柯真的打電話過來了,你負責跟他解釋,千萬別把我拖下水。”

朱心晴聽她說完這話,小聲地吐槽了一句:“真不夠義氣。”

“這不是你自己要驗證的嘛?又不關我的事。”秦臻將責任推得一幹二淨。

朱心晴瞪了她一眼,便緊張地一直盯著她的手機屏幕,秦臻都懷疑她這麽看下去會不會把她的手機給看穿。

過了十分鍾,秦臻的手機仍舊沒有任何動靜,朱心晴已經連著歎了好幾聲的氣,“難道他給你叫外賣純粹隻是巧合?”

“誰知道呢。”秦臻此時正忙著工作,隨口敷衍了她一句。

“唉。”朱心晴把秦臻的手機放到茶幾上,自己則起身準備回房。

“算了,我還是早點洗澡睡覺吧。”

秦臻停下來看了她一眼,涼涼地說:“你早該這麽做了。”

朱心晴去洗澡了,客廳裏瞬間安靜了許多,秦臻也能夠靜下心來專注地工作。

然而,不知道過了多久,門鈴聲再次響起,秦臻實在想不出來這麽晚了還能有誰來找她,難不成又是來送外賣的?

她疑惑不解地走到門邊,按下通話鍵,問對方:“誰啊?”

“秦小姐,是我,林柯。”林柯的聲音有些不穩,秦臻甚至能夠聽見他粗重的喘氣聲。

“林特助?這麽晚了你來找我幹嘛?”秦臻看了眼牆上的掛鍾,現在已經過了晚上十點。

“送你去醫院。”林柯回答,“你現在能自己下來嗎?或者你朋友陪你一起下來?不然我上去扶你下來也行。”

聽到林柯說要送她去醫院,秦臻先是一愣,後來就想起了朱心晴的那條微博。

原來林柯真的關注了朱心晴的微博麽……秦臻真是不敢相信。

“為什麽要送我去醫院?我又沒有生病。”為了不和朱心晴的惡作劇扯上關係,秦臻決定裝傻到底。

“沒有生病?你朋友不是說你吃了外賣以後上吐下瀉嗎?”林柯這下子也傻了,蘇總在電話裏因此把他臭罵了一通,斥責他訂的外賣出了問題,還勒令他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秦臻的公寓送她去醫院。蘇總當時緊張的態度並不像是裝出來的,可是秦臻現在的語氣聽起來也不像是生病的人。所以,他到底應該相信誰?

“我朋友什麽時候說過這些了?你又怎麽知道的?你跟我朋友有聯係嗎?”秦臻追問。

林柯被她這一連串的問題問得噎住了。他哪裏知道她朋友什麽時候說過的這些,他都是從蘇總那裏聽來的啊!可是他又不能如實回答,不然就得把蘇總的癡漢屬性給暴露在秦臻麵前了。

於是,他隻能沉默,以不變應萬變。

“林特助,你是不是關注了我朋友的微博?”秦臻見他不肯說實話,於是也不再跟他兜圈子,直接點了出來。

林柯權衡了一下,做出了肯定的回答:“是。”

“你為什麽要關注她的微博?”秦臻繼續問。

林柯的心裏簡直有千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秦臻怎麽會有這麽多問題要問,他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麽樣去回答。

“秦小姐,既然你沒事,那我就回去了。打擾你休息了,不好意思。”林柯決定不再跟她糾纏下去,直接走人。況且,在人家單元樓門口跟裏頭的人對話也確實太傻了一點。

秦臻又叫了兩聲“林特助”,然而那邊再沒有人回應,她悻悻地回到客廳裏坐下,等朱心晴從浴室裏出來,就把林柯來過了的消息告訴了她。

“我就說他關注了我的微博吧!”朱心晴就裹著一條浴巾高興得手舞足蹈,秦臻都擔心她得把那條浴巾給抖下來。而後她又緊張地問秦臻:“你有沒有問他為什麽要關注我的微博?”

“問了,他沒說就走了。”秦臻回答。

朱心晴失望地嘟囔了一句:“他怎麽可以這樣!”但是瞬間又兩眼發亮地自我開解道:“他可能是害羞了。”

秦臻已經不知道要對她說些什麽了,她完全不能理解,怎麽能有人能夠自戀到她那種程度……不,她那或許已經不能叫自戀了,用“妄想症”來形容她恐怕更為準確。

“我得看看林特助是我粉絲裏頭的誰。”朱心晴邊說邊翻著自己的微博,“你說林特助這會兒關注了我,我以後是不是得稍微收斂一點兒,每天少發幾條微博?還是說我以後發的微博內容都要往文藝青年上靠?”

秦臻沒有接茬,繼續著手上的工作。

林柯一回到車上就給蘇奕打了電話。

“蘇總,我剛剛過來秦小姐的公寓,秦小姐說她沒有生病,還問我是怎麽知道她朋友說她生病的事的。”他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全都向蘇奕匯報了一遍。

蘇奕聽完沉默了許久,問:“那你是怎麽回答的?”

“我說我關注了她朋友的微博,她又問我為什麽,我不知道應該怎麽回答就走了。”

“我知道了。”蘇奕說,頓了兩秒,他又說:“辛苦你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林柯驚得差點把手機給甩出去。這好像還是這麽多年以來蘇總第一次對他說“辛苦了”,林柯愣得都忘了說話。

然而等他終於回過神來的時候,蘇奕早已經掛斷了電話。

這才是蘇總的作風嘛!林柯突然就覺得安心了。

蘇奕放下手機,從口袋裏掏出一盒香煙,抽出一根來點上,又深深地吸了一口。

煙味嗆鼻,然而卻能夠讓他保持清醒。

天知道他剛剛在看到朱心晴的那條微博的時候有多麽擔心,而同時,又充滿了怒氣,有對林柯的,也有對自己的。氣林柯這麽草率地叫了外賣,也氣自己在她生病的時候居然在離她這麽遠的地方。

他甚至已經讓秘書訂了最近的一班航班飛往G市,卻在解散了會議準備出發的時候接到了林柯的電話,說她生病是假的。

在聽到這個消息的一瞬間他內心湧起的情緒是什麽呢?當然有對她欺騙他的憤怒,然而更多的還是慶幸。

慶幸她身體健康,這樣就好。

(本章完)